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看吧文学 > 游戏竞技 > 修真四万年 > 第2743章 至善上师的幻影
  在李耀的“循循善诱”之下,唐卡在被窝里修炼了整整一夜,控制呼吸、心跳甚至脑电波扩散的技巧。

  李耀告诉他,让自己的神魂在黑暗中深深蛰伏,表面上泯然众人的诀窍就是,把意志想象成一坨外面已经结壳甚至冰封,但内部依旧炙热如火的岩浆,或者在瀑布的冲击下,被冲刷掉了所有棱角,但依旧保持着坚硬的卵石。

  等到黎明未至,营地四周响起起床号声时,唐卡终于在绝对冰冷的寂静中,听到了自己的心跳,以及血液如潮水般涌过脑海的声音。

  这是一种非常奇妙的感觉,就好像他的躯壳和思想被彻底分割开来,无论他的思想怎么活动,情绪怎么激荡,躯壳都能保持面无表情,神色冷漠,心跳和呼吸极度均匀的状态。

  李耀告诉唐卡,这通常是狙击手或者刺杀专家才会掌握的技巧——这些黑暗中的刺客必须将周身所有生理活动都收敛到极限,甚至冷冰冰像是一具死尸,彻底和环境融为一体,但同时,大脑又要处在超高速运转中,策划和完善刺杀行动的每一个细节,才能抓住最关键的001秒,一击即中,远扬千里、

  李耀自己,就是一名最厉害的刺客,这样的技巧用来帮唐卡掩饰他的真实情感和思绪,都算是大材小用。

  睁开眼睛的唐卡,眼前就像是敞开了一扇全新的大门,整个世界都变得不同。

  他直挺挺地坐了起来,面无表情打量着四周同样面无表情的同学们,脑中忽然冒出一个奇怪的想法——不知道这么多同学里,究竟有多少人是真的没有自己的情感和意志,又有多少人和现在的他一样,明明在脑海中翻腾的情感和意志的惊涛骇浪,但表面上却不显露一丝一毫?

  班长……又真像是她外表显露出来那么冷漠和虔诚吗?

  不,班长一定也有天魔,就像是自己这头天魔一样。

  却不知道,班长的天魔会是什么样子呢?

  唐卡忽然不是很讨厌被天魔附体的感觉了,似乎,还蛮有趣的。

  会不会,其实所有人体内都有一只天魔,只是大家都不说呢?

  在急促的哨声中,唐卡停止了胡思乱想,开始了超大负荷的早锻炼。

  圣盟特别注重青少年的身体锻炼,或许是大负荷的锻炼将精力彻底榨干,就没有力气胡思乱想了吧?即便白天还要执行繁重的净化任务,早锻炼的科目也不曾减轻一星半点,不过唐卡早已习惯这一切,整整一个钟头,十倍重力下的负重跑和格斗训练,都算不了什么,他甚至能一边锻炼身体,一边修炼藏匿情感和意志的神通呢!

  早锻炼之后,黏糊糊没有半点味道的合成食物尚未上桌时,就到了一天当中仅次于黄昏时“沐浴圣光”的第二重要时刻。

  所有同学、导师甚至驻扎在附近的净化部队官兵,都将随身晶脑激活到了特殊频道,从晶脑前端射出一缕三维立体光幕,分别凝结成了五个不同的人像。

  那是五名身披麻布,腰间束着荆棘,盘膝赤足,安详镇定,庄严神圣的老者。

  他们的双眸分不出眼白和瞳孔,就像是通往宇宙最深处的隧道,无论怎么移动三维立体人像,他们都像是深深凝视着晶脑持有者的眼睛,甚至顺着眼睛,一路看穿了晶脑持有者的大脑和内心。

  他们就是“水木金火土”,圣盟五大种族的五位至善上师!

  “赞美众神,令您最疼爱的羔羊见到了新一天的黎明,诸天诉说您的荣耀,苍穹传扬您的威名……”

  唐卡和众多同学还有导师一起,在至善上师的带领下,默默祈祷着。

  简短的祈祷词完毕之后,他又对自己的至善上师总结了昨天的所作所为,包括夜间反思过昨天犯下的罪孽,是否生出什么心魔,如何斩杀的之类,又请示至善上师,他今天的精神状态是否足够稳定,能否抵御更多的天魔侵袭,是否可以继续执行艰苦而危险的净化任务,得到至善上师的许可之后,他才再次念了一段祈祷词,结束了“早祈”。

  整个早祈仪式中,李耀一直蛰伏在少年的神魂深处,并没有钻出来问东问西。

  倒不是怕被对面的至善上师发现,而是怕分散少年的注意力,被旁人察觉出异常,毕竟少年才刚刚学习控制脑电波和生理指数的方法,手段不够稳定,心智也不甚成熟。

  直到所有人都陆续结束了早祈,大桶大桶热气腾腾的“浆糊”端上来,每个人都将脑袋埋到浆糊桶里时,李耀才小声问:“刚才那个,就是你的至善上师,你每天都要这么……早请示、晚汇报,向他交待一天的行踪和产生的心魔,包括接下来将要执行的任务?”

  “是的。”

  唐卡大口吞咽着浆糊,脑海中鬼使神差又浮现出昨天班长硬生生往他嘴里塞棒棒糖的画面——那根棒棒糖可真甜啊,甜得他越来越无法忍受平常的食物了。

  真奇怪,他以前怎么没觉得,自己吃了十几年的食物这么难吃呢,简直像是……一桶融化的蜡烛!

  唐卡艰难地吞了一大口合成食物,尽量管理面部微表情和四周的同学一样,在脑海中告诉李耀,“虽然不常见到至善上师本尊,但至善上师却以这种方式关爱着我们每一个人,指引我们前进的方向,每天如此。”

  “我刚才注意到,整座营地大约有上千人一起祈祷,如果加上旁边的驻军就更多了。”

  李耀沉吟道,“还有,所有圣盟人都是要做‘早祈’的吧,你们究竟怎么计算早祈的时间,是按照每个星球的自转周期,日出日落来算,还是所有星球都采用统一的时间?”

  “如果是降落到了可居住星球上,考虑到生物钟和精力充沛的问题,我们会根据这颗星球本身的日出日落时间来进行早祈和傍晚的圣光沐浴。”

  唐卡告诉李耀,“但如果是居住在星舰上,穿梭于星海之间时,生物钟是可以随意调节的,就没必要局限于某一颗星球的自转周期了,绝大部分星舰都是采用统一的时间表。”

  “那就是说,至少也有几百亿人,是在同一时间早祈了。”

  李耀分析道,“但至善上师只有五位——是五位没错吧,即便他们的境界再高,计算力再强,也没可能同时处理上百亿人的祈祷、请示和汇报。

  “但我刚才又分明看到,即便同一名至善上师,在面对不同的祈祷者时,他们的反应都是不同的。

  “也就是说,刚才接受你祈祷的并不是至善上师本尊,而是某种信息模拟出来的虚影,是假的——可以这么理解吗?”

  唐卡愣了半天。

  “这个问题,我们从来没想过。”

  唐卡说,“至善上师是得到众神祝福的‘第一使徒’,是用众神流淌在人间的最后一滴鲜血制造出来的,自然拥有化身千万的神通,同时聆听亿万人的祈祷,又有什么奇怪呢?”

  “好吧,让我换个问法。”

  李耀不死心地问道,“你究竟有没有亲眼见过至善上师本尊,有血有肉,热气腾腾,会拉屎要撒尿的那种?”

  唐卡沉默了很久。

  “没有。”

  他说,“我们一般都是在早祈和晚祈也就是圣光沐浴仪式中,在恍惚间感知到至善上师的存在,偶尔,至善上师还会将‘圣光’降临到我们某个人的体内,让某人成为他的化身来传达旨意、点化众生,又或者,至善上师会以无边神力在天空中呈现出巨大的幻象,发出最重要的神旨。

  “至于你说……有血有肉的至善上师,那,那我的确没见过,这也不奇怪吧,毕竟至善上师那么忙,绝大多数时间,都要陷入深度冥想,和众神沟通,又怎么可能在我这样的无名小卒身上浪费时间?”

  “呃,我不想亵渎你们的这几位至善上师和众神,所以我不能说他们的把戏是假的。”

  李耀顿了一顿,道,“我只能这么说——假设我能控制整颗黑堡星的灵网系统,并拥有一支擅长呼风唤雨、营造声光电效果的气象部队,我也可以模拟出至善上师的样子喽?”

  唐卡的眉头深深皱了起来。

  幸好有“浆糊桶”的遮掩,而他又瞬间发现了自己的不妥。

  “你怎么能生出如此亵渎的想法?”

  唐卡道,“那可是至善上师啊!”

  “好吧,我错了,我绝没有要冒充至善上师的意思,只是和你探讨一下技术上的可行性而已。”

  李耀岔开了话题,“和我介绍一下你的导师吧,你们院长在这里一起用餐吗?”

  “没有,院长好像是和旁边驻军的指挥官一起用餐,不过大家吃的东西都一样。”

  唐卡将自己的几名导师,一一指给了李耀。

  很遗憾,这些导师里并没有第二个“黑子”的存在,至少李耀没有在他们身上感知到如唐卡这么亲切的气息。

  上千名学生里,倒是也有几道气息引起了李耀的注意,但既然和唐卡一样都是学生,“跳荡”过去的意义就不大了。

  “跳荡”一次,神魂的消耗极大,危险系数极高,如果不是非常合适的目标,李耀并不想轻举妄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