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看吧文学 > 玄幻奇幻 > 星际之女武神 > 第898章 那老乞丐的套路
  在一个故事里,有个主角,某天,这个主角在路上遇到一个邋里邋遢,饥寒交迫,营养不良……总之各种凄惨的老乞丐!

  主角:哇,他这么可怜,我应该帮助他!

  然后,主角善心大发的给了他一个包子或者一包银两,总之,主角帮助了老乞丐,给予了他温暖,告诉了他:世界,还是充满了爱和温暖的!

  老乞丐感动的热泪盈眶,然后知恩图报,一把扯下老乞丐的马甲,显露出了那闪亮亮的世外高人真身,接着给了主角武功秘籍/绝世神器/神兽萌宠/宝藏地图……甚至收主角为徒直接给了传承!

  这种模版式的主角套路,已经out了,小说里现在都不会写这种老掉牙的桥段了。

  但是!

  对的,但是!

  小说源于现实!现实处处狗血!

  这种狗血居然还真特么的有!还真特么的会发生!这是让人吃了一条大鲸的好卧槽!

  没错,这个遇到了世外高人老乞丐的狗血套路就发生在了江秀身上!

  夏锦绣简直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这操蛋的心情。

  人生啊,到处都是狗血!

  但是在狗血之前,还是很正常的。

  2岁之前的江秀,很苦逼,只能呆在医院的特殊病房,时不时的就一场大病,需要抢救的那种。

  然后,‘夏锦绣’终于从人工子宫中破壳而出了,采集‘夏锦绣’身上的各处细胞做了基因修补手术后,江秀身体素质有所好转,从大病不断的状态变成了偶尔感冒发烧之类的小病。

  在这里,夏锦绣不得不承认,是那个‘夏锦绣’给江秀续了那么十几年的命,没有她,江秀活不过3岁。

  活不到20岁和活不过3岁,这差别,可是有17年!

  3岁之后,江秀就被送到了那空气特别好的丽秀区疗养。

  记忆里,小时候,江梵很喜欢她,光看记忆就能察觉那种母爱,但是随着江秀的长大,记忆中的江梵,眼里多了不舍多了难过,随后更是有一种故意疏远的意味。

  依照江秀的智商,自然不明白这种变化,但是夏锦绣脑子一转,就明白了。

  那是因为害怕而产生的逃避。

  随着江秀越长大,她所剩下的时间越少,而爱越多,到时候死亡产生的痛苦越大。

  所以,江梵在逃避,逃避和江秀相处,疏远了,这母女之情就淡了,这情淡了,当死亡到临的时候,也不会那么撕心裂肺的痛苦了。

  单看这19年的记忆,夏锦绣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可以很清晰的感受到江梵的态度变化。

  一开始,江绣是她的全部,是她心中份量最重的存在,但是随着时间打磨,这情感的天枰就开始偏向于自己的丈夫和另一个女儿了。

  结合小舅舅说过的话,夏锦绣估摸着江绣应该是江梵那个前男友的,就是那个即使放弃家族也要在一起的前男友。

  也许,那曾经是一种轰轰烈烈的爱,但是事实证明,还是细水长流更加的源远流长。

  江绣代表的是曾经,是过往那一份炙热却短暂的烟花易冷的爱情,而另一边却是现在,是未来,是一份平淡却暖人心肺的温馨。

  人都是向前看的,随着时间过去,过去的终究是过去了,当江梵放下过往的时候,江绣这个存在,就抵不上现在的家庭更重要了。

  当然啦,江梵心里如何想,夏锦绣不是当事人,只能揣测,而不能确定。但是能确定的,随着江绣长大,两人之间的亲情,淡了。

  生活上,江绣依然是衣食无忧,吃的穿的用的,样样都是顶好的,还有人伺候着,生活富足。

  而记忆中的夏绍钧,温文尔雅的一个人,标准的‘慈父’形象,虽然明显不是发自真心,但是这人显然很乐意扮演那么个慈父角色,维持着一个表面温馨的家庭。

  如果没有那件事,夏锦绣估计夏绍钧也不会对江绣做什么,会一直保持着‘慈父’形象直到江绣去世。

  总之,在丽秀区山上的日子,很平静很温馨。

  然后,这份平静被一支星辰之源打破了。

  就像苏蛮说得,江绣是被夏绍钧骗去当替罪羊了。

  虽然夏绍钧的精神力等级很低,但是催眠一个心智不全的江绣,还是很简单的事,直接一个精神力影响,外加一个天网世界的全息记忆植入,江绣就成了‘夏锦绣’。

  事情的发展大体上就和苏蛮说得差不多,而苏蛮唯一不知道的,大概就是那个狗血套路。

  好吧,苏蛮知道,只是她压根就没重视!

  话说,阿文,苏蛮外加一个江绣到了凉墨星,这没两天,战乱。

  而有战乱,就有难民。

  当初他们所在的城市距离战乱区不算远,所以,一大批失去了家园的难民涌入了城市。

  随着暴动的越发严重,这座城市虽然没有被袭击,但也是乱糟糟的。

  而就在这一片乱糟糟中,某天,阿文去找黄牛弄离开星球的飞船票了,而苏蛮则是出门买营养液了,临走前,千叮万嘱的交代江绣不能出酒店的房间,绝对不能出去。

  无聊的江绣就趴在窗口望风景,等着阿文和苏蛮回来,等啊等,这人没等回来,却反倒是瞧见了一个‘老乞丐’。

  老乞丐无助的蹲在酒店外围墙下,在风中瑟瑟发抖。

  江绣:哇,他好可怜!

  想着苏蛮说的不能出门,江绣直接扔了一个装着5万星币的钱袋子下去。

  对于老乞丐来说,这大概就是天上掉钱。

  然后,接下来的事情就很神奇了。

  捡到了钱,找到了冲着他挥手挥得很起劲的江绣,一个闪身,老乞丐就从围墙边瞬移到了江绣的房间。

  夏锦绣:→_→惊现扫地僧!

  此处该有‘震惊’!

  江绣完全没意识到这是什么,而是巴拉巴拉,很傻白的,‘给你钱’‘买吃的’‘不饿肚子’。

  而老乞丐则是盯着她瞧了一会儿,然后叹气,“既然受了你的钱,那便是因,有因就有果,老朽就还你一个健康长寿。”

  老头明显是瞧出了江绣心智不全和命不久矣,大概是想治愈她,乌黑的手指点着江绣的脑袋,可能是在灌生息,然后几秒后,喜欢扮老乞丐的老头神色大变,“咦?怎么会这样?”

  小眼睛瞪大,老头开始自言自语,然后,“不对,不对。”

  “不是先天不足。”

  “这……什么情况?”

  摇头晃脑的嘀咕了一阵之后……

  老头十分震惊的来了一句,“居然是封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