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看吧文学 > 玄幻奇幻 > 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 > 第5211章 忏悔
  等到福伯走后,一家人围拢到骆宝宝跟前,嘘寒问暖。

  主要是询问她为啥要一个人进山去摘酸枣。

  “我馋嘴了,我错了,下回再不敢了。”

  不管别人怎么问,骆宝宝只是这句话。

  大人们没辙,又听到水洞里的大蟒蛇,大家伙儿吓得脸都白了,最后听说是追云救了他们,一个个拍了拍心窝窝,把追云狠狠的感激和念叨了一番。

  直到很晚,大家伙儿才散去。

  骆宝宝喊住大志,从枕头底下掏出一只荷包,荷包鼓鼓囊囊的。

  她把荷包塞到大志手里:“哥,你明日就要回扬州了,这荷包你带去,路上乏了就吃来解闷。”

  大志挑眉,随即拆开荷包看了眼,脸色微微变了下。

  一颗颗又大又红的酸枣。

  他突然想到了什么。

  “妹妹,你今个进山并不是你嘴馋了,而是你想要摘酸枣送我带回扬州吧?”他问。

  骆宝宝点头,“听说扬州在水边,哥哥好几年都没吃过咱大山里的酸枣了,我就想让哥哥尝尝。”

  大志紧抿着唇,不语,胸腔里涨得慌,被什么东西给填得满满当当的。

  他不敢想象,今日若是他没有找到她,若是追云没有出现,妹妹不仅会葬身蛇腹,而且,家里人会永远都找不到她的下落。

  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那种。

  若真是那样,家里会是个什么样的结果?

  妹妹红颜薄命,家里也要家破人亡了。

  爹娘会疯掉,他,也会崩溃!

  妹妹!

  大志眼前一黑,突然吐出一口血来,整个人直直倒了下去。

  意识消散之前,他隐约看到妹妹惊恐的脸在眼前放大,妹妹的呼声却渐渐远去……

  ……

  大志再次醒来的时候,已是三天后。

  床边,有熟悉的说话声。

  他睁开眼,看到宝宝和景陵坐在那里,骆宝宝拿了一根打了结的绳子套在景陵的手指头上,两个人正在翻手花。

  “咳咳……”

  听到大志的咳嗽声,两个孩子一起扭头。

  “哥哥,你醒啦!”

  骆宝宝眼睛瞬时亮起,赶紧朝屋外喊:“左舅舅,福爷爷,我哥哥醒了。”

  很快,左君墨,福伯,还有骆铁匠,拓跋娴他们一群大人呼啦啦进了屋子。

  福伯上前来为大志检查了一番,然后点点头:“应是无碍了,回头照着我开的药喝三五天,调理调理便可。”

  骆铁匠谢过了福伯,跟着他一块儿去拿药去了。

  左君墨站在床边关心了大志几句,“那天你们两个被困水洞,我和景陵留宿在县城,隔天回来听到这件事都后怕了一阵。”

  大志坐起身,惭愧的垂下眸子:“是我没有尽到哥哥的职责,保护好妹妹……”

  左君墨抬手拍了拍大志的肩膀:“别这么说,你已经做得够好了,若是你爹娘听到这事,肯定会为你感到欣慰的。”

  大志苦笑。

  有什么好欣慰的?若不是追云及时出现,他不过是陪着妹妹一块儿葬身蛇腹罢了,一命换一命都不行!

  左君墨见大志垂眸不语,猜他应是刚刚苏醒,身体疲惫。

  于是便留下大志好好歇息,临走之际将骆宝宝和大志也一并带走了。

  拓跋娴却没有走,她留在屋子里。

  “志儿。”她柔声唤了他一声。

  大志愕了下,这才发现大祖母竟然还站在床前。

  “大祖母。”他抬头望着面前雍容端庄的中年妇人,回想起上一回在小佛堂她跟自己说话时,那种说不出的威压感觉,他心有余悸,下意识紧绷起身体。

  拓跋娴察觉到大志的忐忑紧张,不免有些惭愧,也有些心疼。

  “志儿,你不必如此紧张,大祖母是想跟你认个错。”拓跋娴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变得柔和,目光也慈爱祥和。

  大志愣了下,有些不解的望着拓跋娴。

  拓跋娴淡淡一笑,接着道:“你昏迷的这几天,宝宝已经把水洞里的事情一五一十跟我说了。”

  “你当时的行为,让我很感动,也很感激,志儿,大祖母给你赔个不是,之前是大祖母误解你了,才会跟你说出那番话来……”

  “大祖母,您没错,志儿也没有跟您置气,您不必如此……”

  大志顿时反应过来,赶紧解释。

  站在大祖母的立场,辰儿弟弟才是她真正的亲孙子,好东西先紧着亲孙子,这也是人之常情。

  “大祖母,志儿从小命苦,是母亲把我抱回来抚养,让我念书,明事理。”

  “即便我如今自己学着打理产业,可本金说到底也是母亲给的,没有母亲就没有我。”

  “志儿不贪心,志儿很满足现状。”

  大志的这番肺腑之言,在拓跋娴听来却如一只无形的大手,在扇着她巴掌。

  她脸上火辣辣的。

  自认阅人无数的她,第一回看走眼了。

  主要还是基于四年前辰儿回归之际,这孩子一连串怪异的举动所致。

  看来,还是晴儿说对了,这孩子根骨是好的,当时只是钻了牛角尖,加之年纪小不懂事,如今长大了明事理了,见解,眼界,胸怀,各方面都不是当年。

  何况,十一岁的举人,放眼大齐,少之又少,真的很不错,很出类拔萃了。

  拓跋娴看着大志的目光带着浓浓的欣慰和欣赏:“志儿,你很不错,是个合格的哥哥,宝宝能做你的妹妹,是她的福气。”

  这话,大志听了很是欢喜,不由绽出笑容来。

  唇红齿白的少年,腼腆纯真的笑,真的很好看很好看。

  “志儿,你身体这回被冷水浸透寒气入体亏损不少,福伯说你需要好好调理,不宜舟车劳顿。”

  “加之宝宝也想你在家中多住段时日,你能不能留下?”拓跋娴又期待的询问。

  大志愕了下,略沉吟了片刻,点头道:“嗯,等过几日我身体无恙了,还是要尽快下扬州,扬州那边还有诸多事情需我去料理。”

  “好,好,身子要紧,先把身子调理好,其他的事情再做安排。”拓跋娴连连点头。

  “那你好生歇息,大祖母先出去了。”

  大志要起身恭送,被拓跋娴制止。

  “我们一家人不讲那些虚礼,你把身子养好,便是对大祖母最大的孝敬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