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看吧文学 > 玄幻奇幻 > 影帝先生,受宠吧! > 838章 重色轻友
  君临一想起昨天的事,心里就觉得憋屈。

  那像什么呢?

  我把你当老铁,你却把我当出头鸟打!

  君临怎么不气愤,他气得都忘了用武器,直接跟季微在地上扭打了起来。一个男人压着一个女人打,这着实很不雅观。

  但季微理解君临的怒火,也不敢再激怒他。

  君临打她,她也还手,但两人出手都还是有所保留,没有用尽全力。只是打相,当真是有些丢脸。

  陆程到的时候,君临跟季微还在打架,说来挺丢人的,他们两个人竟然在扯头发。君临一把拧住季微的头发,右腿压着季微的左腿。

  季微一只手按住君临的脖子,另一只手则死捏着君临的鼻孔,左腿也压着君临的一条腿。老实说,季微更想扯君临的头发,但君临的头发实在是太短了,季微没法捏。

  陆程一进屋,就听到君临在骂季微:“他妈的!”那华丽的嗓子,骂人竟然还挺动听。陆程靠在门边,盯着那两个打得爹妈不识的家伙。

  君临又破口大骂道:“枉老子把你当至交,你们早有计划,瞒着我也就罢了,你还拿我开涮!是不是知己了!”

  季微的头发被君临朝后紧紧拽着,那张漂亮的脸蛋此刻五官显得狰狞。季微倒吸一口凉气,忍不住为自己伸冤,“我不是把你当出头鸟打,我那是想让陆程给你解毒!你应该知道!”

  “放屁!”君临心里明白是一回事,但就是死鸭子嘴硬不肯承认,他只知道自己被季微伤透了心。“女人啊女人,有了男人就忘了兄弟!”

  季微:“你不一样?你满眼都是你的战九思,你看过我?老子给你递了好几回眼神,结果你只顾着看女人去了,还怪我!”

  君临恼羞成怒,“闭嘴!”

  “你松开!”季微头皮一阵痛,她觉得头发快被君临扯下来了。

  君临哪里敢松,他怕自己松开了手,季微却不松。君临对季微说:“你先放!”

  季微:“一起!”

  “好。”

  “三、二、一!”

  一数完,两人还紧紧地抓着对方的头发跟鼻子,谁都没有放。

  信任那东西,是不存在的。

  友谊就此破碎了。

  场面一时间变得有些尴尬。

  陆程不再看戏了,他走过去,直接一把拎起两人。大力士稍微用了点力道,便将季微跟君临给分开了。

  季微赶紧按住自己的头发,向陆程告状,“陆程,打他!”

  君临冷笑,“什么时候开始,季微也要靠男人撑腰了?”

  眼瞅着两人又要打起来了,陆程忙说:“都给老子安静点,还不嫌丢脸么?”

  君临与季微同时抬头朝门外看了一眼,果然,门口聚集着许多黎族人,正在用看笑话的眼神看着他们。

  两人对视一眼,才各自整理自己的仪容。

  君临刚才打架的时候,滚动间,身上的黑色长袍变得大敞开,能看到胸前的红晕,以及腹部结实的肌肉线条。

  君临懒洋洋地把衣服一拢,看见季微用手摸了摸头发,手里便多了一小撮黑发。

  君临目光微闪,眼神变得心疼起来。

  陆程注意到了君临的眼神,又盯着君临那只被季微拽红了的鼻子,最后还是没忍住,笑出了声音。“都多大人了,还跟个孩子一样。”

  他走到饭桌旁的长凳上坐下,对他们二人说:“都过来坐下,先吃饭。”

  一顿饭,吃的闷闷不乐,季微跟君临都没有话说。

  吃完饭,陆程忽然对君临说:“战九思在梦境里主动放过你,选择背叛了她的雇主,这次回去,她只怕是要受罚。”

  君临目光一沉,感到不安。“血阁的惩罚手段,是什么?”

  “不好说。”陆程说:“我知道的是以前的血阁,现在的血阁是什么样,谁知道呢。”

  “战九思这次是主动背叛了雇主,跟因为能力不足导致任务失败的性质是不一样的。只怕,惩罚绝对不简单。”

  君临一颗心揪起。

  “我得走了。”他说走就要走。

  见君临站起来要走了,季微冷笑,嘲弄说道:“刚还说我,自己不也是个重色轻友的货。”

  君临这会儿也没心情跟季微打嘴仗,说了声走了,就带着诺森兄弟风风火火地离开了。整个黎族,突然恢复了原貌,宁静而祥和。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陆程还挺忙,他跟黎生他们商量了许久,最终决定买下华国东南部一片风景优美的山脉,叫落日山脉。

  黎族要搬迁至落日山脉,自然需要提前修建安身之所。

  黎生任命族中一个叫做黎涛的青年负责新居建造之事,与此同时,黎族也在全球多国建造了分区,这样才能平息霍庭深的怨气。

  在黎族准备搬迁的这段时间里,季微带着易久久经常在魔兽林里面游荡,这里的野兽很凶猛,很适合给季微练手。

  易久久现在身体小,力量弱,他打算从头开始训练,便跟着季微做徒弟,跟她一起与野兽厮杀。

  而阿福,则成了族内的小霸王。

  她长得胖,力气大,一双胖拳头打遍全族无敌手。而黎族人素来崇拜强者,阿福本事大,那她就成了孩子王。

  两岁多的阿福,总爱带着孩子们在黎族捣乱。怕她闯出大祸,灵鹤经常都跟在她屁股后面,为她处理麻烦。

  这一天,阿福他们误闯进百鸟谷。

  阿福第一次看到那么多的鸟儿,各种各样的鸟儿,品种多到数不清。有的鸟儿只有一根手指头大,有的鸟儿张开翅膀,遮天蔽日,能夺走太阳的光辉。

  阿福牵着灵鹤的手,仰头望着那些庞然大物,眼神充斥着惊讶之色。

  “伯伯,那是什么鸟?”

  灵鹤也被震撼到了。他就站在阴影之下,仰头望着头顶那巨型大鸟,也是一脸迷茫。“我不知道。”

  忽然,一只蓝鹤停在他们的面前。

  灵鹤一抬头,就看到了灵蝶。灵蝶走下来,用手语对灵鹤说:这里很危险,有些鸟会攻击人。

  灵鹤指了指头顶的大鸟,问道:“这是什么?”

  灵蝶想了想,拿起树棍,在地上写道——

  鲲鹏。

  灵鹤震惊极了。

  竟然是上古生物!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