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看吧文学 > 现代都市 > 我的冷傲总裁老婆 > 第1722章 血腥之路
  在围棋之中,黑色的棋子是优势方,先手将会在棋局中占有很大的优势。

  尽管在围棋最后的规则计算中,会有“贴目”将白子因为先后手的微弱差距弥补回来,但总得来说,依旧是黑子占的优势较大。

  但这里可不是遥远的人间,圣元界沿袭了人间古时的世界观,在这里黑棋不必贴目给白方。

  在双方对弈中,主动先选黑子的人无异于是在向对方服软,承认自己不如对方,但陈默却是主动选择了黑子,却又异常猖狂的下在了天元的位置。

  这算是一种变相的服软吗?小王爷心中不止一次的想过,但陈默又何曾想过这么多……

  他选黑子,只是因为喜欢而已。

  因先前下雨,房中略有些湿气,满江楼我就在这房间之中点燃了炉火。眼下雨已落尽,炉火也没有再续的理由,白色的木灰掩藏着微弱的火苗,散发着最后的温暖。

  “先生既然是拿了黑子,那么想必是稳操胜券,只是一盘棋局而已,又何须如此认真。”小王爷被抢了黑子,心中自然有些不舒服。

  “小王爷说的也是,只是一盘棋局而已,黑子白子皆是玩耍,有何须如此认真?”陈默根本不看他,手执黑子又落下一处。

  小王爷只是心中有些不快,方才说出如此话语,本意只是想找一个台阶而下。但未曾想陈默的嘴竟然如此犀利,一点余地都未曾留下。

  心中恼怒之下,便是拿起了一枚白子,用力的敲在了棋盘之上,清脆的声音,反倒将他身后的胖瘦守卫惊了一跳。

  双方皆是不言,都醉心于这方寸间的博弈之中。周陌离脸上依旧没有半分的表情,就好似对其全然没有兴趣一般。

  陈默执黑棋,每一次落子前都要深吸一口气,嘴唇微动,说出一系列谁也听不到的音节,就好似在举行某种重要的祭祀仪式。

  反观之小王爷却是率心随性,每一次落子都像清风拂柳般自然。

  二人交替落子,空旷的棋盘上也渐渐被黑白颜色所布满,战况愈发激烈,黑白间的交手也越来越频繁。

  一枚黑子落下,似一把尖刀刺入白子的腹中,随后在白子腹中轰然炸开,伸出几道触手,侵占白子其他的地域。

  如此下子,虽然对白子造成巨大创伤,但白子却依旧稳扎稳打,反而是黑子落了些下风。

  小王爷眉头冒出一些汗水,胖护卫适时为他拭去。反观之陈默,却依旧是淡然如祭祀一般落下黑子。

  黑子已经形成了一柄锋锐的剑,似要劈断整个苍穹,直入白子腹地,随后便是一阵的翻江倒海。

  黑子既然敢如此冒犯,白子自然毫不留情地反击,如同被激怒的大军,疯狂向黑子进攻,气势恢宏,直冲云霄。

  黑子像是不敌,一路溃逃,甚至连先前占下的地盘也一并吞吐而出,颓废之相愈发明显。

  小王爷嘴角一笑,“这一局棋貌似已经有了结论,能得先生如此承让,小王受之有愧,不如此局就此作罢,如何?”

  “小王爷怕是未对这棋局做出真正的理解……”陈默拿起一子,黑色的玉石微微映射出火炉中的白灰,“有时候生死只在于一念之间,正邪善恶,是非黑白,成王败寇皆是如此。”

  对于陈默所说的这些话,周陌离眼中增添了厌恶。她虽不懂棋局,但目前形势已定,黑棋败退之势已成定局,如此托大,却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心中暗暗的情感突然间少了许多。

  可是就像是陈默说的那样,一切只在于一念之间……

  一声清脆的落子响声之后,棋盘上事况陡转。

  原本被冲散,已经七零八落,颓废之势尽显的黑子,竟然因为这一次的黑子落下,将所有分散在棋盘上的黑子连成一片。

  所有抱头亏溃逃行军,突然间将身上的破衣掀开,露出了崭新的崭新,跳上随行的战马,一阵回马枪挑落敌方。

  若是这一幕发生在真正的战场上,那主帅势必要拍马大喊一声:“可恶,竟然中了奸计。”

  但这只是棋盘,这个时候喊中计是来不及的。

  所有被遗落下来的逃兵,此时都已弓上弦,刀出鞘,身披甲,马长嘶,带着满脸“你中了奸计”的笑容杀向白子。

  本是孤刃潜行,后是诱敌深入,历史上记载的事迹,此时再度重演。

  围棋与兵法天道相通,都是智者的游戏。

  伴随着这一子落下,小王爷已经满头汗水,即胖护卫不断地帮他擦拭,却根本止不住犹如狂瀑的汗水。

  本来还是胜券在握,明明只需要自己在下一支,就可以将眼前的局势彻底困住。但是这一枚黑子写完,如天降神雷一般,摧毁了心中所有的幻想。

  小王爷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将握在手心的白子无力的丢在棋盘上。

  “先生不愧是大智慧者,这一局棋小王输的心服口服。”

  “这也是因为小王爷心有旁骛,若是没有佳人在旁干扰的话,小王爷此局胜负难分啊。”陈默却是耍了心机,将周陌离彻底推向小王爷。

  原本下棋就是为了挫陈默的锐气,让陈默不要对周陌离抱有任何心思。既然陈默如此说话,小王爷又怎能心中不喜?

  但是小王爷岂是平凡之辈,这一局棋,又岂是随便下的。

  “不瞒先生说,小王修炼的心法与这棋局相关。下棋便是小王的修行。”小王爷轻挽袖口,露出手腕,一点红色印记显露而出,指着桌上的棋局说道。

  “不知小王爷此言何意?”陈默目光转向棋局,却只知棋局中血腥厮杀,不懂棋局中其他寓意,故而出言询问。

  “这一点先生倒不用担心,小王我并无恶意,只是这修炼之法略有奇异,暂时还不能与先生细细说来。”

  “先生倒不妨思考一番,若你我初次相识,我又怎会如此熟络,与先生下棋。”小王爷说道。

  “小王爷的意思是……”陈默不解。

  “我这棋……能够看穿人,而先生你在棋局上的路,乃是血腥之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