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看吧文学 > 科幻灵异 > 命运道标 > 第492章 支线:出师未捷
  轰隆隆巨响雷音般自天上滚落。

  雷声未歇,蜂鸣又起,直似一口气捅了百多个马蜂窝,嗡嗡之声狂啸在耳,漫天石矢压得天色一暗,甚多对撞摧折,更多是走了一道长弧,自高空里飞扑而下。

  沃尼玛还敢再不着调一点咩

  韩三要是还有躯壳,指定破口大骂了。

  恁么大规模的一个运动会,在位面量级上都该数得着,怎么就连个开幕式都给省掉了运动员入场之后就撸胳膊开整了你好歹讲两句啊说好的仪式感呢

  太过草台班子的简化流程让韩三哥对组委会的公信力产生了相当的质疑,那一万头猪看起来也悬的很。

  心中打鼓,手上也慢了,好在这开局的漫天箭雨大多瞄准的都是后排塑料体格的远程攻击群,韩三手忙脚乱的把大锯拽到身前,好歹顶过了第一波攻势。

  “冲啊”

  沃尼玛

  韩三刚把气喘匀了,抬眼就看见达米安杨窜出的背影,赶忙撒脚如飞的追了过去,填上突击阵型的一处缺口。

  自中线对撞,一瞬间,仿佛自空气中有爆发出一声巨响。

  刀枪并举,捅砍戳刺,以命换命,退不得,亦没得退。

  前锋断球反击,后排插上的球员迅速快下,眨眼间填满了战线上所有的空位,再后面的被前排挡住,索性不管不顾的硬冲,竟然穿过阵营同袍的身体,宁可划水似的慢,也要把手里兵刃递到敌人的身上。

  战斗初期后,同阵营后续冲击力量强烈的求战欲,砂糖军团在战前会议上是做过预想的,但是,这么强烈,还是没想到。

  被后排战友穿过身体的达米安杨军团长,手里的棒球棍登时一慢,差点被对面一头地精的鼓槌怼死。好在对面的后排插上也不慢,鼓槌捅到半路也是一缓,达米安杨这才逃过一劫,又惊又恨的退向后阵。

  可不能死,被夹在战线上没遍数的当猪剁也无所谓,万一死在高过自己魂力的小红帽手里换了阵营,砂糖军团可就散了,再没机会考第一了。

  其实作为军团长真的应该躲在金库大门里面装死,要不就安排个听说听话的带班,不然总顶着这个职称在第一线晃荡,太容易出事了怎么就没看出达米安杨这孩子还是个官迷呢。

  其实不该退的,或者说,达米安杨退的晚了恁么一点点。

  达米安杨惜时如金,在战地现场就已经展开来批评与自我批评,反正也做不了什么事情,倒退着总没有进击来的迅快轻剽。

  眼睁睁一支比拇指粗了两圈的标枪,闪耀着铝合金特有的朦胧银光,似一条在旁窥视良久的蛇,一往无前的扑蹿过来。

  相比应有的速度,这条蛇慢了许多,但在同样泥泞难行的环境里,最小的破击面赋予了它相比灵体更加快捷的位移速度。

  一根标枪斜刺里捅了过来,毫无花俏的埋进了达米安杨的大腿外侧。

  达米安杨在被标枪叼了一口的颤栗中脸色大变意志和意识一同产生了极为可怖的波动这个耍标枪的,基础魂力貌似比自己要高上一点点。

  没人拦下这支天杀的标枪,右边的钎子哥被两人以上队友埋住,左边的斯瑞韩德并没跟上队形,落后半步,露出了这稍纵即逝的一点破绽

  此前的一个呼吸之间,斯瑞韩德拉扯链齿大锯,在面前斩出了七八幢石俑一般的光茧,只是占据的位置比预想稍稍靠后了一半步,出手也早了那么三两瞬。

  回拉大锯的动作还没圆整,后排插上抢人头的大堆同阵营战友已经飞快的钻挤过军团阵列,填埋到了最前的锋线之上。

  韩三被一个双持平底锅的粉红女郎自后而前,透了个结结实实,事起突兀,少经阵仗的韩三只觉得如遭雷触,魂飞魄颤,差一点便要遇仙遇死,遇死遇仙了。

  这粉红系的妹子经验极是丰富,技艺娴熟,招数层出,纠缠在韩三身上直似一条游鱼蜿蜒盘动,看身法,竟是借着魂体相交的凝滞力道,反而增益了出手的速度和刁钻。

  说实话,韩三这时是看直了眼的。

  许是一匹马脱缰放蹄至无涯际处,亦许是上下眼皮一吧嗒的工夫,韩三只觉浑身上下万千灵质齐齐一振,像极了挣脱束缚恣意喷放的舒畅样子。

  韩三莫名其妙的自由了,胸口那枚小白鞋套丝袜裹咖啡杯挂砂糖包还画了一柄大锯的徽章,重归虚无,只剩单薄简约却无忧无虑自由自在的一抹空圈砂糖军团解散,韩三复员了。

  在爽翻的一刻,纠缠在韩三魂体上的粉红女郎biu的一声被弹出身外,韩三来不及余味,手中链齿大锯没头没脑的绕身狂轮,一连七百二十度方才止歇。

  环顾周遭,密密麻麻的都是光茧,平底锅女郎也未幸免,被链齿大锯拦腰切过,咬牙切齿的裹在毫光里恨恨作色。

  韩三吐了一口粗气,被里外三层的光茧围住,至少也有从容嗑掉粒瓜子的喘息之机。

  借着嗑瓜子的闲暇,韩三神识飞转,强压惊魂不定的心绪,迅速开展身遭所处境遇的风险辨识。

  达米安杨居然被叛变了,也许就在外面两层光茧之中,韩三记得自己该是紧紧跟在这个熊孩子身侧的。

  如果是这样,韩三哥身上就没有阵营可言了,塞沃莱斯海岬上满坑满谷的云下之鬼大可以当成猪来一遍又一遍的刷到自己的手下。无论是小白鞋还是小红帽,甚至砂糖军团和自己差不多无阵营或分散成数十上百个小阵营的两万精锐,在敌我关系上,一般无二。

  想到这里,韩三难免笑开了嘴角,龇出不甚长尖的獠牙。

  摆明了最重要的一路车马,韩三抓紧时间,又把大锯狠狠的轮了一圈,嗡嗡乱叫的链齿划过身周密密麻麻的光茧,如风过水面,不滞分毫。

  这是韩三遇见达米安杨之后从未试过的一锯。

  三阶神器来的,万一和广大人民群众的魂力武器有悖,岂不是平白惹人怀疑

  此时却不妨试一试一试之下,果然三阶神器来的,真是不同凡器,直让人眼热心跳,大叹命运之不公。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