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看吧文学 > 游戏竞技 > 修真四万年 > 第1342章 百鬼令
  那只被他用念头牵连了数百里,翻山越岭而归的花蚊子,在他头顶盘旋了半天,逐渐飞到他的嘴角,被他张开血盆大口,一口吞落,口中发出“咔吧咔吧”之声,腮帮子鼓动半天,“啐”一声,吐出一口碧绿色的唾液,“嘿嘿”冷笑起来。

  “黑阿鼻这个蠢货,几十年都没有丝毫长进,依旧是蠢笨如猪,贪婪如狗,被那几峒稍微一撺掇,就敢去正面冲撞招讨使的大军!”

  青斑怪人摇头晃脑,满脸不屑。

  随着面部肌肉的扭曲,青色鸟形胎记的翅膀,都像是上下舞动,愈发狰狞。

  三千世界,都源自盘古女娲,包括这个“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的神秘世界,亦是盘古或者女娲所育化。

  这“三千零一界”中的人类文明,使用的语言、文字和社会体系,多多少少都继承了大量盘古文明的精髓。

  是以,彼此的语言大同小异,就像是不同方言之间的变种。

  李耀吞噬了大量欧冶子的记忆碎片,原先就精通数种中古时代的方言土语。

  昆仑大开发的五年间,联邦又发掘出了不少蕴含着盘古文明真言、符文的残片,对盘古文明的语言系统有了进一步了解。

  此界使用的文字,比较类似中古时代早期的“莲花篆文”,只是稍稍增减了一些笔触而已,所以大纛上“巫南五路招讨制置使凌”十个大字,就被李耀一眼辨认出来。

  倒是这个青斑怪人的口音,佶屈聱牙,鬼里鬼气,像是一条九曲十八弯的毒蛇,在人耳道里爬来爬去,一听就让人毛骨悚然。

  李耀分辨了好一会儿,用几十种古修时代的方言来比较,再结合上下文,才勉强听懂他的意思。

  青斑怪人继续冷哼道:“黑阿鼻也不想想,现在都是什么时候?还敢来赴任的招讨使,岂是易于之辈?只可惜了他那一身上好的血肉,还有那口‘九圣阴火化血刀’!”

  说是“可惜”,青斑怪人脸上却没流露出半点真正可惜的味道。

  就好像嘴里说着招讨使不是“易与之辈”,却也没放在心上一样。

  仿佛丛林间这场乱战,完全没有被他放在眼里,无论招讨使还是蛮兵的胜败,都是不足挂齿的小事。

  李耀心中暗道,所谓“黑阿鼻”者,想来就是那个骑着犀牛妖兽的肥硕光头了。

  听这个青斑怪人的口气,和“黑阿鼻”在好几十年前就是旧识,关系却不怎么样。

  他既然观察到了“黑阿鼻”和兰花女剑修的手段,却依旧语出讥讽,不屑一顾,显然是远远凌驾于双方之上的存在。

  青斑怪人又冷笑几声,便将此事抛在脑后,继续端详着放在祭坛上的一些剑胚和符文残片。

  原来这座祭坛,又被他当做“工作台”来使用。

  李耀是博古通今的炼器大师,稍一观察就看出了青斑怪人的用意。

  想来,这名青斑怪人在机缘巧合之下,发现了这样一座蕴藏着盘古族铠甲和尸骸的神秘洞府。

  不过,或许是数十万年的岁月侵蚀,又或许他并不是第一个发现这里的幸运儿。

  总之,遗留在这里,尚有利用价值的遗宝并不多,只剩下半只臂铠。

  盘古族身形巨大,即便半只臂铠,若是充当原料再度炼化的话,也能够打造出不少吹毛断发、削铁如泥的秘剑、法宝。

  青斑怪人便一直隐居在此地,将巨人臂铠一点点拆卸下来,打造成可供自己使用的法宝。

  听他自言自语的口气,和那“黑阿鼻”已经有数十年未见,再看这里的布置和经营,他极有可能已经在此地隐居十几二十年以上了。

  李耀隐约看到,在洞穴深处光滑如镜的洞壁上,掏出了几十个方方正正的窟窿,里面先细细抹上一层骨粉调制的白垩,又摆放了一二十件法宝半成品,看样子都是从巨人臂铠上抠下来,不是一年半载可以完成。

  古修时代,修真者的职业化分尚不明晰,高阶修士往往涉猎广泛,医药巫毒、炼器布阵,都略知一二。

  这个青斑怪人,极有可能是元婴级数的高手,发现一处“宝藏”之后,偷偷躲起来闭关几十年,一边修炼,一边打造强大的秘宝,倒是古修时代十分常见的风景。

  只不过,对各种基础学科都不甚了然的古修,在得到盘古文明的秘宝之后,显然不会像现代修真文明一样,去刨根问底地解析其中原理。

  青斑怪人只是看中巨人臂铠采用的超强化合金,将其当成铸剑炼器的原料而已。

  却是对隐匿于臂铠中的空气动力学、灵能循环学和人体工学……诸多领域的玄妙至理都视而不见,实在令李耀生出暴殄天物之感。

  话虽如此,青斑怪人却也有自己的一套炼器法门。

  却见他取过一支用盘古族战铠残片打磨而成的剑胚,满脸迷醉地摩挲片刻,又从口中吐出一道碧绿色的唾液,一接触到剑胚,就化作一团绿莹莹的火焰,火苗熄灭时,剑胚上就残留下几道蜿蜿蜒蜒的纹路。

  青斑怪人眯起眼睛,对着亮光,观察了一会儿纹路的走向,随后又解开了腰间一个五彩斑斓的丝囊,从里面摸出一块黑黢黢的令牌。

  此令牌有手掌大表面用十分邪异的笔触,镌刻了上百个大头娃娃,每一个大头娃娃都喜笑颜开,但笑容深处却透露出一股说不出的阴森味道。

  这样一幅“百童嬉戏图”,实在比“百鬼夜行图”还要令人心底发寒。

  青斑怪人默默念动咒决,鼻孔中逸散出两道淡绿色的烟雾,缭绕着令牌转了九圈,分化成一缕缕更细的绿丝,竟然都钻到“百童嬉戏图”中,一个个大头娃娃的鼻孔里去!

  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吸入他的念头之后,这些僵硬在金属令牌上的大头娃娃,“面容”竟然都扭曲起来,那“喜笑颜开”的表情里,也多出了几分龇牙咧嘴、痛苦不堪、生不如死的味道!

  忽然,青斑怪人伸出又细又长,还带着绿莹莹指甲的手指,在令牌上连弹三下,“哼”一声,几缕念头好似鱼线,从令牌深处,“钓”出几缕魂魄来!

  这几缕魂魄,却像是几个小小的孩童乃至婴儿,却是骨骼暴突、身形扭曲,说不出的古怪。

  青斑怪人鼻孔中哼声不绝,一缕缕强大的灵气朝孩童魂魄狠狠撞去,恍若几只无形的大手,像搓泥丸一样,将孩童魂魄搓扁揉圆,恣意折磨。

  在他痛苦折磨之下,这些孩童神魂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终于被激发出了一道道浑浑噩噩的凶性,面目愈发狰狞,向他发动反击!

  只不过,出生不久就被残忍杀死,活活将魂魄抽取出来,除了纯净之外一无所长的孩童,又岂是一名元婴期大高手的对手?

  青斑怪人却似在玩猫逗老鼠的把戏,不紧不慢地和孩童魂魄周旋,磨砺他们的凶性,培养他们的戾气。

  “这,这不单单是祭炼生人的邪术,更是类似‘养小鬼’之类的秘法!”

  李耀看得触目惊心。

  很显然,他在洞窟外围看到那些孩童的尸骨,全都是这个青斑怪人所为。

  他杀死孩童,抽取出魂魄,却是封印在这枚古怪的令牌里面。

  这枚令牌,就像是现代修真文明中的“灵械义体”,可供残魂藏匿和保养。

  此君这么做,显然不怀好意,他是想将浑浑噩噩的孩童魂魄,慢慢洗练和调制,调制成“小鬼”,再融入到秘剑和法器之中,增强法宝的威能!

  要解释什么是“小鬼”,就要先说到“器灵”了。

  古修传说,飞剑法宝能通人性,只要年生日久,吸收足够的日精月华,又和主人心意相通,就有可能孕育出一个“器灵”来,从此法宝可以随心所欲,自动攻防,无需主人操控。

  拥有器灵的法宝,就叫做“灵宝”,是更高一个层次的存在,亦是无数古修都梦寐以求的至宝。

  以现代修真文明的角度来看,所谓“器灵”者,大致可以称为“内嵌大量战术方案,可以自主搜索、巡航、判断和攻防的人工智能”。

  即便以星耀联邦的发展水平,要在晶脑中孕育出一个高度发达,完全模拟人类思维方式的“人工智能”,亦是相当困难的事情。

  更不用说尚在黑暗中摸索的中古时代了。

  现在,联邦中甚至有一种相当流行的观点,认为古修时代之所以“器灵”相当常见,其实都是洪荒大战后残留下来的“盘古文明军用人工智能”,以及他们的诸多变种。

  洪荒器灵,可遇不可求,便有不少心术不正之辈,将主意打到了人类身上。

  将人杀死,提取出神魂,依附到法宝上,同样可以达到“人工智能”的效果,甚至更加出色。

  这种将人类魂魄转化成“器灵”的邪术,又以小儿的神魂为佳。

  因为一张白纸的小儿魂魄,尚未受到污染,就像是刚刚完成了底层架构,尚未写入任何前端操作系统和具体指令的“初始化状态”,可以随心所欲往里面填充新的指令,不用担心系统冲突造成的诸多问题。(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