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看吧文学 > 游戏竞技 > 重生之全能网红 > 第270章功成
  吕浩子带着5000万现金,远走高飞、隐姓埋名,当然对吴瑕和梁腾造成了一定程度上的影响。

  不过这影响相当有限,顶多也就是一些“名誉”方面的负面观感。疑心大的人,有点怀疑吴瑕和梁腾在幕后跟吕浩子或许达成了什么交易。

  吕浩子那样子“携款”一走了之,受冲击的无非就是他的债主,还有那些小股东们。他们可是在此次卖厂的事件中,一点利益都没有沾到。

  这些利益受损的人士,之前又受吴瑕委托人的一再鼓动,才不断去“围剿”吕浩子,给他施加最大程度的压力。

  如今吕浩子直接闹失踪了。小股东们一开始,还不晓得他“失踪”之前把整个“烤烟厂”都打包卖掉了,还以为既然最大股东不见,他们这些小股东联合起来,是不是可以卖厂啊

  结果一通征询后,得到的消息,把他们直接惊呆了。

  吕浩子“失踪”之前,动用他作为最大股东的权力,直接把“烤烟厂”的所有地块都卖给了一个名叫“梁腾”的商人。

  这,这叫什么事啊

  小股东们没有哪个是蠢人,马上产生了联系,之前那个吴瑕的朋友就一再鼓动他们去“施压”吕浩子,逼着吕浩子就以对方5000万的“报价”出售掉“帝都烤烟厂”。

  现在吕浩子人溜了,厂也卖了,该不会是直接跟对方交易了,拿到5000万直接远走高飞

  目的那还用问吗就是不打算把卖厂所得的几千万,分润一部分给他们这些小股东啊。

  别说他们这些小股东了,就连借最多钱给“烤烟厂”的银行,估计也是一分钱都没从吕浩子那儿捞到啊。

  吕浩子这家伙,真是不打算理他们了啊。只管自己过好。

  小股东们痛心疾首,当然要怀疑吴瑕及其朋友,其实就跟吕浩子是一伙的。

  如果不是如此,怎么可能完全撇开他们这些小股东,还有银行,就单单把5000万的款项打入吕浩子的个人账户。让吕浩子可以从容的取出现金,直接开溜

  吴瑕和梁腾的信誉,因此受到了高度的质疑。

  当然,没有啥实质的影响,只不过在某些人群的心目中,觉得他们这些有钱的富豪,良心都是大大的坏。

  但小股东到了现在这境地,也是“敢怒不敢言”。本来就是受着利益驱动,一方面想巴结吴首富,看看能不能有些生意场上的“机遇”

  另一方面,则是“烤烟厂”正式卖掉以后,小股东们也指望从中得回一部分“股本”。

  现在美梦破灭了,捞回一点“股本”,大概率是不可能了。吕浩子这家伙真狠啊,直接把卖厂的几千万统统卷走,一分不给他们留下来。

  小股东只能把这种“委屈”往心里咽下去。既然若干年前就成了“呆账”的股本要不回来了,那也罢了,无可奈何之事。犯不着跟吴瑕的“代理人”撕破脸皮。

  假设,他们的态度毕恭毕敬,能最终讨得吴家人的“垂怜”,这对他们这些小股东而言,就是数十年难得一遇的重大机遇。这种“机遇”不可弃

  “股金”老实说吧,都投入了二十几年了,一群小股东总共投入2000万到“帝都烤烟厂”,分摊在每位股东头上,多则投了100多万,少则才几十万。小股东们也没有哪个指望“取出”这些“股金”来“救急”其实在“烤烟厂”陷入财务危机以后,这些“股本”就很难取出来了。

  这也是小股东们最终很快“消停”的重要原因之一。

  见到这些“烤烟厂”的小股东都很听话,明白了大势之后,不再闹腾,吴瑕反而感觉有点过意不去。

  她也没想到吕浩子那家伙真够“无情无义”的,到手了5000万,居然一毛钱都不给小股东们留下来。

  既然那些小股东们听话,吴瑕觉得有必要“奖赏”一下他们。

  吴瑕在商业环境长大,当然一眼就看得出,那些小股东多则投了100多万,少则投入几十万,现在看起来是讨不回这些“股本”了。但在他们“入股”烤烟厂之初,厂里效益还算过得去,小股东们持续了数年“分红”。就他们领到的“分红”,也差不多各自拿回了七、八成的“股本”了。

  再一个,“帝都烤烟厂”曾经有过好事情啊由厂里出资拿地皮,然后厂内各员工按照工作年限及“贡献大小”,来分配面积大小不一的“福利房”。

  尽管房子是大伙“集资”才建起来的。但大伙几乎只出个“成本价”,就拿到了“福利房”。比起周边的商品房价格,便宜一半以上不止。因此“福利房”的分配,也不是你想要多少面积,都可以随便的。

  要论资排辈。

  当时吕浩子也煞费苦心,才拟定了一个比较灵活却能让大伙接受的分房方案普通的厂里工人,分配多少“福利房”面积,关键看工龄。每工作一年,就有资格购买15平方的“福利房”面积。

  而这“分房资格”有个最底条件,那就是起码入“烤烟厂”工作12年以上了,才能够参与分房。比如说,才“进厂”工作了11年,那就不符合分房条件。而入厂的“工龄”刚好有12年,那就可以分到18个平方的“单间”相当于“公寓”房似的。

  而在“烤烟厂”工作最长时间的那名姓“谢”的老工人,工龄多达39年了,那他能购买的“福利房”面积,就达到了585平方。

  谢老工人在“帝都烤烟厂”工作到了快退休,一辈子都买不起“帝都”的房子。临退休时,却可以以“市场价”三分之一左右的价格,购买到58平多的“福利房”。他对“烤烟厂”负责人吕浩子的感激,真是发自内心的啊。

  大伙都觉得,谢老工人运气挺不错,刚好在退休前两、三年解决了“住房”问题。如果谢老工人真正挨到退休,办理了领取“退休金”的一切手续,厂里的规定是不再让“退休工人”参与购买“福利房”。只能是“在职”的工人才有资格购买“福利房”。一退休,那谢老就啥都捞不到了。

  其它不符合购买“福利房”资格的工人,却背后说吕浩子的坏话,认为这家伙哪里是为了替厂里工人谋福利啊。他定下的购买“福利房”必须至少12年工龄的标准线,其实就是专门替他吕浩子本尊“量身打造”的拟定12年的最底购房条件时,吕浩子刚好就“入职”烤烟厂12个年头了。

  至于其它小股东,哪个不比他“入职”更早股东们的利益,没有一个受损。

  该“照顾”的各种关系人物,在那一次“集资建房”的福利瓜分中,都得到了各自相应的好处。

  一年的“工龄”能购买到15平“福利房”,这只是一方面。如果是“烤烟厂”的股东,每占“烤烟厂”股份的百分之一,就可以拥有购买30平方“福利房”的资格。但有“封顶”数,也就是说,最多可以购买300平方的“福利房”以示公正嘛。否则按照吕浩子“占股”高达百分之六十,岂不是要分他1800平方的“福利房”吗那“吃相”也太过难看了

  那些小股东,多的占股百分之五,少则,占股百分之二以上。“股本”部分,有的小股东可以购买150平方的“福利房”了,少的,也可以购买60平方以上还有按照“工龄”分配的几十平方呢因此,占股最少的那位小股东,都可以确保有上百平方的“福利房”购买资格。

  就是那一次“集资”修建“福利房”一役,吕浩子就把全厂的九成人心,都收买了。

  单单那一次,所有小股东都包括在内,其实就没有哪一个“入股”烤烟厂是亏本的了。

  按照当时的房价,建在“帝都”5环边上的“电梯高层福利房”,参照周边房价来评估,至少得13万块每平方。

  分得最少面积的小股东,也得到了一套100平以上的房子,市价就达到130万。而他购买“福利房”花费多少呢只出了30万多点。

  那还是“福利房”刚建成之际,就直接赚了百多万。

  如果到了现在,帝都5环的房价,像电梯高端楼盘,均价已经逼近3万。那100平的房子,就值个200多万了。

  小股东中“占股”最多那位,购买了220平左右的“福利房”啊。

  他拥有的那套房,如果慢慢的放到房产中介那儿“挂牌”出售,挂个一年半载的慢慢等最佳买家,几千万是可以捞回来的可惜吕浩子把他到手的300平的商品房,早十几年就脱手了。房子涨价也不关他的事了。

  说句良心话,所有的小股东,单纯只计算“福利房”的收益,“入股烤烟厂”就不算亏本了。

  吴瑕是知道那些小股东,个个都从“烤烟厂”中捞到了实质好处的。而且这好处还不小。如今投在“烤烟厂”的股本拿不回,损失也在他们承受范围内。可谓很小。

  但看在小股东们都非常听话,“驯服”,吴瑕当然也不吝给予一些他们想要的“赏赐”。

  吴瑕让“代理人”向小股东们传达她的意思,以后他们可以直接到“帝都”吴氏旗下的品牌连琐大卖场,去洽谈合作事宜。

  吴瑕知道,那些小股东的几乎每一位,都在代理着某些日用产品的销售。代理的东西形形色色,但有吴瑕的一句话,都可以“进驻”到吴氏的连琐大卖场的超市去销售。

  如果大卖场经营的“超市”,固定将某一样的商品,统统从那些小股东经营的渠道中进货,这等于给他们固定的“差价”吃。

  本来不必把一部分的利润交给这些小股东的,但吴大小姐亲自打电话,跟那些吴氏大卖场的“超市”负责人说,他们当然要给大小姐这个面子。

  反正只是十几二十样商品的进货渠道而已。对于经营数万种商品的超级大卖场,这分出去的“利润”,完全不算个啥。

  大伙卖的,是大小姐的面子。

  而那些小股东们,也不是说从这一次的合作中,就能疯狂的赚到多少倍“利润”。大卖场的渠道,胜在“稳定”,各位小股东代理的产品,每个月都可以达到某个固定的销售额。赚取固定而可观的利润。

  细水长流。

  有了这种固定收入,那些小股东们只要机械的发货,到时间就收货款即可。

  压根都用不着发愁进哪些产品销路好哪些产品是滞销货

  做这样的生意,其实他们更乐意。

  小股东们私底下,无不自鸣得意还是自己聪明,不跟吴大小姐闹。这才有了这么多的好处啊

  摆平了几十位“烤烟厂”的小股东,至于“烤烟厂”欠银行方面的欠债,吴瑕和梁腾可是不打算偿还的了。

  废话他们只是跟“烤烟厂”进行交易,他们钱也付清给“烤烟厂”了,你银行要追债,那也是追“烤烟厂”要钱去。

  什么现在“烤烟厂”被注销了吗那就去找前负责人吕浩子去要钱找不到人,那是你银行的事了

  反正在最开始的时候,吕浩子以“烤烟厂”名义向银行举债之际,也不知道那家伙是如何“买通”了当时的行长的。贷了几千万的贷款,银行方面居然没有拿“烤烟厂”最值钱的地皮,来作为“抵押物”。反而是把“烤烟厂”的一些机器设备,充当了抵押物。

  这样一来,倒方便了梁腾现在的“摆脱债务”。

  既然当年“烤烟厂”跟银行签贷款合同时,抵押物是厂里的机器设备,那“烤烟厂”早就无力偿还债务了,银行就按照合同协议,查封并搬走那些制作烤烟的设备机器去罢。

  梁腾也不要那些机器设备了。

  这么多年过去了,统统都变成些老古董了,还能用吗就算能用,按照低得可怕的“折旧率”,这些机器设备,大概率只能卖出个比“废铁”强不了多少的低价吧

  梁腾不管银行那边来拉不拉走机器设备,如果拉走了设备,拍卖或者怎么处理理,他都懒得过问他只关心一点,那就是银行方面,无论如何,不能动如今已经属于他名下的“望帝峰”18亩地块了。

  呃,准确来说,应该是22亩地了。那之前已经卖掉的占地4亩的“陵园”,也被梁腾以800万的价格,从文周宾手里收购了。

  如此一来,整个“望帝峰”的地,也都属于梁腾所有。

  现在,梁腾正通过吴瑕的关系,拜托那位土地部门的负责人“周叔”,办理着这22亩地块的“过户手续”。

  “地块”分散成5处,那就办理5本国有土地证吧。

  梁腾也不在乎,只要一切手续都合法替他办妥,就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