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看吧文学 > 科幻灵异 > 带着满级账号闯异界 > 第一百四十八章 牌位裂了
  第一百四十八章牌位裂了

  接着,杨峰再回头看了一眼尹家的牌匾后,嘴角蓦地划过一抹邪笑道“十三,你觉得尹天扬的野心会实现吗”

  “启禀主公,我早就说他是眼高手低了。自以为天纵奇才,只差机会,不过是草丛里的走地鸡而已,永远成不了凤凰。”

  眼中满是鄙夷之色,诸葛十三轻摇着羽扇道“也许在这淮安府一带,他是年轻一辈中数一数二的存在,但那didu是什么地方整个风雷帝国的政治与经济中心,藏龙卧虎。像他这样的人,在那边可是一抓一大把呢。想飞黄腾达没有奇遇的话,难比登天啊。”

  “是么,那你觉得我怎么样”

  “人中龙凤,麒麟之才”

  “在哪个范围内”

  “不管在哪里,主公都是天下无敌”深深一拜,诸葛十三心悦诚服道。

  嘴角一翘,杨峰兀地转头,大踏步离开了这里,笑道“说得好,那咱们就去didu看看,他尹天扬能混成个什么样吧,居然还瞧不起我杨家我怕他以后,高攀不起我杨家呀,哈哈哈”

  “老爷,你这什么意思难道你不想娶天雪姑娘了”

  “诶,哥哥是哥哥,妹子还是好妹子么,他们两个要分开对待,该娶还得娶,只不过这个大舅哥我不想要了”

  “哼,还是没放下人家漂亮妹子,花心”听他这么说,杨玉婵止不住翻翻白眼儿。

  诸葛十三和西门尊二人对视一眼,相视而笑。

  与此同时,尹家大厅内,尹天雪一脸阴沉地看向尹天扬,不满道“你刚刚什么意思嘛,干嘛非定什么三年之约”

  “我不是说了,守丧期间,不宜嫁娶”

  点了一炷香,插到了香案上,尹天扬冷着一张脸,背对着他妹妹道。

  尹天雪心下郁闷,不忿地嘟起了嘴“守丧期间可以求学,干嘛不可以婚嫁,迂腐,哼”

  轻哼一声,尹天雪离开了。

  尹天扬伫立在案前不动,也不去管她,只是盯着香案上尹无尘的牌位道“爹,妹妹她还小,不知道我这当哥哥的苦心,您应该了解吧。那杨家是什么东西啊,顶多不过是淮安府内的一介乡绅。杨峰为人更是粗鄙不堪,卑鄙下流,走了狗屎运,才当了个子爵,成为了商会会长,哪来什么真才实学配得上天雪啊”

  “我看他能当上这个会长,也就顶头了。而didu那个地方,都是文人雅士,才华高洁之辈,哪有他这无赖的容身之地他在那里,必定寸步难行。但我不一样,我相信是金子总会发光。儿子会在didu干出一番大事业届时,我们尹家必定能飞黄腾达,光宗耀祖。杨家对我们,也只能仰视的份儿了别看杨峰现在得瑟,可将来只能在我脚下摇尾乞怜。”

  嘴角微微一咧,尹天扬的眼中满是熠熠精光,状若疯狂“等到儿子位极人臣,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时候。爹,儿子会为妹妹找一户好人家,起码得是二品大员以上吧,您说好不好,呵呵呵”

  咔

  突然,他正笑着呢,尹无尘的牌位忽地一抖,竟是直接从中间裂开了。

  仿佛在说,你个小瘪犊子,你要毁了尹家啊

  老子用生命才换来跟杨家的铁盟,你丫的居然说拆就拆,你这个坑爹的败家子啊

  尹天扬见到这木头牌位竟是无来由地说裂就裂,也是心头一抖。

  怎么回事,先祖牌位碎裂,乃是不祥之兆。

  难道说,我刚刚的畅想,乃是凶兆,不会实现吗

  不可能

  狠狠摇摇头,尹天扬忽然陷入了一种执拗中。

  我尹天扬天纵奇才,未来的成就没理由连杨峰那种纨绔都比不上,我一定会成功的。

  如此想着,尹天扬笑了,而且笑得很癫狂。

  “爹,您就看好吧,尹家会在我手上崛起的,以后一定超过杨家,哈哈哈”

  尹天扬的笑声在尹家上空回荡,连绵不绝,随着时间流逝,渐渐停息。

  夜幕降临,杨峰又一次被老婆赶到了书房,给的理由很奇葩。

  反正还有三年时间,二房才进门呢,杨玉婵不急这一时。

  可她不急,杨峰急啊。

  要是他还是童子之身,可能并不会太急。可现在他已经有了第一次,这会上瘾的。

  有了第一次,就想第二次,可偏偏这种关键时候,老婆居然给他禁欲了,这不禁让他有种想哭的冲动。

  妈卖批的,这不是吊人胃口么。

  不过没办法,如此强势的老婆他惹不起,只好去睡书房了。

  另一方面,淮安府府衙大牢内,武家一众两百多口全被关押在里面,罪名是暗害尹无尘的同犯。

  但实际上,却是王伯仁抓的慕容山的一个小辫子。

  堂堂一品大将军,派人杀害当地乡绅,这个罪名传出去,可是能轰动天下啊。

  所以这些犯人在被关押时,是被牢牢保护的重要证人。

  可是这一晚,月色朦胧,在一道道黑影闪过牢房后,这些人便再也没了声息,甚至连呼噜声都没有了。

  第二天清晨,牢头来检查犯人情况,在仔细地看了看他们熟睡的样子后,嘴角居然还流着黑血,登时双瞳一突,吼道“不好了,犯人全死了”

  “会长,杨会长”

  半个时辰后,屠家老爷子急急来到杨府,一脸煞白地吼着。

  杨峰郁郁寡欢,拖着疲惫的身子,一副内分泌不调的样子,款款走了出来,打着哈欠道“老爷子,啥事啊有事叫刚烈来通知一声就行了。以咱两家的关系,你还亲自跑一趟干啥”

  “事情重大,老夫必须亲自向会长商讨啊”

  擦了擦头上冷汗,屠家老爷子紧紧盯着杨峰不放,一脸凝重道“会长,你跟老儿透个底。昨晚府衙里面武家两百多口的事情,是不是您干的”

  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杨峰不明所以“什么武家的事啊武怀空他们全家,不是都被田府主抓了么。你有啥事问姓田的,我哪儿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

  “也就是说,昨天晚上的事,您不知道”

  “昨晚啥事啊”

  杨峰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屠家老爷子细细看了看他,见他不似说谎,不由长出口气,躬身道“杨会长,不好了,武怀空他们全家两百多口,昨天一夜间,都在大牢里死了,一个不留啊”

  什么

  身子止不住一震,杨峰一身睡意登时清醒,讶道“谁干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