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看吧文学 > 历史军事 > 钢铁时代 > 第九百二十一章 南投之战(三)
  雾峰军还真的能够保证,这些日军出不来,在外围军营的四周,可能出现的出口位置,都布置了轻机枪,军营周围遮盖物,都被定点清除了,甚至一些有阻碍的房子,也被**给炸平了,可以说周围40米的范围之中,毫无遮挡。

  a计划的目的是把剩余的大部分日本士兵,集中到军营这个相对坚固的地方,在遭遇突然袭击,攻击强度有强有弱的时候,很自然的向着弱的方向跑,加上攻击弱的方向就是军营,坚固的防御和火力点,保证了他们的安全,这样集中的人就更多了。

  抱群的理念,在这里尽显无疑的,一方主动,一方追寻最后一根稻草,最终,当南投县的战斗进行的差不多,枪声逐步稀疏起来的时候,对南投的最后一战也即将开启。

  坂本脸色阴沉,他基本上已经确定,对方的做法是有意的,不清楚为什么这么做,他们这么多人聚成群,还有这么长的准备时间,对方到底为何会有恃无恐,人多起来,不容易对付,这是公认的。

  心中的一丝担心,让坂本烦躁不安,看着愣神的手下,大声的吼道:“还不快挖,等死啊!”

  坂本命令手下,挖掘一些单兵的防护坑,这也是唯一能做的了,军营之中夯实的土壤,让这个挖掘特别的不顺利,他们手头上,也就是几把铁锹,锄头之类。剩下的,就是用木棍,树枝之类的代替。挖掘的速度可想而知,非常之缓慢。

  时间太少了,枪声越来越稀疏,坂本也顾不了很多了的,让部队勉强的分布在周围的布置了稳固的阵地,防止外面的军队突然袭击,接下来。就是听天由命了。

  事实上,在他们被逼入到军营之中。唯一的方法,就是趁雾峰军清缴周围的残余力量的时候,突围出去,这样的话。或许还有一线生机,现在,当雾峰军彻底的抽回手来,准备清理这么最后一个据点的时候,战斗已经结束了,是的,这是a计划最精粹的地方。

  换成中国其他的军队,甚至是日本的一些精锐部队,在攻击拥有稳固的军营。且准备决死冲击的坂本残部的时候,不付出一半,甚至是同等数量的牺牲的前提之下。很难的拿下这个军营。

  可这是坂本的视角,是除了西北之外军队的视角,并不是西北军的,从某种意义上面,西北军的实力,已经超过了亚洲的军队。哪怕是只有300人的军队也是如此,拥有了火炮的他们。攻坚能力绝对是强悍,别说是稳固的军营,就算是精心构筑的阵地,只要不是钢筋混凝土结构的永固性阵地,根本挡不住西北的攻击。

  几十门火炮,也跟随着他们,抵达县城之外了,没有携带进来,是因为夜战之中,少部分地方才可以用到火炮,还有误伤的危险,有特种部队的狙击手的存在,不必考虑对方的火力点,迫击炮哪怕再轻,也比一般的枪械沉重,更何况还有炮弹,每一个火炮的炮弹,加在一起,不是一个小数目。

  这些火炮,被放在了外面,由外围的人员看顾,现在除了少部分额守住军营的周围,防止这些日本军人跑出来之外,剩下都在清缴整个县城内部的日本武装,还已经接近了尾声,负责在军营周围守护的战士,顺便等等火炮。

  刘烨也回到了军营的旁边,黑色的军营,用肉眼看不清楚,可在刘烨的眼里,这些人都是死人。散入到南投军队已经开始向军营这边收紧,一些不太重要的地方,也交给了雾峰军,全局已经控制下来,没有必要在外围,只是防护了几个城门口,哪怕是突袭战,也不可能全部全歼,跑几个无损于最终的战果,而且看目前的情况来看,跑掉的几乎没有。

  200个在外面守卫雾峰军,留下了60人左右,负责卡主四个城门,剩下搬运着迫击炮,进入到了城内,还放在特制的箱子里面的迫击炮,在熟练炮手的操纵之下,只用了10分钟不到,就完成了全部的准备工作,3种迫击炮,布置了6个阵地,一共60门火炮,瞄准了军营。

  迫击炮操作人员,少则2人,多则5人,现在的雾峰军没有能力准备齐全,平均一门炮3个人,除了精锐炮手是西北来的,剩下的都是紧急培训的雾峰军的人,好在,瞄准和大部分的操作的,都是西北的老手来做,命中率和射速不低。

  6个地方,每个地方10门左右,迫击炮便携性和普适性尽显无疑,10门火炮,只要有一个小小的院子,就可以摆放下来,剩下的,就是准备攻击讯号。

  60门炮,包括了每一种20门迫击炮,一共3000发炮弹,等于是每门炮50发,这样的攻击强度,别说是一个小小的军营,重兵把守的要塞,也可以攻得下来,别说是临时构筑,防御力低微的军营了,不到2000平方米的地方,聚集了1200人以上的武装人员,这样的密度,2平方一个,不正是的火炮肆虐的场所么?

  60门炮分别布置在军营的不同方向,最远距离军营不过是200多米,最近的只有120米左右,迫击炮的曲射轨迹,让它可以在近距离发起攻击,200米是最好的,对方连机关枪都很少,高大的军营外墙的,遮挡了机枪和步枪的射界,加上精心设计的阵地,又有屋子的遮挡,里面的日军要想威胁到外围的雾峰军,必须要上墙。

  这是唯一的选择,也是最不能选择的,真的要上墙,当西北的特种部队是摆设,坚固的外墙可以上去人,站立都有些为难,更别说设立火力点了,日本军营设计的弱点,被西北完美的掌握了,等待着他们的,就是灭亡了。

  低头看看手表,刘烨微微的点头:“时间到了!”

  没错时间到了,收割这些侩子手的时间到了,别看驻台日军不过是一个师团,2万多人左右,可是每一个人的手上,都站满了台湾民众的鲜血,拒不完全统计的,从1895年,日本强占台湾开始,台湾的反抗就没有停止过,不说这一次声势浩大的罗福星和雾峰军的起义,就说之前,从1895年开始,三大抗日义士的声势浩大大起义,让日本在台湾的统治疲于奔命,甚至为了钱可以放弃台湾。

  1亿日元,对于个人来说,是一笔庞大到无以复加的财富,可是对于国家而言,无论是对日本,还是对法国,都是不算太多的一个小数目。

  正因为台湾的动荡,从日占台湾开始,台湾的统治就是军事化的管理,台湾执行官同样是军方的最高领袖,任何的风吹草动和抵抗,所采取的就是最暴虐的手段,不完全统计,有史记载的大规模屠杀就有上百次之多,累计数目高达60万,而不为人知,被日本方面隐瞒的不知道多少的。

  正因为如此,面对着驻台日军,在通过特别渠道,知道了台湾的一些密文之后,刘烨选择的方法,也是最暴虐的,尽可能的不接受俘虏,血债必须用血来偿还。

  身后的副官,拿出了一把手枪,特制的,装上了大口径信号弹的特制手枪,对着天空,连发三枪。

  漆黑的夜空的映衬之下,显得特别的魅力,三发红色的信号弹,如同明亮的星星,照亮了夜空,仿佛是凄美的画卷,突然出现的红色信号弹,也颤抖了坂本的心,他清楚可能是对方攻击号角,只来得及吩咐了一句:“全体戒备,准备迎接冲锋!”可接下来,他们迎接的,不是向前冲锋的战士,是呼啸而来的炮弹。

  人与钢铁之间,永远是这么的不平等,分布在军营的周围,6处炮兵阵地,看到了天空之中,血红血红的信号弹,指挥官,一次下令:“全体都有,预备,放!”

  伴随着军官的号令,60门迫击炮,几乎一起喷射火焰,熟练的炮手,操纵着迫击炮的时候,可以达到一分钟25发以上,200米的距离,在瞄准了射击诸元的情况之下,可以自由的发挥,速度就更快了。

  黑夜之中,日军似乎听到了奇怪的嗖嗖声,火炮么,但是火炮可以在这么近发射么,声音似乎太小了,就连他们都没有装备火炮,这些台湾的乌合之众可能么。

  200米的距离,对于迫击炮来说,几乎是几秒钟就可以跑到了,当第一枚炮弹落下去之后,血与火就不停的在军营之中冒起,惨叫之声此起彼伏。

  军营锁住了里面的景象,也隔绝了大部分惨叫,而伴随着火炮的轰击,惨叫声越来越少的,可是炮手们,还是按照计划,按照命令,一次次发出了炮弹,密集的炮火,哪怕是早定了区域,可是短时间太多,太过集中的炮火,甚至发生了炮弹在空中碰撞,可是更多的炮弹打在了军营之中。

  炮手听不到一百多米之外声音,也看不到里面的景象,即便听到了看到了,严格的训练,让他们完全可以无视这一点,机械的按照既定的计划,一发发的把炮弹,从不同的角度,不同的方位,打入到军营之中,攻击南投的最后一次战斗,从一开始,就注定要结束了。(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