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看吧文学 > 现代都市 > 都市最强仙尊 > 第049章 燕京震动
  第049章 燕京震动

  这一次,来收拾尸体的人比上次快了很多,在庞士元死后半个时,就打扫干净。

  自庞士元之后,这一夜,再也没有人来。

  成名多年的内境巅峰武者都被陈默轻易斩杀,要是在派人来,怕是只能请宗师出手了。

  翌日清晨,六大超级世家之一的刘家族地。

  西南方的一栋别墅内,刘家当代家主的孙女刘梦瑶,一脸震惊的望着身前那名老者。

  “武叔,你是说燕家那个贱人身边,有一位化境宗师暗中保护?”

  老者点头,一脸慎重道:“庞士元十年前就已经是内境巅峰修为,能将他斩杀,并且只用了一招,除了宗师,没人能做到!”

  刘梦瑶美丽的脸变得有些狰狞:“怎么会这样!本以为那个贱人私自离开燕家,简直就是找死,没想到她身后竟然有宗师暗中保护!这么说,要杀她,几乎不可能了!”

  老者点点头:“要杀她,只能请宗师出手,但是,我们根本开不出一个让宗师心动的条件,想杀燕倾城,必须调查清楚她身边的宗师是哪位,如果能收买就好,如果不能收买,那咱们就趁着那位宗师不在燕倾城身边,再行刺杀!”

  刘梦瑶气恼的一拳砸在身边的桌子上,一个清晰的手掌印赫然出现,年纪轻轻,也已经是内境成武者。

  “武叔,不管想什么办法,一定要趁机杀了燕倾城,万万不能在让她活着回到燕京,万一等明宇哥回来,得知燕倾城离开燕家,肯定会去找她,那时候我们再也没有下手的机会了!”刘梦瑶一脸焦急道。

  “姐放心,就算我拼了这条老命,也要帮你完成此事!我这就亲自去武州走一趟,看看那位暗中保护燕倾城的宗师,究竟是谁?”老者躬身说道。

  燕京,与燕家同为二流家族的南宫家。

  南宫世家家主南宫望唯一的孙子南宫云楼,一脸焦急的望着半躺在床上的老人,喊道:“爷爷,你倒是说句话啊?你派去的那些人,到现在连个信都没有,肯定失败了,你到底还想不想帮我啊?”

  南宫望看着自己唯一的孙子,有些无奈:“不是爷爷不帮你,我上次请的全都是外境巅峰的武者,结果还是没把燕倾城给你带来,证明燕倾城身边,肯定有高手保护,不然你以为燕家那头老狐狸,会放心让他那宝贝孙女一个人跑到武州去?”

  南宫云楼一脸阴沉,眼眶有些浮肿,一看就是酒色过度:“外境武者不行,那就找内境武者啊,我就不相信燕倾城身边还能跟着一位武道宗师不成!”

  南宫望终于忍不住喝道:“胡闹,你以为内境武者是那么容易请到的?就那几名外境武者,还是你黎叔花了大价钱才请来的,如果不是看在你黎叔的面子上,就算花钱人家也未必会帮你。武者,有武者的高傲!”

  “爷爷,我不管,无论如何你一定要帮我得到燕倾城,不然我现在就离家出走!”南宫云楼干脆耍赖了。

  南宫望气的脸色铁青,看着南宫云楼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心中暗暗叹息:“唉,云楼,都怪我太宠你了,让你到现在依旧像个长不大的孩子。不过你要是能得到燕倾城倒也不错,以燕老鬼的脾气,到时候为了家族声誉,肯定会忍气吞声,跟咱们结为亲家,如果能跟燕家联合,咱们南宫家的地位,又能保持住。”

  “行了,我答应你,在去求求你黎叔,让他在想想个办法。”南宫望呵斥道。

  而在燕家大厅中,燕倾城的父亲燕满川,有些担忧的看着自己的父亲燕安重:“父亲,我得到消息,燕京已经有人开始对倾城下手了,要不我去把她找回来吧!”

  燕安重却脸色平淡:“无妨,我已经得到消息,那些人全部被一名神秘高手斩杀,就连内境巅峰的庞士元都被杀了,倾城在陈默那里,非常安全。”

  “什么!”燕满川一脸震惊:“那庞士元十年前就已经名震西北,能将他斩杀,岂不是说陈默身边,跟着一位武道宗师!”

  燕安重一脸老狐狸般的微笑:“能把一名十七岁的少年教成内境武者,除了武道宗师,还能有谁?看来陈默的潜力,远比我预料的更大,他肯定是拜入了某个传承久远的古武门派,让倾城跟着他加深感情,我觉得挺好。”

  ……

  陈默和桑桑难得度过了安静的两个夜晚,而陈默的聚灵阵,因为玉石的灵力耗尽,失效了。

  而陈默距离跨入凝气二重,指日可待,但前提是必须要尽快找到玉石,重新布置聚灵阵。

  今天,是礼拜六,陈默准备去找陈松子,然后去赌石场碰碰运气。

  得知陈默要离开,桑桑硬是拉着燕倾城跟着陈默,无奈,陈默只能带她们。

  自从陈默使出天玄神拳,一招把庞士元劈成两半,桑桑在看陈默的目光中,突然多了一份尊敬。

  陈默知道,桑桑肯定是把他当成一位武道宗师了。

  陈默也没有去解释,武道宗师么?呵呵!

  燕倾城有些抱怨,她今天本来想去逛街的,可却被桑桑拉来跟着陈默:“桑桑,你为什么非要让我跟着这个木头人啊,你知不知道跟他在一起呆久了,我会闷出病来的!”

  桑桑担忧的看了眼走在前面的陈默,对着燕倾城比划出一个噤声的手势:“姐,你能不能点声,千万别被他听到了!”

  燕倾城更加好奇了,问道:“桑桑,你最近怎么忽然变了个人似的?我记得你刚来的时候,最看不顺眼的就是他!现在怎么感觉你似乎很怕他一样?告诉我,他是不是欺负你了?”

  桑桑顿时心惊肉跳,生怕陈默忽然发火:“没有,不是你想的那样,总之姐你以后千万不要得罪他,具体原因我没法和你说,但这次你一定要听我的。”桑桑苦口婆心的劝说。

  燕倾城只是一个普通人,虽然多少听说过一些武道界的事情,但所知有限,远没有身为武道界之人的桑桑懂得多。

  在桑桑心中,从陈默一招斩杀庞士元那一刻开始,早已认定了陈默就是一位站在武道巅峰的化境宗师。

  武道界有句话叫做,宗师,不可辱!

  宗师,是代表整个武道界最巅峰的存在。如果放在世俗界,随便一位宗师就能轻易创建一个不亚于燕家的大家族,燕倾城敢羞辱陈默,在桑桑眼中,等同于触怒一位宗师。

  桑桑并不知道陈默对燕倾城的心思,担心燕倾城万一惹怒了他,会被他直接杀了。

  燕倾城虽然不能理解桑桑为什么忽然对陈默这般惧怕,但她知道桑桑从来不会骗她,只好不情愿的点点头:“行了,我知道了,以后尽量不骂他了。”

  桑桑这才松了口气。

  没过多久,三人再次来到陈松子家门口。

  陈默说道:“到了!”

  然后,敲了敲房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