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看吧文学 > 玄幻奇幻 > 乱世太帝 > 137 徐州城外
  郗鉴再度来信,诚邀徐谦去大都督府任职,大都督的面子不好驳斥,另外他也很想去徐州看看冷叶。

  记得当初她说天师令很重要,而且落在了后赵太子之手,她急于找回统一天师道,如今一年多过去了,她没有来任何消息催促,莫非她等不及,自己前去后赵了?亦或是她自己也事耽搁了?

  同时庾亮的手令也可以找郗鉴兑现。

  徐谦把要去徐州都督府的事说了,众帅佐都很赞同,能在大都督府任职,和郗鉴搞好关系非常重要。

  徐谦从萧家堡和飞云堡的长老帅佐中选出一些人,加上张云和余南溪,组成联合堡内阁,一起协调管理两堡事宜,他自己则一人一骑往徐州而去。

  路途上要经过柳家堡,之前和陈家坞打仗之时没有好好和柳清颜相处,这次他决定去弥补一下。

  听说徐谦来了,柳清颜像小鸟一般飞了出来,拉着他往自己的院子跑,没想到在走廊上碰见了柳如是。

  徐谦赶紧松开柳清颜的手,柳如是仿佛没有看到,一脸堆笑道:“徐堡主,打了大胜仗,恭喜恭喜呀,听说你即将去大都督府任职,真是羡煞旁人,老夫在这里提前祝贺!”

  如今这小子即将成为大都督府面前的红人,当然地巴结着点,至于女儿嘛,反正拼死老命不嫁他人,既然他现在有出息了,就随他们去吧。

  消息还挺灵的,徐谦回道:“哪里哪里,侥幸而已,也多亏柳堡主派了三千人助战!”

  柳如是遗憾地想道:“早知如此,我就多带些人亲自出马,老夫是他将来的丈人,那太守之位他还不让给老夫!”

  “哈哈,应该的应该的,你与清儿多日未见,是该好好叙叙旧,老夫这就不打扰了……清儿,好好招待徐堡主,谈完后通知我,老夫要与他痛饮千杯!”

  柳清颜红着脸道:“知道啦,爹爹,等下喝酒少喝点,您的身体”

  柳如是摆摆手,笑呵呵地离去。

  好现实的老丈人啊,徐谦想道,若是今日还是一文不名,估计得扫地出门了。

  柳清颜拉着他的手,边走边晃。

  “徐哥哥,以后父亲把堡主之位传给我后,你来当好吗?你实在太厉害了,那日砍杀陈家坞的骑兵时我都看得呆了,要是你我联合,那样我们就会更加强大,再也不会有人敢欺负我们了!”

  这是拿柳家堡当嫁妆吗,有点丰厚呀,不过本堡主笑纳了!

  走进柳清颜房间,她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甩开徐谦跑到内间,等到他走到内间门口,她正把柜子门关上。

  “柳妹妹,什么东西,搞得神神秘秘?”

  “没、没什么啦……徐哥哥,你在这里坐。”她指着梳妆台前的一条凳子。

  “嗯……?”徐谦好奇心顿起,逗她道,“莫非这里面藏着一个男人?”

  她又羞又急道:“哎呀,你真讨厌,我柳清颜岂是那种人……你要看,就给你看好了!”

  她小跑着过去打开门,捧出一件大红色的衣服扔到他面前,然后羞赧地别过头。

  徐谦摊开一看,龙凤呈祥和牡丹花,这不是新娘妆吗?看来柳清颜已经在准备婚礼服,迫不及待地想嫁给我了。

  徐谦拿起来披到她身上,在她耳边温柔地说道:“很想看着你穿上它的样子,我美丽的新娘!”

  柳清颜转过头,两人鼻子碰到了一起,四目相对,眼神中漾溢着爱意,彼此感受着对方沉重的呼吸,徐谦闻到了她脸上淡淡的脂粉香味,他偏过头,在她娇艳欲滴的红唇上轻轻吻了一下。

  一股浓烈的男子气息扑面而来,柳清颜“嗯”了一声,浑身触电般哆嗦一下,闭着眼睛享受着这奇妙的感觉,她全身的血液都有些沸腾起来。

  徐谦见她一副陶醉的样子,又埋下头吻了上去。

  柳清颜浑身颤抖,双手紧紧抓住徐谦的手臂,她感觉到阵阵的天旋地转,仿佛进入了仙境,浑身每个细密毛孔都舒张开了

  两人就这样相拥相吻,忘记了时间忘记了自我,直到感觉有点无法呼吸了,两人才分开,柳清颜扑倒在徐谦怀里,现在她已经把自己给了他,因此羞怯之心略减,况且在他怀中他也看不清她的脸,她轻声说道:“我真笨,连亲嘴也不会!”

  傻丫头,这事哪天生会的,你哥哥我和初恋接吻时还要糗,双方就像两只狗一样互咬,直到好多次之后才进入正轨

  “没事,多练练,熟能生巧,我们再来一次!”

  徐谦扳起她的脑袋就往她嘴唇上印去,她“哎呀”叫了一声,急忙转过脸去。

  “不要啦,再亲我心脏不了了……”

  这就受不了了,那要是

  柳清颜感到他停住不动,转过脸看了他几眼,这家伙真笨,我就是乱喊喊的,你怎么能停呢,她用力抱住他的头往下拉,主动亲上来,动作显得有些疯狂。

  对啊,老子咋忘了,女人往往口是心非,要反着去理解!

  两人又是一阵缠绵,直到柳如是酒菜都凉了,等得屁股坐不住派人来催,才恋恋不舍地分开。

  徐谦和柳如是畅饮一番之后,再去和柳清颜温存一番,两人一直聊到很晚,才因困倦万分相依而睡,期间徐谦模模糊糊想要和她更进一步,奈何她非要等到新婚之夜才能行其好事,徐谦死缠烂打,小动作不断,撩得柳清颜芳心荡漾,半推半就,最终处女之堤失守,被这个无耻之徒得逞。

  “柳妹,从徐州回来之后我就娶你,我对做官毫无兴趣,这次不过去应个景。”

  第二天徐谦和她在堡外分手,自古愁恨伤离别,柳清颜一直望着那挺拔的身形消失成一个黑点才留着泪离开。

  古道夕阳,徐谦缓缓而行,体会着这个完全无工业污染的大自然,空气是那么清新,想想现代社会,人们一到周末就去景区民宿,花钱享受自然带来的心旷神怡,哪里有如此美好的地方。

  就这样边走边看,一直到了第五天,他才接近徐州城外。

  雄关漫漫,徐州城墙高大坚固,走近可以发现墙壁斑驳陆离,刀砍火烧的烙印昭示着无数场战争的痕迹。

  城门口有一队全副武装士兵把守,对进城之人都进行严格盘查,如今徐州是边境重镇,这种做法倒也合乎情理。

  徐谦有郗鉴随信赠送的亲笔邀请函,因此并不担心入城的问题,他牵着马走向门卫,忽然前面一个老者被门卫推到地上,老者在地上滚了几圈,双手却紧紧抱着一个包裹不放。

  “快交入城费,否则今天别想进城!”

  那老者年岁已大,一倒在地半天没有起来,老人并不一定都是好人,说不定是坏人变老了,而入城费每个人都必须交但是他耍赖呢?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徐谦不知谁是谁非,所以一时站立旁观。

  老者终于缓过气来,挣扎着爬起来,对着士兵鞠躬道:“军爷,小老儿实在没钱,求求你们放我进去吧,神仙会保佑你们!”

  一个士兵冷笑道:“若是真有神仙,为什么不让天下太平,让我们当兵的吃苦?以此看来,就算有神仙,也是自私得不管别人,说不定还来个神仙打架,凡人遭殃你还是老老实实地交了过路费,好去拜你的神仙!”

  老头儿一听他对神仙出言不逊,害怕的神情变成了愤怒。

  “年轻人,莫要信口雌黄,小心报应!”

  那士兵怒了,冲上去拼命用脚踢他。

  不过是个迷信的老头么,这个士兵过分啦,徐谦上前一把抓住他往后拉,他感觉自己脚下不听使唤,被人拖到了一边。

  “这位兵大哥,人家年纪这么大,你小心打出人命!”

  徐谦不想和他们起冲突,因此态度很好。

  士兵心想这厮看上去白白净净,力气却真大,不过他们人多,他才不怕他。

  “你他妈找死啊,敢管老子的闲事,哥几个,揍他!”

  其他几个人围过来就要抓他,徐谦把手往怀里一塞,掏出郗鉴的邀请函在他们面前晃了晃,上面该有大都督府的印鉴,几人经常碰到盖有印鉴的公文,因此一眼就认了出来,赶紧停手。

  内中有个识字的士兵过来道:“这位少爷,可否将文书交我一看?”

  徐谦也不怕他们敢那邀请函怎么地,递了过去,那人读了一遍,脸色大变,和其他人嘀咕几句,于是一起上来告罪。

  他们得知徐谦是大都督的贵客,怕他把这事和大都督说了,那他们真是吃不了兜着走了。

  “好在没有闹出什么人命,你们把老大爷扶起来,道个歉就是了!”见他们态度不错,徐谦也不为难他们。

  “是是,这点小要求肯定能做到。”

  几人过去把老者扶起来,有的给他掸灰尘,有的问他伤哪里没有,那老者受宠若惊般直道没事没事,手中的包裹却没有一刻放松。

  那识字的士兵对着老者无奈地摇摇头道:“您老是真没钱吗?我看不见得,您是真心诚啊,宁可被打,也不愿拿点斋醮的钱出来,我们当兵的不容易,你们把钱都供奉了你心目中的活神仙,我们替你们守城打仗的人反而要饿肚子!”

  老者摇摇头着急道:“各位兵大哥,我真的没钱,我包裹里的不过是些衣物罢了,怕被弄地上,所以抱得这么紧!”

  这时他急匆匆往前走,想要离开这里,没想到脚早已受伤,不走不知道,一走就感觉一阵抽筋,手上一松,包裹掉落在地上散开,许多铁钱滚了出来。

  老者疼得龇牙咧嘴,用手爬向前去捡那些掉落的铁钱,嘴里喊道:“这是给马天师的,求求你们不要拿,不要拿!”

  那几个士兵为了避嫌,走得离他远远的。

  徐谦过去帮他捡起钱,收在包袱里,他感觉脚稍微好些了,站起来道谢。

  “这位少爷真是好心人呐,老朽多谢了……观少爷天庭饱满,面如冠玉,若能加入天师道,接受马天师传道,一定能早日悟道透神仙之道,摆脱人世界的痛苦,进入极乐世界。”

  听这口气,一定是冷叶的天师道忠实信徒了,怎么逮着人就说教起来洗脑了呢?

  “喂,你这老头别不知好歹,敢对我们贵客胡言乱语,你快走,进城供奉你的活神仙去吧!”

  这些士兵非常讨厌他们无孔不入的布道。

  大都督府随时可去,倒是先找到冷叶看看她近况要紧。

  “这位大爷,你们天师道可有个圣姑?”

  “那是,圣姑如今是我道最高的存在,貌如天仙,法力无边,无人不知,谁人不晓,这位小少爷问此有何贵干?”

  一提到圣姑,老者肃然起敬,滔滔不绝地赞美起来。

  几个士兵却在旁边嘀咕道:“装神弄鬼的女骗子而已,不过长得倒挺漂亮,估计是羯人的野种,要是能在床上蹂躏她,倒也是抗胡了”

  “哈哈哈”几个士兵都同时****起来。

  徐谦皱皱眉头,瞪了他们一眼。

  “我虽非道徒,圣姑却是我朋友,不许你们侮辱她!”

  士兵们收敛笑容,识字的士兵道:“贵客,你切不可被那狐媚子迷惑了,贻误终身,大都督一再告诫我等。”

  什么狐媚子,他们居然这样说冷叶,她明明是个冷淡寡言的少女,看不出哪一点有骚啊,不然的话自己这么英俊潇洒足智多谋威武不凡她怎么没来勾引自己呢?这不是打我脸说我不够优秀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