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看吧文学 > 玄幻奇幻 > 五胡之血时代 > 第186章 初战高句丽-上
  遂乡、蛇丘、卢县,羊固,大鸿胪陈留江泉以能吃为谷伯,豫章太守史畴以太胖为笨伯,散骑郎高平张嶷以狡妄为猾伯,而羊聃以凶暴为琐伯,是模仿古代的四凶

  第189章

  以郝亭为军帅的广宗乞活军,总共三千户,被刘预安置到了济北郡东部的遂乡、蛇丘和卢县三地,这些地方都是紧邻泰山郡。》八》八》读》书,∞o◎

  之所以分散安置,一方面是为了打散这些乞活军,让他们与青州军府兵杂处而居,便于以后彻底的收服,另一方面就是泰山郡的实力已经大不如前,在东海王司马越布局江东,让琅琊王司马睿镇守建邺后,泰山郡中的士族豪强羊氏等就已经大部分举家南下了,郡兵的实力弱的很,根本不足以威胁济北郡。

  但是,刘预收到的这一封济北郡的信报,却清楚的写着,仅仅因为争夺种田水源的问题,在蛇丘屯田的乞活军就和相邻的泰山郡人起了冲突,继而发生了殴斗,泰山郡兵随后就越过汶水河,杀掉了数名乞活军之后扬长而去。

  对于这种问题,没有其他办法,只能是血债血偿,必须得加倍的报复回去。

  不过,刘预并不打算简简单单的再派青州兵杀过去,杀掉几个泰山郡的士兵解解气。

  他打算以此为契机,直接吞并泰山郡。

  这样的话,对于青州腹地的威胁就不再有了。

  第二天一早,刘预派人去召华琇等人来商议此事。

  刘预在厅堂中等待,却突然听到了外面传来了一阵吵闹声,随后一个亲随小跑进来。

  “将军,郝司马来了,吵吵嚷嚷的要见您!”

  广宗乞活军被安置到济北郡后,原来的乞活帅郝亭,就被刘预任命为行营司马,调到了临淄来了。

  刘预一听,原来是郝亭,就知道他来所为何事了。

  “让他进来吧。”刘预说道。

  很快,脸色黑红的郝亭,就满脸怒容的冲了进来。

  “将军,你可得给死去的兄弟们报仇啊!”

  说罢,郝亭就伏到了刘预面前,放声痛哭起来。

  刘预赶紧上前把郝亭扶了起来。

  “郝司马,此事我已经知道了,现在就在等华长史等人,这就商量一个对策出来,好叫那些泰山郡的人血债血偿。”

  郝亭的悲伤不是作伪,在那几个死伤的乞活军中,就有两个是他们郝家的族人,这些人从并州一路辗转冀州青州,没有被胡人的刀剑所杀,反而被一帮泰山郡的杂牌郡兵所杀,这如何不然郝亭又气又怒。

  “将军,这事不用商量了,也不用另外派兵了,你让我去济北郡,我把乞活军的儿郎们都召集起来,立刻杀进泰山郡,把那些杂碎全都给挨个宰了。”郝亭气呼呼的说道。

  听了郝亭的话,刘预心中微微不快。

  安置在济北郡的乞活军,早已经被打散,按照三四百人一个旅屯分散居住,与那里的青州军一般无二了,可以说已经算是青州军的序列了。

  这郝亭又说什么要自己重新召集率领乞活军,不免有些重新谋求控制权的嫌疑。∈八∈八∈读∈书,≦o≧

  不过,刘预看了看郝亭,这人算是个光明磊落的汉子,既然已经投效自己,就一般不会有这些心思,如今这么说,多半是心中有些着急气愤罢了。

  想到这里,刘预也就释然,不再多想。

  “郝司马,此言差矣,如今的乞活军早已经是青州军一员了,与其它的青州军兄弟在我心中一般无二,如今发生此等惨祸,我身为将主,必须得替死伤的兄弟们报仇。”

  听到刘预这么说,郝亭也有些发觉刚才自己所言似乎有些不妥,他赶紧说道。

  “将军,对乞活军上下推心置腹,我们也是把将军当做再世恩人的,将军对于此事必定已有筹谋,刚才是郝亭失言了,还望将军海涵。”

  刘预摆了摆手,说道。

  “郝司马,多虑了,不过,这报仇之事必须得筹划得当,不然的就简单的杀进泰山郡屠戮一气,不免让无辜的泰山郡百姓遭遇池鱼之殃。”

  郝亭点了点头称是。

  这个时代的军队,不管是官军也好,还是叛军胡虏也罢,进入敌人地盘后往往都会把沿途搜掠一空,毕竟如今的烂包光景下,哪一路的军队日子都不好过,有能抢掠的机会都要大肆补充一番的。

  而如果是为了报仇而兴起的战事,入侵者往往在搜掠百姓之外,还会伴随着无差别的tu sha,至于tu sha的规模,那就要看将领和士兵们的心情了,要是tu sha的性起,把某个县屠光也不是不可能的。

  历史上为父亲报仇的曹操,就几乎把徐州北部的几个县给屠戮一空。

  此番如果让乞活军攻入泰山郡,那多半的情况,就是再造一番惨剧了。

  刘预拍了拍郝亭的肩膀,说道。

  “郝司马,就在这里稍等,过会华长史他们就来了,咱们一起商议一下,讨伐泰山郡奸人,为死难兄弟们报仇的事情吧。”

  郝亭作为行营司马,在级别上是低于长史一类的,对于参加这种议事,也是感到有些受宠若惊。

  过了一会儿,青州刺史和征东将军两府的佐贰官们,在华琇的带领下就齐齐到来了。

  在刘预说明了,召集众人的目的后,就首先询问了华琇的意见。

  听到刘预说,要进攻泰山郡,而且要占据泰山郡后,华琇微微皱了眉头,说道。

  “济北郡的事情,我已经听说了。如今的泰山郡太守是张郁,不过是一个阿谀奉承的小人,是靠着逢迎东海王,才得以屡屡升迁到了泰山郡守的官位的,张郁其人在郡中也没有什么威望,这郡中许多大事,也根本不是他说了算的。”

  听了华琇所言,刘预倒是微微有些诧异,既然这么泰山郡守张郁大事无权,那这泰山郡中倒是谁说了算呢?

  “那泰山郡中,到底是何人能说了算。”

  华琇缓缓说道,“这太守无权,全是因为泰山郡中有一高门华族,泰山羊氏。”

  “泰山羊氏?就是惠帝皇后羊献容那个羊氏?”刘预倒是知道这个泰山羊氏。

  在整个西晋时期,这泰山郡羊氏可以说是一等一的士族高门,其中在后世最有名的泰山羊氏,就有晋景帝司马师的夫人羊氏,筹划了征吴事宜的大都督羊祜,再一个就是晋惠帝的皇后,也是后来前赵刘曜的皇后羊献容。

  华琇颔首说道。

  “正是这个泰山羊氏。”

  “不是说,泰山羊氏已经大部南迁扬州了吗?难道还有这么多的余威不成?”刘预有些不解。

  “羊氏一族,在泰山势力庞大,虽然大部已经南迁扬州,去追随琅琊王,但是如今泰山郡中,还是有许多族人部曲留在这里的。”

  原来,这时候倾向司马越派系的北方士族,虽然已经计划南迁,但是在发生“永嘉之祸”,也就是皇帝和朝廷中枢被匈奴人一锅端之前,这些北方士族还是对于局势有一丝微弱的希望的。

  这些士族豪强在自己的本家还保留了相当部分的族人和部曲,用来照料带不走的田地,还有就是用以观望局势,只要北方中原局势好转,就能随时加强本家的人力物力,这一手分担风险的手段,这些延续上百年的豪强们早就已经玩的炉火纯青了。

  听了华琇的一番解释后,刘预也大体明白了,原来这泰山郡羊氏在本家还留了相当的实力,甚至能直接架空了寒门太守,直接做起了影子太守。

  “这泰山羊氏,在郡中土地数以万计,特别是与乞活军屯田的地方,更是阡陌纵横,这次的事情,多半就是泰山羊氏所谓,如今坐镇本家的羊氏族人,叫做羊聃。”华琇把自己知道的情况尽数说与了众人。

  “羊聃?”刘预想了想,在自己的印象中,并不记得历史上有这么一个人物,看来并不是什么太厉害的人吧。

  “这羊聃,字彭祖,自幼时就不学无术,惯会浪荡无形,而且为人残暴,经常殴虐下属,这次的事情,必定与他脱不了干系。”

  “羊聃,无名之辈,正经的太守都不放在眼里,还怕他一个凶劣之人吗?”

  听了华琇的话,立刻就有人对羊聃表示了蔑视,这样一个暴虐无常的高门子弟,连一个绣花的草包都不如吧。

  “羊聃确实是没有什么过人之处,但是羊氏在泰山郡根深蒂固,如果要夺取泰山郡,就要与他们拼个不死不休,不然的话,就算是得到泰山一郡,羊氏还是能继续暗中操控郡中事务。”

  华琇的话,刘预倒是认为非常正确。

  像羊氏这种独霸一郡的大族,家中的门人旁系子弟往往都会在郡县中担任各级的官吏,再加上滔天的财富土地,两两相加,足以架空一郡太守,彻底把控一郡事务,任你是晋廷太守也好,还是青州军也罢,只要羊氏一族继续在泰山郡中高调行事,那他们就依然是郡中真正的统治者。

  “那就把羊氏一门彻底打服,打的他们心服口服为止。”刘预对于这些敌视自己的士族豪门,是不吝啬自己的强硬手段的。

  “羊氏,可不仅仅是泰山一郡,在琅琊、东海、高平等郡中,都是与各大豪强华族互为姻亲奥援的,特别是琅琊郡,其中更有数代姻亲的数家豪强。”华琇说道。

  看到华琇脸上的表情,似乎并不是用这些事情来阻吓刘预,而是另有事由。

  刘预随即问道。

  “长史此言,似乎是另有其意,还是速速明言吧。”

  “将军,这泰山郡与琅琊郡东西相邻,都是直插在青州腰腹之地的要害地域,而且两郡豪强都是同气连枝,要想夺取泰山郡,那就必须得同时夺取琅琊郡,不然的话,如果琅琊郡中出一支轻军北上,直捣北海郡,那可就首尾不能兼顾了,就算是最后击退琅琊郡敌人,也会消耗糜多。所以,还不如同时发难,一举袭取泰山、琅琊两郡,免得被动之下,白白损耗军资。”

  华琇的话非常的有道理,琅琊郡北部都是群山,如果从这里出兵袭扰青州北海郡,对于琅琊兵来说进退自如,而反击的青州军将会陷入极大的被动中。

  所以,还不如趁此机会,发动突袭,一举南下琅琊郡北部的山隘,进而控制两郡。

  这样一来,取得泰山郡和琅琊郡后,被泰山山脉居中割裂的齐鲁大地,就将全部落入刘预的掌控中,从此以后,就可以避免根基所在的青州齐郡、北海郡暴露在敌人的窥伺视野中。

  “好,华长史所言,果然更合我意。”刘预不由大喜。

  不过,这样一来,原本刘预在心中计划的兵力和物资就不够了。

  要想攻取两郡,就必须准备至少两倍于此的兵力和辎重物资了。

  对于如今各处都紧缺粮食等物资的青州来说,这可就得好好筹划一番了。

  随后,刘预就与众人开始筹划兵力的选调部署,还是兵杖、铠甲、军资的准备了,甚至于两郡中哪些是可以争取为己用的豪强,哪些是需要打压的豪强,刘预都与众人一一作了商议和筹谋。

  等到一切议定,除了军资还有些变动,需要华琇回去与属下官吏重新核算之外,其余的兵力调派,将领的选任,也全都已经计划好了。

  就连夺取两郡之后,在郡中任命选拔那些官员,刘预也已经在心中有了大概。

  最后,刘预决定兵分三路进攻夺取泰山、琅琊两郡。

  西路以董平为主将,率领军队从济北郡,沿着汶水河进入泰山,只要能攻占奉高、南城一带,泰山羊氏也就基本休矣,至于郡中其它的小豪强,基本就是可以传檄而定了。

  东路,以吴信为将领,由城阳郡莒地出兵,用以袭取琅琊郡南部,防备可能北上支援的徐州兵。

  中路,由刘预亲自率领,从北海郡南部的平原地区,南下进入琅琊郡北部的山区,进而袭取整个琅琊郡,这一条路,就是历史上宋武帝刘裕伐灭南燕的路线,只不过,这一次是方向反过来罢了。

  这三路进攻,只要能稳扎稳打,对付两郡虚弱的郡兵和豪强部曲,根本没有发生意外的可能。

  最多只要一个月,刘预就能完成对泰山、琅琊两郡的鲸吞。11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