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看吧文学 > 科幻灵异 > 命运道标 > 第264章 你又骗我
  话都说到这个地步,再从末节上纠缠就没什么意思了,苦主明显是发现了自己的异常,过来算账的。

  韩三搅动汤匙,就那么看着,漩涡状盘旋的的咖啡里冒出了一个热气腾腾主意。

  “昨天下午,你给朱晓棠打过好几个电话,最后一个打通了。在电话里,朱晓棠很明确的表达了一个需要空间和距离来专心完成学业的单纯小女生的诉求,而你当时,没有给出积极的回应。”

  “我不记得了。”唐若增有些茫然的抬起头,“你是说我在追求小棠同学?”

  “应该是的。”韩三把咖啡杯里的银匙,拈出来放在一边,“可能还是很,很不理智的追求,几乎投入了你绝大部分精力和思考的那一种追求。”

  “就死缠烂打呗,你说的是这个意思。”唐若增苦笑。

  “得到明确的拒绝,整个世界都灰色了,整个人都崩溃了。你的意识,感觉受到了极为严重的伤害,不受控的保护性的开始清除引发几乎致命创伤的信息,也就是彻底遗忘朱晓棠存在你记忆里的一切。”

  韩三一个字一个字的斟酌考虑,用一个勤奋好学的高中肄业生所能掌握的全部精神科知识,来构造一个相对合理过程。

  “昨天我们就已经发现了异常。因为你紧接着就给朱晓常打了电话,说话的语气和情绪完全不像是一个刚刚经受了很大挫折的人的样子,我们觉得问题很严重。”

  “所以我今天约小棠同学出来,你们是怕我突然发疯,所以,跟着一起来了?”

  “是这样的。”韩三暗暗松了一口气。

  沉默,没人说话。

  唐若增小朋友不知道在沉默什么,韩三也正好借着这个空隙一遍又一遍的复盘,检查看还有没有什么破绽被遗漏了其它还好,只有一点,那个意识创伤的应激自我保护理论。

  话说,这个理论如果成立的话,不就是一张二级抢夺卡的功能吗?

  “我大概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谢谢你。”

  若增同学的脸色没刚才那么差了,说话的语气也渐渐和煦起来,“原来这些天我一直在追求小棠同学,难怪一看见就觉得她很漂亮,结果她不喜欢我,真是遗憾。不过也很走运了,我现在一点也想不起来被她拒绝时候的糗样子,一定很挫吧。对了,这么半天还没介绍,我是唐若增,江大读二年级。您是?”

  “韩三,我的名片。”

  一切步入正轨,韩三终于能安心的端起咖啡,甚至还有闲心卖弄自己那论摞儿的名片。

  “哇,您真是厉害啊,在这么多家公益慈善都是会员,呀,您还是文道发展促进会的会长?真是太厉害了,这么看来您是搞、搞教育工作的呀,难怪知识这么渊博,难得还这么年轻,刚才听您跟我谈话,我还以为您是学医学的,您说的那个创伤意识自我保护的机制真是神奇,阐述的也很有水平,连我都听得懂,等回家我一定把这个跟我爸说说,您不知道我爸也是搞心理研究的,他对这些高端理论最感兴趣”

  “呃,那个唐同学,不是什么高端理论,都是很粗浅的一点认知,就不要传到令尊大人那里了,我怕被笑话。”这还了得,但凡唐若增他爹有个中级职称,这瞎话就编不住了。

  “怎么会笑话?不能够的,我爸在精神意识领域有很多课题,说不定您的想法和理论对我爸的研究有很大帮助的。”唐同学执着。

  完了,这算是撞枪口了?

  韩三努力挣扎,“我说的这些还很不成熟,就不建议去干扰你父亲的研究思路了,搞研究的人时间太宝贵了,走了岔路,很容易就荒废了丫。”

  “不会有什么干扰的。”

  唐若增笑了笑,“创伤意识自我保护理论是北大西洲胡彻心理研究所卡登博士在2587年首次提出,用来解释选择性失忆的病理成因”

  还,还真有这劳什子理论??韩三莫名的感到心脏位移了。

  “他的研究证明了,有很少数的人类个体在受到超过承受限度的精神刺激时,意识会保护性的切断侵害元,从而达到保护受刺激个体的精神体系不致崩溃的目的。在验证这个理论而进行的病例研究中,所有选择性失忆的病人都产生了一个现象,发病之后,病人再次接触有效侵害元的时候,不同程度的都发生了惊惶,逃避,恐惧,情绪失控,歇斯底里甚至自残的情况。卡登博士对这种现象给出的解释是,足以崩溃精神体系的侵害元会在意识本源上留下烙印,一旦烙印被相关侵害元的特定条件触发,就会发生侵害元烙印与意识本源的不等程度的冲突,以致引发可控级至不可控级的精神异常。”

  “可是我没有,我连一点情绪表征都没有,看见名字没有,看见照片没有,看见本人,还是没有,只有不记得,一点也不记得。”唐若增悒郁的一脸,忧伤的看着韩三,“所以你又骗我了对不对?”

  尼玛!

  要不要这么七情上脸丫!

  你才大二就浑身是戏了,要是以后参加工作了可怎么办!?

  韩三气得心慌,掐死这戏精的心思都有了。

  不到半个小时的接触,唐若增和龙傲天若有若无的一点相似之处,是韩三最想扇他脸的直接原因。

  龙傲天是浑浑噩噩的装13,不知不觉就把人给怼了,还一脸云淡风轻的茫然状。

  这姓唐的小子也装,只是没龙傲天那么深厚的底蕴和修养,背地里挖坑下套,然后站坑边上勾搭别人跳,等人跳下去了,他就趴在坑边上,平易近人的秀智障。

  你小子赶上好时候了,这要换以前韩三压了压心火,“唐同学家学渊源呐,我不过是根据你的状况做出自己的一些判断,也许不是选择性失忆,也许是选择性失忆的衍生特例,都有可能吧,你怎么能因为这个就说是我骗你呢?”

  “那没得说了,我找我爸去。”唐若增起身,迈开大长腿就走。

  “爱找谁找谁,个熊孩子!”韩三看唐若增飞快的走没了影子,恨恨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