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看吧文学 > 玄幻奇幻 >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 264最高权限
  江鱼味自己是没有经历过什么觉醒,她也不知道的自己还会不会觉醒了。

  因为比着一般的同族人,她好像从一出生,就没有表现出来什么天赋。

  景然收下了那个黑漆漆,造型有些别别扭扭的小袋子。

  这一次江鱼味学聪明了,没敢再随便送人漂亮小荷包什么的。

  有了上次的教训,她可算是知道小荷包什么的,不能乱送也不能乱收。

  尉迟老爷子和景然这离开的一个多月,必定是去做了什么大事。

  江鱼味有些好奇,却也不多问。

  第二天一大早的时候,陵游才回来江城县。

  “江小掌柜,你快去看看,我们家姑娘吐血了。”

  蒲香急急忙忙的跑来敲门,一大早的,江鱼味也是给吓了一跳。

  按理说,只要不继续用那种毒药,没道理病情会这么一直持续下去。

  尉迟老爷子回来的时候,暂时还不能告诉给任何人知道。

  至少,要在他完全恢复过来之后再说。

  江苏本来是盯着尉迟艾芜的,尉迟老爷子一回来,他马上就搬去西苑守着尉迟老爷子去了。

  “你慢慢说,艾芜姑娘到底怎么样了?”

  江鱼味让酒娘去给请大夫过来,心里面却知道这并不是大夫就可以治得了的。

  酒娘很快就回来了,“公子,可巧我出门的时候,正好碰到了陵游大夫,便请他过来了。”

  “那就辛苦陵游大哥了,艾芜姑娘的身子骨一直都不太好,特别是前些日子好像病情更加严重了。”

  有蒲香在场。江鱼味也没有办法直接和大哥说关于陵游的事,只能这么暗中提点两句。

  陵游先给艾芜把了把脉,然后施针让她醒了过来。

  “思虑过度,还有些受寒,喝两包药先看看情况。”

  陵游并没有把话说得太死,这姑娘的病情他一直都有研究,从小到大也当真奇怪的很。

  这一次,景然在京城之中清缴了蓝家暗中隐藏的势力,还借机假死脱身。

  收拾的时候,还真是让他这个国师好一顿忙。

  巫厨小店的后面的院子被江鱼味吩咐小巫给分成了四块,现在能住人的就只有北苑和西苑。

  给尉迟艾芜开过药之后,江鱼味就领着陵游大夫去了西苑。

  “大哥也是昨天晚上回来的?不知道京城的情况可还好?”江鱼味还是能猜到点什么。

  陵游接过她递过来的帕子,擦了一下手。

  看她起色红润,倒是不错。

  “那边已经没有什么事了,尉迟老将军的事情也已经处理好了,以后可能就不会离开这里了。”

  巫厨小店的灵力之源,现在对于曾经的巫神来说,才是最好的休养生息的地方。

  若是尉迟敬老爷子能一直都留在巫厨小店这里,倒是也不用太担心了。

  “那就好,爷爷那边倒是没有什么事,可让我奇怪的是艾芜姑娘。”

  江鱼味当然知道爷爷已经没事了。

  巫厨小店原本的时候,她就知道,这里有一半的继承权是在爷爷那里。

  现在她的权限提高了,自然也就看到了更多的线索。

  每一次的巫厨小店的继承人,都会有人处心积虑的来对付,直到真正害了性命为止。

  而每一次巫厨小店在寻寻找到新的继承人之前,都会消失掉一段时间。

  既然老爷子身体好起来了,那巫厨小店也就是时候转回去了。

  这个由来已久的念头,江鱼味除了小巫,还没有告诉给任何人知道。

  陵游倒是不奇怪自家妹妹的敏感,“你小时候草药就学的很好,现在倒也没忘。那你说说,到底什么地方奇怪了?”

  江鱼味听陵游这么说,自己还愣了一会儿。

  她是学过草药的辨认,但那也不是自己小时候呀!

  “我知道你都不记得了,不过不要紧,大哥可以慢慢教。”陵游决定留在江城县的这段时间,要好好再教教妹妹医术。

  毕竟,自家妹妹的天赋挺好的。

  “只是忘记了而已,很快就能想起来了。”陵游见她一脸迷茫,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示意她不用担心。

  江鱼味内心是承认这个哥哥的,但是为什么他说的,自己一点记忆都没有?

  暂时撇开这件事,江鱼味才一点点的和大哥说起来自己的发现。

  “她一直都在服毒,而且已经好多年了,按照她的年纪,应该是从一出生就开始被下药了。”

  江鱼味说了她在服毒,但是往前面说的时候,又变成了下药。

  艾芜的身子骨自小就不好,这就更加证明了这一点。

  “尉迟艾芜原本就是蓝家的人,蓝氏一族的女子修炼之道走得是音攻,只不过艾芜自幼身子骨不行,便没有学过这些。”

  陵游身为独孤的国师,蓝家人的底细他很清楚。

  艾芜的娘亲在生下她之后,便去世了。

  她是被蓝家的祖母一手养大的,后来也是在陪伴祖母去上香的时候,才走丢被尉迟敬给捡回去养了几年。

  “蓝家的情况倒是挺复杂的,兰贵妃是蓝家的小女儿,艾芜的娘亲就是蓝家的嫡长女,也是蓝家最为疼爱的女儿。”

  江鱼味具体问了一下关于蓝家的情况,陵游便把自己知道的都告诉了她。

  “这样说来,蓝家的老夫人一直到过世都对丢了艾芜的事愧疚?”

  “据说是这样!”

  大户人家,特别是蓝家这样的人家,很难说得清楚一件事情的真假。

  恐怕,当年蓝家大姑娘的过世也存在可疑之处。

  尉迟艾芜已经来江城县一个多月了,这中间一直情况都不错,也就是这次病的有些沉重。

  “要么是艾芜自己知道是怎么中的毒,要么就是她身边有人给她下毒。”

  江鱼味推测了一番,现在只有这两种可能。

  小时候在她还没有意识的时候,下毒的肯定是照顾她的人,普通的下人也不敢有这么大的胆子。

  至于长大之后,凭借艾芜自己的聪慧,她不会看不出来端倪。

  但她却从来都没有表露出来过,这又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陵游决定留在巫厨小店一段时间,等到尉迟敬老爷子的身体彻底恢复过来,再回去京城。

  景然短时间内是不敢露面,京城中独孤皇因为他假死的事情,真的是气到内伤。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