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看吧文学 > 武侠修真 > 华山之笑傲 > 第一五六章 识破
  岳不群一众人等静静的看着对方后退入林中,也未阻止。稍倾,莫大先生道“对方就在林在,看来不怀好意,是在等我方犯错,这是要杀了我等。”

  何三七道“对方退入林中,虽然攻击不便,可也避开了我方剑阵的威胁。”

  岳不群微一侧耳,忽然轻声道“速退。”

  华山众弟子刷的一分,八人断后,八人在前,拥着众人退去。退入林中,正在行进之时,忽然之间,就见四道黑影一闪,如电扑来。

  就见得华山弟子衣袖一甩,露出了八部黑黝黝的玄铁连弩,一扣弩机,二十四支弩箭一闪,已至四人身前。四人猝不及防之下,剑光涌动,身形疾闪,连挡带闪,纵有一两支弩箭射中,然而内力贯注之下,衣衫或如铁之坚,或如湿绵之柔韧,或闪躲或击打或硬接或软弹,接过这轮攒射。虽然让对方大显狼狈,却是未能伤到人。

  何三七、莫大先生、岳不群、宁中则瞬息之间已是明白“对方轻功卓绝,一旦近身,这些弟子就成了待宰的糕羊。而弟子一伤,自己四人根本不是对方的敌手,必然无幸。必须死中求活,方有生机。”当下不顾伤势,皆是拚命提足内力,疾扑而去,剑光闪烁,全是进手招数,绝不防守。

  四个蒙面人身影如电,剑光闪耀,也是疾扑上来。

  就在这时,后面八个华山弟子也是一抬手,手中也各有一黝黑的弩箭,‘绷’的响声悠悠传来,二十四支弩箭又是攒射而至。这一下大出对方意料之外,绝没想到华山弟子备有如此多的连弩。

  双方瞬息之间,已是以命相搏。剑支相撞之声不绝,‘砰’‘膨’之声数响,兔起鹘落之间,两队人一触即分;过得两三个呼吸,另外八人又是上好弩箭。对方四人已退去林中,消失不见。

  夜色之中,众弟子看不清楚,只见得莫大先生已是坐倒在地,嘴角流出了液体,似乎是流血了;正由衡山弟子扶了起来。何三七已由何七九背了起来,岳不群扶着宁中则,随着众人急走。岳不群喘息着低声道“戴子去华山找梁发、大有去恒山找令狐冲前来接应。你二人先停在一侧躲藏,天欲明时出去。”说完,领着其余人等继续退去。

  施戴子停了一下说道“我和大有躲在一侧,天欲亮时换了衣衫,寻得大路,快马前来报信。我来了华山,大有直接去了恒山。”

  梁发道“你可知是何人?”

  施戴子道“我不清楚,师傅似乎知道,但没有说是谁。”

  梁发心中惊疑不定,看向梁有余道“爹爹,单打独斗,能够击败师娘、何师伯、莫师伯,这三人的功夫可实在不一般。突然之间出现这么多的高手,可让人琢磨不透啊!且能击败师傅的,当世之中更是少数。可这加在一起,实是难解,谁家突然之间有这么多的高手?”

  梁有余摸着下巴,目光下视,转动数下,思索着道“除非就如……”,说到这里,停了下来,看了看梁发。

  梁发知道爹爹是指当初得到轻功修炼之法之意,梁发喃喃道“可这剑——法,这轻——功……!”忽然间身形一震,用手一拍脑门,口中说道“哎呀!”踱了数步,举目上视,回忆起了以前之事,重重的喘了口气,轻轻摇头道“小瞧了,小瞧了。”

  梁有余问道“什么小瞧了?”

  梁发目光一闪,道“师傅此次大意了,才受此一劫。”突地停住脚步道“不好。”

  梁有余、施戴子二人一惊,都是站了起来,齐着着梁发。梁发方觉自己此言突兀,让二人误会了。摇头笑道“我是想到了另一件事。现在我们天一亮就出发,前去支援师傅师娘才是。”又看向施戴子道“对方伤亡如何?”

  施戴子双目上视,回忆道“开始时只有那四人出击。后来一轮遭遇战,对方四人似乎伤了两个,究竟死没死,确实不知道。”

  梁发点了点头,看向梁有余道“爹爹,你看如何支援?”

  梁有余道“须防对方使诈。”

  梁发点点头,道“爹爹在家中,母亲和灵珊、其他弟子就不会有事,毕竟如师傅这样的高手极少。”

  梁有余微笑着点了点头,自是知道梁发所指。梁发又道“说不定我还未到,师傅师娘就已经回来了。”又对着梁有余附耳说了几句。

  梁发忽然侧耳作倾听头,转身打开房门,外面天色微亮,华山弟子已经起来,开始做早课了。梁发道“爹爹,这次就四师弟和我一起去,其他人还是留守在华山。”

  梁有余犹豫了一下道“要不再去一人?”

  梁发摇摇头道“爹爹在华山,还要张网捕鱼呢!或许能有收获。鄂省之地,已经这么久了,尽人事。不过,偷袭山海商会,代价可未必是他付得起的了。”

  梁有余点了点头,深知梁发之能,只要不弄险,当世已没有人能够留难与他。另外梁母、岳灵珊、自己另有幼子幼女都在华山,自然不能不作防备。转又说道“既然这样,你千万小心,不要弄险。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梁发笑道“爹爹放心,我会小心的。”

  正说话间,就听得岳灵珊的声音传来“师哥,怎么半夜起来,一直忙到现在,可是出了什么事情?”说话声中,就见得岳灵珊跨步进了房中。

  见到梁有余与施戴子,岳灵珊福了一礼,“师叔、师兄,早!”

  梁有余笑着点了点头,算是回礼,却是此时公公面对媳妇时的常态。施戴子回了一礼,岳灵珊问道“四师兄,你一个人回来的?”

  施戴子点了点头,岳灵珊双目打量了施戴子一眼,道“我爹爹和娘都好吧?他们目前在哪里啊?”

  施戴子双目直盯着岳灵珊道“师傅师娘和莫师伯、何师伯目前在鄂北,一切都还好。”

  岳灵珊双目微微一眯,眼透疑惑。双目一转,上下打量了施戴子一眼,施戴子被岳灵灵珊瞧得满身不自在,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正准备说话,突听岳灵珊道“我娘的伤势怎么样?”

  施戴子愣了愣,道“师妹说什么?”

  岳灵珊眼睛一瞪,盯着施戴子道“四师兄,你不会撒谎,就不要撒谎了。你这么远一个人跑回华山,找师兄师叔肯定是有大事,和我爹我娘有关的大事;你就实说,究竟是什么事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