| 快捷翻页 ← → 键
看吧文学 > 玄幻奇幻 > 追梦要不要 > 第86章
  我就这样在脑海里慢慢整理自己在蒙卡尔的那些回忆,愉快的,或是不愉快的,直到噙着泪水慢慢睡去。

  我被一阵手机铃声吵醒,睁眼时才发现太阳已经爬到了床头,妈妈早已不在身边,就连枕头都已经归了位。

  我怎么会睡得这么沉?回过神来再看时,发现打电话过来的竟然是苏菲亚。她的号码是去机场那天存下的。

  “筱柔,你看到我的信息了吗?”她在电话那头说,“我临时有点事要去一趟工厂,如果你早到了,就在楼下等我一下!”

  信息?我赶紧把手机放下来翻看信息:明天上午九点,你来我家,我有事和你说。

  到底是什么事,要突然约我见面?想来想去,我与她的交集好像也只有一个人。可是我想不通她为什么不把见面地点约在外面。

  我不知道该不该与她碰面,毕竟她曾经是苏浩洋喜欢的人,是敌是友我到现在还没有搞清楚。但是她既然能带着我冲到机场去截苏浩洋,就说明她多少已经知道了我和苏浩洋之间不明朗的感情纠葛。我叫它“感情纠葛”,因为连我自己都不明白我们之间到底算什么。曾经我以为苏浩洋会是一个能够依赖的朋友,但男女之间哪来那么单纯的友谊,一旦用心去经营了,友情便会不经意地游离在爱情的边缘,只要一不小心就会打破爱情的边界线,从此便连友谊也不复存在了。

  我在恍惚间将自己勉强收拾干净,脑子里想的净是些深奥的人际学理论。不管苏菲亚找我是为了什么事,我都想去见见她,或许她会有苏浩洋的消息。我根本没有办法忘记苏浩洋,毕竟他默默地帮了我那么多次,就算有十个苏茵茵也不该是让我们断了联系的理由。

  “筱柔,你这么着急去哪啊?”我冲出门时妈妈在后面叫我。

  “学校要交论文,我得赶回去交作业!”多么美好的谎言!

  “那你路上小心点……”她的话还没有说完,我就已经消失在拐角处了。

  等坐上公交车,我才想起来今天是周六。原本应该拥挤的车厢此刻却只载着我一个人。这情景似曾相识,我曾很多次一个人在周末的大早上搭车去市中心,就为了在蒙卡尔的开放日抢占图书馆最好的位置。那时候的我就知道,总有一天我会走进这所学校,坐在敞亮的教室里上课,躺在柔软的草地上睡觉。都说人只要有梦想就一定会成功,后来的我真的梦想成真,只可惜追梦路上有太多的坎坷,走得越远,摔得就越痛。梦想的果实虽然甜,余味却更苦涩。我不能再胡思乱想下去了,虽然沿途的风景没有变,我的心情却是大不如从前了。

  车开过两站后,车厢里的人开始多起来。偶尔上来一两个背着书包的学生,坐在靠窗的位子上打瞌睡,又时不时地醒过来看手表,许是还没睡醒就被拎起来去上补习班的。多么美好的年华,没有烦恼,也没有顾虑,简简单单的,一路向前就好。

  虽然没有早高峰,一路的走走停停还是花了我近两个小时的时间。我一路小跑奔到苏菲亚的公寓楼下,无奈已经迟到了不止一个小时。

  苏菲亚住的公寓不让一般人进,我只能在一楼大厅坐着等她。期间我给她发信息,过了十分钟她才回复我正在往回赶。

  我没有喝物业工作人员精心帮我准备的咖啡,但多少觉得心里过意不去,便用勺子轻轻搅拌了两下。毕竟不是经常喝咖啡的人,就连这个小动作都做不好,我差一点就把咖啡泼到擦拭干净的玻璃茶几上。

  我抬眼看一旁的工作人员,她似乎也注意到了我的动作。我故作镇定,站起身在大厅里来回踱步。从大厅的一边到另一边足有二十米长,我走一个来回需要五十步。电梯间在大厅的正中,偶尔有人从里面走出来,让我偏离了原来的轨迹。

  “郜筱柔!”我正走得专心,忽然听到有人叫我的名字。我还以为是苏菲亚回来了,一转身才发现是个男人。

  我飞快地在脑海里搜索这个人的名字,良久才想起来他是韩磊。“韩磊老师,好久不见了!”我欠身向他打招呼。

  “别老师老师的叫,我可不敢当,叫我韩磊就可以了!”

  我不置可否地向他点头,总觉得这样称呼他不太妥。

  “你也来找苏菲亚吗?她应该快到了!”看样子他也是来找她的。

  “嗯!”我稍稍点点头,然后又陷入了僵局。我与他不熟,所以我们之间并不存在什么共同话语。

  “我们坐着等吧!”他最后又把我带回了那杯咖啡跟前。

  苏菲亚在我们谈论过今天的天气之后就从外面走了进来。“你们都到啦!”她一面走一面把身上的披风脱下来拿在手里,“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这一次的样衣真是费了我太多的精力了!”我们跟着她往电梯里走,不一会就到了顶楼。

  她的房间视线非常好,一眼望出去,整座城市的繁华尽收眼底。这曾经是我向往的生活空间,现在却已不再让我那么兴奋了。或许见多了也就不再那么渴望得到了。

  “筱柔,你喝什么,咖啡怎么样?”苏菲亚从厨房间探出头来问我,我还站在落地窗前发呆。

  “哦,不用了,我喝水就可以!”我在周围转了一圈,在一张合照前停了下来。

  照片里有两个人,在埃菲尔铁塔的霓虹下绽放着灿烂的笑容,不用说我也知道他们是谁,一个是苏菲亚,另一个就是苏浩洋。虽然脸上少了一些稚气,但他们的神韵一直都没变过。

  “来,苏打水!”苏菲亚把瓶子递给我,“这是当初去法国旅游的时候拍的。”她说的是这张照片。

  “嗯,没想到你还留着,”我说着转身看了她一眼,“其实你一直都很喜欢他吧?”

  苏菲亚撇了撇嘴,露出一个成熟的笑容。“都已经是很多年前的事了,我从来都没有和他说过我还留着这张照片。”

  “为什么不说呢?”我追问道,心里在替她打抱不平。

  苏菲亚转身把我带到客厅坐下。“筱柔,很多事情其实并不像你想的那么简单,有时候不是想不想,而是能不能,就像这张照片。”说实话我并没有理解她的意思,“与其抓着一件事不放,还不如早一些放下。”我好像又听懂了。

  “别听她说得那么轻松,她连自己那一关都还没过。”韩磊从洗手间踱步出来,“你知道sh品牌名称的由来吗?”他在我对面的沙发上懒懒地坐下。

  “sh?是苏菲亚和韩磊的意思吗?”我略加思考后回答他。

  韩磊笑了笑,并没有马上说话。苏菲亚把身后的靠垫扔给他,“筱柔,别听他乱讲!”

  韩磊一把将靠垫抓住,“你心虚啥?我还什么都没说呢!”他将靠垫往身后一塞,身体凑上来一点,“郜筱柔,我一开始可也是这么想的,但后来才知道sh其实是sophie & henry!”我心里一惊,因为苏浩洋的英文名就叫henry。

  “韩磊,你不说话会死是吗?!”苏菲亚又将靠垫从韩磊身后抽了回来,力气大得直接把他从沙发上赶了起来,“厨房的水开了,自己泡茶去吧!”韩磊只好往厨房的方向去了。

  “筱柔,”苏菲亚坐回我身边,“这件事情你不要放在心上,”听她的话应该是怕我会误会,“我和苏浩洋都已经是过去式了”

  其实韩磊的话不仅没让我误会,反而让我有些愧疚,就好像是我的出现才让苏菲亚和苏浩洋的关系彻底画上了休止符。“对不起,其实我听说过你们的事情。”我盯着她的脸看,“可是为什么,你明明还那么喜欢他”我敢确定她一定有什么难言之隐。

  她又笑了,还是那么成熟的笑容。“筱柔,我说过有些事情不是你想怎么做就能怎么做的,我们受到太多来自外部的压力,有时候一不小心就会做出让自己后悔的决定。”

  “那你为什么现在不告诉他呢?”我看过太多的悲剧,不希望悲剧也发生在她身上。

  “因为他有了你啊!”这个答案太出乎我的意料,我赶紧否认。

  “你误会了,其实我和他,我是说我和苏浩洋,我们只是朋友!”我不知道为什么说话都结巴了。

  苏菲亚再一次露出笑容,这一次却笑得格外不成熟。“你知不知道有一句话叫旁观者清,或许连你自己都不知道其实你早就喜欢上他了!”我还是不太敢相信这是从苏菲亚嘴里说出来的话,但我竟从这一秒开始重新审视我对苏浩洋的态度。他说过的每一句话,他做过的每一件事,甚至是一个眼神,在我的心里都留下了深深的烙印。难道这就是她说的“喜欢”?

  “苏菲亚,这茶叶怎么变味了?”韩磊端着茶杯从厨房间走出来。

  “你泡了哪里的茶叶?”她随即结束了与我的对话,“你上次给我那个我放冰箱里了。”她站起身来欲往厨房的方向走,又被韩磊及时拦下。

  “算了算了,又不是什么宝贝茶叶,你还藏那么好!”他在沙发上坐下,将茶杯搁在茶几上,“说吧,大周末的把我叫来你家干啥?”看来他和苏菲亚应该算得上是“铁哥们”,连说话的语气都带着铁的味道。

  “韩磊,你是不是说过你缺一个执行助理,这两天来面试的人有满意的吗?”苏菲亚一开口,我和韩磊都惊了,她竟然要在家里谈公事。

  “你叫我来就是为了这个呀,在公司不能谈吗?”首先对此表示不满的当然是韩磊,“大周末的,谈到这个事我就来气,来面试的都是些什么人,设计打版一样不会,还口口声声和我谈什么时尚。会打扮就叫时尚了?那像我这样主打黑白灰系列的在你苏总眼里不就成了土掉渣了?”我努力让自己忍住不笑出来。

  “谁告诉你助理就必须会设计会打版的!”苏菲亚嫌弃地看了他一眼,“你不就缺一个天天给你八卦时尚新闻的人嘛!还这么矫情,看有谁愿意来入你这个坑!”

  “筱柔,你也在找工作吗?”苏菲亚切换话题的速度太快,以至于我没能立刻反应过来,“你怎么知道?”最后我这样回应她。

  “你的简历都投到我们公司来了!”她说,“你怎么”我知道她在疑惑什么。

  “我退学了!”我之所以如此坦白是因为我知道这件事在她这里瞒不住,“和苏浩洋没有关系”潜意识驱使我做了补充。

  苏菲亚似乎对此感到十分震惊,她动了动唇,却没有轻易说出话来。“那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工作找得还顺利吗?”短暂的沉思过后,她这样问我。

  我摇摇头。我既没有完整的打算也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

  “你之前不是欧阳的助理吗?”韩磊突然发话,“难道你,你还没正式毕业呀?”我抬起头来看他,可他并不知道“毕业”这两个字会刺痛我的心。

  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的话,只能用沉默来作答。时过境迁,欧阳老师还需要像我这样的“助理”吗?就算他需要,他也一定不会同意我就这样退学的。所以,我不可以。我必须和这个圈子,和我的作家梦做一次彻底的告别。

  苏菲亚或许是能够看懂我的人。“韩磊,你觉得筱柔怎么样?”她用这种方式帮我打破沉默,“她做你的助理绰绰有余!”

  “绕了一大圈,你就是想把她安插到我身边来呀?”这个韩磊在措辞上一定没有接受过很好的教育。

  “什么叫安插!”看来苏菲亚也和我有同样的感受,“人家筱柔可是蒙卡尔的高材生,让她来做你的助理还委屈了她呢!”

  “可是,她也没正式毕业呀!”看来这个韩磊对学历还是很看重的,“几年级?”这是在问我。

  “一年级。”我如实回答,我知道自己根本没有希望。当初投简历也只是毫无头绪地瞎投,早知道会让苏菲亚看见,我就谨慎一点了,可是世界上哪有什么“早知道”。

  “你看嘛,一年不到就肄业……”韩磊的红灯已经亮得很明显了,“郜筱柔,我看你还是去做欧阳的专栏作家好了,那不挺适合你的嘛!”

  “韩磊,你能正经一点吗!”苏菲亚一脸严肃地打断他,“怎么说人事任命权还在我这里,公司要给你派一个助理,你总不好拒绝吧!”

  “不是你这……”这一下韩磊彻底没辙了,“好,郜筱柔我问你,对于服装设计你懂多少?”

  我摇头。

  “那时装周呢,你经常关注哪些品牌?”

  我又摇头。

  “那穿衣服总要讲究搭配吧!”他已经快要气爆了,“算了,问了也白问,就你这一身土不啦叽的装扮……”连我都觉得想要当这个执行助理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行了啊你!”苏菲亚再一次力挺我,“我让筱柔来当你的助理可不是让她来迎合你那些三流的时尚观点的!”说着她向韩磊使了个眼色,虽然动作隐秘,但还是被我察觉到了。

  我知道苏菲亚是想要帮我,给我一份工作或许是她能想到的最好的方式。可是我不能就这样平白无故地就接受她的帮助,就像我不能平白无故地接受苏浩洋的帮助一样。我想靠自己的能力,去找到属于我的人生轨迹。

  “那个……对不起,我可能要让你失望了!”我思索再三后这样说道,“我觉得我不太适合这份工作,所以还是把我的简历撤回好了!”

  “筱柔!”苏菲亚显然没有想到我会拒绝她的好意。

  “你这丫头还挺有自知之明的嘛,改天遇到欧阳我一定要跟他提提!”韩磊倒是跟打了胜仗似的。

  “别!”我当即打断他,“您……千万别和欧阳老师提我!”

  “不提就不提!”他这个人谈起话来还真是随便,“那你接下来要怎么办呀?”这个问题倒是一点都不随便。

  我又一次沉默,将脸转向苏菲亚,以及她身后的那张合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