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看吧文学 > 玄幻奇幻 > 极道猎梦师 > 第二章 出发前的准备
  由于幻影千面长期帮别人换脸,真真假假沾染了太多的东西,他渐渐地发现自己有快要迷失的迹象,如果不是有照片,他都快忘记自己的本来面目了。

  凡是拥有幻容术的猎梦师都会面对这个关隘,无一例外,这是他们的大劫,既然在某方面拥有了常人没有的方便,自然要付出相对的代价,度过去则永绝后患,度不过去就会丧失真我,身死道消。

  在很久以前,这个大劫其实是在推开真实之门时产生的,越过去就破四境,越不过去就迷失自我,生命危险反倒不大,可幻影千面是成功越过四境之后才出现这样的情况,他去了很多地方,请教了很多人才对自身的问题有了一定程度的了解。

  因为他走的是最普通的修行之路,前四境停留的时间太长太夯实,所以才安然无恙的破了境,可他越了四境之后,掌握了另一个层次的力量,杂念太多,意识又没有通过大劫的考验没有质的跃迁,意识开始有些不受自己的控制。

  这个时候能救他的只有呼吸引导之法,而且还必须是特殊的法,能够刺激到意识的法,修身以降服心猿,增魂以驯服意马。

  既然他主动提出了要求,程善笙脑海里面又有一大堆的呼吸引导之法,只是稍微犹豫了一下就答应了他,闻人道给自己传承时,又没有说那些法不能外传,而且其中有好多都是从其他宗门收集起来的,想传给谁还不是凭自己高兴?

  他犹豫那一下,也只是因为他好奇幻影千面怎么知道他能找到呼吸引导之法,可他略作思索就醒悟过来了,都快要走火入魔的人了,所谓病急乱投医,哪里还有心思去筛选,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希望,万一瞎猫碰上死耗子不就赚了吗?

  不过程善笙并没有立即就把功法交给他,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他还是懂的。

  幻影千面拥有幻容术,不知道结识了多少猎梦人,他找了这么久都没有找到,若是自己表现得太轻松,随手就给出一本符合他要求的法,不等于是告诉别人他有很多呼吸引导之法吗?这种找死的行为就算再给他几条命,也不够他折腾的。

  限行令突然解除,这么多事儿全都挤到了一起,叫他如何不急?什么是争分夺秒在他脚踩油门的那一刻起就有了深刻的体验,他的平均速度几乎是保持着一百码的车速在城市中穿行,如果不是躲摄像头,等红绿灯恐怕车速还会更快。

  没过多一会儿他就来到了沈芊莹的店里,却发现门牌上挂着一个小牌子,上面写着“老板不在,到国外旅游去了,有事儿助理”

  程善笙看着小牌子上的内容,一头的问号,好好的怎么就突然出国旅游去了?先前不还说很担心那些“可爱”的“小动物”们不适应商海市吗?不会也是去魔魇三角渊了吧?这下抑毒丸可去找谁拿啊?

  想到这里,他连忙给沈芊莹打了一个电话。

  “嘟~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不在服务区,请稍后再拨”

  他不信邪的又连播了几遍,无一例外,全是那个熟悉的忙音,随后他又发了几条微信,打了几个语音电话,同样没有回复。

  程善笙彻底懵了,就算她不是去魔魇三角渊,而是真的去旅游,可总是要跟人联系的吧?她那么好看的人儿出国难道不会买点奢侈品什么的吗?现金哪里有手机支付方便,怎么出个国连国际漫游都不开的,真是见了鬼了!

  狠狠的一脚踢在马路牙子上,人都联系不上了他还能怎么办呢?只能发泄在无辜的物件上了,程善笙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耷拉着脑袋回到了自己的车上,准备去买潜水服、手电筒、多功能军刀、驱蚊药指南针。

  这些东西都是比较日常的,没花多长时间就让他给收集齐全了,接下来就是给幻影千面准备呼吸引导法了,其实就在当天他就找到了一本适合幻影千面的,只是他还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理由交给他。

  草草地吃了点东西,程善笙就赶回了家中,准备奋笔疾书把那篇符合要求的呼吸引导之法整理出来,脑海中是这样想的没错,可实际上

  他根本没有纸笔这种东西,而且那么多字写要写到什么时候?往椅子上一座,熟练地打开了电脑,这一刻他如同键盘侠附体,十指宛若舞技精湛的小精灵一般,在键盘上翩翩起舞。

  不多时,一篇残缺的呼吸引导之法就在他的修改下诞生了,还好幻影千面提出这个条件后,他就已经有所准备,否则在出发之前他还真不一定能完得成。

  做戏就要做足,既然不能暴露出自己拥有呼吸引导法的事实,那么他就不能交出完整的法,况且他还要留一手,万一幻影千面拿了好处不给自己变了怎么办?

  倒不是说他小人之心,毕竟他自己也不知道魔魇三角渊一行会花多长时间,万一幻影千面变着变着就不想变了,那他做的一切努力不就是白给了嘛。

  抛开这个后手不讲,他自认为还是很有良心的,根据幻影千面所描述的症状,他精心挑选了一本最适合的,而且还是上乘的呼吸引导法《禅定坐》!

  基础的气息运行之法他没有动手脚,反正也只有前四境的部分,他删减的内容是意念存想那部分。

  《禅定坐》不仅是佛门最顶尖的呼吸引导法之一,还是公认最难的法,完整的法在意念存想的时候要兼顾五停心观,分别是不净观、慈悲观、因缘观、念佛观、数息观。

  以他现在的境界只能看到不净观、念佛观、数息观这三种观想法门的内容,他仔细揣摩理解之后删掉了念佛观,只留下了不净观与数息观,刚好达成二甘露门。

  当他看完不净观的修习步骤后,才知道它为什么被称为最难的法。

  首先要观己身,诸般不净有三十二身分肝、胆、肠、胃、心、肺、脾、肾、屎、尿、脓、血有尸虫在其内噬咬,死后膨胀腐烂,尸解引虎、狼、鸷、枭、雕、鹫食之;

  再观男女垢相,分为女腹垢相和男躯垢相,此观一成,欲火自息,成天人之师;

  再之后则是四觉观睡起生觉第一、醉后生觉第二、病时生觉第三、见厕生觉第四,此观成时,方知彼我同具陋质,随时随地都能察觉到人体的污秽,贪淫之念则无从生起;

  最后则是九想观一肨胀想(心想死尸,见其肨胀如韦囊盛风,异于本相)、二青瘀想(复观死尸,风吹日曝,皮肉黄赤,瘀黑青黤)、三坏想(风日所变皮肉裂坏,六分破碎,五藏,臭秽流溢。)、四血涂漫想(遍身脓血流溢,污秽涂漫)、五脓烂想(身上九孔有虫脓流出,皮肉坏烂,狼籍在地,臭气转增)、六虫啖想(虫蛆接食,鸟兽咀嚼)、七散想(分裂破散,筋断骨离,头足交横)、八骨想(形骸暴露,皮肉已尽,但见白骨狼籍,如贝如珂)、九烧想(为火所烧,爆裂遍臭,白骨俱然,薪尽火灭,同于灰土)。

  此观成已,便能彻悟生死跳出苦海,得大解脱。

  这么一对比起来,三生经的观想之法简直就是小儿科嘛,只需观想一下自己初始的修行状态就好了,程善笙甚至都有些怀疑若是真的有人修成了《禅定坐》,那他还会继续修行吗?修行不也是一种吗?

  摇了摇头将这个没有结果的想法抛之脑后,反正他又不修行此法,他就不信修行了《禅定坐》之后,幻影千面还会有走火入魔的危机。

  将文档设置为阅后即焚之后,他就拿出手机给幻影千面打了个电话,将自己精心编织的故事绘声绘色地讲了一遍。

  为此他还给自己包装了一个非常合理的身份,是一个虔诚的佛教教徒,经常在大叶寺修行,有幸听过空闻大师几次教诲,刚知道幻影千面的条件时他还苦恼了很久,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灵光一闪,佛不就是专克心魔的吗?

  于是他就把幻影千面的情况讲给了广闻,广闻又转告给了空闻大师,空闻大师慈悲为怀便将《禅定坐》的修行之法交给了他,并嘱咐要好好修行。

  幻影千面对他这番话似乎并没有怀疑,还没看具体内容就表示可以达成此次交易。

  怎么突然这么爽快?有些不对劲啊!程善笙挂了电话将内容传过去之后,心里面的疑惑却丝毫没有降低,看着慕尼黑大三角论坛陷入了沉思

  “慕尼黑大三角论坛幻影千面柳自尘筑梦基金会”程善笙一边无意识地喃喃道,一边在脑海里面胡乱地思考着,他不知道为什么会联想到这些画面,但脑海里就好像隐隐有一根线,将这些画面串联了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程善笙忽然灵机一动,眼中大放异彩,他脑海里凌乱的画面终于拼凑成了一个整体,慕尼黑大三角论坛是筑梦基金会一手创立的,那么幻影千面这种功能性猎梦师肯定早就被吸纳进了会里。

  幻影千面主动找到自己是在参加完地下城那场革新会之后,会议上喻会长又给了自己一个传法使的职位,怪不得他会主动找上自己!

  想到这里程善笙极为懊恼地拍了一下自己的后脑勺,早知如此,我还急个屁啊!他不得反过来巴结我吗?岐尙宗的新规可是需要花费贡献值才能兑换呼吸引导之法的。

  可恶!这个幻影千面实在是太奸诈了,《禅定坐》可是上乘法门,正常兑换肯定需要极其昂贵的贡献值,虽然他删除了一小部分内容,但肯定估摸着也要比那些中乘法门强吧?毕竟加上了一个意念存想的过程呢。

  卧槽?这么说来他不是知道我跟空闻大师有瓜葛了?他不会把这事儿告诉喻会长吧?会幻容术的猎梦师也太变态了吧,自己这么强的五感六识居然没能在会议室里发现他,这要是做了点坏事被他撞见了岂不是很被动?

  这一刻他开始有些后悔了,做人果然还是不要撒谎的好,老祖宗传下来的人生哲学不是没有道理的,撒一个谎就需要千千万万个谎来圆,自从他成为了猎梦人以来,认真算这已经是第二次拿空闻大师的招牌做挡箭牌了吧?

  主要《禅定坐》就是佛门的法门,而且上一次的效果那么好,空闻大师的名头又很好唬人,他情不自禁的就想出了这个点子,却没想到会给自己带来麻烦。

  不过他对此并不是很着急,自己通过了闻人道的传承就已经杜绝了自己跟其他几大宗门有关系的可能,只是解释起来可能会很麻烦,本来这些东西都是可以避免的,若是为此心生嫌隙就不好了。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