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看吧文学 > 科幻灵异 > 命运道标 > 第729章 九平米
  “脑力活动?确定不是脑力劳动?”珍妮发现了德德范先生话里最不寻常的一点。

  “嗯,是活动。因为不需要什么思考,只需要去感觉就好。就像,就像”

  德德范先生感觉表述起来忒别费劲,无关用词类比的形象准确,而是和谈话对象的身份存在相当的隔阂,德德范先生已经在认真的考虑是不是该把珍妮像蕾蒂安妮辣样进行认知上的转化和改变。那样做很容易,起码交法减脂还是什么的,相比蕾蒂安妮,珍妮一定是无法抗拒的。

  “就像做梦捡钱?”还不明真相的珍妮却比德德范先生表现的干脆的多。

  “相当准确。”

  德德范先生再也找不出另外四个字和两个标点符号的回答了。其中唯一小小的误差不过是加一点修辞,“只要愿意做梦就能捡到钱”,这种递进一层的补充完全不影响审题。

  “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咱们就聊这个?”听德德范先生说完,珍妮果然流露出人类质疑一切的天性。

  “闲聊嘛,很无趣吗?”

  “话题是有一点无趣,不过聊天嘛,逮分人我挺喜欢和你聊天的。”珍妮眯了眯眼睛,“那好吧,一个科技水平停留在主要交通工具是自行车的时代,天天只要做梦,顿顿不愁大白菜炖豆腐吃,拿电匣子听戏,周末有电影看吗?看病花钱吗?上学永远是多远?做梦就能赚到纳德尔的话,为了工作而学习是不是就不必要了?会有很多兴趣班吧?也会出很多诗人和画家等等,好像哪里不对的样子,只靠做梦就能捡钱,谁去种粮食?谁去喂猪放牛?衣服和鞋子谁做?都靠自己吗?那样的话,纳德尔还有什么用?”

  德德范先生凝视对方眼神的时间明显超过普通朋友的关系了,良久,德德范先生揉了揉脑门子,轻声问道,“珍妮,你是做什么的?”

  “我耕田的。”珍妮的回答有些憨厚,“空闲时在屯子里教小孩子们数学。”

  哦,一个有能力传授四则运算的曼斯特农妇,或者说,一个靠种田补贴家用的村小数学女教师,这两个身份随便哪一个都明显比不上成为一位流落他乡的神灵开始渐渐欣赏的搭车聊伴那样更有仙气。

  和珍妮聊天,话题很贴地气,交谈里常常出现种地喂猪一类乡土气息浓郁的内容,偶尔还会出现一些令人惊喜的另类角度对社会的认知。

  相比总是不自觉拗红人设的蕾蒂安妮,德德范先生觉得珍妮是自己了解这个主位面社会另一侧面的重要信息节点。

  珍妮的想法和行为表现,代表了相当数量的智慧生物基数,这些智慧生物的想法和反应,对德德范先生的上一个新计划很重要。

  “那这样吧,我们来预设一下刚刚你说过的环境,看看在那个环境里,你能做什么,你想做什么,做什么才会可以保证一个积极长效的状态而不至于消耗太多的东西。”

  德德范先生准备把和珍妮的对话做一点效率上的提升,一字一句间隐隐加入了律令的意味。

  “有这样一个世界,地面由无属性刚性物质铺成,地面之上是同物质的板材立方体房间,这些房间里提供纯水和流质食物,有门,有没有窗就无所谓了。室内温度湿度亮度含氧量等等环境指标恒定,室外指标与室内一致。这个时候,开始向这个环境中投入智慧生物。”

  “啥智慧生物?”珍妮认真的听德德范先生给出的预置条件,随后给出了自己最直观的反应。

  “这一秒钟的地表人类。”

  “全部?”

  “我希望是。”

  “地方够大么?”

  “足够大。”

  “公共活动区域可以先放一放,房子吧是大事儿,人有三分之一的时间是在榻上度过的,但是,有三分之二的时间是在房子里度过的。房子是呆人的地方,有四面墙和一个屋顶固然重要,更重要的是空间,每个人可以拥有的空间。所以吧,别怪我打听的细,你那房子,建筑面积是多少?单人间还是多人间?平层多层还是高层地下室”

  “暂定平层单人间,九平米。”

  “沃靠,这叫单人间?!单人监房都比你给的宽绰!”

  “你这么理解就很贴近事实了,能去到那个世界的人都是战俘,是连生存权都被剥夺的人,能有九平米已经是很不错的待遇了。”

  “战俘?”

  “差不多的意思吧。更准确的说,是一种相互之间的全维度对比关系,类似一种你打不过我通过所有手段动用所有关联关系哪怕燃烧小宇宙都打不过我的绝对差距,其实,比战俘远远不如。”

  珍妮脱口而出,“外星人入侵地球?”

  “呃嗯。”德德范先生真有一种纳头便拜的冲动,面前这位真的是数学老师?难道不该是教语文的乜?!

  “再厉害也不能随便欺负人呀。”珍妮在庄稼地里待久了,并不太明白丛林里的事儿。

  德德范先生摇摇头,“那是因为还不够厉害,一旦厉害的足够厉害,并且,和更厉害的在时间和空间的间隔足够的远,那么,厉害的就可以随便厉害了。”

  珍妮箴言:“下午没课的熊孩子与搬家的蚂蚁?”

  “你再给这个模式加上个形容词我就答应请你吃一顿羊蝎子。”

  神也有火,尤其是发现自己在某个方面居然会弱于凡人的时候。

  珍妮得意的笑了,“肆无忌惮。”

  受不了羊肉腥膻的德德范先生,脸一下子就黑了。

  “好吧,总有机会的。”德德范先生不打算赖账,“然后呢。”

  “然后会疯掉。”

  珍妮摊了摊手,小胡萝卜似的手指触目惊心的颤动着,“哪怕只有平整地面和简易房,装下辣么多的智慧生物的成本也是不可估计的。既然愿意如此付出,那么必然不是为了让这些进入环境的智慧生物们早早挂掉所以,关键在于,首先是智慧生物,其次,需要一个这些智慧生物认同合作的结果,最后,这些智慧生物需要以合作的态度存在一定量的时间来平衡收支所以,九平米是不够的,这又不是在养猪。”7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