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看吧文学 > 玄幻奇幻 > 我从凡间来 > 七百三十八章 打出去
  熊完冷笑道,“怎么,还不死心?哪日录下,你不知道么?七天前,小还山,行了,别挣扎了,我都替你尴尬。”

  许易冷笑道,“熊完,你虽上不得台面,但一直以来,我觉得你还算敢作敢当,却没想到,你也和东野会长,列支氏搅在了一起,甘愿做这下三滥的伪证。我来告诉你把,十余天前,我便得了传承,气血亏损,气质变化,便发生在那时。你要找人来扮演我,麻烦请你调查清楚,再来作伪行么?”

  “对啊,我家公子十余天前,就是现在这样了,画面中的那人和我家公子气质迥异,分明就是你姓熊的栽赃。”阿三高声呼喝,声震全场,阿大等人恍然大悟,皆跟着呼喝起来。

  四人一边呼喝着响应许易,一边对许易大家叹服,许易是怎么变成这样的,旁人不知道,他们四个却知道,此刻许易硬要胡搅蛮缠,他们哪里有不配合的道理,暗里皆赞叹公子的传承得的及时,都有急智了。

  熊完被气乐了,指着许易大骂道,“好个不要脸的,当时老子就隐在暗处,这画面就是老子亲手录的,祝遂杰,你竟敢白日说鬼话,还要不要脸,你可是祝遂氏,你敢说谎?”

  “祝遂氏怎么了,这货就是成了天帝,什么不要脸的话,他都是说得出来的,难道还要有不好意思?”星空戒里,荒魅替熊完默哀,有一个被不要脸之祖坑坏的傻孩子。

  许易正色道,“熊完啊熊完,你熊氏虽说是暴发户出身,也算是显贵了几年,我真是不明白,你那满身的臊气怎么就去不掉。好,你说你买凶我杀人,请问,你花费几何请的我。”

  熊完面现讥诮,“十枚玄黄精,就是十枚玄黄精,你以为你值多少?说来也是可笑,你堂堂祝遂氏竟然只要区区十枚玄黄精,便肯替我卖命杀人,你祖上有灵,也该活活气死。”

  “住口!”怒江暴喝一声,身后紫气旋绕,化作一个恐怖怪兽,似乎随时要奔涌出去,吞噬了熊完,“遂氏千万年高名,也是你熊氏敢辱没的,熊完,你和祝遂杰有事,便就事论事,再敢辱及遂氏我宰了你。”

  熊完愤愤不平,却也知道怒江的脾气,冷哼一声,死死瞪着许易道,“怎的,我就是花了十枚玄黄精请的你,你还要抵赖不成。”许易仰天大笑,“十枚玄黄精?我遂氏再沦落,我祝遂杰也不会为十枚玄黄精杀人,何况,还是为你熊完驱驰。熊完啊熊完,你当真以为我遂氏千万年之积,到我祝遂杰这一代就要耗干了么?”说着,他大手一挥,数百玄黄精临空阵列,满场一片先是死寂,继而哗然。

  巫族和天庭战斗不休,而世间城池又多在天庭控制之下,巫族进入其间的风险极大,故而,他们获取资源极为艰难,底层巫族的主要资源还是玄黄丹,大巫之间才会用玄黄精交易。

  即便如此,也罕有谁随身携带数十上百的玄黄精,许易这一出手就是五百玄黄精,所有人都看傻了。最傻的还是祝氏四阿,自家公子多穷,他们可是见过的。为了十枚玄黄精,便替熊完杀人。

  暗里,他们四人也是极为沉痛的,一致认为这是遂氏衰落的又一大力证。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自家公子居然弄到了这么一大笔资财。“我明白了。”阿三一脸的高深莫测,脸上肥肉直抖。

  啪的一声,阿大一巴掌拍在他脑门儿上,“你明白个六,都不许瞎猜,公子现在不比往常,有城府了,连得了传承都不和咱们透露,现在要爆出这么大秘密,我认为这是好事,证明公子终于成长了。上苍有眼。”

  高台之上,许易收了五百玄黄精,朗声道,“还是那句话,熊完,你就是要弄假,麻烦你调查清楚再制假贩假,你以为今日之祝遂杰,还是昔日之祝遂杰?十枚玄黄精,便要我替你杀人,你是没睡醒么?”

  熊完“……”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脑子里嗡嗡一片,这事儿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完全闹不明白,只知道不正常,一切都是如此的不正常。

  “来啊,将这狗的熊完给老子打出去。”怒江一声暴喝。

  顿时,十几个膀大腰圆的巫族涌上高台,连推带轰,将熊完抛了出去,熊完憋了一肚子火,偏偏发不出来,又不敢还手,被撵下高台后,底下顿时人人喊打,熊完仓皇遁走。

  “东野会长,现在你觉得遂杰还不配点燃这光明焰火么?”怒江盯着东野明,丝毫不掩饰脸上的不快之色。东野明哈哈一笑,“哪里哪里,点燃光明焰火自然非遂杰小友不可。我知怒兄恼火,我何尝不恼,我亦是被熊完这败类瞒骗了。事实上,遂氏令名有损,我比谁都心痛,现在一切谜团都揭开了。为遂氏贺,为遂杰小友贺。”怒江撇了撇嘴,暗骂不已,却拿东野明也没办法。

  列支强冲许易抱拳道,“恭喜遂杰兄成功洗刷名声,还请遂杰兄点燃光明焰火。”从他面上竟看不到丝毫的不虞之色。许易暗骂,又是个城府深沉的家伙,却不再啰嗦,当下,他按荒魅提醒的,大手一挥,一条焰火从他暗扣在掌中的源牌中放出,幽蓝火焰飚射,瞬间击中了铜炉,刷的一下,一条火焰从铜炉中膨出,直烧天际。睹此一幕,场下顿起疯狂的欢呼。列支强和东野明对视一眼,眼中俱是骇然。

  “竟将遂氏源火炼到了这等程度,老主人,父亲,你们在天有灵,可能看见?”阿大跪倒在地,眼中泪水已淌成河流,阿二、阿三、阿四皆激动不已。光明焰火被点燃,玉池会便正式开始了。

  高台之上,东野明当着诸人的面将一枚须弥戒朝许易递来,许易摆摆手,“昔年遂杰落魄,多谢诸位前辈接济,但今日之遂杰,已洗心革面,焉能再受?”听他此眼,几位耆老皆眼前一亮。

  昔时的祝遂杰是万万说不出此番话的。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