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看吧文学 > 玄幻奇幻 > 九月恸仙记 > 第80章:天有正道后起人(正道弟子))
  “唉,这个时候似乎不是闲聊之时,咱们还是赶紧追着上去,省得让那叛逆之徒逃走了才好。”寒草寇苦笑一番,不愿多做解释,立马是动身奔跑出去。

  孙云正几人也是赶紧追赶上去,心里可是没有忘记悬赏之事。毕竟一旦失败,那惩罚可是相当严重。

  出了房间之后,中间是一条宽敞大道,隔壁两边均是一个个不大不小的房间。

  而借着夜明珠的飞出去,亮光之下,可以隐约看到那林纯正在奔跑的踪影。

  “叛逆之徒就在前面,咱们快追。”郑水宁女子一声呼喊,众人顿时找到了目标,不禁各自加快了脚步上去。

  正是这时,在大道的前方之处,无名的亮起一阵巨大的亮光。三颗形状不一样的珠子飞在空中,险些将整个通道照亮得清楚完整。

  三个面貌年轻的青年,有些陌生的出现。

  看他们的步伐,似乎正是从前方溜达回来。头顶之上的照明珠子,似乎正是他们一人一个所催动的宝贝。

  这三人服装不一样,身高却是差不多的挺拔模样。一人身穿黑色服装,面色阴沉,下巴留有一抹山羊胡子。腰间挂着一个刻着夜字的腰牌。

  一人身穿得体道服,打扮得像个道士,手里捧着一把拂尘一般的东西。腰间挂着一个刻着儒字的腰牌。

  最后一人则是一个光头青年,身穿白色佛门便服,一脸的俊俏之色。腰间挂着的腰牌则是一个雷字。

  “咦。这前面怎么会修士出现,这夜间时刻闯入这破庙里可是有几分胆色。看来修为不弱哈,就不知道是散修还是其它门派的弟子。”光头佛门便服青年轻轻说了一句。

  同时之间,那林纯贱人已经逐步逼近了那三人。这通道明显的宽广,再多上数十人也是畅通无阻。

  偏偏这三人,仅仅是扫了一眼而已,顿时同时停下脚步来,各自拉开距离,十分霸道的将通道拦截了下来。

  “嘿。没想到这里还有一只魔派妖孽,今晚还真是热闹哈。吕兄,孔兄,法力还充足把,一起解决了这余孽了吧。”道服青年挥舞着拂尘,露出一抹笑容说道。

  说话之时,手中拂尘抖动一番,一个甩动挥舞着。立刻是发出一道蒙蒙灵光于周围墙壁之上,形成一片巨大的灵气屏障。

  林纯那厮话语不说一句,眼看前方有人拦截下来,不想多做交流,躯体如同壁虎一般爬上墙壁特地绕开三人。

  只是在触碰那屏障之时,整个躯体触电一般发出颤抖哆嗦情况。好像里头也有什么克制灵力,林纯贱人当场撕叫一声,就从高空里掉落下来,身上尸气大幅度的溃散化掉。

  “区区一头魔影傀儡而已,又不是真身存在,哪里还需要咱们法力全盛再出手。”黑色便服青年淡淡一说。一副有持无恐的模样。

  而地上的林纯眼见吃瘪一番,不由得做出拼死挣扎的举动。身上尸气浓郁冒出,三个鬼脸脑袋同时冒出冲着三人飞去。

  与此同时,林纯本身的躯体化为一抹尸气雾气消失在原地,似乎是带着一阵狂猛的怒气要袭击着三人。

  “哼,雕虫小技也想在我等面前班门弄斧,真是痴人说梦。给我破。”道服青年手持拂尘,一手则是捏着法诀,随手一挥之时,就有七八道灵光飞出,准确无误的击中三个尸气鬼脸。

  那灵光显然是纸符之类的灵技,那看似凶猛的鬼脸东西在灵光击中之后,十分神奇的散开蒙蒙灵光。然后快速的被分散融化不成尸气。

  那简单的手段看似普通纸符,实际乃是道服青年的法力所化灵力。专门便是克制魔道功法的手段。

  三个鬼脸东西眨眼消散之时,就在道服青年的面前,恍然出现林纯那半魔化的身影。那修长而带着浓郁杀气的手爪正是朝着道服青年抓去。

  这道服青年的心也是真大,如此情况竟然丝毫没有动作。倒是一旁的光头青年在捏着法诀,嘴里念叨着一阵咒语。

  一个木鱼拿捏在手,缓缓的敲动之时,一阵佛门梵音如同水波一般扩散在周围地方。

  那林纯明明距离道服青年近在咫尺,在梵音席卷之时,十分诡异的定住身影,同时抱头痛哭在那里。似乎此刻正在承受着某中痛苦。

  道服青年微微一笑,似乎早有预料,同时挥舞着拂尘,溜出一道灵光飞出击飞了那林纯躯体。

  在身旁一直未动手的黑色服装青年,此时则是一抖右手,一把单刃弯刀拿捏在手。

  随即他速度很快的闪动出去两丈距离,那手中的弯刀根本看不到他挥舞的瞬间。林纯的躯体便是被一分为二的裂开,后劲的刀刃呈剑光划过地板,露出一片长长的痕迹。

  林纯的躯体虽然已经分半,却是由于尸气的诡异,正在快速的融合聚集起来,显然又要再度复生的样子。

  道服青年则是快速跑了过来,从怀里掏出一个钵体宝物。催动起来之时,从中冒出一股蒙蒙火焰飞去那团躯体里头,燃起熊熊大火。

  不出十息时间,林纯的躯体便是灰飞烟灭于其中。现出原形的则是一个木性材料制造而成的傀儡东西。

  三人出手的时间看似长久,实际上不过是几个眨眼的瞬间。

  后头寒草寇四人追赶过来之时,已经看到林纯那厮化成傀儡模样。

  “完了,咱们似乎上当了。眼前的林纯并不是真正的林纯。虽然不知道她如何变换出这个傀儡,显然这只是她的替身而已。咱们可都是白白忙活了。”孙云正看清傀儡之时,眉头一皱,叹了一口气,颇为无奈。

  郑水宁,吴芸花女子同样是惆怅起来,想不明白竟然会被摆了一道。

  寒草寇则是看了看眼前陌生的三人,发觉他们身上都是正道灵气。且修为不弱,均是九层修为模样,不由得拱手问候一句。“十分感谢三位仁兄出手相助,击杀了这叛逆余孽,真是十分感谢。”

  孙云正三人回神过来,也是不忘记了拱手问候一句。

  “唉。咱们同是正道之人,面对魔道一派自然是同仇敌忾。至于感谢的话,眼前这东西只是傀儡而已,似乎并不是阁下追寻的叛逆本体把。如此一来,也算不得什么帮忙了。”道服青年摆了摆手示意着不必如此客气。

  而孙云正则是有些大胆的问道,“看三位服装不一,气宇不凡,显然是大势力的弟子。就不知是。。”

  道服青年并不没有隐藏身份,十分坦率的说道,“在下朱沅,乃是儒云宗的弟子。旁边黑色服装的乃是夜剑门的吕江吕兄。旁边这位则是雷明寺的孔云孔兄。我们三人各自是宗门之内悬赏任务而来,碰巧遇上便是一同结伴而行。对了,还未请教阁下四位。。。”

  “儒云宗?夜剑门?雷明寺?这不都是一流门派吗?怪不得三位道友气息甚是高强,感情是大门派的弟子。”郑水宁女子挑了一下眉头,有些惊讶。

  而寒草寇和孙云正几人对视之后,又看了看对面三人腰间腰牌的字句。丝毫不掩饰的报出自家势力以及名字。

  “哦。四位道友竟然都是东轩府的弟子。这可是失敬失敬了。”夜剑门的吕**年听闻东轩府名头之后,不禁动容了一下阴沉的面容。

  “吕公子客气了,虽然东轩府是大门派之首,而我们四人不过是门内的小人物罢了。并没有十分奇特之处。”吴芸花女子微微一笑,似乎看得吕**年十分顺眼。

  吕**年感受到吴芸花的目光,也是不掩饰的扫视过去,似乎一点害羞之色都没有。

  一旁的和尚打扮模样的孔云青年,则是面目清秀和众人交谈起来。过得一盏茶时间之后,众人也是简单的了解情况。“既然咱们几人有缘聚集于一起,接下来不妨一起行动赶往那怨坟场,追赶咱们的悬赏任务而去。不知各位意下如何。”

  经过简单的交谈,这夜剑门,儒云宗的弟子都是接受悬赏任务,前来抓拿门中叛逆。

  奇怪的是,他们所追踪过来的,所击杀的叛逆都是一个个傀儡,并不是叛逆的本体。

  就如同眼前的林纯一样,仅仅是一个傀儡,并不是其真正的本体。

  “那怨坟场之前我们也有所听说。只不过孔云兄为何笃定这些叛逆都会往那里距离。难不成那里是魔道一派的一个据点老巢不成?”寒草寇摸了摸下巴有些思考起来。

  另一边的孙云正,则是与那收集情报的负责弟子李长风联系起来。

  “寒道友是吧。你的猜测不错,不过准确的来说,那怨坟场并不是什么魔派的老巢。而是魔派征收新人的一个临时据点。根据我们雷明寺的情报来看,这怨坟场之内应该有着一个传送阵,是专门运输魔派新人的渠道。要不然,这些修炼魔派功法的叛逆,为何能够纷纷聚集而来。显然是受到了什么东西进行召唤而赶了过来。”孔云青年并不掩饰,而是直接讲述自己所得情报。

  “既然是魔派的一个临时据点,里头岂不是高手无数?咱们这点修为就冲过去,不会有去无回把?”郑水宁女子不由得担心的问候一句。

  儒云宗的朱沅则是摇了摇头,“郑姑娘有所不知把。这片大陆可是咱们正道人士的地区。这魔派之人在这里搞小动作还是可以,动作大了,可就是会全军覆没。这筑灵期境界的魔修是不可能出现的。更何况我们儒云宗情报已经属实,正在召集筑灵期境界的修士赶往这里进行清除余孽。否则,朱某哪里敢擅自行动,自作主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