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看吧文学 > 游戏竞技 > 修真四万年 > 第1838章 要爬一起爬,要飞一起飞!
  李耀想了想,“超越时间线所带来的诸多问题”,这个解释还真的蛮贴合自己的现状。

  “似乎真是这样,刚回联邦,看到什么《李耀传》、《丁铃铛传》之类的东西,我就有这种‘疏离’的感觉,那明明不是我记忆中的自己和老婆嘛!现在这么多既熟悉又陌生的朋友和亲人出现在我面前,这种感觉就越来越强烈了。”

  李耀感慨道,“我终于明白,古代那些元婴啊,化神啊,为什么会被人称为‘老怪物’了。

  “他们自然不可能真的长生不老,但若是修炼了一些粗糙的冬眠技术,再发现一处适合冬眠的洞天福地,打造成洞府,随随便便闭关几百年也不奇怪吧?那就像归虽寿老前辈说的一样,慢慢从‘爬行族’变成了‘飞跃族’,拥有了和普通人截然不同的道德观念乃至对生命的理解。

  “古人可没有‘超时症’这样的概念,更不懂得心理治疗和疏导,一味崇拜力量,将这些老怪物都奉若神明。

  “让这些‘飞跃族’的老怪物,来统治‘爬行族’的文明,怎么可能不出问题呢?或许四万年前古修世界的大崩溃,和这件事都多多少少有些牵连。

  “那现在,我们又该怎么办呢?”

  李耀在餐桌下面握住了丁铃铛的手。

  他们两个就像是在时间长河中同时跃出水面,将鱼鳍进化成翅膀,却还没弄清楚该怎么适应全新的环境,略显笨拙和紧张的半成熟体,唯有彼此携手,才能勇往直前吧?

  丁铃铛轻轻回应着他掌心的力量,道:“所以现在联邦官方上并不支持大批量长时间人体冬眠,一代人自有一代人的责任,倘若这一代人中的精英统统都长期冬眠,去‘支援未来’了,那谁来建设现在,谁来保证当这些冬眠者醒来上,还有一个足以让他们去支援的未来,而不是满目疮痍,死寂的末日呢?

  “没有现在,哪有未来?李耀,我记得这是你说过的话。”

  李耀沉吟片刻,点了点头。

  被丁铃铛这么一说,他也觉得一个生活在连续性时间中的文明,大量优秀个体选择长期冬眠,未必是什么好事。

  丁铃铛道:“联邦政府当然不能强行阻止一个人冬眠自己,现在一方面是宣传,另一方面主要通过税收来调节,会对冬眠者征收高额的‘遗产税’和‘利息税’,税额高到连元婴都觉得心惊肉跳的程度,总算将‘冬眠风潮’遏制在了可以接受的程度。”

  顿了一顿,她又飞快补充了一句,“当然,如果是为了国家级的战略计划,或者在‘冬眠者税法解释及相关条例’出台之前就进入冬眠状态的人,就属于免征范围了。”

  李耀摩挲着下巴颌:“有道理,那对于我们这些从长期冬眠中醒来的人呢?”

  “的确有一些心理治疗和疏导的手段,过几天等局势稳定了,会为你安排的——当初他们也为我安排过,不过——”

  丁铃铛犹豫了一下,摇头道,“我觉得作用并不大,你我都是快接近化神的人了,道心早就坚固得不能再坚固,什么天魔心魔自然很难侵蚀,但外界的各种疏导和治疗手段,却也无法渗透到我们的心灵深处呢!

  “按照归虽寿老前辈的说法,冬眠就像是一种毒瘾,冬眠一次就会染上,永远回归不到过去的状态,总想着再跨越一次时间线,再去更久之后,看看那翻天覆地、截然不同的世界,就这样越跳越远,越陷越深,最终完成‘飞跃族’的蜕变,彻底成为了‘时间旅行者’。

  “总之,对冬眠者来说,生命不再是‘此刻’和‘这里’,而是‘未来’和‘彼岸’,或许只有在光阴的尽头,他们……才能真正的活着。”

  餐桌上所有人都沉默不语,原本欢快的气氛变得有些僵硬和沉重。

  李耀歪着脖子想了半天,道:“你呢,你愿意做‘爬行族’还是‘飞跃族’?”

  “我……”

  丁铃铛看着餐桌上所有的亲人和朋友,眼眶忽然有些泛红,咬着嘴唇道,“我舍不得大家,舍不得星耀联邦,舍不得过去的自己,但是,我也很想放下一切,去遥远的未来看看,去当整个‘星耀联邦’乃至‘人类文明’的见证者,见证它的兴起和扩张,去看到无穷星海统统被人类文明的光芒所照耀,全都飘摇着九星升龙战旗的那一刻。

  “那时候的人类、联邦和文明,究竟会是什么样子呢?

  “如果我选择回归到‘爬行族’的身份,即便再怎么修炼和升级,无论如何,永远都看不到那一天了,所以……”

  李耀明白了。

  在餐桌底下,握着丁铃铛的手愈发用力,仿佛满不在乎地笑起来:“没关系,还有我啊,如果选择‘爬行’,那就我们两个一秒一秒、一分一分地慢慢爬,如果要‘飞跃’的话,那等解决了现在所有的麻烦事,我们就一起飞跃到神秘莫测的未来去吧!

  “师父……”

  巫马炎和谢安安都有些哽咽,借着端起的酒杯,掩饰自己眼底的湿润。

  “不对啊,今天不是为我接风洗尘的吗,怎么说着说着,气氛搞得这么尴尬,好像生离死别一样?”

  李耀用力挠着后脑勺,筷子一挥道,“放心,无论‘飞跃’到什么时间、什么地方,我们肯定永远都不会忘记联邦,忘记你们大家的啊!

  “只有深深记住家乡和回家的路,那才叫‘旅行’,如果连家乡的亲人朋友和回家的路都不记得了,那还算什么‘时间旅行者’,最多只是‘时间流浪者’而已。

  “再说,什么‘爬行族’和‘飞跃族’,那都只是初步的设想,现在联邦的冬眠技术还远远没有发达到能让人一睡万年的程度吧,光是手头一大堆麻烦事,什么帝国圣盟盘古女娲混沌天魔之类的,没有百八十年就处理不完,哈哈哈哈,来吧,未来的事情就留到未来再去操心,珍惜当下每一秒,吃好、喝好才是正经!”

  李耀再次高举酒杯,偌大的军队食堂再次被欢声笑语充盈,沸腾的气氛简直要将天花板都撑破,冲上那深不可测的,被亿万年前的星光所照亮的宇宙。

  ……

  李耀终究还是没能将这顿“接风宴”好好吃完。

  因为白开心和金心月一前一后赶到了。

  现在毕竟是战争时期,黑色漩涡号的崩溃和主帅的阵亡并不意味着黑风舰队彻底丧失战斗力,更何况在狗急跳墙之下,那些残兵究竟会干出什么丧心病狂的事情,谁都无法预测。

  古圣界、黑风残兵、褐矮星背后的黑风舰队大部队、帝国本土的微妙态度、萤火虫号上的星海共和国流亡政府还有联邦本身的应对……方方面面,千头万绪,都需要小心谨慎、抽丝剥茧的处理。

  白开心和金心月忙于军务,还在追击黑风舰队的残兵当中,李耀非常理解和绝对支持,让他们没必要心急火燎地赶回来,反正一百年都等了,也不在乎再多等三五天,十天半个月的。

  再说,这年头的通讯技术如此发达,有什么话直接在灵鹤传书里说也是一样。

  但他们还是前脚后脚回到了基地。

  而且两人的表情几乎一模一样,都是脸色惨白,冷汗直冒,失魂落魄的。

  白开心第一个赶到,当他说有十万火急的事情要和李耀商量,被李耀和丁铃铛请到密室里时,所做的第一件事,却是“咕嘟咕嘟”将一整瓶三五十年的陈酿都灌了下去。

  李耀和白开心相识多年,想当初他迷失在飞星界,最早认识的飞星修士就是“大角铠师团”的雷大陆和白开心。

  雷大陆大大咧咧,像是对什么都满不在乎;白开心却是心思细腻,极度冷静,相当标准的军师和参谋型人才。

  李耀和白开心多次经历了同生共死的浴血奋战,甚至一起在蜘蛛巢星的地下战堡内揭开了他的身世之谜,让他和亲生父亲“星盗之王白星河”相认,两人的交情自然非同一般。

  但李耀也从没见过白开心有这么失去控制,如此狂饮烂醉的时候。

  星海中的战争还没结束,白开心可是燎原舰队的参谋长,他一个人跑回来也就算了,怎么还把自己搞成这副魂不守舍的样子?

  当白开心一口气灌到第三瓶酒的时候,李耀终于忍不住劈手夺下了他的酒瓶子:“白大哥,先别喝了,好歹说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吧?战事不是进展得非常顺利么,应该没什么变数发生啊!”

  白开心被血丝死死缠绕的双眼凝固了很久,眼神才渐渐松散开来,摆出一副不知所措又懊恼万分的表情,两条永远耷拉着的眉毛垂得更低,嘴唇和牙齿碰了老半天,才艰难道:“他、他走了!”

  李耀和丁铃铛面面相觑,都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谁走了?”

  “白星剑,大白舰队的指挥官。”

  白开心幽幽道,这句话还没什么,下句话却险些让李耀和丁铃铛都把酒菜给喷出来,“我怀疑他是我爸,白星河,白老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