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看吧文学 > 现代都市 > 阿岐王 > 第二百一十五章剑拔弩张
  亲~本站域名:&ot;166小说&ot;的简写谐音166,很好记哦!166强烈推荐:祁云湘递过来冷冷一瞥,吓得阿顿立刻噤声不言了。

  云景反而被这多嘴的小侍卫逗笑了。想来这小侍卫也是极不情愿看见自己家王爷为了苏郁岐这样拼命吧。

  云景心里极是矛盾,一方面,她很乐于见祁云湘为了苏郁岐两肋插刀甚至拼命,这样才显得他是个真男人。另一方面,她又满心酸楚。他这样为另一个女人,她如何能不酸楚?

  书房里,苏郁岐淡定而坐,裴山青进来,命人在她的脖子上架上了明晃晃的剑,数把剑,把她能逃遁的路都封死了。

  苏郁岐自然也没有打算逃,她稳坐如泰山,冷冷一笑:“裴王叔,我又没打算跑,您至于这样羞辱于我吗?我平日也没有得罪您吧?”只是她苍白无血色的嘴唇和布满红血丝的眼睛,还是令她的气势看上去不似从前那样足。

  裴山青到底被她的镇定搞得有些不舒服,只恨自己没有在她一回来之时就下令血洗苏王府。话又说回来,如果那时候就血洗,也未必能得到兵符,兵符也不知道怎么就到了祁云湘的手上。

  千防万防,到底没有防得住祁云湘!

  如今要想个法子,既制住了苏郁岐,也把兵符弄到手。

  要得兵符,还是要先取得陈垓的支持。届时多方面施压,再上演一出“逼宫”戏码,不怕祁云湘不交出来!

  想到这里,他严肃正色地道:“我之间并无私怨,况就算有私怨,我也不会挟私报复的。我今日所来,皆为国事。”

  “王叔一向公忠体国,说为国事,这我倒是相信。不过,王叔,您这样对待我,是我苏郁岐犯了哪条国法了吗?”

  裴山青在苏郁岐对面坐下来,深色的眸子定在苏郁岐的脸上,“称我一声王叔,那我少不得就端出些王叔的架子,劝几句。郁岐,为什么抓,不知道吗?”

  苏郁岐状若无辜地摇摇头:“我不知道啊。我出门一趟,刚一进家门,们这刀枪剑戟就架到我脖子上来了,我还一头雾水呢。还请王叔给我解解惑。”

  “既然装无辜,那我少不得要跟解释解释了。苏郁岐,欺瞒皇上,以女儿之身混入朝堂,这不能否认吧?”

  苏郁岐仰天长笑,直笑得裴山青和周围一干人等心里发毛,她才停住,目光轻蔑地望着裴山青,道:“我当是什么大罪呢。王叔,虽然我朝有女子不得干政的明文规定,但量刑却没有那么严重,不过是要求还政罢了。大不了,我不做这个官就是了,们谁爱做谁做去。这些年啊,又是带兵打仗,又是上朝议政,起早贪黑殚精竭虑,我也累了,现在交权,也正合我意。王叔,我看这个大司马做就很合适。不如,来做吧。”

  裴山青只当她是故意这样说,谁又知道,她是打心底里觉得疲累了。

  裴山青怒道:“苏郁岐!谁跟私相授受?官员的任命是国之大事,岂容儿戏!欺君在先,谋逆在后,种种大罪,当该抄斩九族!现在居然还有心在这里开这种玩笑?是不是觉得很厉害,可以凌驾于国法之上?”

  “王叔,欲加之罪何患无辞。除了我是女儿身这个无法否认,什么欺君,什么谋逆,我没做过,您强安在我头上,得拿出证据来呀。”

  “证据?皿晔不就是证据?”

  “哈哈,皿晔怎么就成了证据了?”

  “皿晔乃是毛民国已逝公主孟燕明的独子,也就是毛民现任皇帝孟琮的外甥,这还不够说明问题吗?苏郁岐,力主出征讨伐毛民,真不知道安的什么心!”

  裴山青以为拿住了苏郁岐的死穴,苏郁岐却是不慌不忙心平气和地道:“王叔,皿晔是皿晔,我是我,我与皿晔的亲事乃是一场荒唐事,您不会以为我真的会嫁给他那样一个江湖汉子吧?笑话!我可是雨师大司马,堂堂靖边王!怎么可能委身一个草莽?”顿了一顿,她又道:“我承认,当初是我没有擦亮眼睛把皿晔的来历调查清楚,但这也只是个失察之罪吧?”

  “苏郁岐,我不听诡辩!要想申辩,等皇上和诸位大人来了再申辩吧!”

  裴山青气得冷哼一声,双臂抱胸闭嘴不言语了。

  他不言语,苏郁岐就更不言语了。她本就疲累得很,此时只想找个床铺一躺,大睡一场。她那么想了,也那么干了。

  “王叔,大家都还没来,我困乏得很,先睡上片刻,等大家来了叫醒我就是。”

  她悠然起身,她身周围持剑的士兵不得已都跟着把剑抬了起来,但没有离开她的脖颈,苏郁岐蹙眉瞧着那些闪着寒光的剑,道:“王叔,我是不会跑的,是不是考虑把这些剑撤了?不撤我怎么睡呀?”

  裴山青气得七窍生烟,但这个时候治气是没有用的,只能显得自己心胸狭隘,,他料想苏郁岐也不会跑,便道:“放开她。”

  书房里有卧榻,苏郁岐移步到卧榻前,懒懒地打了个哈欠,倒头就睡。

  士兵们一字排开都站在榻前两尺的地方,那个距离正好是一落剑便可刺到苏郁岐的距离。

  窗外雨声戚戚,犹如一曲调子单调的悲乐,一直往永恒里敲打。苏郁岐睡得并不踏实,可还是强迫自己闭上眼睛。

  接下来还有一场硬仗要打,她疲累已极,若不能好好休息,怕是难以应付接下来的硬仗。

  从前在战场上的时候,比这恶劣的情况不知有几多。有时候,甚至要对着尸山血海吃饭、睡觉,不吃就会饿死,不睡就会困死累死,所以必须吃必须睡。

  她苏郁岐才十九岁,可已经经历了世人所不能经历到的。到过天堂,去过地狱,享过人间至尊荣耀,也尝过人间至苦至悲滋味。即便就在此刻就死去,也该没有什么好后悔的了。

  倒是还有一个牵挂之人。只是,若想与那人厮守一生……她得忘记父母的深仇大恨。她现在还做不到。无论在别人面前表现得多么不在乎,但她内心里却是无法释然的。

  不停有开门关门的声音。

  先是祁云湘和云景回来了。

  再就是陈垓也来了。

  接着是刑部的人,还有廷尉府的人。

  祁云湘进来的时候看见她在睡觉,一脚将榻前的士兵踢开,搬了一把椅子到榻前,亲自守着她。再后来进来的人,都被他强迫不要弄出动静,以免打扰到睡觉的人。

  房中发生了什么事,苏郁岐一清二楚。那么多的人里,唯有一个祁云湘,明目张胆地站在她这一边,与世界为敌。

  可,世界上唯一无法偿还的,便是情债。她心里有一个皿晔,便再不可能再装下祁云湘。那是对祁云湘、也是对自己和皿晔的不负责任。

  一片雨声里,终于传来一声尖锐悠长的喝道之声:“皇上驾到!”

  众人都赶去门外迎驾,裴山青和祁云湘没有动弹。

  裴山青是留下来防止苏郁岐逃跑的,祁云湘嘛,自然是要护着苏郁岐的。

  祁云湘冷冷瞧着裴山青,冷哼一声:“王叔,皇上来了,是不是咱们都出去接一下驾啊?您不会还以为苏郁岐她会逃跑吧?她若想逃,就不会回来走这一遭了,您说是不是?”

  裴山青脸色铁青,双手紧握成拳,看着慢慢悠悠起床的苏郁岐,一咬牙,一甩袖,一跺脚,出去接驾了。

  祁云湘顺手在衣架上拿了一件披风,给苏郁岐披上,无声地走了出去。

  苏郁岐拖着疲惫的身体往外走,站在所有人的后面,前面的人都跪在了雨水之中,她却站得笔直,没有下跪,与走下銮舆的小皇帝隔着一众人头对望。侍者们手中提着的灯笼在雨夜里只能照到周身三尺,从苏郁岐的方向瞧着,那点点的微光,在无尽的夜色里太微不足道。

  容长晋架势很足地穿过人群,宦侍撑着硕大的伞迈着紧凑的小碎步跟上来,容长晋走到苏郁岐的面前,与她对望,那双还嫌稚嫩的眸子里却充满了敌意和寒冷,像揉碎了冰雪在里面。

  苏郁岐淡淡的,裣衽、福身、温婉又慵懒地一礼,“见过皇上。”

  容长晋大步走到廊檐下,回身望着一众跪倒的人,沉声道:“怎么还没有把这个逆贼拿下?”

  裴秀一个箭步冲上来,拔剑出鞘,剑光如电,划破夜空,横在了苏郁岐的脖子上,大喊一声:“枷锁镣铐拿上来!”

  苏郁岐躲也没躲,任由剑横在自己的脖子上,一双通红的眼睛轻蔑地看着小皇帝,嘴角浮出一点轻蔑的笑意。

  小皇帝被她这样的表情骇得不由自主后退了一步。

  苏郁岐冷笑,淡淡出声:“皇上怕什么?我又不会吃了您。”

  “大胆!死到临头还敢口出狂言!”小皇帝身边的宦侍厉喝一声。

  苏郁岐只是冷然轻蔑地瞥了他一眼,他便不敢再言语。那样厉的眼神,就像锋利的刀一样,看一眼便能让人毙命一般。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