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看吧文学 > 现代都市 > 阿岐王 > 第二百四十七章 大战在即
  获胜利,境汀州一片欢腾,苏郁岐携了扮作苏甲的皿晔,与众士兵一顿畅饮。诚然,她身怀六甲不能喝酒,全是皿晔代她。

  皿晔被灌了太多的酒,回府时已有些微醺,早忘了自己还是苏甲的扮相,一进帅府大门便将苏郁岐打横抱了起来。

  帅府里虽然全是苏郁岐的人,防卫亦是严密,但他扮作苏甲的样子并非帅府的所有人都知道,一时间大家都睁圆了眼睛张大了嘴巴,苏郁岐哭笑不得,薅着他的胡子假面一把给薅了下来,他露出了本来面貌,帅府侍卫仆人们这才瞧清原来是他,都赶紧识趣地悄无声息退了下去。

  皿晔象牙色的脸颊微微泛着粉,显见得是喝多了,这般模样,若是在以前……苏郁岐无奈地摸一摸自己微隆的腹,颇为遗憾地在他嘴角吻了吻。

  春年过后,两方又陆续交战几次,最终都以苏郁岐获胜为结局。孟七自得统帅之职后,治军从严,他又本是极有手段的人,很快便将将士拢为己用。对于打过的几场仗,他报给孟琮的是全胜。

  孟琮几次下令,命他早些攻下境汀州,好长驱直入,直捣昙城,他都以城坚难攻为由,回了他。

  仲春时节,苏郁岐已经大腹便便,眼看就要到了分娩的月份,孟琮算计好了,命孟七趁此机会赶紧攻城。

  就在孟琮发出圣旨的时候,他忽然收到了一份密报。

  密报上说,皿晔与苏郁岐勾结,早已回了境汀州,而孟七更是屡次谎报军情。孟琮一怒之下,秘密前来绥州。

  但天下没有什么消息瞒得了暗皇组织。皿晔很快得到消息,只是苏郁岐临近分娩,他这个时候若回绥州,势必要留下苏郁岐一人面对分娩。

  皿晔便不肯离开苏郁岐身边。任苏郁岐办法用尽,他都不肯回绥州。

  当年苏郁岐出生之时的惨烈事故他虽未经历,却也想象得出其惨烈程度。这里是战场,如果孟琮打过来,苏郁岐又将会面临什么他比谁都清楚。

  无论如何,也不能在这个时候离开苏郁岐。

  孟琮离绥州还有两日的路程时,孟七派了人来催皿晔,还是回去应付一下的比较好。皿晔回言:“让他自己想办法应付,我这里走不开。他用人还是用什么,只管说来,只我不能回去。”

  苏郁岐劝他:“此事非同可,若是孟琮那里不能搪塞过去,你和孟七这些时日的筹算都将成为泡影,你我的未来怕也会堪忧,你不要为了一时的困难就将眼光放得这样短浅,还是回去一趟吧。”

  皿晔驳道:“孟七若连这个也应付不了,将来如何继承大统?”

  苏郁岐很生气:“道理虽然是这个道理,可你去才能确保万无一失,你何苦要让孟七冒险呢?”

  “我回去也未必能确保万无一失,苏郁岐,我不会和你分开,你不用再说了。”

  “就算你不为别人考虑,也该为假扮你的那个人考虑考虑,他可能会因你而死!”

  “有宁山在,他不会有事的。”

  “……”这个人现在一点都不可爱。

  苏郁岐看看自己的肚子,虽然离着产期还有几日,但大夫诊断说她胎像不稳,很有可能会早产,若是早产,的确会误事,皿晔留下来,也是很有好处的。想想,她也便没有再强求。

  孟琮到绥州,第一件事就是先把孟七叫到自己的跟前审问他谎报军情之事。孟七自然矢口否认,反将罪名推在那密告之人,“父皇不知是听了什么人的谗言,竟宁肯信那人也不信自己的儿子?”

  “朕不信别人但也不能全信你,所以才来问个清楚!老七,你据实报来,若再敢有半句虚言,朕要你的命!”

  “父皇既是如此说,何不叫了那谗告之人前来,与我对质?”

  “你说你的就行了,那人没有随朕前来。”

  “那父皇肯信儿臣的片面之词吗?”

  “那要看你说的是什么样的言辞了。”

  “好。儿臣的军报,句句属实,儿臣已经没有什么要补充的了。父皇若是不信,尽可以去查。我要说的,就这些。”

  “孟七!你还是和朕说实话的好!这样嘴硬,对你半分好处没有!”

  孟七不卑不亢:“父皇既认定了儿臣有罪,那就直接定罪便是,又何苦还来逼儿臣认罪?儿臣没有做过的事,是死也不会认的。父皇您看着处置便是。”

  孟七自己主动站起身来,“父皇还有别的事吗?如果没有,儿臣就先告退了。儿臣等着父皇的制裁。”

  孟琮气得火冒三丈,但一时间竟拿这个儿子没有半点办法。眼睁睁看着孟七走出了屋子,只能诏他留在军中的那些眼线前来。

  然他离开的这几个月里,他在军中那些眼线已经被孟七收服,答的话和孟七的军报如出一辙。

  孟琮便对告密者的话产生了怀疑。

  孟琮转身进了里间。里间的窗下,站着一女子。

  “尹成念,你现在还敢跟朕说,你说的句句属实吗?”

  孟琮的语气沉厉,让人不寒而栗。女子缓缓转过身来,不是尹成念又是谁。

  “尊皇是太不了解您这个儿子了。我与他同是诛心阁的护法,都在皿晔的手底下做事,他是个什么样的人,我可是最有发言权的。您不妨把皿晔找来,好好跟这位诛心阁阁主过过招。”

  孟琮半信半疑,“你最好说的都是实话。”不过是个丫头,孟琮甚至连威胁震慑的话都懒得说,转身去让人诏皿晔前来。

  皿晔虽是个假的,却也是个妥贴的人,进来后向孟琮行礼,神态举止和皿晔一般无二。孟琮打量他,出其不意地问道:“玄临,朕听说苏郁岐怀孕了,是你的孩子吧?”

  “皿晔”脸色微微一沉,道:“是又怎样?她当日将我强行绑上花轿,为的就是给她苏家传宗接代。我是男人,被逼做这样屈辱的事已经是抬不起头,岂能再为些身外之物身外之人将自己置于屈辱的位置?”

  孟琮的目光凝在他的脸上:“其实,这苏郁岐也算是个英雄人物,连朕都十分高看她,说实话,你和她在一起的日子不短,就真的没有喜欢过她?”

  “皿晔”道:“大丈夫何患无妻,我怎么会喜欢一个不男不女的人。”

  “你这也太无情了些。不过,玄临,朕最近听说,你有回去过她身边,这是怎么回事?别是你瞒着朕,和她暗中有什么勾结吧?”

  “皇上不知是听了谁的谣言,若皇上对我有所怀疑,大可让人去查。我倒是听说,最近苏郁岐身边常有一男子出现,至于那男子是谁,如果皇上您想知道,我可以让人去查一查。”

  尹成念忽然从里间冲出来,恨声道:“皿晔,你在这里装什么?你的人去查,能查出什么结果来?横不过是替你遮遮掩掩罢了!你好苏郁岐之间的感情有多深,瞒别人可以,你能瞒得了我吗?”

  “尹成念。”“皿晔”眉心微微蹙了一下,“我当是谁在皇上面前嚼舌根子,原来是云渊的得力下属。”

  孟琮的眼睛里透着狐疑,“云渊的下属?”

  “皿晔”淡声:“她既到了皇上面前,皇上就没有让人调查一下她的来历?她是我座下护法,前段时间,我查出她是云渊的人,便驱逐出了诛心阁。想来,她是怀恨在心,所以到皇上面前,使离间计害我。”

  尹成念细长的眼睛眯成一条线,凝视着“皿晔”的脸:“你果然是皿晔?我跟你这么多年,却不知你竟然是这种人!”

  “我是什么样的人?”

  尹成念眼睛里全是疑惑:“你……一向傲气得很,何曾这样对人放低过身段?皿晔,你莫不是个假的吧?”

  “皿晔”淡淡看着她:“你现在连我的真假都分不出了么?”

  尹成念道:“我分不出又有什么奇怪的?毕竟我手段差你太远。皿晔,如果你敢混进境汀州去取了苏郁岐的脑袋,我就信你是真的。”

  “尹成念,你觉得我会证明给你看吗?”

  “那你就证明给朕看吧。朕给你一天时间,你若能取了苏郁岐的首级,朕保证以后再也不会怀疑你。但如果你做不到,朕就将老七处决了。”

  “皿晔”眸光若深若浅,在孟琮的脸上一扫而过,说了一句:“好。”

  境汀州,苏郁岐的帅府里,宁山凝着一双剑眉,“孟琮要王的人头,还得暗皇您亲自奉上,否则就要杀了孟七皇子。这怎么办?”

  苏郁岐疑惑:“怎的闹到了这样的程度?孟七没有能忽悠得了他老子?”

  宁山讥笑道:“如果是旁的人去告密,孟七皇子或可以遮掩过去,只可惜,这位告密者,不是别人。”

  “是尹成念吧?”皿晔淡淡打断他。

  宁山道了一句:“暗皇圣明。”

  苏郁岐无奈地瞧着皿晔:“早说了让你亲自去一趟,你偏不听。现在怎么办?你是不是想个办法把孟七救出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