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看吧文学 > 玄幻奇幻 > 寰宇之下 > 第9章 扭转局势
  姜不器十六岁继承向国,在一代名臣恭興的辅佐下,对内励精图治,奋发图强,稳定国内,扩大生产,整饬军队,对外响应轩辕王朝,带兵平定了附近的几个造反的小国家,并将其土地纳入囊中,完成了当年父亲向灵候的未竟功绩。

  向国,就是这么一步步强大起来。

  姜不器特意为太子设宴接风洗尘,宴请的名单上,几名随身军官商助,孙云,李青等赫然在列,汀烟也被一并邀请。

  “瞧瞧,这就是向国,这就是向公,这就是霸气。这才是一个诸侯国应有的态度,路上那些让我们吃白饭的国君统统都应该惭愧得去跳青江。”李青扛着长剑,大大咧咧地说。

  “今天是该铆劲足吃,不然吃完这一顿,还不知道有没有下一顿呢。”商助冲李青神秘一笑。

  姜不器和姬正同年,但看上去要比姬正稳重许多。一头乌黑的头发束了起来,头上戴着金色九旒王冠,面容如画,剑眉如峰,双目如电,穿着一袭紫青色蟒蛇图案长衣,腰束白玉腰带,佩着一组青色的玉佩组,宛如个从画里走出来的翩翩美少年。

  这还是姬正第一次和姜不器见面,但看到他虽年轻,然而治功殿内的文武百官对他皆服服帖帖,心里敬佩不已。

  “太子一路南下,辛苦了。寡人在这里敬太子一杯。”姜不器坐在主位上,举起酒器,遥敬太子。

  轩辕王朝规定,太子造访其他诸侯国,用膳时理应坐在主位,诸侯更是要回避,但是这一路南下,太子吃到的苦比他二十多年以来加起来的都要多得多,这令他成长了许多,行事言语要比以往谨慎了许多。

  考虑到向国强大的实力,现在又身处姜不器的地盘,还要向他借船渡过青江,姬正不敢坐在正北方向上的主位,推辞再三推掉了。

  如履薄冰,战战赫赫,是他此时的心情。

  姬正坐在了左下首,与他相对的是向国名臣恭興,商助坐在他的旁边,再就是孙云和李青。

  每张宴桌上摆着高低错落的鼎器,里面盛满了琳琅满足的食物,膷獯膮、牛炙醢,豚醢、羊胾醢、鱼脍、腊肉、肠胃,芥酱、韭菹、昌本、菁菹、茆菹、糁,此谓七鼎六簋,乃诸侯所能享用的最高规格的宴会。

  “不敢不敢。”姬正连忙举起三脚酒器,向姜不器回礼。

  姜不器一饮而尽,待侍女斟满酒后,再举起酒器,对商助和另外两名大臣说:“各位远道而来,一路辛苦了,请慢慢享用。”

  轩辕国的几位臣子纷纷拿起酒器,遥敬姜不器:“谢谢向公的盛情款待。”

  “本公特意请了我们最有名的乐师来为太子接风洗尘。”姜不器拍拍手,走出来一群身穿淡青色衣裳的歌姬,排在了宴池中央,面向向候。

  李青数了数,这些歌姬排了九排,每排九人,正好八十一人,站了这么些人,偌大的治功殿竟然还显得有些空旷。

  “哎哟,向候”李青刚想说歌姬人数不符合规格,已经僭越了天子的规格,就被旁边的商助笑嘻嘻打断了:“向公如此热情款待我们,商助甚是感激,敬姜公。”而一旁的孙云则伸手按住了李青,让他不要乱说话。

  姜不器只是举起酒器,不喝,笑看姬正。

  姬正低着头,脸色铁青,双手紧紧抓住衣裳。向候僭越礼乐之制,这是姬正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的,他自幼受过的教育都是不能循规蹈矩,莫说简单的礼乐,其他方面同样不能做处僭越之举。

  国家礼法规定,天子九佾,诸侯六佾,卿大夫四佾,姜不器身为向国之主,当执行六佾,而此时则九佾舞于殿中,是对轩辕王朝礼制的挑战。

  商助同样看向姬正,他也想看看姬正会如何应对,怀有和商助一样想法的还有向国的众多大臣,一时之间,姬正成为了治功殿的焦点。

  姜不器僭越礼制,这是毫无疑问的,必须受到惩罚,但是现在受他庇护,人在屋檐下,怎能不低头,何况想要渡过青江,必须要得到姜不器的帮助,姬正内心十分挣扎,一方面是多年来的教导教会他必须尊礼,这种礼崩乐坏的行为必须得到制止,但是另外一方面又不能得罪姜不器。

  思前想后,姬正站了起来,向姜不器行礼,道:“向公,九佾乃天子祭天之舞,您今天于殿上起舞,此乃越礼之举,万万不可。”

  “那本公执意以九佾歌舞呢?”姜不器看着眼前的同龄人,看他神情紧张,局促不已,但神情自有一股正气,便哈哈大笑,“既然太子不喜欢,就改回六佾吧。”

  一边的大司乐师雪听了,松了一口大气,急忙打手势,让排在最后的三佾舞女赶紧撤退。

  其他的大臣本来怒目瞪着太子,当听到姜不器的话后,嘀咕了几句,脸色善和了许多。

  “向公仁德高尚,是小王学习之楷模。”姬正举起手中的三足酒樽,一饮而尽,“多谢向公盛情款待。”

  “这酒味道如何?”

  “甘洌可口,甜中带辣,可谓独树一帜。”

  “这是向国特有的酒,叫望公酒,在其他地方可喝不到。”姜不器微微一笑,道,“太子喜欢的话,以后本公可派人送去毫京。”

  “多谢向公。”

  “再来一杯。”

  “好。”

  “太子不妨欣赏我们的舞乐。”姜不器轻轻拍手,师雪便开始指挥乐队奏曲。

  编钟一出,诸女长袖漫舞,如同一只只轻盈的蝴蝶在宴会池中上下翻飞,这些舞女编排有序,走位灵活,舞姿精美如画,虽是六十四人共舞,看着像是一人在翩然起舞,着实让人赏心悦目。

  舞毕,歌伎们站立于舞池之中,编钟刚好发出最后一个长长的清亮音节,两者配合得恰到好处,众人大声喝起彩来。

  姜不器挥挥衣袖,让这群歌伎散去,他看汀烟始终以侍女的身份站在姬正身后,为他倒酒,便笑着说:“太子,听说汀烟是奉公的大红人,精音律,擅舞曲,可否请她独舞,让我们开开眼界?”

  姬正看了一眼商助,看他点点头,又看了一眼汀烟,见也是微笑以对,于是回答:“便遂向公所愿。”刚刚他才鼓起勇气反对姜不器,此时若要再说不,三番四次落他的面子,恐怕是连治功殿的大门都出不去。

  还在三阳城时,姬正便觉得汀烟整天穿着歌姬衣裳,太过夺人眼目,他不想引起旁人过多的注意,因而要求她穿回寻常装束,汀烟照做了,不过依然妩媚动人,一笑一颦,皆引人浮想联翩。

  “向公,小女子有一不情之请。”汀烟走出到场地中央,向姜不器敛衽施礼。

  “请说。”姜不器饶有兴趣看着桌下亭亭站立的汀烟,纵然他爱江山胜过美人,但是这么一位世人皆惊叹的美人就站在面前,任谁也无法抵住她的诱惑。

  姜不器心想:这么美的女子落在姬正这废柴手上,真是暴殄天物了。

  “请容许小女子就以此着装下场表演。”汀烟低下头,声音柔若细丝,却能清楚转入每个人的耳朵,众人竟然觉得这声音温柔动听。

  “准。”姜不器哈哈大笑,示意汀烟抬起头来,“本公还没看过不穿舞服跳舞的歌伎,就让本公好好欣赏一番。”

  “那请向公看好了。”汀烟毫不在意,脸上的淡淡微笑始终没有变过。

  “且等一等,汀烟姑娘。”姜不器突然想到了一个好主意,急忙喊住了汀烟。

  “向公还有何事?”

  “正所谓嫁夫随夫,既然汀烟姑娘已出来献舞,姬正太子不应躲于一边观看,两人何不一人奏琴一人跳舞,让我们见识见识。”

  姜不器此言一出,立时惹来满殿喝彩,众大臣纷纷起哄,让姬正起来抚琴。

  “好,就如向公所愿。”姬正见没有办法推卸,站起来。

  李青想拉住姬正,却被孙云伸手拦住了。

  “那么,就抚一曲《凤求凰》吧。”姬正径直走到古琴前,看到这架古琴乃桐木所制,外表光亮,左窄右宽,形如芭蕉叶,应当是刚新制作出来的长琴,当下怔了一下。

  姜不器看他呆呆立在琴前,注视着这把古琴,却不说话,古怪至极,便问:“可是这古琴有问题。”

  “不是,这琴造型精美,所选之材都是上上品,可惜所造形状有点按图索骥之意,古人言因物赋形,根据桐木外形制出合适的古琴,这才会让古琴发出与之相应的优雅之声。另外,吾观此琴面光滑平整,应是漆灰新落,此乃新制之象,新琴虽音色清亮,然而缺了岁月的积淀,导致音色不够醇厚”

  “太子殿下,本公只是让你伴奏一曲,哪来这么多废话。”姜不器刚刚还兴高采烈,听到姬正这番话后,脸色立时沉了下来,姬正这番话说得这么明显,岂不是在指桑骂槐,说他向国不如轩辕国,姜不器焉有听不出来之理。

  姬正见姜不器突然脸露凶相,他只是据实而说,不知道自己哪里说错了,当下立即愣住了,站在古琴前,一时不知该怎么做。

  商助看姬正无助得像个小孩,心里微微叹了一口气,这个乱摊子还是得自己来收拾。

  他咳了一下,将殿内所有人的注意力吸引了过来。

  “太子性子直愚,想到什么便说什么,恳请向公原谅。他就是想炫耀自己,绝不是向公所想的那个意思,他一向佩服向公雄才大略,心胸广阔,每每向小臣提起,都会很敬佩地说要向向公好好学习,做一个宽宏大量的人。”

  “呵呵,人人皆道商助太卜能言善道,巧舌如簧,今日一会,果然如此。”姜不器悻悻然。

  “都是他人之言,当不得真,所谓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聋,这丝竹之乐,舞姿之欢,有甚好听,有甚好看,都是些让人沉沦的奇技淫巧,与其将时间浪费在风花雪月,倒不如谈些国事来得实际。”

  “哦,莫非商助太卜也有兴致。”商助的这番话勾起了姜不器的欲望,他一改刚才的黑脸,呵呵笑了起来,让姬正和汀烟回到原位。

  “向公,不要说兴致不兴致,都是为轩辕国效力,尽心尽力做到最好,对得起圣上所托了就是。”商助笑得像只老狐狸。

  “是吗?”

  商助站了起来,从怀里掏出一个锦缎木盒子:“这个是太子殿下的一点微薄心意。”

  “这个也是鲛王泪珠吗?”姜不器看了,脸上露出不屑的神色。

  “当然不是。”商助微微一笑,“这是太子费尽心思为向公谋取的大礼,应由太子亲自交予向公为好。”

  要送什么礼物给哪个诸侯,平时都是商助和李青提前协商好了的,李青提供几种选择,商助从中挑一种,有时候商助亦会自己做决定。例如说送给奉穆公的鲛王泪珠,便是商助的意思,其他人完全被蒙在鼓里。但不得不说,商助送的礼物非常有针对性,奉穆公年纪大而身患恶疾,有起死回生之效的鲛王泪珠自然能够获得他的青睐。至于其他的国君,商助送的礼物大多很对他们的胃口,可以博取他们的欢心,这也是太子一行能够较为顺利南下的原因之一。

  这次要送的对象是年轻而雄才大略的向公,诸人还是在为送什么礼物而头疼,甚至争吵得不可开交,商助则在旁笑而不语,李青见他如此胸有成竹,便问他是否已经有了计划。

  “姜不器野心不小,企图雄霸天下,将轩辕王朝取而代之,一般的小礼物他根本不放在眼里。”商助道。

  “你说的对,但是我们所带的小礼物都所剩无几了,更不要说厚礼。”李青觉得商助在说废话。

  “太卜还有鲛王泪珠吗?”姬正这么一问,所有人都露出了期待的眼神。

  到目前为止,也就只有鲛王泪珠算是最高贵的礼物,而这颗价值连城的鲛泪珠可是太卜自己拿出来的。

  “没有了,这种珍贵的礼物还能量产的吗?真是笨蛋,这都想不到。”商助看他们盼望的神色一个比一个热切,但一个要比一个懒得动脑筋,心里狠狠地鄙视他们,“而且就算有,也对付不了姜不器的狼子野心。”

  “那什么符合向公的欲望?”姬正接着问。

  “权力。”商助道。

  “这怎么是个礼物呢?除非是能够号令天下诸侯的九龙玉玺。”李青摆摆手,果然这厮说的就是废话。

  “嘿嘿,九龙玉玺不是轩辕王族的传家宝吗?我们这里不就有一个轩辕王族的后人吗?”商助哂笑道。

  被提到的人尴尬笑了笑。

  “殿下肯定是拿不出九龙玉玺来的了,那该怎么办?”李青问。

  “管他呢,有太卜在,何必操这些不该操的心。”孙云打了个呵欠,首先离开了,李青不甘人后,跟着溜了出去。

  姬正耸耸肩,向商助行礼:“有劳太卜了。”说完,携着汀烟的手慢慢步出大堂。

  现在姬正拿着商助从怀里掏出来的盒子,却不知道里面藏着什么,总有种不安的感觉,心里忐忑不已。

  当寺人呈上这个锦盒时,姜不器瞟了一眼商助,看他微笑着轻拢长须,一副胸有成竹之样,再看看姬正,他的眼神十分坚定。

  姜不器将目光收了回来,看着这个平平无奇的小盒子,很是疑惑,不知这小小锦盒里面到底藏有什么东西,让他们如此自信。

  “向公请。”商助向姜不器做了个请的动作。

  姜不器依言打开了,锦盒内除了一封信,什么都没有。

  信封很小,在锦盒内就可以完全打开,姜不器就这么细细阅读起来。

  众人见姜不器盯着盒子好一会儿,刚开始时脸色非常严肃,看到后来,渐渐露出笑容,面面相觑,皆不知这个其貌不扬的小木盒里究竟藏了什么神奇的宝物,竟然让向公如此惊喜。

  姜不器快速合上小盒子,转而笑问姬正:“不知太子殿下打算在向天城逗留几天?”

  姬正见姜不器态度突然来了个大转变,像变了个人似的,微微露出了笑容。

  这锦盒内藏着什么乾坤暂时未可而知,但可以知道的是,神奇的商助太卜又一次凭借着他的礼物一举扭转局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