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看吧文学 > 游戏竞技 > 修真四万年 > 第2520章 国之将亡!
  厉嘉陵想了想,认真摇头道:“也不尽然吧,比方说那个永春侯厉无疾,一开始似乎就蛮坚决要消灭万界商盟的,他对蓝天市场的攻略,十分铁血无情。”

  “厉无疾是世袭罔替的帝国三等侯,光是每年的铁杆庄稼——国家应该给他的恩典就是天文数字,他一家老小每年从朝廷拿的钱,足够别家一个宗派开销了,而这还是小头,大头是他家几百年积累下来的矿山、灵田和垄断集团。”

  李耀扳着手指头算给厉嘉陵听,“光说灵田,他一家就拥有足足几十万亩上好的灵田,种出来的灵稻都是纯天然无污染的高能强化食物,更别说沃野千里的牧场,蓄养上百万头灵兽,这又有多少利润?就算打断骨头都花不完了。

  “所以,永春侯厉无疾当然不屑于接受万界商盟的贿赂,不需要和叛逆同流合污,而是铁了心要把叛贼和逆党统统扫除干净,继续维持自己帝国三等侯的位置——这就是他最大的利益所在。

  “哎呀,差点儿忘了,你也是厉家人,这些事情你一定看得多了,不用我说都该知道,即便在四大选帝侯家族之一的厉家,如厉无疾这样的‘幸运儿’究竟占多大比例,而绝大多数厉家子弟过的又是什么样的日子?”

  厉嘉陵回想起自己昔日的生活,情不自禁点了点头:“这倒是,十万个厉家族人中,也没有半个能拥有厉无疾的地位和权势,绝大多数厉家子弟和杂姓修仙者并没有太大区别,甚至被盘剥更甚,而且主脉子弟对旁系支脉非常警惕,无所不用其极想要扼杀旁系支脉的进阶之路,生怕旁系支脉爬上去之后,会在他们碗里夺食,我这么多年为什么一直低调?一方面是恼恨厉灵风的狠毒,但另一方面,也是见多了脱颖而出的修炼天才,被人不明不白谋害的例子。”

  “这就是了。”

  李耀道,“如厉无疾这样的高层,已经将好处统统拿走,他们自然和万界商盟不共戴天,但底层修仙者非但没落到半点好处,反而被人监控和警惕,他们不甘命运,想要升级,就需要额外的资源——人无横财不富,马不吃夜草不肥么!而最大的‘横财’,就是万界商盟提供的干股,或者通过万界商盟的匿名平台从事各种冒险的收益,而所有干股和收益,最终又要折算成自由星币。

  “连四大家族的底层,都被自由星币侵蚀到千疮百孔,更别说外围世界这些原本就和万界商盟穿一条裤子,整整一百年都用自由星币来结算的军阀和地头蛇啦,他们早就把身家性命都押在了自由星币和万界商盟身上,让这些人来‘剿匪’和‘平叛’,岂不是让贼来做贼?

  “自然,四大选帝侯家族依旧拥有极其强悍的武力,特别是精锐舰队的实力是任何人都无法忽视的,无论底层修仙者还是军阀地头蛇,统统不会和他们正面对抗,却是将‘效忠选帝侯’的口号喊得比谁都响。

  “但到了动真格的时候,推三阻四、阴奉阳违、装疯卖傻、出工不出力……一个赛过一个的精,往往舰队还没离开母港,进军路线图和各种配置的情报就传送到万界商盟这边,甚至有人打着‘剿匪’的名义,实际上是给万界商盟偷偷运送物资来,当‘运输大队长’,狠狠赚上一票了,你倒说说,这仗还怎么打?

  “所以说,决战在即,这里的市面依旧如此繁荣,又有什么奇怪呢?”

  厉嘉陵愣了半天,道:“好像也是,如此说来,光靠上面几个战斗意志坚决的大贵族,就拿底下人没办法了?”

  “本来就没办法。”

  李耀道,“比方说,一艘战舰的舰长是坐拥灵田矿山的大贵族,家里有的是金山银山,不屑于拿万界商盟那一点儿小钱,是坚定的主战派,非要剿灭万界商盟不可。

  “但他底下的参谋、大副、火控官、动力舱主管、突击队长……这些人都拿着万界商盟的干股,都有渠道可以用情报换自由星币,都逢年过节收到万界商盟的孝敬,说不定还在万界商盟旗下的某些秘密市场养着几个二奶小蜜,还有私生子之类,你倒说说看,这样一艘战舰,哪怕性能再卓越,火力再强大,又有什么战斗力可言?舰长再厉害,也不可能单枪匹马驾驭一艘星舰,对不对?

  “以小见大,一艘战舰如此,所谓‘四大家族联合舰队’又何尝不是这样?否则,怎么会坐拥星海中央最强悍的舰队,却拿外围世界一帮奸商的护航舰队都束手无策呢?”

  厉嘉陵默然,神色有些黯淡。

  他虽然不喜欢四大家族,但一想到昔日光荣而强大的帝**,竟然**堕落到这种程度,心里还是颇不好受的。

  他默默浏览着七海大市场的商品名录,特别是那些最敏感的军用物资,越翻越觉得心烦意乱,干脆点开另一大项,翻了两页,眼睛越瞪越大,忍不住叫起来:“耀哥,你看,这是什么意思?”

  李耀伸长脖子一看:“哦,是打黑枪的服务,有什么问题?”

  厉嘉陵道:“什么叫‘打黑枪’?”

  李耀道:“就是四大家族联合舰队有人放出消息,想要和万界商盟的人联手,在战场上合作,干掉自己的顶头上司呗!一般是约定准确的时间和坐标,由万界商盟在前面吸引火力,而这家伙就在背后打顶头上司的黑枪,出其不意,把上司干掉的几率很高的。”

  厉嘉陵道:“为什么要这么做?”

  李耀摊手道:“那原因就多了,比如像我刚才说的,一艘战舰上大部分中低阶军官都和万界商盟有勾结,但刚愎自用、不近人情的舰长却断了大家的财路,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嘛,大家联合起来把上司做掉,不是很正常?

  “要么,就是觊觎上司的位置呗,参谋想当参谋长,副舰长想当舰长,舰长想当分舰队指挥官……平时没机会,但是瞬息万变的战场上,如果能和‘敌人’事先勾结,干掉上司不要太简单哦!”

  厉嘉陵依旧难以置信,伸出手指头哆哆嗦嗦指着光幕:“但,这么隐秘的事情,就大咧咧写在上面,不怕被人知道吗?”

  “知道又如何,你往下拉,看到没有,密密麻麻,简直有成千上万条想要打黑枪的业务。”

  李耀道,“告诉你一个公开的秘密——几乎所有修仙者战舰的副舰长,都想干掉舰长取而代之,哪怕舰长是他亲兄弟都不好使,除非是亲爹,呃,有时候亲爹都不管用啊!”

  厉嘉陵喃喃道:“怎么会这样?”

  “这就是我曾经说过的,修仙世界发展到极致,就是‘所有人对所有人的战争’,没办法,如果你要接受修仙大道的好处,就不得不接受修仙大道的全部。”

  李耀淡淡道,“从修仙者确定‘弱肉强食,适者生存,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法则那一刻开始,今日的局面,就不可避免了。”

  厉嘉陵琢磨了半天,实在无法反驳李耀的话,干脆又换了一个界面,出售的却是各种战争债券和远期权益。

  看着看着,少年的眼珠又一次凸了出来,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怎么可能,年产量达到五十万吨的甲级太皓石矿,保证还能开采至少八十年,1的永久权益,仅仅要价五万个自由星币?这,这,这简直和白捡一样,耀哥,这会不会有假,太便宜了吧!”

  李耀扫了一眼:“假倒是不假,万界商盟的信誉还是很牢靠的,不过你仔细看清楚,这座矿场在什么地方?”

  厉嘉陵定睛一看:“在北石界北宁星域的四号行星上,咦,不对啊,北石界不是厉家治下的一处大千世界吗?这座矿场应该是有主的,是属于厉家某个高层甚至长老的啊!”

  “没错,眼下是有主,万界商盟做生意向来童叟无欺,至少明面上是这样,你看,这里还有现主人的详细资料,哦,果然是一名厉家长老。”

  李耀笑眯眯道,“不过,如果革新派取得了全面胜利,彻底掌控了帝国,而这位厉家长老又恶贯满盈地毙命了,你说,这座矿场应该归谁呢?

  “这项远期权益,就是这个意思,现在当然兑现不了,只有等革新派全面胜利之后才能兑现,所以才卖得这么便宜。

  “话说回来了,也就是五万个自由星币嘛,就有机会成为一座大矿场的小股东,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还是蛮值得赌一赌的。

  “哦,这里写得清楚,如果是厉家子弟想要购买,还可以七折八扣,几乎白送,怎么样,你好像有资格,有没有兴趣?没兴趣也没关系,这里还有各种各样的资产,都是四大家族高层名下的矿山、灵田、牧场、工厂、地产……只要你豁得出去,敢留下自己的真实姓名和神魂烙印,证明你是四大家族子弟,几乎都白送给你,等革新派全面胜利之后,绝对保障你的‘合法权益’,很划算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