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看吧文学 > 玄幻奇幻 > 影帝先生,受宠吧! > 470章 陆忽悠
  谷歌就那样道出了莫羡的心思,这让莫羡窘迫不已,都不好意思直面季微。

  季微似笑非笑地望着莫羡,冷笑着说:“野心挺大,敢打我女儿的主意。莹莹是真的长大了啊。”

  听出季微话中的揶揄跟嘲笑,莫羡更加不敢说话,像是只鸵鸟,怂得不行。

  谷歌鄙夷地看了眼妈妈。

  这么胆小可不行。

  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他以后得把妈妈这胆小的性子给扭转过来。

  “要是个男孩”季微忽然看向谷歌,声音冷冰冰地问道:“谷歌,你也要么?”

  谷歌一想到妈咪的凶残,不敢想象妈咪生的儿子会是多么恐怖的存在。

  敢要么?

  谷歌忙说:“我妈妈胡说呢!我觉得妈咪肚子里的孩子,肯定是个小弟弟,就跟我一样可爱坚强。”

  “呵”

  这时,陆程端着一盆洗了的樱桃端过来,季微吃樱桃,是一把把的拿。她本就能吃,怀孕后则更能吃了。

  等季微吃完了一盘樱桃,陆程才说:“你该去午睡一会儿。”

  注意到陆程今天穿得是一套崭新的运动装,看着像是要外出的样子,季微就问他:“你去哪里?”

  陆程说:“男人,当担起养家的重活。我么,自然是要出门去赚奶粉钱。”

  季微被他的话逗笑了。

  “我有钱,不差那点奶粉钱。”

  陆程白了季微一眼,怼她:“钱能转换成爱么?你能给我们孩子母爱的同时,也给他父爱么?”

  陆程伶牙俐齿,季微说不过他。

  “我要去见白洛琛,他看了《我叫林达》,今早打电话叫我过去一趟,估计是决定给我一个表现的机会,我得好好争取。”

  “那你去吧。”

  离家前,陆程让莫羡跟谷歌就呆在山顶别墅玩,不然季微一个人在家也闷。考虑到莫羡跟谷歌也要午睡,陆程就对帮佣说:“整理好谷歌小少爷的房间以及客房,等会记得带莫羡小姐去午休。”

  “好的,先生。”

  等陆程走了,莫羡赶紧跑到季微身边坐下,她拉着季微的胳膊,有些小激动,她说:“老大,没想到陆学长当爸爸竟然是这个样,好有担当。”

  季微想到莫羡以前曾暗恋过陆程的事,心里觉得怪怪的。莫羡曾经毕竟暗恋过陆程,看见陆程对自己这样好,她心里会不会也很难受?

  季微目光微深,直白地问莫羡:“看到我现在这样,你想到曾经怀谷歌时候的辛酸,会不会很难过?”

  莫羡笑容顿时消失了。

  她怎么不会难过?

  刚才看见陆程端着一盘洗好的樱桃走过来,喂给季微吃的时候,莫羡心里是嫉妒的,也是欣慰的。她想到自己怀孕时孤苦无依,哪怕在妊娠剧吐的时候都还要打工的辛酸往事,心中就觉得苦闷。

  看见季微这样幸福,莫羡心里自然嫉妒,但同时,她也为季微感到欣慰。

  会嫉妒,是人的天性。

  会欣慰,是人的善性。

  这不矛盾。

  “有过一点吧。”莫羡也大方地承认了。人心有龌龊,这不羞耻,敢于直视内心的黑暗面,这是很多人都做不到的。

  “看见你幸福,尤其为你带来幸福的人还是陆学长的时候,我心里的确是有些嫉妒的,但我更为你感到开心。真的,一想到你跟陆学长兜兜转转这么多年了,到头来还是走到了一起,还有了宝宝,我就特别激动。”

  “从知道你怀孕开始,我这几天睡觉做梦,都在想你跟小宝宝的事。”

  知道莫羡是说的真心话,季微唇角扬笑,爱怜地摸了摸莫羡的脑袋,“委屈你了。”

  一想到贺莹莹这些年的遭遇,经历过的磨难与痛苦,季微就对她感到心疼。“莹莹啊,以后啊,不管你跟谁在一起,是选择结婚还是单身,只要你需要,我都会一直陪着你。”

  莫羡听见这话,只想哭。

  她脑袋往上扬,想止住那种想要哭的冲动。但鼻头一酸,泪珠子就像是不要钱一样,从她眼尾一颗颗地滚落。莫羡挺不好意思,她一边擦泪一边跟季微说:“都这么多年了,我还是爱哭,容易被感动。”

  贺莹莹一直没有变,她还是那个爱哭鼻子的贺莹莹。

  季微嫌弃地抽了张纸巾,还用凶巴巴的口气训斥莫羡:“哭什么哭!不丢脸啊!”但她给贺莹莹擦泪的动作,却又那样的温柔。

  谷歌在跟土豪玩,发现妈妈又哭了,妈咪在给妈妈擦眼泪,他摇摇头,对土豪说:“女人都是水做的,这话是真的”

  另一头,陆程开车先去了一趟超市,买了些适合登门拜访的礼品。

  他拎着东西走出商场的时候,被蹲在门口的记者给逮住了。被记者逮住的时候,陆程还愣了一下。老实说,出道也快两年时间了,他一贯低调,还很少发生被记者跟踪这种情况。

  他被记者拉住的时候,穿的是一套纯白色的休闲装,戴着鸭舌帽,没戴墨镜,一张脸帅气逼人。男记者将话筒对准陆程,他说:“是陆程吗?”

  陆程满头黑线。

  他开始跟记者侃大山,他道:“哥们,你都不敢确认我是不是陆程,就敢把我拉住,你们做记者的,都这么牛逼吗?”

  记者被陆程这玩世不恭的态度给镇住了。他纳闷地问:“你真不是陆程?”他说:“可我看你就是陆程啊,声音也很像。”

  陆程一本严肃地说:“你认错人了,我真不是陆程,我老婆也说我长得像陆程。她说我这辈子一无所成,就这张脸长得还算争气。自从那陆程火了以后,我老婆走哪儿都愿意带着我一起,长脸!”

  陆程说胡话的本事,能把他自己都给说服。

  那记者听陆程张口闭口都带着老婆,他当真以为是自己认错了人。

  再说,陆程那样低调,好几个月都没有出现在公众面前过了,记者也不认为自己能有缘偶遇到陆程。或许,他真的只是长得像他罢了。

  记者正要作罢,忽然听到陆程的手机响了,陆程低头去掏手机的时候,露出了长袖下面的手表。

  这块手表,正是季微之前送他的那块,他去参加《他不是我姐夫》的首映礼的时候,就戴着这块手表。那段时间,就因为这块手表,网上发起了一场挖掘陆程身世的热潮。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