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看吧文学 > 现代都市 > 大山东 > 第023章: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清晨。

  前往孙庄的路上。

  李麟和钱三骑着马并肩而行,身后跟着五个卫兵,也都骑着马。

  “表哥,孙老爷子死了跟你有啥关系呀,你去道哪门子歉啊?”钱三不解地问。

  “人家儿子求我替他们伸冤,我大包大揽应承下来,结果却什么忙也没给人家帮上,我不得上门跟人家表示一下歉意。”

  “表哥你真讲究!”钱三竖起了大拇指。

  ……

  尚冒着余烟的孙家大院面目全非,已经成了一片废墟。

  李麟不可置信地望着眼前的一切。

  钱三跑了过来。

  “问清了吗,怎么回事这是?”

  “问清了表哥,这里的老百姓说,韩贵和陈大麻子昨天来孙家抄家,糟蹋了孙家的两个媳妇,还杀了孙家的老二两口子,老大媳妇上吊死了,孙家的小儿子一气之下一把火点了自己家,跟着抱犊崮的马子走了……”

  “真是官逼民反……活活把人逼上了梁山……!”李麟怒不可遏。

  不远处,一块完好的门板丢在地上,门板上龙飞凤舞写着几行字。

  李麟随口念道:

  “此处不留爷,

  自有留爷处。

  处处不留爷,

  爷上抱犊崮。

  孙野……孙野?!”

  “怎么了表哥?”

  ……

  兄弟堂的大长桌前围满了马子。

  每人面前都摆着一个粗瓷酒碗,两个马子手拎酒坛子逐一给碗里倒酒。

  “少爷,张翼民少爷去哪了?”

  周天成环顾四周,发现张翼民不见了,便问孙野。

  “他下山了。”

  “他不愿跟咱一块干马子?”

  “他有比干马子更重要的大事。”

  “啥大事儿啊!”辫子刘问。

  “他过几天就回来了,到时候咱再说这事!”

  “少爷,咱们弟兄干一碗!”

  孙野率先捧起酒碗一饮而尽,马子们也纷纷喝干了酒。

  “弟兄们,这就是二哥跟你们提过的,二哥的救命恩人孙少爷!没有当年孙少爷的救助,二哥哪能滋润地活到今天!”周天成望着孙野,感激地说。

  “天成,过去的事就别提了。”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何况少爷给我的是涌泉之恩!”周天成说着,一弯腰跪在孙野脚下。

  “这是干什么呀天成!”孙野慌忙扶起周天成。

  “少爷,这一跪是谢你当年救我一命。”

  “什么救命不救命的,都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了,要说救命,你们昨天晚上还救了我呢,而且还搭了好几个弟兄……”孙野有些惭愧。

  周天成并不在意孙野的话,转脸对弟兄们说:

  “弟兄们,孙少爷承袭孙老太爷衣钵,又是在省城读过书的高材生,还一身的功夫,实打实的文武双全!咱弟兄们都是大老粗,如果孙少爷给咱当大当家的,那岂不是咱弟兄们的大福啊!”

  孙野愕然地望着周天成。

  周天成接着说:“弟兄们,从今天起,孙野孙少爷就是咱抱犊崮大当家的啦!”

  “天成——!”孙野的愕然变成了发呆。

  “弟兄们,还不快拜见咱们大当家的!”

  周天成退后两步又跪在孙野脚下。

  辫子刘等弟兄们见状也纷纷跪倒在地。

  “拜见大当家的!”

  孙野连着后退了好几步:“不可不可,万万不可!天成你快起来,辫刘兄弟,起来,你们都快起来呀!”

  任凭孙野去拉去扶,周天成他们就是不起来。

  “少爷,你要是不答应,我周天成今天就跪在这不起了!”

  “不行不行,我孙野刚来山上,何德何能担此重任!快起来呀弟兄们!”

  “孙少爷要不答应,俺们谁也不起来!”辫子刘固执地说。

  “既然弟兄们不肯起来,那我也跪着!”

  孙野灵机一动,面向弟兄们跪了下来,心说,看咱们谁能耗过谁,我就不信你们不起来!

  没想到周天成见状却乐了:“弟兄们,咱大当家的答应咱了,还不快拜见大当家的!”

  “拜见大当家的!”

  马子们齐刷刷给孙野磕了三个头。

  “干什么呀你们?我可没说要给你们做大当家的啊!”

  孙野目瞪口呆望着弟兄们。

  “少爷,这是咱们马子的规矩,谁要是被弟兄们推举为大当家的,只要他当面给弟兄们磕个头,就算他正式坐上大当家的交椅了!”

  “不行不行,我根本不知道这个规矩,不算不算!”

  “孙少爷,你是不是个爷们啊!”辫子刘说。

  “这话说的,我当然是爷们了!”

  “俺看恁不想爷们儿,倒像是个小娘们!”

  “要不我把裤子脱了给你们看看我是不是个爷们?”孙野说着便要解裤带。

  “俺不看俺不看,俺只知道是爷们儿说话就得算数,是爷们儿说话就得一口唾沫一根钉,不能言而无信。”

  “我又没答应你们什么,怎么能叫言而无信呢!”

  “你嘴上是没答应,可你直接用行动来答应了呀!咱大老爷们儿干啥事光明磊落,大当家的答应的事儿可不能翻脸不承认啊!”辫子刘嬉皮笑脸地说。

  孙野被堵得无话可说,站也不是跪也不是,慌乱地望着眼前跪倒一片的弟兄们。

  周天成道:“少爷,自从陈大麻子滚蛋了,咱这大当家的位子就一直空着,弟兄们一直都说让我坐这位子,可我周天成自知几斤几两,给人当个副手打打下手还行,要说挑担子,我可没那本事!而且,做大当家的啥心都得操着,我可不想操那份心!因此我一直没应弟兄们。”

  “咱这二三百号弟兄们,你不愿意,再选一个愿意的不就完了!”

  辫子刘道:“这不刚把你选出来嘛!”

  “又来了,我说的不包括我!从你们这些人里选!”

  “少爷你看看咱们这些弟兄,除了我读过两年私塾认识几个字,他们大部分连字都不认识!除了会吃喝拉撒,就是会种地嫖娼打枪!就咱们这群大老粗,谁也比不上你!论资格,你是我的恩人,也是我的主人。论拳脚,辫刘也是你的手下败将,咱弟兄没人比得上你!论学问就更不用说了。如今你从天而降来到抱犊崮,这是天老爷注定让你来给咱们领头啊!”

  “二哥说的对,孙少爷给俺们做大当家的再也合适不过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