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看吧文学 > 科幻灵异 > 代号修罗陈纵横任婕蓝可盈 > 第1323章 醋!
  第1323章醋!

  就在秋伊人愤愤不平,心中郁闷的时候。

  陈纵横开着车,已经离开秋氏庄园,向着汤臣一品驶去。

  天色将晚,华灯初上。

  夜色下的沪海,有了几分静谧。

  很快。

  一辆黑色的迈巴赫轿车,缓缓停在了汤臣一品小区的楼下。

  而,与此同时。

  楼上。

  顶层的豪宅内。

  袁鲤站在阳台前,凝视着楼下,一身白色居家服,显得有些宽松。

  此刻,随着夜风吹起,更是猎猎作响。

  在陈纵横的车,缓缓驶来的时候。

  袁鲤美眸弯弯,第一时间看到,俏脸上浮现出一抹柔和笑意。

  此时,是七夕夜。

  星河灿烂,鹊桥相会。

  她没想到,陈先生会这么答应下来,赶过来吃饭。

  难道

  一时间。

  袁鲤美眸凝起,思绪飘远,俏脸上微微泛红起来。

  就在此时。

  叮咚一声响起!

  顿时。

  袁鲤被惊醒过来,慌忙起身,快步去开门。

  门外。

  陈纵横一身黑色西装,面孔冷峻,同时吞吐着烟卷,缓缓踏入客厅。

  客厅里。

  明显,经过精心布置。

  窗帘拉起,客厅内灯光尽数关闭。

  唯有红烛,带来微弱黯淡的光芒,照亮了桌子的一片区域。

  经过精心烹饪的餐肴,摆满了餐桌。

  这一幕。

  简直浪漫到了极点!

  袁鲤心中隐隐期待,微笑道“陈先生,要不就先吃饭吧。”

  她没有提到七夕,是怕过早的暴露了目的。

  虽然。

  这一幕,任谁…都能看出来。

  但在袁鲤心中,自己始终,都是被包养的地位。

  凡事,都要小心翼翼。

  闻言。

  陈纵横眉头微皱,但没有说什么,坐在桌前。

  这一顿烛光晚餐。

  就这么开始了。

  黯淡的烛光中,袁鲤的俏脸显得越发白皙轻柔,脸上笑意吟吟,看着陈纵横吃饭。

  似乎这么,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但,自始至终。

  陈纵横都是面色淡漠,将面前的食物横扫一空,似乎根本没有触动。

  而此刻,袁鲤则是不断的,往面前的杯子里倒酒。

  似乎,要将自己灌醉一般。

  很快。

  面前的一瓶红酒,就已经见底。

  袁鲤踉跄起身,缓缓走到厨房里,再度拿出两瓶红酒。

  随着这顿烛光晚餐。

  逐渐接近尾声。

  两瓶新拿上来的红酒,再度见底。

  袁鲤俏脸神色迷离,美眸凝起,似乎微微泛着亮光。

  瞳孔中,映着逐渐接近燃尽的红烛。

  此刻。

  她定定的,看着陈纵横的身影,终于忍不住,缓缓开口,“陈先生,我喜欢你。”

  “可以吗?我我真的很喜欢你。想和你在一起,直到”

  这番话。

  很快,就耗尽了袁鲤心中所有的勇气。

  她有些慌乱的拿起酒杯,但轻轻一晃,才神色怔住。

  里面,已经没有红酒。

  直到此刻。

  袁鲤忽然抬起头来,神色不再恍惚,而是浮现出一丝坚定。

  “陈先生,我…要跟你在一起,直到永远!!”

  她的声音,回荡在客厅内。

  但,此刻。

  陈纵横的神色,越发冷漠森寒,缓缓站起身来。

  烛光黯淡。

  让他的面孔,隐藏在了黑暗之中。

  “再有下次,我会杀人。”

  淡漠的语气,带着让人浑身震颤的森寒冷漠!

  仿佛一瞬间。

  铺天盖地的杀气,轰然席卷掠过客厅!

  袁鲤俏脸上,涌起一丝慌乱,“抱歉,我,我喝多了,有点口不择言”

  “下不为例!”

  陈纵横面色冷峻,背负双手,缓缓向阳台走去。

  看着他的背影。

  袁鲤俏脸上,神色有些复杂。

  到了她这样的实力,又怎么会轻易喝醉

  酒精,不过是麻痹神经的工具罢了。

  唯有控制自己,才能勉强陷入微醺醉意。

  秋氏庄园。

  在陈纵横离去后,秋伊人坐立不安,心中气恼不已。

  就连面前的工作,都停顿了许久。

  她的脑海中,始终是乱糟糟的。

  这个特殊的日子,陈先生去袁鲤家里,会做什么事?

  一想下去

  秋伊人的脑海中,就是疼痛欲裂。

  墙上的时钟。

  缓缓的,来到了八点半。

  此刻。

  她终于按捺不住,拿起电话,向陈纵横那里拨过去!

  就说是工作上的事,要进行紧急安排…

  顺便,让陈先生尽快回来。

  汤臣一品。

  阳台。

  电话的铃声,突兀响起。

  陈纵横看了一眼,随手挂断,眉头深锁。

  刚才。

  随着袁鲤那张,和记忆中一模一样的脸。

  在暧昧的烛光下

  说出告白的话。

  即便是陈纵横,心中都是一时间大乱。

  直到现在。

  他也没有查出来,袁鲤和任婕,为何长得如此之像?

  简直,就是一模一样!

  难道

  这是上天的旨意?

  一时间。

  陈纵横吞吐着烟卷,神色迷惘。

  不知何时。

  清冷的月色,从云层间浮现。

  清辉洒在阳台上,增添了几分寂寥难堪的意味。

  这世间

  最为苦涩的,向来是恨别离。

  而,此刻。

  阳台的门,被轻轻推动。

  月色下。

  袁鲤一身练功服白衣胜雪,俏脸微醺似醉,踏前一步。

  “陈先生,昨夜领悟的新刀法,就在这里施展一番吧。”

  锵!

  话音落下。

  袁鲤手中,逆鳞匕首陡然出鞘,锋锐凛然!

  冷月清辉下。

  她的身影一瞬间,近乎模糊不清!

  唯有手中匕首

  正在鸣颤间,不断掠过长空!

  刀光凛冽!

  似乎,袁鲤和月色,已经融为了一体!

  “不错。”

  陈纵横淡淡开口,忽然一步踏前!

  轰!

  这一步之遥,天差地别…!!

  仿佛,进入了袁鲤的杀戮领域!

  月色下,看起来唯美至极的刀光,陡然化作无数滔天杀气!

  “好!”

  此刻,陈纵横眸光微微一亮,手中鬼泣匕首瞬间浮现!

  轰!

  向着袁鲤的脖颈,陡然刺去!

  这一刀,猛然掀起滔天气劲,还未杀来,就让袁鲤黑发吹拂扬起!

  锵的一声!

  袁鲤俏脸平静,逆鳞匕首轻点,在半途就挡住了攻势!

  空中。

  一瞬间,火花飞溅!

  这一刻。

  袁鲤娇躯微颤,整个手都是发麻颤抖,但她却是一步未退!

  仍然,稳稳站在原地!

  她的心中,陡然被喜悦占据!

  上次。

  袁鲤直接被轰的暴退出去,险些一招落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