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看吧文学 > 武侠修真 > 洪荒之山海异世 > 第六十二章 曲麟伽罗
  “什么!”

  姹嫣与追风异口同声的惊诧道。

  “藏这么久了,出来吧!”

  玄坤扫了一眼追风的影子,他此言一出,引得姹嫣与追风面面相觑。

  只见一个黑影从追风的影子中缓缓浮出,正是婴灵。

  姹嫣与追风眼中厉色一闪,作势便要攻了过去,但婴灵却对此无动于衷。

  “暂且住手!”

  玄坤伸手拦住二人,转过身对婴灵问道:“刚刚的话都听到了?”

  “一字不差!”

  婴灵坦诚的说道,追风与姹嫣眉头紧锁,婴灵潜伏之深,他二人竟毫无察觉。

  婴灵急忙跪伏在地,对玄坤大礼参拜:“属下婴灵,见过魔尊大人!”

  “起来吧!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清楚么?”玄坤摆了摆手,对婴灵问道。

  “属下的命乃是魔尊大人赐予,怎敢背信弃义!属下知道该说什么!”

  婴灵站起身,他黑色的身形犹如一道幽影,即便显现人前,若非仔细端详,亦无法查探,他手背上的那双眼睛眨了眨,泛出一丝疑惑,他迟疑片刻后,对玄坤问道:

  “属下斗胆,有一事不解,还望大人解惑!”

  “但讲无妨!”玄坤嘿嘿一笑。

  “虽然大人自有深意,但属下不解,大人身份隐藏极深,为何要让属下将您的真实身份透露给穷奇,这岂不是……”婴灵欲言又止,试探的问道。

  “岂不是羊入虎口!”玄坤将话头接过,不以为意的说道。

  “属下不敢!”婴灵急忙俯身抱拳。

  “你要知道,是梼杌让你告诉他二人的,与我无关!”

  “属下明白!尊上可还有什么指示?属下愿效犬马之力!”婴灵恍然大悟,俯身静静等待玄坤的安排。

  “安排倒是没什么安排,你只管将所见所闻尽数告与梼杌即可,至于他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不用顾忌我!”

  玄坤挠了挠头,想不出还有什么安排,对婴灵说道。

  “属下领命,今日尊主大人、圣主大人与姹嫣大人共赏对策,可是几经探讨对几位长老的意图仍旧一头雾水,三人不欢而散!”

  婴灵恭敬的说道。

  “甚好!”

  “属下告退!”

  婴灵身形化作一团墨汁,再次融入到追风的影子中,不见了踪影。

  玄坤嘿嘿一笑,却见追风与姹嫣正瞪大了眼睛看着他,一脸的疑惑,追风迫不及待的走向前,对玄坤问道:

  “兄长大人,刚刚是怎么回事,婴灵什么时候成了你的人?”

  “小见多怪,他一直都是啊,对了,你还不知道,嘿嘿……”

  玄坤白了追风一眼,隐隐有些得意,他继续说道:

  “当年你我还是孩童之时,我与哥哥送你与姹嫣姐姐来到魔界,哥哥以莫大神通在天河尽头为你建造这座真魔宫后,他便携着我四处游历。哥哥他顺手制服了四个神魔,从他们的口中救出一个脑门长着鲜红水纹的小白鹿,大概这么大!”

  玄坤陷入追忆,脑海中浮出一只雪白的小鹿,他一脸痴笑,用手比划着那只小鹿的大小。

  “可是婴灵并不是鹿呀!”追风打断玄坤,否定道。

  “当初那只小鹿几近濒死,哥哥以莫大神通将他救活,又传授他道法,之后我们就与那头小鹿分别了,如今回想起来还有点不舍,当年真应该将它虏回无极宫,当个坐骑来骑一骑肯定可威风了,也不知道它现在怎么样了。”

  玄坤完全无视追风的话,陷入久远的回忆,神情有些惋惜,却听的追风与姹嫣一脸黑线。

  当年玄乾与玄坤救下那只小鹿后,玄乾带着玄坤一路向西,周游真魔大陆,一览魔界奇观。

  走到尽头之时,乃是一片漆黑绝地,其中暗藏玄机,玄乾在这片绝地中开辟一处宫宇,与玄坤在此短住一段时日,收集了不少灵材妙物。

  玄坤在绝地中游玩之时,追逐一道黑色幽影,将其捕到手中,好一番蹂躏。

  这道幽影也甚是灵性,无意间吸纳玄坤的一口精气后化作人形,奉玄坤为主,他正是如今的婴灵。

  婴灵因玄坤而生,神魂上刻有玄坤的神魂烙印,对玄坤忠贞不二。

  真魔中孽障横行,为了牵制各方势力,婴灵在玄乾的安排下,偷偷潜入石顽域,“阴差阳错”下成了梼杌的忠诚部下。

  梼杌身为真魔大长老,一举一动都牵扯真魔气运得失,婴灵掌握梼杌的动向,及时跨界传送回无极宫,真魔完全掌控在无极宫之下。

  姹嫣听完玄坤的故事后,点了点头,说道:

  “那片绝地虽名为绝地,但确是一块造化之地,婴灵乃是暗影成精,没想到竟是殿下送的造化,生身之恩大于天,也难怪婴灵栖身在梼杌脚下却仍不忘旧主之恩,这一片赤子之心在这魔都中属实难能可贵啊!”

  玄坤对姹嫣之言极为赞同,继续说道:

  “后来我与哥哥从魔界遁走,回无极宫修行,待我如今再来到此地之时,婴灵却告诉我绝地中的那片宫宇竟被一个叫曲麟伽罗的家伙霸占了,不要脸的家伙,你夺走的,我早晚要收回来!”

  追风与姹嫣听到“曲麟伽罗”四个字,会意一笑。

  玄坤虽然骂此人不要脸,但还不是借用此人的姓氏在魔都中作威作福,但他显然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滔滔不绝的说道:

  “当日我初来真魔之时,婴灵便发现了我的存在,以投影之术传至我的身前,将他所掌握的魔界之事尽数相告,他本想重归我的麾下,不过却被我制止了,我令他继续埋伏在梼杌身旁,务必令梼杌像以往那般信任于他,有关我的情报全部如实上报,但是也要为我提供他的情报。”

  玄坤隐隐有一些得意,对追风说道:“当日与你会面之时,我早就知晓梼杌在场,饕餮与穷奇结盟之事本就是说与他听,一来是想试探他的口风,二来是给他一个印象。”

  “什么印象?”追风好奇的问道。

  “我是一个天真少年啊,根本不足为虑。”玄坤恬不知耻的说道。

  经过婴灵这些年与玄坤的互通有无,这位大长老除了精心培养追风外,毫无争斗之心,也正是因此,玄坤越发觉得,也许这位大长老才是隐藏最深之人。

  “当日我问追风是否知道我体内魔源一事,追风竟不知晓,连追风身为圣主都不知晓,更何况旁人,再加上闻人子让我盗取神像,所以我推测,他们还不知道我体内有魔源一事。”玄坤侃侃而谈。

  “而且据我多年的观察,四大家族似乎也不知道我是魔尊本尊,似乎那四只凶魔也有意将此事隐瞒,至于为何,只有等天夔晟宴那天可能才会揭晓。”

  “如此的话,我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至于追风就不好说了,毕竟饕餮与穷奇谋划的是圣主之位。”

  玄坤凝重的看向追风,姹嫣说道:

  “四大凶兽都是穷凶极恶之辈,饕餮与穷奇最早暴露出来反而不足为惧,如今帝江与梼杌不知是真无野心,还是隐匿极深,不得不提防,如今临近天夔晟宴,更要小心行事!能歼灭他们的诡计固然是好,无法力敌我们也要保全性命!”

  玄坤点了点头,对姹嫣说道:

  “林缘殿已成气候,不过面对四大凶兽终究还是不够看,姐姐你是圣人还能与之周旋,我与追风恐怕要托你的后腿了!”

  “我可不信殿下是会拖后腿的人!嘿嘿……”姹嫣掩面轻笑。

  玄坤、追风与姹嫣三人相视一笑,坐在桌前未雨绸缪。

  小半日过去后,玄坤慵懒的伸了一个懒腰,朝着密室的一角走去,荧光闪烁间现出一个大阵,玄坤的身影化作闪烁荧光融进了虚空。

  待玄坤走后,追风摇了摇头,对着某处虚空说道:“他都已经走了,难道你还不出来么!”

  只见虚空星光闪烁,一道光影从中走出,现出一个风度翩翩的玄衣公子。

  男子眉清目秀,阳刚俊朗,额间生有鲜红的水纹,衣领、衣襟、袖口纹有鲜红云纹,后背纹有一对鲜红鹿角。

  此人正是那日酒肆中出现的神秘男子,而此前他还与追风再此处见过一面。

  “少主,姹嫣姑娘,许久未见!”玄衣公子对追风与姹嫣微微施了一礼,淡淡的说道。

  “明明就在眼前,为何不见!”姹嫣白了他一眼,语气有些玩味。

  “早晚会见,何急一时?”

  他摇摇头,笑了笑,笑容宛若犹璀璨星光,映在姹嫣的绝美容颜中,他二人站在一起,怎么看都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佳人。

  “玄坤哥哥可还是记挂着你呢!”追风笑嘻嘻的对男子调侃道。

  “尊主只记得当日之小鹿,不识今日之伽罗。”他的神色有些许黯然。

  “玄坤哥哥鬼精着呢,没准早就发现了你的存在。刚刚他叫婴灵现身,我还以为他是在说你呢!着吓死我了!”追风拍了拍胸脯,长舒一口气。

  “他不知道的!”

  他泛着眼睛,笑了笑,缓缓说道:“尊主确实鬼精着呢,即便是与你二人,也并未全盘托出!”

  “怎么会?难道他不相信我们?”追风问道。

  “因为他太信任我们,才不想让我们清楚这其中的凶险。”

  姹嫣摸了摸追风的头,转身对男子问道:“你如今有何想法?”

  他浅浅一笑,并未着急答复,想了半天后,慢吞吞的说道:

  “我要送他一件礼物!”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