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看吧文学 > 科幻灵异 > 命运道标 > 第247章 副本:睥睨-方衲渡江
  平戎侯龙傲天,祖居河西,少有宿慧之名,总角案首,弱冠解元,惜逢家变,愤而戍边,行伍近十载,积功至戍北军指挥使,晋侯爵。

  龙傲天就是这样一个永远自带幕布和bgm的顶配男神,不管在哪里,哪怕是跨越位面那么遥远,也无法令这种根植本源的属性发生一丝一毫的改变。

  永远完美,永远无暇,永远拉那种水蓝色弯月形状的俊朗便便。

  韩三也曾经复数次的羡慕过这样的人生,直到自己的命运发生远超于此的改变,之后,依然偶尔想起。

  那是不曾领略过的风景,同样拥有一张软妹儿,连号下来的新钞,龙傲天的那张就很有气质的奶油拉花卡布奇诺,韩三自己这张就十二个鸡蛋九根香肠的煎饼果子,透着那么的直白和坦诚。

  曾经,龙傲天的范儿,是韩三无比艳羡的。现如今,韩三也渐渐有了自己的路,少年时心中的影子愈发的淡了。

  不说他了,丫在主位面都跑路去番邦了,副本里想必也会趋利避害,不用本千户大人费心费力的。

  臣僚们还在高一声低一声的讨论东夷人围司隶的战事影响,韩三沉浸在青葱往事里细细品味,就是这么和谐的会议气氛里,忽的夹杂了一丝不协。

  钱三快步窜到大堂的正门边,朝门外低喝,“什么事?!”

  “江都有急报,吴王世子亲至,现在花厅等着。”隐隐是守门侍卫的声音。

  韩三离门不远,自然听见了,招呼钱三去把世子领过来。

  钱三去不多时,吴王世子朱晓常匆匆而来,身边照旧跟着那个姓何还是姓什么来着的王府骑卫首领。

  韩三看见朱晓常来了,差点随口问一句“你妹呢”,幸好脑子转的还算灵便,生生把“你妹”压在舌底。

  “大事不好,大事不好了。”朱晓常看见韩三就嚷,嚷完了才看清一屋子站站坐坐的人。

  “小臣与僚属研判军情,不知世子驾到,未曾远迎,还望世子殿下恕罪。”韩三起身长揖,稳稳当当的打了招呼。

  “韩师哪里话来,怪我来得急。”朱晓常压着心头火,勉强静下来客套,“本该听韩师之言,年节来拜,不想出了许多变故,只能早来了。”

  “且不说变故,殿下这韩师二字从何而来?小臣惶恐。”韩三听了两遍才听出来,朱晓常这是意图蒙混个便宜学生当当,那哪行,交学费了么你。

  “韩师莫要嫌弃晓常愚钝,晓常回家这两月,每每思及韩师的一言一行,已经体会到韩师欲收小常为徒的苦心。这次回来当择吉日循古礼慕归韩师门下。晓常想来不过三五日的耽搁,先尊先生号还是不打紧的,不打紧。”

  还有这么不要脸的蛇,没棍子也能爬丫,韩三略略感受到了王族之所以是王族的厚黑之处。奈何本心里还真有这个打算,一时也不好关死了门,只得先不理会,“呃,殿下先前说大事?”

  朱晓常一拍脑门,凑到韩三身旁,低声说话,“这没外人吧?”

  “世子但说无妨,许是说来的和小臣们谈论不差仿佛。”韩三看事情遮过去了,把上首位子让给朱晓常坐,听他说话。

  朱晓常眼睛一圆,“司隶的事传过来了?”

  韩三点点头,“围城了。”

  朱晓常顿时心乱如麻,“那先不说它,江南方衲的事也知道?”

  “方衲又如何了?”韩三几日前倒是从道标地图上看过了,此时自然不能明说,让朱晓常说最好。

  “五日前,方衲趁秋冬水枯强渡金沧江,破堂州,十万叛军盘踞大姑山,居高临下俯视江都,镇军侧腹受敌又无地利,已退至江都城外紫青山重整防线。”

  堂州和江都同在金沧江北岸,相距不过二百里。堂州地处上游,水战大有攻杀之利,军力亦占优势,江都这是药丸的节奏丫。

  韩三还不如何,下首的几个人却又惊到了一回,心悸之余,默默的把这个消息放进了心中盘算的中洲格局之中。

  “殿下此来……所为何故?”吴王府居江都,虽说时事败坏,可也没有世子出门求调援兵的道理,也不合公事规矩……那朱晓常来干嘛?找一条后路?

  “来拜师啊。”朱晓常说的理直气壮的,“自打想明白了韩师的教诲,晓常这些天在家寝食难安实在等不到年节的时辰了,索性早早过来,能多听些韩师教诲也是好的。”

  哦,那就是找后路来了。

  韩三拿到了底牌,意态轻松,“小臣才疏学浅,何来本事益于世子,还是不要误了世子的学业。”

  “韩翁世之大儒,韩师家学渊源,晓常能拜在韩师门下,幸甚至哉。”

  朱晓常这是打算死抱大腿不撒手了,“对了,早听说韩师精研马术,有伯乐之能,晓常这次带了几匹还算健硕的走马,实在是家中养不妥当,就送与韩师调教,免得遗珠有憾。”

  哦?有好马?

  韩三刚准备高兴,却又觉着不该高兴……不白拿的丫,这是要吃怪兽卡的丫,点券再多也得省着祸祸的丫。

  “小臣手段还差些,不过手下有位胡管事对马匹颇有心得,世子可将马匹与他瞧瞧。”韩三一指老胡,跟朱晓常说道。

  “何统领,胡管事得闲时就把马送过去。”朱晓常转头招呼何姓骑卫首领,干脆利落的把马给交了,“旁的仪礼稍后也找园子里的管事点验交收。”

  老胡闻听也没多想,揉揉眼睛,站起身说道,“现在就闲着咧。”

  众人听了都笑。

  朱晓常笑着摆手,让何统领带老胡去看马,老胡跟自家千户大人告一声罪,跟着何统领就出门去了。

  “就这脾性,世子还多担待些。”礼都收了这师徒的名分也算定下来了,韩三客气两句,不再推搪,“殿下一路辛苦,且由小臣在半山园安排房舍与殿下歇息。”

  “甚好。”

  朱晓常目的达成,爽快的准备退场,只是刚起身要走,却想起什么似的轻呼一声。

  “差点忘了说,江源郡也有事发作了!”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