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看吧文学 > 科幻灵异 > 遇见刚好的爱情 > 111鬼屋
  这个如来真的是不讨人喜欢,不过既然他想‘辩’,就跟他说道说道“本尊不仅悟透天道,也能创造天道,若要解释,那该告诉你说这是先天五道人为三界定下的规矩,叫做天道,若要说着规矩为何物,在我眼中,此天此道不过是众神欲望所居,众神用这天道去向信徒索要,也用这天道巩固自身的地位。”

  “诸神依照规矩守卫、度化人间众生灵换取供奉,辛劳所得,怎么就成了索要?”

  “别人自愿给的才是辛劳所得,尔等所谓守卫,是要将供奉列表成册,有了供奉才守卫他们,如此做法,不是索要是什么?”

  “若不如此,他们供给残羹剩饭,我等之辈岂不都成了乞食的鸡鸭狗。”

  看他一眼,嘴角挂起鄙视的笑容“成仙了道,不死不灭,享受了凡人不能享受的寿命,也该做凡人不能做的事情,这是你修成金身汲取他人灵气欠下的,该还。”

  “这份灵气不是他给我的,是我自己拿过来的,自然法则,有力者强,我为何就要还给他?”如来佛祖这么说,可谓是露出贪婪之心了,让听见的仙家都震惊不已。

  虽然大家都是这个想法,但是要说出来可不容易。

  “既然自己有本事拿来的东西不用还,那我今日就有本事拿了这个三界之主,也有本事进占西天,又为何要被你当着就不前进,你挡不住我,就不该怪我。”

  “我拿的灵气是自然存在的,本无主人,而你要这三十三重天宫,是先天五道人造出来,鸿钧老祖让三清大神看管的东西,西方天则是我一手早就,这其中一个是争,一个是抢,可是天壤之别。”

  “佛祖嫣知你争来的不是抢了别人的,又怎能断定此时抢的不是我该得的?你是天道圣人,我却早已超出天道,如何能用你这天道的规矩来判定我天道之外的对错?”

  如来佛顿了顿,回答若木“即已不是天道中人,却来拿天道之内的东西,这还不是抢吗?”

  这老头还真不好对付,不过算他倒霉,遇上若木这个超出天道的大仙,他打不过,也辩不过“我此时不是天道中人,彼时确实身在天道,佛祖能用昨日功德去享今朝正果供奉,我何以不能用今日本事讨要昨日债务,亦或是说,既然修仙了道是为永享正果,苦练本事只为排资论辈,那我的本事比你们都大,要做这三界之主有有谁拦得住。”

  若木不仅跟他争辩对错,也用强大的武力值打击他,非常清楚的告诉他“即便你能说得过去,我也要将你关进监牢,即便你有一千个理由,也逃不过收监的下场。”

  当然,对如来佛和玉皇大帝来说下狱已经是必然,现在只想辩论不要输,这是他们最后能找回颜面的地方。

  面对若木的强势,如来不骄不躁,道了个‘阿弥陀佛’说道“此天此道乃是先天道人所创,凡是天道之内,该是他们最大,我等受命各主一方,守护三界安定,并非凭借拳头刀兵排资论辈。”

  “尔等不过一方之主,守护一方,而本座却能翻手为天覆手为地,他们能创造者天道,我也能毁了这天道重铸,若是论起修为,我该在先天道人之列,同他们一样有发号施令的权利。”

  “先天道人可不曾对我等发号施令。”

  “我也没有,我只是拿回属于我自己的东西。”

  “什么东西?”

  “玉皇帝君为了供奉与夏启狼狈为奸,夺走了我父亲该得的帝位,也夺走了我族人的性命,今日我踏足九天,拿凌霄殿来抵九州之债,销了他顶上三花胸中五气当是为我族人报仇,有何不妥?”

  “夏启建国,是人类文明该有的进程,玉皇帝君不过是顺水推舟,怎能将罪过归在他身上!况且三界无主,必然大乱,血流成河,该也不是你想看到的。”

  “我要的就是给众生灵自由,生杀予夺全凭他们自己,至于是要死还是要活,那是他们的选择。”

  如来佛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咬咬牙,反驳若木说“众生灵是欲望的居所,今日你放了他们自由,明日必有千万亡族灭种之事,于心何忍?”

  “嫣知这不是他们该有的命途,嫣知这不是他们想要的命途?”若木的这个回答,还真就难倒了如来,在这个超脱天道的大仙跟前谈命运,他不配。

  而就是天道圣人的如来,也难以知晓众生灵究竟想要什么,是安定的生活还是自由的躯体。

  双手合十道了个‘阿弥陀佛’,双手的念珠加快转动“我等众仙的指责就是择优而行,为众生灵选一个最好的路途,创造一个大同盛世。”

  不知道这么可笑的理论他是怎么说出来的,若木都觉得尴尬,嘲笑他说“佛祖说的有理,但我要问佛祖了,你得道已有万年,累经多少次尝试,那一次成功了?”

  结果很明显,就是没结果,就连他的老家都还在隔三差五打仗,更不用说将整个人间带入大同社会,尴尬一下回答“我等之辈尚有欠缺,但从未放弃努力,总能成功的。”

  从未放弃努力,这样的笑话也不知道他是怎么说出口的,若木嘴角动了动,差点就笑了出来“那就是还没有成功,既然从未成功,佛祖如何就敢保证一定能成功?佛祖是天道中的人,而我则是超出天道之人,依我来看,五道人创造这天道是用了牵制原则,三界中的一切,都在相互牵制,狼吃羊,没有羊狼会死,羊被狼吃,没有狼羊也会死,一花一叶、一草一木都是相爱相杀的,生生死死死死生生,这才是天道。”

  如来似乎有点懵了,顿了顿,才开口跟他争辩“纵使如你所说,我等也该度化众生,我有大乘佛法,学了大乘佛法可得道升仙,不食五谷杂粮,抛开七情六欲,何愁不能同进大同。”

  “那就要问佛祖了,佛门有多少信徒学习大乘佛法。”

  “千千万。”

  “修成正果的又有多少?”

  “这……。”

  “可见你的大乘佛法不过是自欺欺人之术,并非引人渡厄之法,况且说了,纵使他能渡人升仙,三界之中非仙即神,千万年之后,神挨神、神挤神,天地之间处处摩肩接踵,这般后果又该如何?”

  “断了七情六欲,爱恨情仇,断了交欢合体,何来这诸多神仙!”

  “阴阳相合生出七情六欲,七情六欲生出爱恨情仇,要隔断七情六欲爱恨情仇,需先断了阴阳,没有阴阳,众生灵灵根也就断了,还怎么成仙了道,没有阴阳,金仙之下的神仙也都不能活,佛祖的大乘佛法,怕不是引渡生灵,是要毁灭生灵。”

  他强词夺理,如来佛祖辩他不过,索性不说。

  玉皇大帝辩才不如如来,他都败了,自己也就没必要再开口,从宝座上起身,把这个三界之主的位置让了出来。

  若木也不跟他客气,大大方方的坐了上去“山不转水转,水不转人转,人不转我转,今日本尊登临九天,有来有往,凡随我同来的诸仙家,九天之上想要个什么职位,只管开口,九天原来的诸仙家,若有愿意留下就职者,一切不变。”

  玉皇帝君还在眼前,原来的那些仙家都在看他的脸色,毕竟,此事关系尊严颜面,弄不好就落得个骑墙小人的名声。

  凌霄宝殿这张椅子有很多人想坐,却没有多少人坐得上去,天道选择了玉皇帝君,他自然是有不同于平常仙家的能力和超出一般帝王的魅力,自行卸下战甲,脱了黄袍整整齐齐的折叠放在地上,转身面对九天诸神开口道“九天诸神奉我为尊,我却无能保佑诸位,今日丢了凌霄殿,有负众望,如今将为阶下之囚,不敢连坐诸位,各寻出路吧。”

  此情此景着实凄凉,不要说原来的九天诸神,便是那些跟若木一起强攻九天的对手也忍不住泪眼相看,替这陨落的天道留下一滴泪珠。

  九天诸神虽也怕陨落下狱,却也都是忠肝义胆铁骨铮铮,又有他这一番华丽说辞,加上三清大神曾有谜语说九天诸神并非陨落,而是应劫下狱,虽不知真假,却也是一个希望。

  希望是可怕的,就像这时候,谁都不愿弃主投降,都三跪九叩行礼道“我等未能守护九天,愿追随玉皇帝君共赴九幽。”

  眼下之景色,与一千年前天皇帝君战败之时何其相似,部下众仙宁死不屈,最后都归了九幽之处,不同的是若木不是当年的玉皇帝君,他不屑于诛杀这些神仙,哪怕明知他们有一天会回来。

  时优良的故事讲到这里,像个老者一样说“因为若木的本意是生存。有若木的地方,就是晴天。”

  毫不意外的在东琳的眼睛里看到了难以言喻,是的,大部分人听到这样的话都会想“这小子是不是中二病晚期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