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看吧文学 > 科幻灵异 > 鹤梳翎 > 078税事(下)
  “爷,那两个差爷又来了。”门口小厮突然报。

  “官爷里面请。”正说着已经有两个人毫无忌讳的迎面进来,这不正是在她们船上嚷嚷着征税的小吏吗?李珺认出来。

  妇人已经带着小儿避让进内室。李珺还没来得及走只得恭敬地退让到一边。

  他们依然带着一副官腔地开口道:“洪老板,算好了吗?什么时候走?这越拖,税可又不一样了。”

  原来洪虚礼他们着急犯难地就是这事啊,李珺明白了大半。

  “官爷,请坐。”洪虚礼笑着起身相迎。

  “我们公务在身也不多留,税款何时交?”那领头的问道。

  洪虚礼陪着笑脸回道:“官爷,我们往常也在这里走过,却未曾有过这么重的税。”洪虚礼问道。

  “是吗?许是有不同了吧。这本子上的数字是你们报的。现在税目也多了,你们在这里待的时间也长了,能不多吗?你再瞧瞧,我可没瞎编乱造。”那差吏不甚在意地回答。

  洪家几人面面相觑,还是一幅为难的样子。

  “怎么说?”见无人搭理差吏显得有些不耐烦。“那就再报一遍给你们听听。”

  另一个小吏立刻抽了袖筒里的税本子照本宣科起来。

  “官爷……”

  洪虚礼还是陪着小心翼翼地问道:“我们没有在此地售卖茶叶,且多留的这几日也是官爷你们罚我们留下来的,所以这售卖税和过路税都不太对吧?”

  “你们不配合交税,扣押你们货物不应该吗?你们没售卖有证据吗?我要是看见此地有你们一根茶叶那就叫欺瞒罪了,怎么着?想去府衙住两天?”那差吏已经带了些威胁的意思。

  “不,不。”洪虚礼自然不想闹大,遂回道:“那官爷再宽限两日吧,确实没那么多现银。”

  “这个是好说,你们什么时候银子齐了什么时候去税营办手续。那我们就先走了。”两人冷哼着,还顺手拿了桌上两个果子才晃晃悠悠地走了出去。

  待走远了,那老者气得把茶碗往桌上一丢。

  屋子里的小孩从里面跑出来:“爷爷别生气。孙儿给您吃好东西。”说着露出手中的蜜饯。

  洪老爷这才面容缓和一些。又转过来问洪虚礼:“你打听清楚了没?”

  洪虚礼似乎还在思索:“儿子……。”

  “你说你,做生意做得这么糊涂,老夫到什么时候才能放下心来?”洪老爷不知怎么又激动起来,胡须都抖动着。

  “爹,您容虚礼再想想办法。”妇人也跟了出来在一边劝解。

  “我能等,这茶能等吗?”洪老爷敲着茶碗。

  李珺坐在一旁,尴尬地站起来辞行:“是在下唐突了,贸然过来,这就先走了。”

  “让小哥见笑了。”那洪虚礼抱歉着命小厮把李珺送到门口,小孩不明所以,依然很开心地跟李珺再见。

  李珺同送她的小厮那里得知,洪家做的是祖上传下来的生意,这茶还是要销往西域诸国的茶,之前都好好的。这次被多收了一个出关税,洪家自然要问,货就被扣了。而且拖一天还要多交一天税,就是明着敲诈他们。

  “这出关税不是要到了边境才收的吗?”李珺问。

  小厮无奈地摇摇头,他知道的并不全。

  李珺心中有了大概,遂拜别而去。

  驿站门口,码头上已经没有白日里那么繁忙,李珺过去的时候,李管事与驿站掌柜在厅堂内饮茶。

  “去哪里玩儿了,平安刚才还在找你。”李管事笑着问她。

  李珺犹豫再三,把洪家商队的情况跟他们说了一下,言语里也透露了想请李管事帮忙的意思。

  李管事听她说完,郑重地回道:“云小哥,你莫不是觉得我们上次把那两个税吏清退的容易?我们因为运送的并不是做买卖的货物。那茶商的事按理说不能定那税官一定不对,这种事情都是由县老爷、衙门、税局管着。他们若是觉得不对可以去那里申诉,我们还是不要多掺和的好。”

  掌柜点点头:“李管事的话不错。”

  “可是……”李珺想了想,无奈地点点头。

  “收拾收拾,最晚明天,我们也要走了。海洲已经近在眼前了。”

  李珺颔首应着,因为心里有事,听得心不在焉。跟她住一间的另外两人都跟着今天的船,由钟胖子领着先行出发了。

  她一个人在厢房内冥思苦想,她打听了按照赵国的规定,商税主要分为过税和住税两种。所谓过税,就是商人贩运货物沿途经过税务所征之税;所谓住税,就是坐贾在店铺出售货物,也包括生产出卖产品和行商到达住卖地出卖货物,两种都是按那按货价收税。但是所征收的情况却不一样,那税吏向洪家征收的确实有问题。

  “云小哥还没睡?”是李管事的声音。

  李珺惊讶地开了门:“还没呢,管事也没休息?”因为看押着的人都跟着今天的船走了,大家都闲了下来。

  “这个给你。”李管事递过来一本册子,封皮上写着“税法”。

  “这是?”李珺不明白。

  “老夫白天跟你说的你也应该清楚。若你真的想帮他们,让他们自己拿着这个找个师爷,替他们写状纸去税局申诉吧。那两个负责码头的税官也不是什么好人。”

  这,就是同意帮助洪家了。李珺接过册子,向李管事深深地鞠了一躬:“管事真是个大好人。”

  李管事笑道:“云里千条路,云外路千条。我们这一路也是坎坷不断,但动动脑筋也总是能找到一条路走下去,你告诉他们去试试看吧。”

  隔天早上,洪虚礼刚起身,小厮就送来两样东西。

  一样是最新的赵国《税法》,另一样是一封密密麻麻写满了字的信。他打开一看,里面帮他们详细算出了从他们入城之日到办理登船手续所需缴纳的税款。还列下了莫税官等人肆意克扣他们的货物、无故稽留他们、莫名增加税款条目等一些罪状。最后还让他尽快去税局申诉。

  这俨然是一份完美的申诉状纸啊。

  洪虚礼看到此,睡意全无。对着手中的《税法》一一核对了信中所列税款,计算等都准确无误。若是申诉成功,他们只要缴纳最少税款即可。

  “哈哈,真是苍天不负我也,爹,爹……”洪虚礼不顾夫人奇怪眼光,就光着脚跑了出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