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看吧文学 > 武侠修真 > 都市之天生扫把星(最强扫把星) > 第九十八章 姐夫和小舅子的关系

都市之天生扫把星(最强扫把星) 第九十八章 姐夫和小舅子的关系

  夏华脸色也是懵的,什么时候我的霉运可以被逆推了,难道霉运控制能力高了点,所以可以逆推?

  不对啊,如果换成以前,一定是怎么碰我都倒霉,否则能逆推,我这就不是扫把星了!

  还是说,自己其实不是一个完全的扫把星,所以只不过就是纯粹的好运相反,都可以排除?

  “里面是高消费区,你要不随便丢几张纸,然后没丢中的,我投。”苏凝也向夏华道。

  “你这样真的会失去我的。”夏华道。

  “没事,迟早要失去,失去前,狠狠捞一笔。”苏凝道。

  “早上你可不是这么说的。”夏华道。

  “早上是早上,现在是下午了嘛。”苏凝笑容中难得的带着分狡黠。

  “这种事情不要多,我是真倒霉。”夏华无奈道。

  “没错,他从小就是瘟神,就会让人倒霉,只不过是一次撞了大运,别信他。真要挑选好玉,还要靠专业的意见。”夏江忍不住看到夏华将所有风头抢光,主动跳出来道。

  夏华表情一奇,虽然自己这堂弟从来都是嘲笑自己的先锋军,但是现在来嘲讽自己,这是脑子有坑吗?自己只是头顶乌云,没戴降智光环呀。

  “方景,你带专业人来没问题,但多余的,不要多带,如果出事,你不嫌丢人,我还嫌。”苏凝连和夏江说话的意思都没有,直接朝方景道。

  方景点了点头,心中也是暗气,这家伙是有坑嘛,夏华就算是运气,能弄出一个帝王绿,那也够了,很多时候,运气也不能不信,朝夏守孝道:“夏总,教育好自己的儿子。”却也不向夏江说,而是直接朝夏江老子,他也是自豪骄傲的,不屑和夏江说。

  “方总教训的是,小江,你给我闭嘴。”夏守孝沉着脸朝夏江骂道。

  夏江不敢再说话,只是眼里浮现嫉恨的怒火,他嘲讽了夏华十来年,已经成为习惯,现在夏华突然强了,这种习惯却扭不过来,他到底不如他老爸,有钱立刻不要脸。

  尤其加上夏华抢了梁石这个姐夫的风头,让夏江很不喜欢。

  “对了,你们说他从小是瘟神,你们认识?”看着苏凝和夏华走开去挑选玉石,方景朝夏守孝等人问道。

  “认识,不瞒方总,他就是我侄子,只不过自从到了城里之后,我和大哥家里来往少了,所以和这个侄子有了些生疏。”夏守孝道。

  “哦?你侄子,那他倒霉是真的?”方景道。

  “没有比这个更真的。不瞒苏总,我这个侄子从小倒霉到大,还没出生就难产,出生之后又差点夭折,接下来就没有什么时候是幸运过的,能活下来都是运气中的运气了。而且除了我大哥大嫂,谁靠近他久了,一定会倒霉。甚至我这个侄子远离家,都是为了不连累我大哥大嫂。”夏守孝道。

  “原来这样,来,过去多说说,某人的倒霉事,记得不要太刻意,如果做的好的话,5号地那块项目,你们可以插一手进来。”方景道。

  “方总,放心。”夏守孝露出心照不宣的微笑。

  两堆人又很快聚在了一起,夏守孝走过去向夏华道:“小华啊,苏总这么帮你,你不帮忙帮忙也太对不起苏总,就把你想买的都写,然后完全排掉。”

  夏华瞥了眼夏守孝,连和他说话的意思都没有,只是和苏凝道:“如果知道来这里会遇见一些不是人的东西,我就该戴耳机的,免得听到些乱七八糟的话。”

  夏守孝脸色顿时难看起来,虽然之前想和夏华拉近关系,可是经过和方景的交流已经打算先嘲讽一波,然后结束之后,再打电话和夏守忠谈谈,可没想到夏华竟然直接骂他。

  “小华,你进了城,就没大没小的吗?在乡下都没人教的吗?就这么跟二叔说话的?”夏守孝道,在苏凝面前点出自己是夏华的二叔的身份,有心想要坏一坏夏华的在苏凝心里的印象。

  苏凝眼中闪过讥讽的神情,像是看小丑一样看夏守孝表演。

  夏华瞥了眼夏守孝,实在不想和他一起像泼妇一样吵架,不想理,感觉和他说话,反胃。

  夏华不想理夏守孝,夏守孝只当夏华是怕了他,当下各种奚落的话层出不穷,直说的夏华就是个惹祸灾星,一个天杀的瘟神,谁靠近谁倒霉。

  夏华虽然乐观,属于好人一类,但对自己二叔一家是真讨厌,现在又听他碎碎念的,目光转厉,身上法力涌出,狠狠打在夏守孝膝盖上,夏守孝膝盖一软,竟然朝夏华双膝跪了下来。

  夏华眼中一丝微不可察的笑容划过,身体却躲了过去道:“你这一跪,我受不起,爷爷如果不是有你这么一个不孝的儿子成天跪他,现在应该还活着呢。”

  “夏华,你还有没有规矩了,我和爸的事情,你个小屁孩吵什么?”夏守孝站起来冷脸道。

  “一点尊敬长辈都不会,乡巴佬就是乡巴佬,一点家教都没有,活该一辈子单身狗,哪个女生和你在一起,谁就是瞎了眼。”夏江也冷冷嘲讽道,他倒是识趣,猜到方景的想法,将关系往男女上一带道。

  “啪”

  夏华一个耳光狠狠打在夏江脸上,“你也知道规矩,我大你小,你吵什么,给我闭嘴,滚一边去。”夏守孝是他二叔,虽然真的很不满,但到底不能拳脚相交,不过夏江就无所谓了,该打打,该揍揍,也算是替父受过,义务。

  脸上火辣辣的痛传来,夏江面色愤怒,但还没开口,就对上夏华凶狠的目光,立时被吓得说不出话来。

  “说归说,动什么手?就是粗鲁野蛮,没教养。”梁石出面护在夏江面前道。

  夏华眉头一挑,你这姐夫护得真及时呀,及时的是不是过了头?法眼如矩,竟然在梁石和夏江头顶发现了一条细细红绳。

  夏华眼睛一瞪,我了个大槽,这两个孙子不会是个gay吧。

  姐夫和小舅子?

  夏华忽然明白了自己在婚礼上看到的异状到底是怎么回事了,为什么会新郎头顶红云,新娘顶黑云。

  因为新郎是个基!

  夏华在网上听说过有些性取向不正常的,承受不了父母或者四周亲戚的压力,迫于无奈,娶妻尽义务,但并不打算改变自我,所以等妻子娶过来之后,再生了孩子,就等于把自己义务都尽了,然后各种去放飞自我,娶妻就是为了以后离婚。

  夏华心头恍然,只是看着夏江的表情满是不屑厌恶,这等于是把自己亲姐姐推进火坑呀。

  或者说,他是想男男生不出后代,于是让和自己血脉最近的姐姐去跳,这样也算是儿子了,反正外甥儿子一样。

  呵呵,真的是滑天下之大稽,夏华冷笑不止,他听过无数姐夫和小舅子相亲相爱,也听过无数姐夫和小舅子跟仇人一样,可现在是第一次听到姐夫和小舅子是一对。

  这两个都自私到了什么地步?

  夏华摇了摇头,忽然有点可怜夏守孝,有这女婿和儿子,以后有的玩,都不用他多说。

  “好了,来这里都是自己人,尤其你们还是亲戚,吵架干嘛?”方景出来当和事佬,先看似公正地向两边人道,然后又朝夏华道,“不过这件事情,还是你不道德,都是亲戚,怎么能随便动手动脚,还当着二叔长辈的面,太过分了,怎么可以这么野蛮?如果长期跟在苏凝身边,都会降低苏氏集团的形象,希望你日后好生注意。”

  一脸大公无私的表情,又一副训斥的口吻。

  夏华一声嗤笑:“我和苏凝只是朋友,你想追她,不用针对我,不过我也劝你死了这条心,你和她没姻缘,你这辈子娶不到她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