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看吧文学 > 现代都市 > 我的绝美御姐老婆 > 第1046章 绝境逢生(1更)
  唐广的心里是痛苦的。

  之前唐三刀被唐初秋派出去,后来就再也没有了消息,唐广到处打探唐三刀的行踪也是一无所获,那时候他就知道,唐三刀估计是凶多吉少。

  后来没多久唐初秋又派他去西庆市,跟刁家联手要灭掉萧凡,唐广就已经有隐隐觉得自己被针对,恐怕已经无法再在唐门立足。

  他之所以依旧愿意去除掉萧凡,其一是因为萧凡的存在确实威胁到了唐门,其二是因为萧凡曾经带人潜入唐门藏宝库,夺取了很多的珍贵物品。

  那些是唐门赖以生存和发展的重要财物,却被萧凡掠夺了一些,这让视唐门为一切的唐广杀心强烈。

  唐广本来是打算击杀萧凡之后,就向唐初秋请辞,离开唐门,或者说一辈子被软禁在唐门,做一个有名无实的长老,过平淡的日子,算是提前养老。

  可是他怎么也没有预料到,萧凡竟然在那种情况下都死里逃生,还戏剧性的跟王婆这位巅峰级强者母子相认,这才有了今天的上门问罪。

  是是非非,没有任何意义,到了他们这个境地,拳头才是唯一的真理。

  遗憾的是,对方的拳头比较大,如果对方不依不饶要灭掉唐门,唐门必然拼死一战,可是萧凡点名只要惩罚他,唐广就无可奈何,毕竟唐门不可能因为他一个人,冒着唐门再次被灭的风险,去跟巅峰级强者开战。

  “萧少,这一切都是我的错,你要怎么处置我,我都没有任何怨言。”

  唐广往前迈出一步,视死如归一般沉声开口。

  王婆身形一闪,就直接站在了萧凡身前,如同护犊的母鸡,生怕唐广在绝境之中发疯,不顾一切的伤害他的儿子。

  对于王婆的这种行为,唐广完全可以理解,他只是嘴里越发的苦涩,朝王婆躬身一拜之后,便挺直了脊梁,闭上双眼,打算坦然赴死。

  唐门其他三位先天三重的长老,心有戚戚,他们虽然很拥戴唐初秋,可是这一刻,看到唐广坦然赴死的一幕,他们心里依旧是止不住的心疼。

  毕竟多年的老友啊,哪怕是意见不合,也不用当炮灰吧?更何况,堂堂先天三重的强者,不管放在哪里,都是争相哄抢的对象,任何一个古武世家,任何一个势力,都会愿意接纳先天三重的强者,并且许以厚利,让其留下来,增强自身的实力。

  现在就这么送去当炮灰,简直是暴殄天物,谁心里不滴血?

  只是,他们纵然有千万言语,却也一个字都说不出口。如果将唐广跟唐门比起来,那么一个唐广,显然是没办法比得上唐门的,若是两者必有一死,他们自然是选择唐广死,唐门存。

  “不错,还算敢作敢当,既然这样,老身给你个痛快!”王婆点了点头,缓缓抬手,一股磅礴的气息,在散发出来的瞬间,又全部凝聚在了她的右手之上。

  瞬间,在他人看来,王婆就如同一个平凡的老妪,没有任何威胁。

  可是那三个唐门长老,却脸色瞬间狂变。

  将那么恐怖的内劲压缩至如此地步,没有丝毫气息泄露,这是何等恐怖的手段?

  直到这一刻,他们才清晰的知道,他们,跟武尊之境的强者之间到底有着多大的差距。

  “等等!”

  就在王婆的手指,即将点在唐广的眉心时,萧凡大声喊道。

  王婆的手瞬间停顿,然后毫不犹豫的撤了回来,就像是电影里彩排过无数次的举动。

  唐初秋的内心在这时,猛然的咯噔了一下,不由得将目光转移到了萧凡的脸上,看到了萧凡此刻脸上挂着的那种,悲天悯人的模样。

  “妈,你先等等,我有话说!”

  萧凡越过王婆,跟王婆并肩而立。

  唐广已经睁开了眼睛,他本来以为自己必死无疑,却没想到萧凡居然会在关键时刻开口让王婆暂时的留了他一命。

  此刻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萧凡身上,他们完全了解,就是这个脸色惨白,看似重病未愈,一阵风都能吹倒的青年,他才是真正具有说话权的人。

  “萧少,你还犹豫什么呢?唐广长老破坏了你我之间的兄弟情谊,这罪过无法饶恕,只有一死才能弥补啊!”

  唐初秋有些着急,他觉得萧凡又要闹幺蛾子了,不管萧凡接下来要干什么,他都觉得那不是他想看到的。

  说这番话的时候,唐初秋的目光阴冷的撇了唐广一眼,暗示唐广应该马上自尽。

  唐广显然也接收到了唐初秋这目光的含义,他忽然觉得很是悲哀。

  自己生在唐门,长在唐门,亲眼目睹了唐门的覆灭,也为了唐门的重新崛起而付出了一切,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可是临了,却被一个不知道从哪里找回来的,心术不正的小子,当了少门主,将他当做炮灰一样去舍弃!

  “我唐广死在这,真的值得吗?”唐广不由得扪心自问。

  “如果为唐门而死,值得,可如果是为了这个残暴而狡诈的小子而死,太冤枉了!”唐广的心给了他一个最肯定的答复。

  这么想着,唐广忽然就想开了,他不想就这么死,死不可怕,可怕的是死得憋屈,毫无意义。

  于是乎,唐广并没有自尽,而是无动于衷,仿佛没有看到唐初秋一般。

  他面无表情的看着萧凡,但眼中隐隐有一抹感激露出,他觉得萧凡比唐初秋强一百倍。

  佛渡山上他差点杀死萧凡,但是萧凡依旧在最紧要的关头暂时饶了他一命,这是何等伟大的情怀?

  萧凡并不知道唐广的想法,他甚至还有些怀疑,唐广眼中的感激色彩,到底为了个啥?

  来不及多想唐广的心思,萧凡面露沉重与悲痛,幽幽道:“小秋秋啊,你我之间,生死不渝!这是天崩地裂都无法摧毁的兄弟情谊。这位唐长老,先天三重的强者,对你唐门定然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你舍得他死吗?你舍不得,肯定舍不得!”

  唐初秋眼角狂跳,尽管他很想立刻点头说舍得,可是当着其他三个唐门长老的面,打死他都不能点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