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看吧文学 > 现代都市 > 都市最强仙尊 > 第159章 贺客不绝
  第159章 贺客不绝

  全场死寂!

  梅县镸震惊的看着黄贯中屁颠屁颠跑到陈默面前,躬身九十度行礼:“陈先生,新年好!”

  未等陈默说话,黄贯中赶忙又对着陈兢业和李素芳弯腰行礼:“陈老爷子,陈夫人,新年好,黄贯中给两位拜年!礼物,不成敬意!”

  黄贯中比妙洁公司的李总更会来事,把礼物直接送给陈默父母,他知道以陈默的身份,肯定不会在乎那点礼物,但陈兢业夫妇就不一样,他们只是普通人。

  只要让陈默父母开心了,陈默自然也就满意了。

  陈兢业站起身,拱手道:“黄总太客气了,这里不方便招待您,改日一定登门拜谢!”

  黄贯中连忙摆手:“别别,陈老爷子千万别客气,我就是听说陈先生在这里,顺路过来给陈先生拜个年!我这就走,这就走!”

  说完,黄贯中眼巴巴的望着陈默,似乎在等待陈默开口。

  这位黄总,也是昨天胡文伟阵营中的一员,他的来意跟先前那位李总一模一样。

  陈默点点头,淡淡道:“不送。”

  黄贯中如蒙大赦,高兴的屁颠屁颠离开。

  这一次,再也没有人怀疑陈默说谎。

  所有人望着陈默,满脸震撼。

  而且他们也都看出来了,刚才的李总和现在的黄总,根本不是奔着陈兢业来的,完全就是单纯的给陈默拜年,顺便给陈兢业夫妇问好。

  至于黄总说的顺路,鬼才相信。

  梅县镸疑惑的看了眼坐在椅子上,脸色淡然的陈默,心中狐疑:“这子年纪轻轻,可面对两位身价千万的老总亲自来给他拜年,竟然连站都没有站起来,如果不是非常狂妄,那就是根本看不上这两人。”

  “这子,究竟有什么过人之处?”

  李禛长看了眼陈默,目光复杂,又看了眼陈兢业,微笑道:“兢业老弟,你这位公子很不简单啊?”

  陈兢业诧异的看了眼陈默,对李禛长尴尬一笑,也是一肚子的疑惑。

  齐雨绵望着陈默,漂亮的脸上满是惊疑,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那两位大老板会亲自来给陈默拜年?

  齐副禛长有些忐忑,他觉得刚才帮助王副禛长打击陈家,似乎是一个非常错误的决定。

  只有王副禛长,满脸阴沉,望着陈默一脸不敢置信的神色。

  “不,不可能!妙洁公司的李总,清远集团黄总,哪一个都是凤山县有头有脸的大人物,怎么会对一个高中生如此尊重?”

  “假的,肯定是假的,一定是这子提前找人假扮的,那个李总和黄总,根本就是假的!”

  王副禛长似乎钻进了一个死胡同,认定了陈默就是在虚张声势。

  “子,你以为随便找两个人来冒充李总和黄总,我就会相信吗?你糊弄的了别人,却糊弄不了我!凭你一个乳臭未干的高中生,怎么可能让两位身家千万的大老板如此敬重?”

  “说不定这礼物,也是故意用来糊弄人的,也许里面装的就是一些石头和砖块吧?”王副禛长站起身,一脸嘲讽。

  王副禛长的话,说出了在场很多人的疑惑。

  “对,我也不相信,打开来看看,里面究竟装的是什么?”有人起哄。

  陈兢业和李素芳望向陈默,李素芳倒是一脸镇定,在汉阳峰会上,她已经见识过陈默的实力。但是陈兢业并不知情,他担心王副禛长说的是真的。

  在座的大多都没见过李总和黄总,万一真是陈默找人来假冒的,这礼物一打开,肯定穿帮。到时候,那就丢人丢大了。

  陈默非常镇定,淡淡看了眼王副禛长,眼神冰冷,如果不是在大庭广众之下,这种人他直接一巴掌拍死了。

  “打开吧。”陈默声音冰冷,如同北极冰原吹来的寒风,冷彻心扉,让众人心中一惊!

  陈兢业准备动手,可王副禛长却抢先一步,打开李总送的那个木盒。

  一只金色的手表出现在众人面前。

  距离最近的齐雨绵掩嘴惊呼:“天啊,劳力士手表,最少也要几十万!”

  对于齐雨绵这种爱慕虚荣的女人,有一个好处,就是对一些奢侈品耳熟能详。

  今天来的这些人,虽然都是官方人员,但凤山县没什么油水,在加上上面反腐力度大,每个人的身价也就一百万上下,好点的二三百万。对于劳力士手表这种奢侈品,他们听说过,但买不起。

  可就算是妙洁的李总,一出手就是几十万的礼物,也足够肉疼的。

  由此可见,陈默在李总心目中的地位是何等崇高!

  现场响起一阵倒吸冷气的声音,王副禛长老脸憋得通红,死死的盯住手中精美的劳力士手表,就算他不识货,也能看得出这只手表做工不凡,肯定是真货。

  王副禛长像是不死心一样,又打开了黄总送来的礼物。

  一对晶莹剔透的翡翠玉镯,只是看成色,就知道肯定不便宜。

  齐雨绵看了一眼,忍不住再次惊呼:“天呐,居然是聚宝阁的玉器,怕是最少也要五十万上下,这还只是一只的价格!”

  全场死一般的寂静!

  一只五十万,一对就是一百万,这一份礼物相当于很多人全部的身价。

  没人会怀疑齐雨绵的话,因为很多人都知道她是齐副禛长的女儿,跟陈默的关系很不好。

  齐副禛长干咳一声:“雨,不可妄言!”

  齐雨绵肯定的说道:“爸爸,我说的都是真的,上次聚宝阁拍卖过一对这样的玉镯,听说是被咱们凤山县一位大老板买走了,估计就是那位黄总。”

  再也没人怀疑这些礼物是假的,再也没有人怀里李总和黄总的身份,所有人望着陈默,满脸惊疑!

  王副禛长脸色苍白,整个人如同一只斗败的公鸡,满脸羞愧,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齐雨绵也望着陈默,眼中闪过一抹后悔:“我以前是不是对他太过分了?他似乎并不像表面表现的那么简单!”

  还未等众人反应过来,门口保卫又是一声大喊:“舞皇大酒店胡总,云丽化妆品公司吴总……前来恭贺!”

  众人再次齐齐一震!

  舞皇大酒店胡总,云丽化妆品的吴总,这些都是凤山县资产数千万的巨头,响当当的人物,比起清远集团的黄总,身份地位还要高上一层,就连梅县镸对他们都要礼让三分。

  可是,这些人该不会又是来给陈先生拜年的吧?

  大家已经对刚才的事情,产生了心理阴影,一旦有人来恭贺,最先想到的竟然不是为了恭喜梅县镸,而是给这位神秘的陈先生拜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