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看吧文学 > 科幻灵异 > 命运道标 > 第191章 副本:睥睨-樱桃友藏
  小÷说◎网 】,♂小÷说◎网 】,

  不背麻袋不扛活,叩拜土地公像一个时辰以求保佑中洲来年风调雨顺,拜完了就给每人每天二斤米的犒赏。

  这,这,这得是上辈子造了多大的孽,才要下这么大的本钱给自己积攒福报啊?

  待问明了概有五日的数目,老头也觉得超值了。

  十斤米,省着点吃又能熬过一个月,一个月后家里总该分出些眉目,管他谁掌大印,人总得吃粮,要吃粮,地就不能一直荒着,回去种上地,这条性命就还能留着。

  老头兴高采烈的回去了,不用拐棍也不用人扶,嗖嗖嗖趟起一地的尘土。

  本来还想使人秘密潜入跟这军中新募的流民老乡扫听真相,现在也想明白了,要真是过来屠营,军兵里还能带上新募的流民卒?

  回去的路上,老头看着那些面熟的脸孔,大有唏嘘……俺们这也算沾了军属的边了,不然这等好事哪能轮到俺们这些流离之人的头上,这千户大人是个有担当的,以后若有差遣,还得多些眼色。

  日暮西陲,武车营总算囫囵着过了胡麻河,这时分赶路是不成了,团练使杨小顺过来请求扎营过夜,韩三交代一句好生值夜就都交给小六子办去。

  吴王府第一批千石米粮也用五十驾粮车拉了四趟,堆在选锋营锋矢阵中,等着某千户大人下一步的行止。

  韩三看天色还算宽裕,让赵四去流民营中找那个老头带些人过来,把拜土地公的事先开一个头。

  韩三请朱晓棠一道前去,不想走到半路有巡卒过来通报,青辣的县令大人到了。

  这也是个沉得住气的,韩三大军入青辣县境,整整一个白天没人管没人问的,到了将晚时分,见有扎营不走的意思才来人搭理。

  韩三遣人说去选锋营的地面上相谈,自己脚步不停当先过去。

  待到了营中,就见一人高的粮袋堆叠起半环厚墙,当中一副香案整治齐备,红烛高烧,香烟袅袅,居中一座二尺高的神像蒙着红布,万事皆备,只等着某千户大人的来到。

  韩三前脚来,青辣县令后脚也到了。

  一个四十来岁颌下一副黑须髯的魁梧男子,着绿袍冠乌纱,领着一票人走路带风的自远而近。

  待到近前,魁梧男子左右一扫,朝着小郡主长身一躬,“下官青辣县令见过郡主,本该早来迎奉,只因耽于近日的府县公务不得抽身,怠慢,怠慢了。”

  “大人多礼了,本郡到此不过些许小事,是为我家王兄祈福酬神,何敢劳烦大人侍候。”朱晓棠不求人的时候也是挺有傲娇范儿的,况且这青辣县令话中软软硬硬,让人嚼着还挺硌牙。

  “郡主折煞下官了。”

  青辣县令不咸不淡的应承,一双大眼又扫到韩三,“这位大人是?”

  “本官北织造左千户韩三,眼下暂理胡麻县事。”

  “哦,那敢问千户大人领军至青辣是何等军务,可有小县效力之处?”

  这是中年健忘了?昨儿还有两县的书文往来说明借道北上的事,睡一宿觉就给忘了?

  韩三简略说了说,青辣县令一张大脸立刻耷拉下来,沉声说道,“前两日府君见召,这等事又属军务,想来小县的县尉更知悉些。言说今日检校厢军,尚在百多里外的长风隘,若大人不忙可多提点两句。”

  哟,将相不合啊这是,虽说面子上县令稳压县尉一头,但能在青辣这样的上县做官,哪个会是简单角色?

  听说韩三说只是过路,青辣县令面色稍霁,又听说吴王郡主是来赈济流民的,更有一丝喜色上脸。

  流民初至,江都府郡就有明令,青辣胡麻两县必阻其南下,以免动乱地方,坏了抵御江南方衲的根本。

  按说一郡之地吸纳几万流民本不当事,只不知流民确数,不敢开这个口子。再者安置事繁杂劳心,自不如一推了事,舍些薄粥安抚,时间长了,任其生灭也就是了。

  地势缘故,青辣比胡麻县受压更重。

  青辣县令忙的脚不沾地,催办各乡出粮米出丁勇,严防死守还不能激流民生变,一颗心操得稀碎,府上乡下来来回回,跑得肚子都瘦下去一圈。

  现在听说有一批数千石的粮米平白摊出去,可不知解了自己多大的难处。

  财神落地,气氛登时融洽起来,相互吹捧几句的工夫,那个流民老者也领着三五百人过来了。

  看见小山似的粮垛,即便隔了十数步,那一片咽吐沫的咕噜声也宛若闷雷,也吓了众人一跳。

  韩三不敢怠慢,告个罪当先上前,给流民们讲规矩。

  “天时不仁,小人不义,累无辜流离困顿,今幸有王家体恤,祈神明谋黎民福祉,尔等无离天灾人祸者,当诚心敬意,为民求乞,为己求乞,方不负慈悲意……”

  韩三说完,转身来到香案前,一抬手就揭开了神像上的那块红遮布。

  一片惊呼中,神像显出真形。

  一颗鹅蛋大头,长长圆圆,额头有纹,顶上疏稀。

  面貌雕法清奇,使一种筷尖粗细的平实线条,勾一对细弯眉,眉下寸半,橄榄扁眼中各一点瞳仁,鼻若垂指,嘴似卧月,口鼻之间两撇八字纹。

  大大的鹅蛋头下,是细到摧折的脖颈,四肢也是细长,比脖颈粗不上三两分。

  一双手掌浑圆,一手抚在后脑,一手捏了柄奇型长兵。

  上中衫,下短裤,两腿成圆,两只面包脚,稳稳立案前。

  整个神像透着恁么的憨厚可亲,嘉余喜庆。

  “这,这是土地公?!”青辣县令难得心直口快了一回,这是实在憋不住了。

  “韩大人可算半个仙人弟子,许是修炼之际魂游太虚,见过福德正神的金身也说不定。”

  骑卫首领站的近,淡然与青辣县令开解,话里话外都是少见多怪的味道。

  青辣县令显然不服,又问,“那土地公手里所持何物?不类锄耙,倒更像一把扑网吧。”

  “呃,这大概是福德正神灭蝗像吧,不愧是司掌土地的神灵,保佑丰年不算,还能想着帮百姓除蝗保粮,余德斯远,果然得人拜服。”

  某千户大人也被骑卫首领的广博见识给摄住了,想着是不是该给这个一直努力抢镜的汉子起个名字,不然有些对不起这份勤勉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