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看吧文学 > 现代都市 > 药气冲天 > 第1884章 道丹 新
  叶悠然依然是双目迷离,正在快速地消化和领悟着法道的传承。

  而此时的勇士神尊心里却是十分的憋屈。

  他拿始皇神尊的残魂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既不能动手,动手也不讲的是始皇神尊的对手。

  毕竟这里是法道遗址,这里是始皇神尊的主场,在这里始皇神尊的神魂能获得极大的加成。

  甚至就连事后勇士神尊都不能对始皇神尊进行报复。

  因为始皇神尊的本尊已经陨落了,待叶悠然彻底继承了法道的传承,说不定始皇神尊的这尊残魂也要消散了。

  “为什么会选择他”

  勇士神尊十分恼怒地问道。

  勇士神尊并不希望叶悠然继承法道的传承。

  因为继承了法道传承,叶悠然的思维观念等等可能都会随之被改变。

  现在的叶悠然是儒道传人,他应该坚定不移地拥护儒道,加强儒道的感悟,而不是去领悟什么法道。

  如果叶悠然因为法道的传承变得开始用天道了,那才是得不偿失的事情。

  只是这种感悟既然已经开始了,就不能被打断,否则叶悠然必定会留下极大的伤害甚至死亡。

  “因为他天赋超绝,我能看的出来,他不是一般的人。”

  始皇神尊不置可否地说道。

  叶悠然现在虽然有些返璞归真的境界,只要叶悠然不显露自己的手段和实力,在人群中很难会引起他人的关注。

  但是这瞒不过始皇神尊,因为始皇神尊感应到了功德之力。

  能被功德傍身之人,那都绝对不是寻常人。

  这样的人注定福泽深厚,是最佳的法道继承人。

  “他当然不一般,他可是儒道的传人,是儒皇之子,他继承的是儒道,你把法道传承给他,说不定法道会被他蚕食掉,从此法道从人间彻底消失。”

  勇士神尊冷笑着说道。

  这种可能性并不是没有。

  因为儒道本身就要比法道要更强。

  所有为天下苍生为出发点的道,都是至高无上的道。

  法道并非是为天下苍生,而是为了拥护天道。

  因此当年的儒道就要远胜于法道,法道被蚕食,那也没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什么”

  终于,那始皇神尊终于是脸色变化了。

  他看走了眼,没想到叶悠然的身份居然是如此的尊贵。

  看到始皇神尊那变化的脸色,勇士神尊的脸色这才好看了很多。

  总算是扳回了一局。

  不过很快始皇神尊便是冷静下来。

  “如果法道真的因此而消亡,那也是法道的命数,我能做的便是选择最有可能把法道发扬光大的传人,这个传人居然是儒道之子,造化弄人我也无话可说了。”

  始皇神尊倒是看得开。

  毕竟法道式微已经这么多年了。

  法道依托天道而存在,天道昌盛自然法道昌盛。

  自从天道式微之后,法道近乎消亡。

  如果再找不到传承者,那法道距离消亡已经是不远了。

  如今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合适的人选,这个人选居然是儒道的传人,始皇神尊除了感叹造化弄人之外,他还能奢求什么呢

  再说此时的叶悠然,叶悠然脑海中充斥着全部都是法道的奥义。

  随着叶悠然消化的感悟越多,叶悠然的内心就越是迷茫。

  儒道生而为天下苍生,为苍生发声之人便是儒。

  而法道却截然相反,法道是在不违反天道的情况下不断地制定规则,约束苍生,甚至是奴役苍生。

  看似法道也是为造福苍生,实际上它只是在镇压苍生,不使天下大乱而已。

  也就是说,法道违背了儒道的奥义。

  两种截然不同的道充斥在叶悠然的脑海,使得叶悠然根本就无法完全继承。

  “啊”

  忽然,叶悠然睚眦具裂地爆发出撕心裂肺的吼叫声。

  道不同不相为谋,此时叶悠然十分痛苦。

  两种道在他的体内如同两军相争,打得不亦乐乎。

  叶悠然的身体作为载体,他需要承受的痛苦可想而知。

  可以说此时的叶悠然是岌岌可危的。

  法道的感悟充斥在他的脑海,不消化便是爆体而亡。

  消化继承得越多,法道就越强,法道的力量越强,儒道的反镇之力也会越强。

  儒道是不允许法道反客为主的。

  也就是说,叶悠然面临着前有狼后有虎的窘境。

  而叶悠然的这种痛苦是旁人无法理解和分担的。

  此时的一切只能完全依靠叶悠然自己。

  “不行,这样下去我必死无疑,功德之力给我镇压。”

  叶悠然在心中狂吼。

  这也好在叶悠然觉醒儒道之体的时候,承受过巨大无比的痛苦。

  否则的话一般人早就精神崩溃,哪里还能还能如此冷静地处理这等突发情况。

  叶悠然此时唯一能依托的或许也只有功德之力了。

  功德之力最大的作用除了疗伤之外,它还能平衡各种能量。

  这相当于是两个人在叶悠然的体内打架,唯一能劝架的便之后功德之力了。

  如果连功德之力也无法平息这两个“人”的“怒火”,那叶悠然也只能是听天由命了。

  好在功德之力并没有让叶悠然失望。

  随着功德之力的加入,叶悠然身上的痛苦骤降。

  功德之力是绝对不会允许伤害叶悠然的能量放肆的。

  儒道根深蒂固,早就在叶悠然的身体之内的,所以功德之力很是“善解人意”地帮助儒道开始镇压法道。

  很快法道之力便是被功德之力和儒道之力联合镇压。

  最后形成了一个黑白相间的珠子,静静地躲在叶悠然的丹田之中。

  法道之强自然不是那么好消灭或者驱除的。

  当功德之力和儒道之力把法道逼入绝境,法道居然浓缩到了极致,形成了一个小小的珠子。

  而且叶悠然也明显能感觉得到,当法道凝聚成一枚小小的珠子之后。

  不管是儒道之力还是功德之力居然都十分的忌惮。

  这两种力量居然都不敢再靠近那珠子了。

  然而,就在叶悠然很是奇怪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之时。

  此时在叶悠然身边的始皇神尊却是惊讶出声

  “道丹,难道这便是传说中的道丹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