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看吧文学 > 玄幻奇幻 > 星际之女武神 > 第45章 启用了苦情路线
  警察小哥很是热情的留了一堆话,话里话外隐隐透着一个意思,不要向恶势力低头,若是有人敲诈,要及时向他们警方寻求帮助……

  “幺幺,居然还能这样!”送走了警察小哥和两个保安,苏蛮脸色有些梦幻,隐隐透着兴奋。

  她还真的从来没想过,她们就这么送走了何云那个大妈!还打了她一顿!

  何云一直找苏幺要钱,苏蛮也是知道的,但是没办法,她完全不知道如何应对这何云,就跟她小区里的大部分人都只能受毛毛敲诈一般,对于何云这种无赖的老货,苏蛮其实是抱着‘花钱消灾’的心态。

  这会儿夏锦绣这么胖揍了她一顿,还让她哑巴吃了黄连说不出苦,苏蛮这心里,老舒畅了。

  “当然,以后那老货来一次揍一次。”

  夏锦绣窝在沙发上,抱着自己的膝盖,光脑放在膝盖上和纪良哲发着短信咨询着相关擅闯民居的法律法规。

  呜……

  那个黑心的收了她1000块的咨询费!

  大概是因为收了费咨询,纪良哲的回答一改简短风格,很是详细具体。

  夏锦绣又get了一波新知识。

  擅闯民居在这里是一个重罪,当然,这个前提是你有证据证明对方是擅闯。

  像今天这种情况,由廊道内的监控,很明显可以证明何云擅闯入内的,如果正式起诉的话,可以把何云送进去拘留3天左右。

  如果何云把她打成了轻伤,那就得蹲一年以上了,而反过来,夏锦绣把何云打成轻伤,请个好点的律师,例如他纪良哲,那是完全能做到钱都不用赔。

  就算是最严重的真的打死了何云,也就是个自卫过度,由他辩护的话,赔偿那么五十万,问题也能解决。

  夏锦绣:有辣么一点点小后悔,真的下手轻了!

  关掉了光脑,夏锦绣在睡觉前沉思了下,何吉真的出了事,在这急需用钱的时候,何老货铁定不会就此放弃。

  虽然说今天被打了一顿又被警察小哥吓了一番,灰溜溜的跑了,但是她可以肯定,这两天何老货绝对会整幺蛾子。

  何老货出招,她接招便是,战斗力-5的死肥婆,她才不怕。

  道了个晚安,两人便自个回房睡觉了。

  夏锦绣照例是先去4小时的任务打个酱油,然后睡觉。

  第二天。

  晨跑,回家,夏锦绣便窝在了沙发上,今天12点,俱乐部有入门级的相关课程,她要去上课。

  而上课之前,得把资料复习一遍啊。

  看了一会资料,不到6点,门铃突然急促的响了起来。

  勤劳的在到处擦灰尘的苏蛮很自然的上前瞄了一眼,微微皱了皱眉,眼里闪过一丝担忧,“幺幺,是隔壁的何大妈又来了。要不,我们就假装不在家吧。”

  “看我的。”夏锦绣豁然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撸了撸不存在的袖子,这么快就来了?胆子真肥。

  夏锦绣板着脸,直接开门。

  房门一开,原本按门铃的何云猛地后退一步,回想起昨晚被胖揍的经历,何云心里还有些犯憷。

  “干嘛!”双手抱胸,夏锦绣目光冷冷地盯着她。

  “小幺啊,千错万错都是我这个老太婆的错,求求你了,高抬贵手的帮帮我家吉吉吧……”

  膝盖一弯,何云‘噗通’一声跪了下来,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哭嚎了起来。

  对于这一出,夏锦绣不由自主的皱起了眉头,这是硬的不行要来软的装可怜?

  “小幺啊,我家吉吉还这么小,你也是看着他长大的,你怎么这么狠心啊,你怎么能这么见死不救啊……”

  在夏锦绣冷冷的目光下,何云毫不受影响的一个人唱着大戏。

  “呵。”冷笑一声,夏锦绣直接房门一关。

  有病吧,何吉关她屁事?又不是她生的!谁生的找谁!

  “幺幺,你说她会不会赖上我们啊!”何云嚎得那么大声,苏蛮想不听到都难,一想到何云那撒泼的模样,关了门,苏蛮便脸色为难忐忑的望向了夏锦绣。

  “没事,姐,我们不理她,跳梁小丑。”

  对于这种战斗力-5渣的货,夏锦绣从来不放心上。

  气定神闲的,夏锦绣继续看起了枪支的相关资料。

  这个世界的枪支有很多种类,xxx射线枪,xxx脉冲光束枪、xxx粒子枪、xxx能源枪……

  以上这些,全是稀有物品,又贵又少见,基本只有军队里才有。

  市面上流通的基本都是机械枪支,原理与现代枪支相同,而威力却更为巨大。

  俱乐部教授的也是这种普通机械枪支的用法。

  虽然夏锦绣自认为自己是个女汉子,但还是脱离不了‘女’字,所以对于枪支那是两眼摸黑啊!

  原理什么的,那真是太复杂……

  看理论知识,完全就跟看天书一样。

  呜……

  就算是天书也得好好看,至少要做到一看到对方的枪支,就能大致判断出枪支威力,以便于估摸出对方的大致实力。

  威力越大,枪支的后坐力越强,对于使用者的身体素质,要求自然更高。

  例如,能使用10000焦尔动能以上威力枪支的,基本都达到了武者实力。

  夏锦绣认真努力的开始对照着实物图死记硬背枪支的威力,苏蛮勤劳的打扫着卫生,时不时的趴门上对着猫眼瞅一眼,直到最后,苏蛮几乎就趴到门上不动了,而那脸色亦是越来越难看。

  “姐,门外有什么好看的。”注意到苏蛮的动作,夏锦绣嘟囔了一声,用脚趾头她就能猜到,何老货还在门口唱大戏呢。

  “幺幺,何云……何云赖在我们门口没走!”苏蛮不知所措的掰着自己的手指,低头想了一下,忽而抬头,有了主意,“幺幺,要不我们搬走吧!”

  “姐,我们不是一次性把房租交到了10130年6月13日吗?我们现在退房,政府可不会退还房租。”夏锦绣当然不同意,“姐,不用怕她,就让她在门口嚎。”

  “可是……”苏蛮皱着眉头一脸的纠结,“但是她在门口,这影响不太好吧。”

  “姐,你这就是瞎担心了,何云什么人,这楼里谁不知道。”夏锦绣无所谓道,“你就当她空气就好。”

  夏锦绣这么说,苏蛮犹豫了下,最后眼不见为净,也不再看猫眼的专注于卫生工作了。

  在沙发上死记硬背着各种型号的枪支度过了一个上午,夏锦绣伸了伸懒腰,起身,“姐,我们出发吧。”

  “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