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看吧文学 > 玄幻奇幻 > 五胡之血时代 > 第260章 兖豫布局 -中
  豫州的情况,与徐州不同。,

  在胡汉将领赵固从徐州撤退后,徐州就基本没有了作乱的贼寇,除非分割南北的刘预和司马睿交战,才有可能重新陷入战乱,所以刘预把南方的人口往北迁徙,以此来充实核心区域。

  而豫州却是另外一番景象,这里一马平川,无险要地形,各路胡虏贼寇几乎能随意来往,特别是在没有了朝廷官军支援后,许多的坞堡都或明或暗的与胡虏妥协,以此来自保。

  所以刘预的打算就是,只要豫州能成为遍地的堡垒区域,不能让胡虏再随意获得补给,而后才能再图谋什么巩固地盘。

  “兖州各郡之前都已经安排好了郡守了,不过各县的令长却是有不少空缺,可以在这些行台官吏中选择。”

  在刘预的计划中,现在手中没有足够的兵力覆盖到豫州全境,只能先把豫州作为一个巨大的缓冲区,而兖州却是可以好好经营一番的,只要能守住陈留郡这个西大门,再加上黄河的屏障,把兖州恢复元气是非常快的。

  “至于豫州,其中各郡县的长吏,可以多和荀司空商议,而后再则定人选。”

  司空荀藩虽然是被胡汉军队打得狼狈来投,但是本身的影响力,还是依然很高的,通过这些官员任命,也可以增加荀藩对于刘预的好感度。

  随后,郗鉴又根据自己的了解,向刘预推荐了几个适合回豫州任职的行台官员,刘预也都一一记了下来,打算次日与司空荀藩协商的时候亲自举荐。

  郗鉴回到自己的吏房后,又处理了一堆刚刚杂务,等到一切妥当的时候,一抬头发现已经快要天黑了。

  回到家后,郗鉴刚刚进门,一阵清脆的童声就从屋中传了出来。

  “父亲,你看,你看啊”

  一名大约六七岁的小女孩,手中举着一张写满字的纸张向郗鉴奔来。

  这时候,在刘预幕府中一直不苟言笑的郗鉴,也换成了满脸的宠溺神情,伸手一把抱起了自己的女儿。,

  “父亲,你看,我写的临摹的这个文贴,是不是已经算是有略有小成了”

  郗鉴一手抱着女儿,另外一只手接过了自己女儿临摹的文贴,看了看满意的点点头,说道。

  “阿璿,果然不愧是我郗鉴的女儿,这钟成公的文贴,能临摹出这等水平,已经不比那些儒士差了。”

  这个小女孩正是郗鉴的长女郗璿,今年已经七岁有余,因为从小受到郗鉴的熏陶,自幼爱习书法,加上天资聪颖,在书法上的造诣已经不必普通的士人差了。

  只不过,这两年兖州大乱,郗鉴一族的活路生计都成了问题,如同现在这般有洁白的纸张练字,那是想都不敢想的。

  郗鉴看着女儿的瘦瘦的脸蛋,已经不似之前的面黄肌瘦,开始有了粉嫩的红色,一时间心中很是欣慰。

  “唉,我郗鉴自诩才华,之前竟然让妻女饿得形容枯槁,如今想一想,实在是可笑啊。”

  自从接受了刘预的征辟后,郗鉴的妻女子侄虽然没有立刻锦衣玉食,但是与在峄山坞堡的时候想比,已经好的太多了,最起码的衣食无忧,完全得到了保障。

  更何况,如今的郗鉴看来,传闻中凶名赫赫,破落寒末出身的“东莱贼”刘预,也可以称得上是宽弘有气度了。

  郗鉴一边向着,一边抱着女儿郗璿有说有笑的进了屋子。

  “兄长,你回来了,阿璿都盼着你大半天了。”

  一进屋,郗鉴的弟弟郗彦就笑着说道。

  “唉,这种青州产的白纸,价钱可是不便宜啊,以后还是不要买了。”

  郗鉴知道,自己女儿练字的纸张一看就是上等的青州白纸,这种纸张的价钱虽然不算太贵,但是对于一份俸要养一大家人的郗鉴来说,还是有些奢侈了。

  “呵呵,无妨,阿璿天资聪颖,精于书法,要是因为舍不得几张白纸,就耽误了成才,岂不是太遗憾了。”郗彦的心情显然非常的好,他又继续说道。

  “可惜阿璿是个女子,否则的话,就凭这份才学和天赋,将来必定可以振兴我郗氏门楣。”

  听到自己的弟弟这么说,郗鉴却是另有想法。

  “如今的世道已经大变了,只凭文采书典,别说是振兴家门,恐怕连自保宗族都是难啊。”

  “的确如兄长所言,这胡虏的确是非常的猖狂。”郗彦说着,往郗鉴身边凑近了一些,继续说道。

  “兄长,我听说,胡虏石勒和刘灵已经合兵一处,与幽州王浚争夺冀州,现在仓垣的市井之间,都在传言,说是王浚已经调派十万鲜卑兵,马上就要南下冀州呢,唉,只怕这些鲜卑兵一入冀州,造成的祸患比那胡虏还要厉害几分。”

  其实,郗彦在仓垣城中听到的这些传言,基本都是刘预派人故意散播的,这倒不是刘预故意抹黑王浚和段部鲜卑,段部鲜卑前几年屠邺城、掠洛阳的事迹,可是依然历历在目。

  所以,刘预为了防止王浚夺取冀州后,野心膨胀南下威胁兖州、青州,开始故意制造有关幽州的负面传闻。

  “王彭祖,如此行事,简直就是玩火n,那鲜卑诸夷贪暴不弱于胡虏,要是王浚用鲜卑兵打败了胡虏,夺取了冀州,我倒要看看他拿什么来酬劳段部鲜卑人。”

  郗鉴有些气愤的说道,他作为刘预幕府的僚属,对于这些自然是更加清楚。

  “而且依我看来,就算是将来讨灭了匈奴胡虏,这些已经迁徙边塞居住的鲜卑人,恐怕是比胡虏更可怕的祸患!”

  郗彦闻听此话,立刻有些惊讶的说道。

  “兄长,这么说是不是有些危言耸听啊,这些鲜卑人,可都是我大晋的臣仆,虽然是凶恶贪暴了些,可都是听命依附各州镇啊,怎么会比胡虏还更是祸患呢?”

  对于弟弟的疑问,郗鉴刚开始听到刘预这么说的时候,也是同样的疑问。

  “匈奴胡虏当年也是成都王司马颖的附从,结果又如何呢?”郗鉴一拍腿,痛惜的说道。

  郗鉴经过这一段时间与刘预的相处,在不知不觉中也被刘预影响了。

  原来的郗鉴,对于这个时代各路胡虏蛮夷的状况,只是知道一个非常模糊的印象,他只知道匈奴及羯被称为胡,大都在并州,氐羌在陇西关中,鲜卑在边塞草原,至于各胡虏蛮夷的具体情况,并没有太清晰的认识。

  当郗鉴从刘预口中得知,如今猖狂至极的匈奴人不过是数万户,二三十万部民,而鲜卑人却总共有数十万帐,足足百万余丁口之后,立刻就吓了一大跳。

  要是按照这个实力对照来看,要是鲜卑人作乱,岂不是比并州的五部匈奴还要危险的多

  “这些胡夷之辈,不管是胡虏也好,还是鲜卑诸夷也罢,都如同大将军常提的那样,有武德贤者曾云夷狄,禽兽也,畏威而不怀德的,如今洛京沦丧,天子被掳,中国之威已然尽失,那这些素来不怀德的蛮夷,又怎么会甘为牛马呢?”

  “畏威而不怀德?”郗彦听后,不禁越琢磨这句话,越觉得这句话有道理。

  其实,魏晋这个时候,郗鉴为代表的这类士人,还有许多两汉遗传下来的“霸道属性”,特别是在看待蛮夷的问题上。

  就比如在郗鉴看来,这些蛮夷面对文明的诸夏,既不肯远遁大漠荒滩,又不肯给华夏“做牛做马”,这实在是让郗鉴觉得很为难,很恼火啊。

  “我现在越来越觉得大将军,并不是世人传言的那种莽夫武人,而是颇有见识,虽然他对于经史子集并不精熟,但是对于天下的山川形势,却是了若指掌,就连边塞蛮荒的蛮夷都很是熟悉,实在是让我捉摸不透啊。”郗鉴有些困惑的对自己的弟弟说道。

  “不过,大将军知人善用,昨日我与你商议的那个豫州治策,大将军已经采纳了。”11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