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看吧文学 > 游戏竞技 > 天骄卡盟 > 第九章 神刀之威
  鬼脸的声调死气沉沉,却如风一样飘来飘去,钻进体内,无孔不入。

  那条辫子更是随之翘起,向着石努缠来。

  石努整个人都吓傻掉了,就这么呆痴地注视着,不知躲闪。

  直到辫子触体,寒彻心扉的阴气遍袭全身,他才终于还了魂,下意识地就要放声尖叫。

  而就在这时,一只手突然从背后伸来,捂住他的嘴巴,将尖叫声狠狠地堵回嗓子里。

  “是我!”

  石努刚要拼死反抗,就听到辛狡熟悉的声音响起,简直如同仙乐,抓住手就不松开了。

  “有鬼,有鬼啊!”

  辛狡哭笑不得,用力睁开,淡淡地环视一圈道:“山精鬼魅罢了,你看它不是跑了?我堂堂拜月教众,还怕这玩意?!”

  “不,不同的!”

  石努五官扭曲,战战兢兢地道:“守夜,就交给你了,我回去睡觉!”

  辛狡一笑:“鬼魅最喜欢针对的就是你这种胆小之人,你一个人回房,它不会放过机会的,肯定缠着你,你确定能睡着?”

  此言一出,石努颤抖得就像一片风中的树叶。

  辛狡正色教训道:“大哥让我们轮流职守,是为了养精蓄锐,明日说不定就要去仙灵岛迎回公主,你这状态怎么行!”

  石努已是六神无主,哆哆嗦嗦地道:“那该怎么办?再强的敌人,我也能一刀砍下去,剁他个七八块的,但是鬼,我真的怕啊!”

  辛狡神秘地一笑:“真死脑筋,你忘了,巫月神刀最克阴晦,你只要借刀一用,区区鬼物,手到擒来!”

  石努一听,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不可能!大哥怎么会把巫月神刀借给我?”

  “你可是大哥的妻舅,不是外人!”辛狡努力说服,见石努对泰卓南畏惧极深,就是不肯,便话锋一转,“既然如此,你随我去斩了那鬼,也让大哥对你刮目相看!”

  连拉带拽,石努被迫跟随。

  头脑简单的他连吓带惊,又有被看不起的懊恼与怒火,情绪起伏。

  就在这种状态下,刚刚出了余杭镇,就见树下站着一道身影,不是萧遥,又是谁?

  “汉人小子,汉人小子回来了!仙灵岛阵破了?!咦……”

  石努先是大喜过望,然后细细一看,面色不由地变了。

  只因萧遥一言不发,手中提着一个灯笼,那幽幽的火光映着他的脸鬼气森森,令人毛骨悚然。

  “鬼……他是被鬼附身了!我们快走!”

  石努连连后退。

  “别自己吓自己!”

  辛狡拔出刀,大踏步上前,查看了萧遥的状况后,喃喃道:“他的情况很怪异,似乎是被鬼魅迷了心。不行,这汉人关系重大,我们得将他带回去让大哥看看,过来,扶住他!”

  石努脸色惨白:“让我来扶他?”

  辛狡眼睛一瞪:“废话,你不扶着他,谁来防备鬼魅的袭击?你愿意再面对一次那张鬼脸?”

  石努无可奈何,只能扶住萧遥的胳膊,却发现他的体温极低,冰凉得简直不似活人,心中不由惊惧更甚。

  紧张无比的他却是根本没有发现,一束束灰黑的头发神不知鬼不觉地缠在脚上,向着衣服里渗去。

  “冷,我好冷……帮我……”

  但很快,他就感觉浑身上下气血不通,阴气蔓延,嘴唇哆嗦,牙齿发出得得得的撞击声。

  然而就在这时,走在前方警惕的辛狡突然停下脚步,僵在原地,数息之后,砰的一下摔倒在地。

  “不……不……不!!!”

  辛狡中招了?

  唯一的依靠没了?

  冰冷的恐惧与绝望升腾,好死不死的,萧遥还诡异地回头,盯着他身后的空气移动,仿佛在追踪着什么。

  在这目光的诱导下,石努真感觉到有一个东西正从他的身后慢慢走近,也不由自主地转过头去。

  刹那之间,萧遥的眼神突然变得无比锐利,手中滑出两根尖刺,一左一右准确地插入他的太阳穴中!

  迷神刺!

  轰!

  石努的脑子里像是有什么东西碎开来,接着眼前的一切都变得恍惚。

  依稀之间,他仿佛回到了孩童时期,看着溪水里那飘舞的水草左右摇摆,那是他最开心的时间,也是防备心最低的时刻。

  笑着跳着,口中迷迷糊糊地开始念咒:

  “请奉明旨,三魂移分,返明初元,诸气替化,成精造魄,献吾为约,契!”

  ……

  ……

  一整夜,泰卓南都守在李大娘的房中。

  在他看来,只要看住李大娘,就不愁萧遥不自投罗网。

  然而越到天明,一股心惊肉跳之感越是萦绕胸间。

  泰卓南站起身来,转了几个圈子,终究忍不住,朝客栈外走去。

  “大哥,不好了,大事不好了!”

  迎面就见石努冲过来,挥舞着手臂,脸上满是焦急。

  “怎么回事,稳住说!”

  泰卓南目光一凝,一把扣住他的手腕,心中的不安感浓郁到了极致。

  “那个汉人小子,回来了,他没成功,说仙灵岛上根本不是那个阵法!”

  “他在什么地方?”

  “码头。”

  “带我去,快!”

  当两人匆匆来到余杭港口,在距离船行老远,一个偏僻破旧的小码头,发现了萧遥和辛狡的身影。

  “你们这些骗子,那锤子根本没用,放开我,我要去见我婶婶!”

  此时萧遥正在拼命挣扎,辛狡摁住他,手持苗刀,眼中满是凶光。

  见此,泰卓南也不劝阻,赞许地朝辛狡点点头。

  既然要撕破脸皮了,就不能在镇上,这个偏僻的位置非常适合严刑逼供。

  泰卓南走上前去,抓住萧遥衣衫,直接将他提了起来。

  “小子,如果你不想受尽折磨,并且婶婶凄惨而死的话,就把你在仙灵岛上看到了什么,发生了什么,详详细细地说出来吧!”

  莫名的不安和石努的传话,让泰卓南耐心尽失。

  他现在只想知道自己的计划为什么失败,已是原形毕露。

  笑面虎一旦露出獠牙,无疑更加凶横可怕。

  萧遥似乎被泰卓南的狰狞吓住了,战战兢兢地道:“我上岛后按照你的方法去破阵,但是没有阿修罗雕像,也没有石板道路,我乱闯乱撞,迷失了道路……”

  “难道上次打草惊蛇,她们改变了阵法?”

  泰卓南听到这里,眉头大皱。

  理智告诉他,阵法的改变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那能克制黑苗蛊术的阵法按理也没有更换的必要。

  但这小伙计为了亲人的重病,更没有欺骗他的必要啊。

  这该如何是好?

  所幸就在此时,萧遥来了个峰回路转:“正在我绝望之际,突然听到一阵悠扬动听的琴声,我顺着琴声在花海中穿行,遇到了仙女。”

  泰卓南目光一亮,急急问道:“那女孩长什么模样?”

  萧遥脸上露出迷醉:“仙女长得就像仙女一样啊,如果没有她,我就回不来了,真是菩萨心肠,救苦救难。”

  泰卓南再问:“那条去见仙女的路,你还认得吗?”

  萧遥用劲点头,斩钉截铁地道:“死也不会忘!”

  泰卓南闻言立刻将萧遥放下来,还为了他拍了拍衣衫:“小兄弟,请原谅我刚刚的鲁莽,你能见到仙女,是天大的福缘啊,看在我昨天彻夜未眠,照顾你婶婶的情面上,能带我们一起去见她吗?”

  “仙女不希望别人打扰的,她上次给丹药救了小虎,结果遭到了责备!”萧遥先是面现难色,随后又露出期盼,“你能救我婶婶吗?”

  泰卓南片刻不迟疑,就从怀中取出一根人参,豪爽地递给萧遥:“这根首阳参不仅生长于高山峻岭,人迹罕至之地,更有百年药效,能治愈内伤,恢复精力,你婶婶的病根似乎在于早年留下的暗伤,服下首阳参虽不能痊愈,但至少可以撑好长一段时间了。”

  萧遥目光大亮,迫不及待地接过,往袖中一收,看得泰卓南眉头一跳,又强行忍住。

  所幸萧遥很懂事,收了好处,马上道:“那我们现在就去仙灵岛?”

  泰卓南满意地点了点头,虽然有些波折,但总算距离成功只有一步之遥了。

  一想到完成任务,回到教中护法之位唾手可得,他的心头就一片火热。

  不料就在他眉宇间郁气一散,心情大畅之际,腰间的刀陡然发出清脆的鸣动。

  泰卓南一愣,还未来得及反应,背后的影子沉浮起伏,一股无比森寒的气息瞬间袭遍四肢百骸。

  同时,石努一只粗壮的手臂猛然环住他的腰,犹如铁箍,同时另一只手掌运起的毒砂掌,狠狠地轰在后心上。

  最后则是辛狡暴起挥刀,在毫无保留的劲力推动下,发出撕心裂肺的呼啸声,如匹练直落下来,狠狠地砍向后颈。

  生死危机之下,泰卓南狂吼一声,身体猛地向上拔高,肩膀一斜,刀锋落点变为肩部。

  而这凌厉无匹的一刀真正及身,却又遭到了一层顽强的阻隔。

  那是泰卓南身上穿着的藤甲,用百年老藤编织,不仅韧性极强,不易损坏,还轻便透气,对轻功身法的施展影响微乎其微,实用性比起护心镜更强。

  眼见着辛狡必中的一刀将要功败垂成,他的身上陡然绽放出一股斩破一切的凌厉光芒,摧枯拉朽地穿刺盔甲!

  天赋穿衣破甲!

  萧遥为泰卓南准备的必杀大礼!

  “啊啊啊啊啊!”

  藤甲再也不足为凭,**凡胎又怎么可能阻挡住如此刀锋,泰卓南右臂齐肩而断,凄厉惨嚎。

  “成了!”

  萧遥见之大喜。

  虽然没有一击必杀,但也比他预料中的要顺利了。

  泰卓南恐怕再也没想到忠心耿耿的手下会瞬间反叛。

  妖灯鬼定影,石努钳制,辛狡主攻,他手臂一断,还能翻起什么风浪不成?

  可惜就在下一刻,萧遥的喜色一扫而空,改为了张大嘴巴,满是不可置信。

  只因泰卓南挂在左腰间的那柄巫月神刀竟是自行出鞘,就像是有一股无形的力量牵引,出现在了他的左手边。

  “死!!!”

  泰卓南顺势接刀,大喝一声,人随刀走,于间不容发之际转身一折,寒光闪耀。

  唰!

  鲜血飞溅,一颗大好头颅,冲天而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