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看吧文学 > 现代都市 > 阿岐王 > 第一百三十五章 镜花水月
  小÷说◎网 】,♂小÷说◎网 】,

  梦境如镜中花水中月,一击即碎。

  苏郁岐从沉沉梦境里苏醒过来,缓缓睁开了双眼。乍见强烈的光线,晃得她眼睛一疼,条件反射地又闭上了。

  枕边有沉沉的呼吸声。这不像是皿晔的呼吸节奏,皿晔一向是轻而清的,不细听的话,甚而是听不出来他的呼吸声。

  萦绕在鼻间的味道也不像是皿晔的。皿晔身上是那种好闻的淡淡花香,绝不是这种酸臭的汗水味道。

  她猛然又睁开眼睛。不由吓了一跳。

  枕边伏了一颗脑袋,头发凌乱地铺在枕头上,和她的头发纠缠在了一起,他的脸也全被头发盖住,瞧不清是什么模样。

  身上那身衣裳苏郁岐却是认识的,还是她中毒睡过去之前的那身衣裳。

  “玄临。”

  苏郁岐伸出绵软无力的手去扒拉皿晔的脑袋,皿晔倏然惊醒,一抬眼,看见苏郁岐的手在他的脑袋上扒拉呀扒拉,一刹那间脑子蒙掉了。以为自己看花了眼,揉了揉眼睛,似乎没有花,再揉了揉,真的没有花!

  苏郁岐却也被他吓了一跳。

  他一张倾倒众生的脸上,胡子拉碴邋遢不堪,哪里还有半点倾世美男的模样?

  “玄……玄临?”

  苏郁岐第一次惊到失语,心脏处像是被钝刀锉过一般,滴血地疼。

  这是因为她才变成了这样。

  皿晔似乎仍有些发懵,动作十分缓慢,呆怔地看着她,苏郁岐被他的样子吓到,不知该做何反应。

  半晌,皿晔忽然将脸埋在苏郁岐的胸前,一动不动。

  “玄临。”

  苏郁岐懵然。想要去扶他的头,手刚触到他的头,却被他突兀的一声吓住:“不要动。”

  声音里竟是带着浓浓的湿意。

  苏郁岐愣住了,一动也不敢动。

  胸前的里衣贴住了肌肤,似乎,湿乎乎的,这……玄临他,好像是哭了?

  苏郁岐喉头噎住,泛起一阵酸涩。

  “玄临,我没事了。”她干巴巴说了一句。

  这种状况,实在不知道怎么处理。可又不能不处理,苏郁岐又急又心疼,扎撒着一双没有力气的手,眼泪也跟着流下来。

  “玄临,我,我想跟你说句话。”

  皿晔忽然离开了她胸前,站起身来,朝外走去,甩下了一句:“我现在不想听你说。”

  房门被从外面带上,苏郁岐懵然地望着紧闭的门,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外面传来皿铮的声音:“公子,公子您去哪里?”

  皿晔并未答他的话,只说道:“她醒了,让人帮她洗漱,给她做点清粥。”

  “醒了?”醒了为什么自己家主子反倒跑了?

  皿铮表示不理解。

  但为什么要找别人服侍?他就在这里闲着,也是可以的吧?皿铮就敲了敲门。

  “进来。”苏郁岐透着虚弱的声音传出来。

  皿铮推门进去,“王爷,我来服侍您穿衣吧。”

  “我自己就可以。”苏郁岐十分冷静又冷漠地拒绝了他的帮忙。

  明明醒过来是好事,为什么两位主子都这副德行?皿铮表示更不解了。

  但苏郁岐的语气冷硬,似乎没有回寰的余地,他只好又退出了房间。

  苏郁岐从床上爬起来,摸索着去穿衣裳。也不知道是睡了几天,感觉自己本就瘦削的小身板又瘦了一大圈,小腰身不盈一握,腕子上皮包骨,青筋清晰得映入眼帘,站在镜子前面,锁骨上就剩一层皮了。

  怪不得皿晔会将自己糟蹋成那般模样。

  “唉。”

  苏郁岐发出轻声的叹息。

  穿好了衣裳,洗罢了脸,将头发也梳的整整齐齐,绾了一个发髻,拿墨玉的发簪固定住,这才招呼了一声:“皿铮,进来。”

  皿铮一进来,便道:“王爷,厨娘已经在熬粥了,您再稍等片刻。”

  苏郁岐瞥了他一眼,“我又不是吃货,半刻也等不得。”

  皿铮道:“我的爷,您虽不是吃货,可毕竟是睡了五天五夜没睁眼,公子没办法,天天给您喂参汤,吊着您的精神气儿。”

  五天五夜。苏郁岐眉心微蹙。

  “玄临去了哪里?”

  皿铮摇摇头,“公子没留下话,我也不敢离开,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偷瞄着苏郁岐的脸色,小心翼翼道:“要不,我差人去找找他?”

  “不用了。他想回来的时候,自然就回来了。”他自然不可能一去不回头。

  可能,他是不想她看见他现在的狼狈样子吧。她猜。

  厨娘很快端了清粥来,她肚子已经饿瘪了,却也晓得这个时候不能多吃,慢慢吃下一碗清粥,肚子有了点底,感觉身体稍稍恢复了一点点力气,她便放下粥碗,“撤了吧。”

  “您就吃这一点点?”厨娘表示惊讶。她是一个饿了五天五夜的人啊!

  “等会儿再吃吧。”苏郁岐温声道。

  厨娘见她真的不再吃了,只好先将粥碗撤了下去。

  “我出去走走,你不要跟着我。”自己的男人,还得自己来哄。她急于出去找找皿晔。

  当然,这种情况下,跟着个跟班,会比较碍事。男人都好面子嘛。她做男人的时候就好面子。

  皿铮很为难:“王爷,您现在身体刚刚恢复,一个人出去……请恕小的不能让您一个人出去走走。”

  “不要出现在我的视线里,否则我让你永远离开我的视线。”

  阿岐王说话依然很冷,脾气依然很硬。皿铮无可奈何,进退维谷。主子为什么会喜欢上这样一个冷面杀神?

  苏郁岐踱步出了自己的院子。

  午后的天,最是热的时候。虽然已经快要立秋,但秋老虎比夏天还要厉害些。走了没两步,便是一身的汗。

  苏郁岐抹了一把虚汗,思索着皿晔会去哪里。他那个蓬头垢面的样子,会去哪里?

  她转去衙堂,衙堂空空如也,只有两个衙役在门口如桩子似的站着。

  “看见过公子吗?”

  大家的眼中,公子已经是皿晔的专称。

  “没有。”衙役摇摇头。

  哪里去了呢?你个小心眼。

  大太阳毒辣辣的,她一个饿了五天五夜的人,实在是扛不住,很快就连走路的力气也没有了。

  于是,刚刚舒醒的阿岐王,又华丽丽地晕倒在无人的大路旁了。

  隔着几十丈远的皿铮,本想一个箭步冲上去,搭救这位对于他来说关系饭碗的小王爷,但他还没现身,就看见一旁里闪出个人影。

  人影很眼熟,就是有点邋遢。

  不是他的主子又是谁?

  皿铮聪明地自动退避。

  “郁儿!”皿晔立时将她捧在臂弯里,手搭脉搏,发觉她脉搏虽然弱,但也还算是稳定,怎么就晕过去了呢?

  “郁儿”?这假晕还真有效,他不但第一时间跑了过来,还称她为郁儿!

  从小到大,称她为郁儿的,只有在梦里的她那对父母。

  “郁儿,醒醒,醒醒!”

  事实证明,再聪明的人,一旦有了软肋,脑子也会进水。就譬如现在的皿晔,明知苏郁岐的脉搏挺正常,还是不能相信她没事。也丝毫没有怀疑她可能是伪装的。

  也可能是这几日被折磨傻了。苏郁岐想。

  此时的皿晔,正将苏郁岐扶在臂弯里,掌心贴住她的后心位置,将内力往她身体里输。

  他折腾了五日,苏郁岐有几日没有进食,他也便有几日没有进食,身体早也就同苏郁岐一样虚弱,内力输进苏郁岐的身体,他额上便冒出豆大的汗珠子,啪嗒,啪嗒,掉在怀里苏郁岐的脸上。

  哭……哭了?

  不能吧?

  吓得苏郁岐赶紧睁开了一只眼,却看见皿晔的脸色白得吓人,额上汗水不间断地往下滚。

  “罢手吧,我是装晕的。”

  心一揪,实话脱口而出。

  皿晔怔了一怔,松了手,踉跄着站起身来,将她横抱起来。如今这身板,即便苏郁岐很轻,他抱着还是费了点力气,踉跄了好几步,才站稳了。

  “我可以自己走的,你放我下来吧。”苏郁岐小声地道。

  皿晔声音冷凝:“不要说话。”

  苏郁岐还从未见过皿晔如此冰冷地同她说话,心跟着一紧,立即噤声不敢再言语了。

  到府衙后衙的距离并不太远,皿晔却走了很长的时间。一步一步,艰难地走过去,一直没有将苏郁岐放下过。

  苏郁岐也不敢再言语,战战兢兢地瞧着他那张胡子拉碴的脸,眼泪又止不住地涌上来,一滴一滴,顺着眼角滚落。

  “不许哭!”

  皿晔的话霸道又冷漠。

  这个却是她不能控制的。尽管她很努力地想要不哭,但眼泪却越来越凶,无声地往下流。

  “再哭就把你扔了。”

  苏郁岐抿着唇角,抽噎了一声,“我,我止不住。”

  她是堂堂大司马,好歹也是上过战场的人,素来都是铁打的一般,今天为他变作流泪泉,简直不能更丢人了。可她有什么办法?

  诚然,皿晔并没有把她真的扔掉。他一直把她抱回房间,搁到床上,命令:“不许乱动。”

  然后,他开始洗漱,刮胡子,换衣裳。

  苏郁岐一动也不敢动,看着他在屋里移动,他人到哪里,她的目光便跟着移动到哪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