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看吧文学 > 玄幻奇幻 > 穿越之俏王妃寻亲记 > 第四百七十五章:荷包,红豆
  “不给!”赵若初把荷包背到身后,委屈地大声哭喊,“百里乘骐你太过分了,这三年来我用尽全力对你好,把你照顾得无微不至,为什么你就是一直不能接受我?我是你的妻子啊,你看这荷包的时间比看我的时间都多得多,你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啊?”

  百里乘骐对她抱怨的话充耳不闻,眼神越来越冷,冷得仿佛能冻死人,“荷包拿来,别逼我硬抢。”

  “给你,给你!”赵若初火冒三丈,猛地扯开荷包的开口,扬臂用力朝远处扔去。

  荷包在百里乘骐惊怒的目光下划过一道弧线,落在了远处的草地上,里面的红豆也掉出荷包七零八落。

  “你!”百里乘骐怒极,愤然朝她扬起手掌……

  赵若初后退两步,睁大眼睛不敢相信,满脸的痛彻心扉,“你……你要打我?为了一个荷包……你要打我?”

  他竟要抬手打她……整整三年的悉心照料关爱陪伴,在他心里竟比不上一个死物。

  百里乘骐没能下手,愤怒地收回手掌,不想再理她,转身朝荷包掉落的地方跑去。

  “百里乘骐!”赵若初生气地想去追他,刚抬脚就被天边的一声炸雷吓了一跳。

  她抬眼向天望去,发现刚才蔚蓝的碧空已经不在,取而代之的是黑压压一眼望不到边的大片乌云。

  云里隐约闪过几道光,光芒一消失震耳欲聋的雷声立马在耳边炸响。风也越来越大,夹着沙尘吹得人睁不开眼睛,这一切都在预示着一场暴风雨马上就要来临了。

  赵若初暗叫糟糕,焦急地追过去大喊,“表哥,你快回来,马上要下雨了!”

  百里乘骐哪能听得进去?飞奔到目的地蹲下身快速捡起地上的荷包,心疼不已地擦拭上面沾染的灰尘。

  “表哥,别捡了,马上就要下雨了,快跟我回屋。”赵若初跑过来伸出手去拉他。

  百里乘骐用力甩开她的手,握紧空荡荡的荷包遍地寻找遗落的红豆。

  “轰隆隆……”雷声越来越大,豆大的雨点开始争先恐后地往下掉,愈来愈密,愈来愈急……

  “啊,下雨了,表哥!”赵若初气急败坏地大喊。

  百里乘骐依旧不理她,颤抖着手将寻来的两颗红豆放回荷包,然后收紧荷包口继续寻找。

  赵若初无奈,深知他的倔强,只好跑回屋里去取油纸伞。

  雨开始呈瓢泼之势,百里乘骐很快成了落汤鸡。但他依旧不肯放弃,弯着腰在周围一寸一寸地寻找,省怕错过哪个角落。

  无情的雨水将他从头到脚浇个通透,雨滴砸到他刚毅的脸上如同洗面,沿着他倔强的轮廓流成一条线。

  “表哥。”赵若初冲过来把伞举到他头顶上方。

  百里乘骐一心寻找草中的红豆怎么会安分地待在原地?像只没头苍蝇一样到处乱转。赵若初哪里能跟得上他的步伐?再加上风雨交加,这伞竟发挥不出一点用处。

  赵若初都快急哭了,连连悲声哀求,“表哥,我求求你,先跟我回去吧,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等雨停了我陪你出来找好不好?好不好?你再这样淋下去会生病的。”

  “别管我!”百里乘骐怒吼,手不停在湿漉漉的草丛中扒着,哽咽着。

  “还少三颗,还少三颗,在哪儿?在哪儿?”

  赵若初心如刀割,也忍不住抽泣起来。愤恨又无奈地扔掉雨伞,擦擦满脸的雨水蹲下身帮他找。

  地面上长满了郁郁葱葱的草,几乎看不到土地,在这里要找几颗小红豆哪会那么容易?两个人顶着大雨不停在草丛中拨弄,直至半个小时后百里乘骐才如愿以偿找到了剩下的三颗红豆。

  他颤抖着手把所有的红豆都装回荷包,失而复得的心情让他忍不住握紧荷包流泪哽咽,眼泪混合着还未完全落下的雨水自脸庞纷纷滑落。

  “表哥,都找到了,可以跟我回去了吧?你衣服都湿了,快回去换换。”赵若初心痛劝说。

  百里乘骐摇摇欲坠地站起身,还未行走忽觉脑袋一阵钝疼,眼前一黑倒了下去。

  “表哥!”赵若初惊恐大喊,急忙扶住他倒下的身躯,惊慌失措地悲唤,“表哥,表哥你怎么了?你别吓我,表哥!呜呜……”

  一天一夜飞逝而过,对床前的赵若初来说却如同度过了三秋。

  床上的百里乘骐高烧不退昏迷不醒,她亦跟着不眠不休守了他一天一夜。她也淋了半个小时的暴雨,头也痛得厉害,但她却咬牙强忍着不让自己倒下去,因为她还要照顾他。

  “表哥…”赵若初心疼地呢喃一声,伸手摸向他的额头,发现温度已经恢复正常了才深舒一口气,暗庆幸之前让慕容隐送来的风寒药发挥了作用。

  突然沉睡中的百里乘骐摇了摇头,痛苦地皱起眉毛,干裂苍白的嘴唇微微颤动,似乎在呓语着什么。

  见他恢复意识赵若初惊喜地笑喊,“表哥?你醒了吗?”

  “清,清……”断断续续的呼唤自百里乘骐口中传出,紧闭的眼角滑落几滴素泪。

  赵若初脸上笑容顿时僵住,惊恐得仿佛世界末日来临了一样。

  “表哥,你刚才……说什么?”她不敢相信地问,面色一片苍白,声音都在发抖。

  “清,清……别跳,不要。”百里乘骐仍在呓语,表情悲痛不已,眼泪淌成一条线,迅速将枕头濡湿一片。

  赵若初吓得一动不敢动,眼睛里盛满了惊恐。他……他刚才是想喊白幼清?他……他记起来了?怎么会这样?慕容隐的蛊虫失效了?怎么办?

  “清儿。”百里乘骐终于喊出了这个名字,此时他已经不再满足于只是流泪了,他竟然哭出了声,昔日尊贵威严的三王爷此刻竟然哭得如同做了噩梦的孩子。

  赵若初见况心脏如同刀在扎一样,捂住嘴失声痛哭起来。

  她真的好爱他,可是她却害他这么痛苦。她以为给他下了蛊之后他就能忘记白幼清了,她错了,他只是记忆中忘却了她,心却依旧被她填满被她占据,怎么都抹不掉。

  他痛苦,她比他更痛苦。三年来和他的相处好似对牛弹琴,他仿若没有了三魂七魄,像块没有生命的木头。

  即使她不断告诉他自己是他的妻子,他也口头上说相信,但他却依旧对她喜欢不起来,甚至没事从不主动跟她说话,除了他潜意识里把她当成白幼清的时候。

  她也是一国公主金枝玉叶啊,只因她爱他,她放弃了锦衣玉食;放弃了荣宠富贵;放弃了丫鬟成群怡然自得。她为他来到这鸟不拉屎的深山老林里,从小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她学做饭、学洗衣、学收拾家务。都只为了伺候他照顾他,跟他成就一个小家,可是……她没有得到任何一丝丝的回报。

  “啊——好疼。”百里乘骐突然猛地缩起身子,一脸痛苦地捂住自己的胸腔。

  “表哥!”赵若初吓了一跳,连忙攥住他的胳膊询问,“表哥你怎么了?哪里疼?”

  “好疼,好像有东西在咬我。”百里乘骐硬生生被体内蚀骨的痛楚疼醒,脸色苍白如纸,额角大汗淋漓。

  “有东西在咬你?”赵若初一惊,猛然想到他体内的蛊虫。

  慕容隐说蛊虫必须按时进食饮水,如果让其挨饿的话它就会发狂,从而咬噬寄主的血肉以果腹。一到这时候它发挥的功效也会大大减半,寄主会隐约想起之前的记忆。昨天表哥生病昏迷根本没来得及进食,怪不得呢,一定是蛊虫饿了!

  想到这儿她心里的石头终于落地了,安慰道“表哥你忍着点,我马上喂你喝点水,喝完水你就好了,一切都好了。”

  说完她快速起身来到桌边倒了一杯水,把他扶起来倚在自己怀里,一只手端起水杯放至他唇边喂他饮了下去。

  “表哥,来,快,喝完这杯水你就不疼了。”

  一杯水下腹百里乘骐渐渐好转了些,但仍是蜷缩着身体一脸痛苦。

  “睡吧,再睡一会儿,表哥,睡一觉就什么都过去了。”赵若初轻轻拍着他的背,想让他再睡一会儿缓解痛苦。

  慢慢地百里乘骐身体的痛苦消失不再了,身心被折磨得疲惫不堪,合上眼睛又陷入了沉睡。

  见他入睡赵若初也不敢合眼,省怕他醒来后会想到些什么,就这么一直盯着他熟睡的俊颜,直到第二天早上……

  “表哥!”见他转醒她忙欣喜地扶起他,“表哥你怎么样?好些了没有?”

  百里乘骐看她一眼,忽然想到了什么,猛地坐起身一脸紧张地在周围巡视。

  “表哥,你……”

  “荷包呢?我的荷包呢?”他心急如焚地连声质问。

  “在你怀里,你晕倒后我放到你怀里了。”赵若初忙解释道,尽管心里很不爽,也不敢再拿他的荷包说事了。

  百里乘骐赶紧摸向怀里,果然发现自己最看重的宝贝此刻正安静地躺在自己怀里,这才放心地舒了一口气。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