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看吧文学 > 玄幻奇幻 > 佞臣的庶女嫡妻 > 第016章、黄雀在后
  “石头不是我砸的,我为什么要砸七姑娘。”

  陆彦靖被托月一指,马上跳起来大声喊冤:“九姑娘,在下与你无怨无仇,你为何要冤枉在下。”

  托月淡淡道:“托月也很想知道,托月与陆家四公子无怨无仇,四公子为何要对托月下此重手。”

  那块石头要砸的根本不是应梅月,只是她躲开才碰巧砸到应梅月。

  陆彦靖却似是抓到托月的把柄,大声嚷嚷道:“九姑娘,你什么意思,受伤的是七姑娘,跟你有什么关系,你有证明吗?”丝毫不介意别人听到,恨不得所有人都来围观。

  托月不禁生疑,冷冷道:“证据就在四公子手上衣服上,你自己好好瞧瞧吧。”

  经她一提醒,在场的人马上看向陆彦靖。

  果然见他衣服右侧粘着些灰,看痕迹应该是砸完后,下意识地抓一下衣服。

  应轶抢过托月手上的石头,径直走过去跟陆彦靖衣服上的灰一对比,又翻开他的右手比对,结果显而易见,砸石头的人确实是陆彦靖。

  “陆彦靖,我妹妹若是有什么事,我就打断你的狗腿。”

  应轶放下一句狠话便匆匆离开,托月瞟一眼也转身离开,陆彦靖迅速伸出手,死死拽住她衣袖。

  “四公子,你要干什么?放开我,放开我……”托月像是受了极大的惊吓,大声叫喊拼命挣扎。

  慌乱中抬腿就是一脚,正踹在陆彦靖的要害上,沁园顿时响起杀猪似的惨叫声。

  托月再一次受到刺激,不顾一切地挣扎,大声求救:“阿弥,救我,救我……”

  谁都没想到陆彦靖如此无耻,当众动手拉扯人家姑娘。

  应冽大步冲上前,抬手往陆彦靖的脖子后面一拍,陆彦靖当即晕倒在地上。

  托月也在阿弥的帮忙下扯回衣袖,躲到庄冽身后小声道:“十哥哥,让人好生看着他,我们赶紧回成碧馆。”

  庄冽吩咐贴身书僮去办,护着托月匆匆离开沁园,路上不解地问:“九妹妹,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这么急着回成碧馆,你是发现了什么不对吗?”

  “方才少了个人看热闹。”

  托月的慌乱是装出来的,旁边人的一举一动她全瞧在眼内。

  这些人几乎都在场,偏偏少了一个最喜欢看热闹的人,前前后后一想就知,道这些人在谋划什么事情。

  庄冽也是个通透的,一点即通,马上让车夫加快速度,刚下马车就听到人道:“九姑娘,你可算回来了,若非有大夫人替你想着,成碧馆就得出大乱。”

  托月定眼一看,见是黎妈妈,上前抱着她哭道:“黎妈妈,我要见母亲,求母亲为我作主。”

  黎妈妈也被她的举动吓了一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马上看一眼跟在后面,同样是一脸眼泪的阿弥。

  阿弥马上把在沁园发生的事情,详详细细地告诉黎妈妈,末了跪下哭道:“黎妈妈,我们姑娘受了这么大的委屈,七姑娘还受了伤,您务必请大夫人给我们姑娘,还有七姑娘作主。”

  “这还了得,陆家四公子也太猛浪。”黎妈妈也被惊到,安慰托月道:“姑娘莫怕,大夫人一定会为您作主。”

  “黎妈妈……”托月泣不成声,一行流泪一行怯弱,忽然放开黎妈妈:“我要去找爹,爹爹一定会保护我。”提起裙摆飞快地往书房奔跑,应冽赶紧跟在后面。

  尚未到书房,应老爷已经迎面走来,托月马上哭得跟孩子似的。

  应老爷把托月护在怀里,轻拍着她的背安慰,看一眼紧跟在后面应冽,应冽赶紧把事情一五一十地细说一遍。

  “大胆。”

  清楚原由后,应老爷破口怒斥。

  应冽最疾恶如仇,道:“父亲,陆彦靖绝不能轻饶。”

  陆彦靖在应府里,先是动手打伤应梅月,再羞辱托月,这是在公然打应府的脸面

  黎妈妈也追上来,马上道:“启禀老爷,适才有人试图闯进成碧馆,亏得大夫人有远见,安排人暗中盯着成碧馆,这才没有让贼人得手,如今正关柴房等候老爷发落。”

  “竟有这样的事情。”应老爷也没想到一天内,竟发生这么多事情,道:“你马上让人守住所有的进出口,没有我的话谁也不能进出,预防有人出去通风报信。再让管家领人,把府里四处细细的搜罗一遍,预防有贼人潜藏。”

  黎妈妈赶紧去办,待人都走后远,应老爷低下看着托月道:“行了,别装了,再装爹爹鸡皮疙瘩都要掉一地。”

  托月取出帕子擦干净脸道:“爹爹,府中今天发生的事情,你有什么看法?”

  从应嘉月故意挑衅应梅月和应轶,接着是应梅月假摔栽赃,陆彦靖暗中出手伤人,以及应轶护妹心切,最后陆彦靖故意拉扯她的衣袖,眼下又有人潜入成碧馆盗窃。

  这些事情若说没有关系,托月自己也不相信,不过眼下关键人物没出现,尚不能擅自下结论。

  “你爹在瞎操什么心,赶紧回去用午膳。”

  “是,女儿遵命。”

  观应老爷的神情,托月就知道今日之事不会轻易妥协。

  回到成碧馆,阿弥提着食盒进来,指一下库房小声道:“姑娘,八姑娘被锁在库房里面,您看怎么处理?”

  关键人物终于出现,托月思索一会儿,故意大声道:“把所有的门窗统统都锁上,特别是库房那边,门上多上两把大锁,每天着人在外面看守,不许任何人靠近。”

  “是,姑娘先用膳,奴婢马上去办。”

  阿弥心领意会,把膳食摆好后,马上出去安排人看守库房。

  托月这会哪有心思吃饭,应付着吃两口道:“阿弥,你再安排人代我向周先生请假,就说我受了惊已经病倒。”

  “奴婢知道,做戏要做全套。”

  “你再命婆子小丫头,把你旁边的房间打扫出来。”

  “是要给卖琴的女子住吗?”阿弥愣一下有些委屈问:“姑娘,是阿弥伺候得不够好,你才想多要一个人伺候。”

  “当然不是。”

  托月敲一下她的脑袋,淡淡:“你主子我在外头有些田庄、店铺,需提有人替我传话打理。你呢,先别说你会不会看账算账,你一个人光是照顾我便应顾不暇,还要照看好成碧馆,哪还有赶时间帮我打理外头的事情。”

  阿弥暗暗松一口气,好奇地问:“姑娘如何知道,那女子会算账看账。”

  托月自然不会说,那女子是她前世的贴身侍女之一,淡淡道:“等她来了,你看看她的双手自会明白。”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