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看吧文学 > 科幻灵异 > 冥捕司 > 第二百四十九章 水鬼
  与水面上的二人对视一眼,潜伏在水里的怪物便迈着缓慢的步子,踏着河泥缓步没入了河底的混沌中。

  亲眼见到水下那身体膨胀的人形怪物缓步走开,就算是走南闯北见过不少世面的苗笑婷也顿时脸色煞白,她指着水下那诡异的东西,问道“白宇玄,你说水下的是什么怪物啊”

  站在甲板上的嘲风卫抬起头望着被晨风吹拂的风帆,他脸上非但没有一丝惧色,反而一脸激动道“笑婷,看来我们很快就知道那些装载精盐的官船是如何倾覆的了”

  突然,已经停滞的商船再次颤抖起来,木板被撞碎的声响如雨点般从脚下的船舱里传来,好似有什么东西正在密集地撞击着船底,同时,偌大的船体开始明显倾斜起来。

  白宇玄急忙跑进船舱查看,却惊讶地发现一个块头足有树干粗,通体乌黑的巨大尖头铁锥钻破了厚实坚固的船底,赫然出现在眼前,滚滚河水不断从船体裂开的缝隙里涌入,同时木板痛苦得吱呀声不断传入耳中,看来当初令快速行驶的官船突然停下的,应该就是眼前之物。

  “我嘞个去,这是什么鬼东西”

  白宇玄一边自言自语,一边急忙回过身,冲门外的甲板大喊“船老大,船舱里进水了”

  就在他正准备转身跑回甲板上时,不想一个异物突然撞破了身旁厚厚的木板,,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急速冲来,白宇玄还没回过身,一个冰凉的物体贴着自己的脸皮突然飞过并深深扎进身后的木板上,掀起飞溅的水滴洒了白宇玄一脸。

  回首一看,那玩意儿居然是一个有拳头大小,造型怪异的小铁锥,其尾部连着一根拇指粗的锁链通往船体之外的运河水底。

  “这又是什么鬼”

  白宇玄伸出手轻抚冰凉湿润的锁链,突然,一股怪力从水底传来,深深扎进船体的锁铁锥头被猛地拽起,只听见木材开裂的声音再次传来,金属制成的铁锥嗖的一声又被拉了回去,并在木板上留下一张人手模样的窟窿。

  “原来官船上那些鬼手一样的印记都是这东西弄出来的”

  这下白宇玄终于知道那十几艘满载精盐的官船是怎么沉没的了,那根本不是什么水鬼作祟,而是有人刻意凿沉官船

  木板的炸裂声再次传来,无数尖锐的铁锥撞从各个方向钻破坚固的船板,如雨点般砸进了船舱,眼看其中几枚即将击中站在船舱里的白宇玄,电光火石之间,锋利的唐刀突然在白宇玄的眼前闪过,无比锋利的刀刃将链接铁锥的锁链劈断,直刺白宇玄胸膛的铁锥因为受力偏离了方向,深深地扎进了一旁的船板上。

  “这些是怎么回事”甩掉刀身上的水滴,持刀人苗笑婷一脸惊愕地望向白宇玄。

  白宇玄一把拽起苗笑婷,边跑边说“有人在河底攻击我们,这船已经没救了,咱们快走”

  由于河水的快速涌入,转眼的功夫,船舱里刚刚还只是淹没脚面的水位已经没过了二人的膝盖,估计不消片刻,这艘商船就要沉入河底了。

  二人跑上甲板,见船老大等人依然跪在甲板上虔诚地磕头,祈求水鬼爷爷放过自己。

  “真是愚昧自己找死怪不得别人”白宇玄抽出青莲剑,与苗笑婷相视一眼,迅速跳进冰凉的运河水中。

  深秋早晨的运河里如冬日般寒冷刺骨,白宇玄憋着气,在水里猛地睁开眼,见到了令他难以忘怀的画面,只见一个大树般的圆柱倾斜着立在水下,圆柱的一头已经插入商船的船底,另一头则隐藏在满是淤泥的河底,没猜错的话,那出现在船底的巨大铁锥身后便是这巨大的圆柱,看来有人事先将这巨物隐藏在水中,待猎物靠近后将铁锥立起,钻破坚固的船底,迫使行驶的船只停下脚步。

  就在白宇玄望着水下的庞然大物发愣的时候,肩膀处传来拍打的触感,扭过头去,只见苗笑婷正一脸惊慌地指着前方,似乎发现什么可怕的东西。

  顺着苗笑婷的目光望去,见昏暗的水下冒出数个模糊的人影正踏着河泥缓缓朝自己靠近,待对方朝自己走进到几步远的距离,白宇玄这才看清对方的模样,眼前那几个人形怪物有着惨白膨胀的身躯、高大的块头、以及狰狞的面孔,尤其是两只眼睛几乎占据了半张脸的面积,粗壮的双臂张开朝自己张牙舞爪地快步走来,远远望去好似复活的溺毙者正准备抓捕落水者做替死鬼。

  感情那些落水者就是被你抓住手脚被活活淹死的,可惜我不是他们,管你是不是水鬼,既然来了那就不能客气

  无视面前那朝自己快步靠近的怪物,白宇玄掏出黑弩,对准那移动缓慢的目标扣下了扳机,急射而出的箭矢迅速扎进对方的身躯,只见无数气泡伴随着红色的血水不断从伤口处涌出。

  “哦原来如此”

  见到面前怪物痛苦得转身逃走,其他几名同伴也没有再靠上前来,似乎是忌惮自己手里的弩箭。

  心中一声冷笑,白宇玄明白了其中的玄机,眼前的人形怪物根本不是什么水鬼,而是身穿有潜水功能衣衫的人,那膨胀而巨大的身躯里储满了氧气,可以让里面的人在水下滞留一段时间,这就相当于周唐时期的潜水衣呀

  正当白宇玄为弄懂其中奥妙而兴奋不已不已时,只见一个拳头大的铁锥突然从眼前闪过,快速穿过的异物掀起身边的水流,令白宇玄的身体无法保持平衡。

  目光再次朝水下望去,只见那几个穿着潜水衣的人站在巨大的圆柱之上,似乎准备将东西撤走,同时其他几个同伙手持造型奇特的弩箭对准了自己。

  “难道刚才在坚固船身上掏出那些窟窿的铁锥,就是从他们手里射出来”

  脑子里刚闪过不祥的念头,只见对方扣下扳机,数个铁锥冲着自己急速冲来,由于身在水中行动不便,想躲开哪有那么容易,快速冲来铁锥精准地射中了自己,一阵剧痛从腹部传来,不断刺激着白宇玄大脑的神经。

  那射来的铁锥力道是如此之大,白宇玄能清晰地感觉到身上金丝软甲的鳞片已经开始散架,要是再挨一发一定会洞穿身上的护甲。

  眼看站在河底的几人再次掏出弩箭对准自己,准备再次射击,这次要是再中招,保不齐就真的报销在水底了,好在苗笑婷死死拽住自己的衣衫正在将自己往河面游去,白宇玄一边朝拿起黑弩向对方射击,一边拼命蹬着双腿,冲着河面游去。

  终于,出水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新鲜的空气连通部分浑浊的河水钻入鼻孔,他终于回到水面了。

  深吸一口气还没来查看苗笑婷是否安然出水,脚下便传来巨大的力道将他往水下拉扯,低下头,只见那身穿潜水服的人不知何时扑上前来,巨大的手掌正死死抱住自己的双腿,准备将他往河里拉去。

  白宇玄被巨大的力道拉进河里,那拉住自己双腿的人由于身穿潜水服,任由自己怎么踢踹也丝毫不受影响,举起黑弩扣下扳机,但锋利的箭矢并没有射出,原来刚才在水里一顿胡乱射击,已经将弩箭里的箭矢全部射完。

  要真被拖到河底,待口中憋着的氧气消耗完,自己就会成为又一个被水鬼害死的倒霉蛋。

  正在白宇玄万分焦虑的时候,一只弩箭突然从身边射来,将对方那厚厚的潜水服划出一道巨大的口子,大量气泡不断冒出,只见潜水服之下,是一张惊恐万分的面孔,由于潜水服已破,对方急忙脱下厚重的装备,转身朝河面游去。

  可对方还没游出两步,便被再次射来的长长弩箭射穿了身躯,殷红的血液将周围的水域染红。

  没有了外力的拉扯,白宇玄得以再次返回水面,当他的脑袋刚从水里探出来的时候,只见一张大网从天而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