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看吧文学 > 武侠修真 > 方相氏博物馆 > 六十九 二爷狐狸,满山转悠
  灵晔被这两人弄得哭笑不得。

  福归本体是石头,但是他又是一尊被赋予了镇墓兽意义的石头,所以在他修炼的时候,便是以镇墓兽也就是穷奇的胎体修炼的。

  就像是石猴孙悟空,受天灵地秀日月精华,有了通灵之意。

  当时福归看到这本书的时候还很不屑,猴子哪有他厉害。他很是不服的嚷嚷着自己也要写一本,但是在房内关了几日愣是一个字都没有写出来。

  三人在这里聊天聊得倒是尽兴,可愁坏了另外七人。瞧着他们烦恼的样子,二爷问灵晔:“他们怎么了?”

  灵晔顺着二爷眼神看去,说道:“在找古墓入口在哪里。”

  二爷眨眨眼睛,说道:“入口?刚才咱们不是路过了吗?”

  灵晔抬头,只见二爷眼神天真又纯净,除非眸底深处的那一抹戏谑。

  您真的不是故意的吗?

  二爷是故意的。

  方才他与福归游山玩水的时候便感受到了一处古墓入口,那种感觉很不一样。那个地方明明是和别处无异,黄土掩埋,杂草丛生,根本看不出那是个入口。

  但是二爷就是看得到,就像走在大街上,自然而然就能看到哪里是条可以拐弯的胡同口。

  二爷要说吗?他为什么要说,他只是想进去看看,又不是非要显摆自己。

  让他们自己找去就行了呗。

  不过二爷本来是想让东灵晔惊讶一下,惊讶他其实是多么多么的厉害,然后再夸奖他一番。

  但是目前看来,东灵晔并不意外。

  当然,灵晔不会惊讶二爷厉害,只会怀疑是不是冥王命魂的副作用更强了。

  见东灵晔看了一眼自己没有说话,二爷心里跟猫挠似的难耐好奇。

  他凑上前去歪了歪脑袋,纤长浓密的眼睫毛随着眼睛煽动:“你不奇怪我为什么会知道吗?”

  这样的二爷……很好看。

  这是灵晔此刻唯一的想法。

  不过,下一秒,二爷被迫离得灵晔远了一些。

  是福归推的,他手里还拿着肉干,倔强地直接挤在二爷和灵晔中间。

  “有什么好奇怪的,你都能见鬼识妖了,还有什么不能?”

  福归狠狠地咬了一口肉干——奇怪奇怪,奇怪个屁!你现在就很奇怪!

  说话就说话,你一大老爷们儿卖什么萌啊!

  都什么年代了!

  改玩儿小奶狗?

  你丫就是一只大灰狼!

  装什么天真烂漫人畜无害!

  福归死死盯着二爷——我告诉你,老实一点儿,不然等你回去成了冥王,你会后悔的,他是为你好。

  二爷被他看得莫名其妙,他招你惹你了,老是针对他,小没良心的。

  心里正说着福归坏话,就听见他说:“你这些小把戏,也就骗骗那些不经世事的小姑娘,跟我们灵晔——哎哟!”

  福归嘚瑟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灵晔拍了一下脑门,她说:“胡说什么呢,好好说话。”

  这么贱兮兮的口气跟二爷说话,你也不怕冥王秋后算账,净是记吃不记打了你。

  本来听见福归的话,二爷心里微微有些紧张。

  他又没打算做什么坏事,就是想让东灵晔夸赞他一下。

  可是被福归戳破了之后,他心里还是有些恐慌,万一东灵晔厌恶这个怎么办?他可是从来没有对什么小姑娘这么做过,全是福归胡说的!

  解释的话还未说出口,便见东灵晔小小惩罚了一下福归。

  哦?如此这般的话……

  二爷眼神一转,然后垂下眸子缓缓开口:“我、我没事儿,我都习惯了。你别打他,他多疼啊。”

  顿了一顿,二爷又吞吞吐吐地继续说道:“我知道我这些……在你们看来可能不值一提,觉得我如同井底之蛙一样,辽东之豕,夜郎自大。”

  二爷说着轻咬下唇,长长的睫毛覆下一层薄影,随之颤栗轻晃。

  他本就生得俊美,不说话时如仙一样清冷孤冽,邪佞起来又似魔一般极致危险,这么故作委屈地一个动作又是平添了几分魅惑。

  “可是……”犹豫再三,这句话始终未能说出,最后化作一声轻叹,只道一句:“怨我了,是我少见多怪了。”

  说着这话,二爷身上罕见地出现了一股自怜自艾的忧郁气质,渺小毫无希望的悲伤氛围。他低着头,灵晔看不清他脸上的神色,只觉得此刻的二爷弱小无助的令人心疼。

  他不应该是这样的。

  她赶忙安慰解释说:“没有没有,其实二爷您很厉害的。”

  只一句话,便让二爷惊喜抬头,眼底清澈充满希望与愉悦:“真的吗?灵晔你没有骗我吗?”

  “真的,”灵晔认真点头,“虽然我见过很多人,但是都不及二爷。”

  这句话成功地取悦了二爷,他眉眼弯弯,微翘唇角:“你也是。”

  全程处于低海拔的福归目瞪口呆,这、这、这……

  哎呀呀,二爷这个心机boy,本来以为你会改的,没成想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你又耍手段!

  这次还让你成功了!

  我看你不是大尾巴狼,你就是一个狐狸!

  灵晔,你醒醒!

  不要被这个道貌岸然的阴险小人给骗了!

  福归个矮,站在那里看着这个宽慰那个,那个感谢这个的,气的要命。

  他鼓着腮帮子说道:“你俩干啥呢,人家杨教授在做考古调查,你俩不去帮忙吗?”

  说完,福归自己便先过去了。

  哼,眼不见心不烦!

  且说那边正围着交谈的杨教授几人,讨论半天也没有商议出古墓的具体位置在哪里。

  一是因为这古墓确实年代久远没有准确的年代考证,唯一的一些线索也是从其他古书文献、器物铭文上扒拉下来的。

  二是因为他们这次是调查古墓,不似以往普通的遗址发掘勘探,可以直接做地面工程。杨教授几人更是想直接找到古墓的具体位置,从墓道进入。

  犹豫再三,杨教授提出要东灵晔带领他们找入口这一建议,李老直接反对,乔先生与刘老师没有说话,但是也没有赞同。

  孟岚岚和周文涛对视一眼,不知该作何。

  只有白偌暄,这傻孩子无条件支持他老师的任何决定。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