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看吧文学 > 游戏竞技 > 修真四万年 > 第2616章 治疗和净化
  武英奇笑了。

  这位修仙者始祖的笑容,就像是漫天乌云中裂开了一道狭长的缝隙,但缝隙中显露出来的却不是星光,而是更深沉的黑暗。

  “明明死到临头,还有这样的幽默感,朕真的不知道究竟该痛恨你,还是欣赏你了,秃鹫李耀!”

  武英奇竟然真的止步不前——即便在亦幻亦真的幻象领域中,止不止步都没什么区别,但这至少是一种善意的释放,他朝李耀张开双臂,貌似真情实意地感叹道,“站在个人的角度,你像一只打不死踩不烂的蟑螂,一次次阻挡在朕的面前,险些坏了朕的全盘计划,朕的确恨你恨得要死。

  “但朕不单是真人类帝国至高无上的君主,更是人类文明在未来万年的领袖,站在帝国和人类文明的角度,你又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而且你还知道一些……大宇宙的奥秘,对人类文明进军无尽宇宙的宏伟计划,能起到极大的帮助。

  “所以,朕又是一万个不舍得杀你啊,李耀!

  “从那天我们在七海大市场的会面之后,朕就一直在想,我们之间的关系怎么会走到今天这一步,在朕假托厉灵海之名和你合作时,我们不是关系非常融洽的吗,为什么会闹得如此水火不容,不共戴天呢?

  “相比于四大选帝侯家族那些鼠目寸光、自私自利、腐朽堕落的‘假修仙者’而言,朕和你明明拥有更多的共同点——我们都不在乎个人的得失和蝇头小利,我们都渴望为自己的祖国乃至人类文明贡献全部智慧和勇气,甚至,我们都或多或少了解诸天万界的庞大和我们所处世界的狭小,我们都渴望走出去,不惜代价、不择手段地走出去,就像最初的鱼类走向陆地,最初的猿猴走出森林一样,走出去,逃离这片阴暗的囚牢,死寂的坟墓!

  “为什么,明明拥有这么多共同点的我们,不能联手做一番大事业,一起去战胜我们共同的敌人——四大选帝侯家族那些自私自利的‘假修仙者’;圣盟那些自甘堕落,崇拜伪神的傀儡;包括这片广袤无垠的宇宙,还有蛰伏在宇宙深处,光怪陆离,无穷无尽的异族文明!

  “我们的敌人应该是他们,而不是彼此,你所认知的‘黑星大帝武英奇’是被四大选帝侯家族控制的宣传部门高度扭曲和丑化过的,你不了解真正的朕究竟是什么样子,朕的野心和希望又是什么,你就要贸然赌上一切,毁掉朕的心血,毁掉帝国的希望,也毁掉包括你们修真者在内,所有人类的未来吗?”

  随着武英奇的说话,四周悬浮起来越来越多的黑色水滴,而水滴也滋生出越来越多蛛丝般的神经束,彼此纵横交错,构筑成了一道巧夺天工的网络,甚至试探性地向李耀发动进攻,妄图钻进李耀的毛孔里。

  “少来这套!”

  李耀嗤之以鼻,周身灵焰狂燃,凝聚成一道坚实的火墙,阻挡黑色神经束的进攻,“我的确不知道真正的武英奇是什么样子,甚至不知道你是不是‘纯粹的’的武英奇,还是在千年蛰伏中沾染上了别的什么鬼东西,变成比原版武英奇更邪异和恐怖的存在,我不管你究竟说什么和想什么,我只看你要做什么——你要对整个极天界实施超大规模的洗脑,把包括四大家族皇牌舰队在内的所有人,都变成你的傀儡!你这么做,和圣盟人又有什么分别?

  “所谓自由意志,不正是人类之所以成为人类最宝贵的东西,不正是所有修真者和修仙者都为之而战的底线,甚至是你们修仙者弱肉强食、恣意压榨普通人的‘遮羞布’吗?我唯一尊重过的修仙者,就是那些为了自由意志而敢于向复活的盘古族挥刀的勇士,但身为修仙者的首领,你竟然连人类的自由意志都要抹杀,你根本不配当修仙者,你比四大选帝侯更‘假’,还有什么资格,夸夸其谈人类文明的未来!”

  “没想到,你竟然知道得这么多,连整个‘明日计划’都一清二楚,朕又一次低估了你,或者说,你的外表和言行举止,实在太有误导性,太容易让人低估了。”

  武英奇阴沉着脸,沉默片刻,道,“不过,你依旧误解了‘明日计划’的真正意义,而‘洗脑’这个词原本就带着极其强烈的妖魔化色彩,朕并不是要洗脑什么人,只是要‘唤醒’国民,唤醒那些忘记了自身荣耀和责任,腐朽堕落,麻木不仁的家伙,让他们重新认识忠君爱国、无私奉献的道理,从锈迹斑斑的烧火棍,再次变成人类文明最锋利的战刀!”

  “但是你剥夺了他们的自由意志和选择的权力!”

  李耀低吼,“你是要硬生生将你的道心,你的意志和你的权威,死死烙印在他们的大脑之上!”

  “那又如何,对于99.9%的人来说,‘自由意志’原本就是不存在的东西。”

  武英奇冷冷道,“看看四大选帝侯家族那些自私自利的假修仙者们,他们仅仅是被自身基因和欲望所驱使,白白浪费大量资源,终日追逐一些毫无意义的东西,金钱,权力,地位,女人,仇恨,嫉妒,虚荣……最终在酒池肉林中烂死,或者在自相残杀中惨死。

  “即便看似位高权重,一手遮天的长老甚至选帝侯本人,无非也是家族的奴隶,是儿孙和族人的奴隶,是自身基因和欲望的奴隶,更别说那些庸庸碌碌、浑浑噩噩、蝼蚁般的普通人了。

  “普通人从来都没有选择的权力,他们每天光是为了活下去就要精疲力竭了,能找到一头合适的母畜产下幼崽,延续自己的基因,就是最大的喜悦和目的——他们构造简单的大脑根本承载不了更复杂的思考和更高层次的意义,他们原本就是某种,某种被基因上足了发条的血肉机械,哪有选择,哪有自由?

  “即便他们以为自己拥有‘自由意志’,亦不过是年幼无知时就被灌输的假象,是某种自欺欺人的幻觉——任何文明都会强行灌输下一代某些虚假的真理,硬生生要求个体遵循某些社会法则,通常这种灌输是用几十年的教育来实现,但现在情况危急,朕没有那么多时间,所以将几十年的教育压缩成一次性的所谓‘洗脑’,有什么问题?

  “告诉我,秃鹫李耀,难道在你们修真者的国度里,不是从孩童懵懂无知时,就开始向他们灌输修真大道如何优越,修仙大道如何邪恶吗?

  “难道你们没有强行营造出一种社会氛围,让孩童从小就认为修真大道是理所当然吗?

  “难道在你们的监狱里,对于那些顽固不化的犯罪者,不会采取某种类似洗脑的催眠疗法,来洗刷他的罪孽?

  “朕知道,从星海帝国开始,对于很多劣迹斑斑的性犯罪者,就有采取切除大脑皮层某些区域,来消灭他们犯罪倾向的做法,事实证明效果很好,对这些罪犯自己,乃至对整个社会都有极大的正面效果,是,这么做是剥夺了他们犯罪的‘自由意志’,又有什么不好呢?”

  “那是罪大恶极的犯人!”

  李耀忍不住叫道,“在我们修真者的国度,除非对于十恶不赦和高度暴力倾向的重刑犯,否则,无论大脑微创手术还是催眠疗法,都是慎之又慎,极少使用的!”

  “没错,我们现在面对的,就是一帮穷凶极恶,极度危险的犯人。”

  武英奇淡淡道,“依照帝国法律和朕的意志,四大家族联合舰队的全体官兵,竟然敢大逆不道,以下犯上,妄图进攻天极星,他们统统犯下了最严重的‘叛国罪’,李耀,你不会否认这一点吧?

  “对于这些犯下叛国罪的狂悖之徒,即便千刀万剐、挫骨扬灰甚至诛灭九族,都是理所当然的,但是朕从帝国和人类文明的大局出发,愿意宽宏大量,给这些人一次新生的机会,只要他们能臣服于朕的意志,就可以戴罪立功,继续为人类文明而战。

  “这么做,能够将毫无意义的流血降至最低,是最符合人道主义的做法,朕不知道你究竟在纠结什么,难道你非要眼睁睁看着朕将他们——这些人类文明最精锐的战士统统杀光,或者他们将朕和天极星上所有人统统杀光,你才高兴,你才满意,你才觉得‘自由意志’得到了捍卫?

  “想想看,李耀,你和朕都同意这些四大家族的假修仙者误入歧途,病入膏肓,道心被彻底玷污和扭曲了,靠常规方法根本没可能让他们迷途知返,朕难道要眼睁睁看着他们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最终害人害己?难道朕明明掌握着可以治疗他们,也治疗帝国和全人类的方法,却见死不救?

  “明白了吧,朕是要治疗他们,唤醒他们,净化他们,彻底抹杀他们脑中自私自利的错误思想,植入无私奉献、纯洁高尚、为人类文明无怨无悔奋斗终生的正确理念——这不是很好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