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看吧文学 > 游戏竞技 > 修真四万年 > 昨日重现31 未来 (第四更,番外之一完结!)
  男孩在尸山血海中前行。

  阴谋侵蚀了他的天真,谎言消磨了他的幼稚,背叛为他披上坚实的战甲,悔恨和化作他最锋利的兵刃。

  他践踏着累累尸骨成长,先是变成一名少年,又在一次次腥风血雨和险象环生中蜕变,变成一个青年,青年抬头,看到无尽尸骸堆积的巅峰之上,矗立着一尊骸骨王座,但所有骸骨都是黑色的。

  他微笑,倒提谎言,阴谋,憎恨和愤怒的长剑,不慌不忙,走向注定属于他的骸骨王座。

  但这时候,旁边的血泊却荡漾着涟漪,涟漪中冒出一颗脑袋。

  秃鹫。

  “又是你。”

  他皱眉,不悦道。

  旋即微微一怔——自己明明不记得这样一头秃鹫,为什么要说“又”呢?

  这样一头特征鲜明,让人一看就牙痒痒的秃鹫,就算挫骨扬灰都忘不了,如果见过,肯定记得的吧?

  “终于又连上线了!”

  秃鹫稍稍松了口气,还是很紧张,“听着,白小鹿,干扰实在太强烈,‘未来的你’很快会破坏连线,我们最多只有三五分钟,必须好好聊聊!”

  他不明白秃鹫在说什么,下意识道“我不是白小鹿,我是万藏海。”

  “不,这就是我们要聊的,你是白小鹿,你不是万藏海,更不是超体和洪潮!”

  秃鹫急道,“好吧,‘时潮’的惯性实在太强,我不可能改变过去,我们的每一次接触都会被抹杀,你终将一步步成为万藏海,成为超体和洪潮。

  “但是,求求你,无论过去多久,无论经历多少事情,又失落多少东西,永远不要忘记真正的自己,是那个天真的,善良的,相信希望的,相信他人的‘相信’的白小鹿!”

  他的眼角抽搐,仿佛被戳穿了内心最深处的软弱,周身的鳞片,尖刺和铠甲都竖立起来“你究竟是谁,为什么三番五次潜入我的梦境?”

  “以你现在的智慧,我很难解释自己的身份,以及我怎么和你连上线,总之……我是亿万年后的未来人,而且是一个未来世界的超级大英雄,正在一片你无法想象,玄之又玄、浩瀚无穷的星空战场上,和‘未来的你’杀得难解难分,但其实这个‘未来的你’未必真是未来的你,姑且这么称呼吧!”

  秃鹫连珠炮般道,“用你可以理解的方式来描述,这个‘未来的你’实在太厉害,经过亿万年的发育,已经发育成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宇宙级大佬,我热血沸腾豪情万丈晴空霹雳的终极一刀朝他劈过去,竟然被他轻轻松松闪开,又还了我一记黑虎掏心,那我趁势来一个猴子偷桃,结果桃没偷到,反而被他一记夺命剪刀脚锁住咽喉,之后劈头盖脑一阵乱打,打得我屎尿都快崩溃了。”

  “……”

  他很难理解秃鹫的话,亿万年后未来人的说话风格都是这样的吗?

  “但其实,呃,说出来你不信,其实我是故意让‘未来的你’打出屎尿的,哈哈哈哈,这一切都在我的计划之中!”

  秃鹫干笑道,“我伪装出羸弱不堪,屎尿齐流的样子,终于成功骗过‘未来的你’,侵入它的终极核心,甚至鬼鬼祟祟和它缠绕到一起,一起跨越了亿万年时光的壁障,和‘最初的你’搭上了线!

  “时间有限,长话短说,白小鹿,我需要你的帮助,人类文明需要你的帮助,整个宇宙都需要你的帮助!”

  “需要我?”

  他眼珠一转,笑起来,“好啊,你帮我,我帮你,既然你说你是未来人,掌握了时间的奥秘,那你帮我让时光倒流,阻止战争,改变一切啊!能办到的话,要我怎么帮你都可以。”

  “这就是重点了。”

  秃鹫道,“我不能帮你——如果我帮你改变了一切,那亿万年间所有的历史都会改变,我根本就不会出生,既然我根本没出生,又怎么可能帮你改变一切?这是一个悖论,谁都绕不过去的时间悖论,我绕不过去,你也绕不过去。”

  “哼!”

  他的目光冷冽,嘴角往下扯。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那是不可能的。”

  秃鹫说,“如果你回到过去,阻止了战争,甚至让你深爱的那些人起死回生,那你的际遇就会变得完全不同,或许你们会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一起,你就永远不可能掌握那么恐怖的能力,也就无法触碰到时间的奥秘,不可能回到过去改变一切——看,咱们又绕回到时间悖论里来了,是吧?

  “如果有朝一日你真的改变了一切,回到了一个‘貌似和平,一切错误都没发生的全新时间线’,那并不是真的回到过去,仅仅是你凭借无上神通,创造了一个全新的平行宇宙,这个平行宇宙中的所有一切,都是你创造出来欺骗自己的而已,在‘旧的平行宇宙’里,什么都不可能改变,反而会因为你消耗了太多能量,变得愈发痛苦和黑暗。

  “明白我的意思吗,就好像你无意间打破了一个很漂亮的花瓶,你可以去市场上买一个貌似一模一样的回来取代它,但旧的那个就是打破了,新的花瓶永远不可能变成旧的花瓶,无论你怎么自欺欺人,都不可能!”

  “混蛋……”

  他咬紧牙关,攥紧双拳,危险的情绪在黑色双眸深处凝聚,如同亿万道闪电。

  “还有更加糟糕的。”

  秃鹫却丝毫不怕他的怒火,继续喋喋不休,“有句古话说——人将会死去两次,第一次是他的肉身陨灭,第二次是所有人都将他遗忘——这句话在地球时代应该就有了吧?意思是说,人不但生活在三维空间当中,也生活在别人对他的思念,回忆和所有的感受中,即便肉身陨灭,他的‘信息’依旧活着。

  “如果你真的选择‘回到过去’,实际上就是绕开时间悖论,跳跃到了另一个平行宇宙,我很怀疑,你会将那些真正爱着的人们彻底遗忘,你会忘记他们为你付出的牺牲,你对他们的眷恋,以及你们之间曾经度过的那些美好的日子,换言之,你会亲手、彻底抹杀他们,再不会有人记得他们是谁了!

  “即便新的平行宇宙里还有那些人,也不是真正的他们,只不过是和他们很像的傀儡,克隆人,充气人而已,是假的,假的!”

  “住口!”

  他终于忍不住,发出咆哮,“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住口,从我的梦境中滚出去!”

  “你很聪明,你能听懂,就算现在不懂,之后也有漫长的亿万年时间,让你慢慢领悟这个道理。”

  秃鹫道,“论真实年龄,你当我的十八代祖宗都绰绰有余,但是论人生经验,现在的我比最初的你要稍微丰富那么一点点,我是一个父亲,也是一个兄长,我告诉你,当我以父亲或者兄长的身份,为我的孩子和晚辈做出某种牺牲时,我真的,真的不是想看到他们用无边仇恨和懊悔来折磨自己,困在布满荆棘的执念迷宫中亿万年无法挣脱,最终把自己变成一头野兽,一头怪物,一头恶魔,去一意孤行,毁掉自己和别人,毁掉自己和别人的未来!

  “真的,我不希望他们变成这样,我所有的付出、所有的牺牲,只有一个目的,就是希望他们能好好活下去,过幸福快乐的日子,拥有比我更加灿烂和光明的未来,这就够了,真的够了!

  “你的父亲和兄长,那些曾经给予过你幸福和快乐的人们,他们一定也是如此,希望你能永远像那一刻一样,幸福快乐下去,而不是变成被仇恨和怨念裹挟的怪物,用亿万年时间来惩罚自己吧?”

  “住口!”

  他捧着脑袋,痛苦万分,“住口,住口,住口!”

  “够了,亿万年的痛苦折磨,亿万年在悔恨的迷宫中徘徊和碰撞,真的够了,是时候醒来了,白小鹿!”

  秃鹫朝他张开翅膀,“我无法改变过去,但你可以改变未来!我击败洪潮的几率只有亿万分之一,但你击败洪潮的几率却有100!因为你就是洪潮的起点,你就是洪潮永远无法修复的悔恨,你就是洪潮的‘心魔’!

  “苏醒吧,从亿万年的悔恨,从永远无法摆脱的痛苦中苏醒,去倾听当初那些为你牺牲的人们,真正的声音,把过去妥帖收藏起来,大步迈向拥有无限可能的未来!

  “我们需要你,人类文明需要你,未来需要你,只有你可以彻底转化洪潮,把亿万年后的人类文明带上全新的境界,只有你能带领我们战胜‘大肃清协议’,战胜‘快子崩塌’,战胜‘奇点尊主’和‘万古吞噬兽’,带着亿万年间无数人的牺牲、希望和殷切期盼,去开创最美好的明天!也只有这样,当初为你牺牲的人们,才能得到真正的安息!”

  “我……”

  他第一次迟疑了,有些看不清自己在血泊中的样子,“未来的我,这么厉害——那你呢?”

  “我?”

  秃鹫道,“只要你能觉醒,我立刻认你当大佬,能当你的腿部挂件就满足了。”

  “腿部挂件?”

  他疑惑,“那是什么?”

  “就是腿毛。”

  秃鹫道,“你是真正叱咤多元宇宙的绝世高手,是人类文明亿万年间当之无愧的至强者,我能当你腿上一根毛,随你一起去多元宇宙、高维空间,帮你摇旗呐喊,看你横扫亿万宇宙,我就心满意足了——现在你该知道,自己究竟有多犀利,多重要,多么应该觉醒了吧?”

  “竟,竟然是这样……”

  他疑惑,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当然就是这样,千万不要怀疑,或许你不了解我,但在亿万年后的未来,我是以忠厚老实,诚信可靠而享誉星海的。”

  秃鹫道,“不好,‘未来的你’发现我了,它又死死纠缠上来,我必须撤,你千万不要忘记暗号啊!”

  “暗号?”

  他愣住,“什么暗号?”

  “就是那个,‘爱护秃鹫,人人有责’啊!”

  秃鹫叫道,“‘时潮’的惯性无比强大,会抹杀我残留在亿万年前的所有痕迹,一片涟漪都不会留下来,所以你很快会忘记这个梦,忘记我的存在。

  “但我还是希望,无论如何你都不要忘记自己是白小鹿,是正义善良充满希望相信明天的白小鹿,并且把你的‘相信’,和‘爱护秃鹫,人人有责’这八个字死死捆绑在一起,烙印到你的神魂最深处。

  “这样,当亿万年之后的星空战场上,我和‘未来的你’战至最激烈环节时,我大叫一声‘爱护秃鹫,人人有责’,你就有可能觉醒,想起过去的一切,重现真正的自己,那个最初的白小鹿!

  “记住,一定要想起来啊,给真正的自己一个机会,给未来的人类文明一个机会,给‘希望’,‘明天’和‘相信’一个机会,这就是我们战胜洪潮的唯一可能性,我相信你,白小鹿,白小鹿,白小——”

  秃鹫像是被人掐住了喉咙,拖回了亿万年之后。

  很快,他就忘记了秃鹫的存在,忘记了刚才的对话,忘记了无比羞耻的“暗号”。

  只是,尸山血海上的骸骨王座,变得有些刺眼,隐隐出现崩溃的征兆。

  而当他低头时,血泊中原本清晰的面目,也重新开始模糊,分不清究竟是“万藏海”,还是“白小鹿”。

  ……

  哥哥,我们成功了,我没死,顺利进入了“同盟”的地下都市,他们没有怀疑,真的把我当成“万藏海”了!

  哥哥,我被送到了一家医院,这里的医疗条件非常好,伤口很快就会愈合,他们并没有发现你残留的痕迹,哈哈,你的计划真是太厉害了,现在我是一名“地底族”了!

  哥哥,这家医院的院长也叫“尤里”,当然不是那个可怕的尤里艾克斯啦,他是一个真正的好人,一个没有翅膀的天使,对我特别照顾,帮我解决了很多不必要的麻烦,还说我拥有罕见的心理学和脑外科学天赋,说要收我当学生呢!呵呵,看来我们真的时来运转了,今后的日子,肯定会一天比一天好起来的吧?

  哥哥,我好像记得,金牙老大死的时候,以及你……死的时候,你们都和我说过一句话,希望我怎么样来着?真该死,我竟然忘了。

  拜托你,到我的梦里再告诉我一遍吧,地下都市很繁华,但我的心却有些迷茫,不知道今后的路到底该怎么走。

  不过没关系,日子还有很长,时间还有很多,我终究会想起来的,对吗?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