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看吧文学 > 现代都市 > 阿岐王 > 第一百三十一章 魂茔入梦
  小÷说◎网 】,♂小÷说◎网 】,

  皿晔素日说话全是一种淡漠疏离的调调,听着都有让人想跳出三界外远离红尘中的冲动,唯这种时候这种暗哑的声调,让苏郁岐只想沉沦在他的万丈红尘里。

  皿晔却是一吻即止,“田焚是毛民国的人,这点不用我解释了吧?”

  “怎么不需要解释?我一直以为,他是玄股国的人呢。”

  “他是哪国人有什么重要?你说他是毛民国的,他就是毛民国的。”

  “可如果是假,毛民岂会认账?”

  苏郁岐不过是以抬杠为乐,其实这里面是个什么样的道理,她早已经明白。

  毛民国已经参与了谋夺雨师,多做一点少做一点,都是挑起战争之罪,不会因为少算他毛民一笔,他就会感恩戴德不再在雨师兴风作浪。

  相反,雨师需要更多的罪名扣在毛民国头上,越多越好。

  兵不厌诈。

  若是平常,皿晔定然会笑她一句矫情。皿晔岂会看不出她的小把戏。谁知今日皿晔却是很耐心地跟她解释:“他毛民国认不认账有什么关系?你说他做了,他就是做了。”

  “你说的也是。”

  苏郁岐点点头,“哎,皿晔,跟你说件事。”

  “嗯,你说。”

  她叫他皿晔。

  他还答应了。

  苏郁岐的眸光忽然变得冷厉,如刀锋一般,就在这一瞬间,她出手了!

  藏在靴子里的匕首刹那间已经握在了手上,朝着对面的人就刺了过去。

  这一刹那的变化快如闪电势如雷霆,对面的人虽然反应也算快,但终究没有快得过苏郁岐这个在战场上历练了三载多的杀神,脸被匕首划过,立时冒出一串血珠。

  苏郁岐还是手下留了分寸的,不然,这一匕首下去,必是断头之势!

  “苏郁岐,你疯了!”对面的人怒吼。

  苏郁岐却是冷冷一笑:“我疯了?我看是你疯了!苏郁岐的名字,也是你能叫的?”

  “看来,你是认出来我不是皿晔了!”

  对方的声音骤变,变成了一个女子声音。

  “原来是你!”

  苏郁岐手中的匕首攻势凌厉,如雷霆暴雨般向对面的人身上攻去,但却又保持着分寸,攻而不取其要害,很快,那人便被苏郁岐的迅疾攻势打得连招架之功都没有。

  苏郁岐脚上忽然发力,一脚踢在了对面之人的丹田,对面的人被踢飞,断线风筝一般飞了出去,苏郁岐却在她飞出去之前探手一抓,抓住了她的脖领子,又抓了回来,横刀在她的颈间。

  “田菁菁,就你这点本事,还想来害我吗?”

  苏郁岐呼出对面之人的名字,对面的人便也不再隐瞒,将脸上的易容面具撕了去,露出她本来的面貌。

  冯菁箐。

  不,应该说,田菁菁。

  明明是被横刀颈间,田菁菁却没有半点恐惧的样子,反而是冷笑着看着苏郁岐,“我这点本事,也未必害不成你。不过,倒是没想到这么快被你识破。”

  “你以为你可以变成玄临的样子,可你身上却没有玄临身上的味道!还他娘的亲我,呸!”

  苏郁岐想起那个吻,就恶心到想吐。抬手便欲赏田菁菁一个耳光,却只觉面前一片黑,人软软地往下倒去。

  娘的,你下毒。

  田菁菁冷冷一笑,“武功不如你,智商可未必不如你。苏郁岐,你可知道你输在哪里?”

  苏郁岐紧闭双眼,哪里听得见她的话。

  她自问自答:“你输在太自负。别以为你是什么靖边王,大司马,就天下无敌了。今天姑娘就教教你什么叫阴沟里也会翻船。”

  田菁菁俯下身,蹲在苏郁岐的面前,拾起苏郁岐手中的匕首,拿着匕首去挑苏郁岐的衣服,“这么神秘,让我看看,你究竟是男是女。”

  锋利的匕首一触及苏郁岐的衣裳,衣裳前襟便碎裂了一个口子,露出里面月白的里衣。

  田菁菁伸出纤纤玉指,勾住她的外衣,将匕首伸向了她的里衣。

  轻微的碎裂声音。

  嗤啦。

  又是月白的衣裳。

  一件裹胸!

  田菁菁也被这个结果惊到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女……女的!”

  就在这时,已经昏迷过去的苏郁岐,缓缓地、缓缓地坐了起来,冷声一笑:“除了我的相公,凡看见我身体的人,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死。”

  匕首不知何时,又到了她的手上,又横在了田菁菁的雪白颈间。

  “你……你不是中了我的魂茔了吗?”

  “魂茔。”

  苏郁岐冷笑了一声。

  皿晔说过,在熊芷的尸体里也找到了这种叫做魂茔的毒素。皿晔说,这种毒无解药,中的人也醒不过来。

  苏郁岐伸手在唇上一撕一扯,一层薄薄的红色油膜样的东西被她扯了下来,“你是说,你吻我那一下吗?”

  “你早有准备?”

  “也算不上早有准备,就在今天早上我出门的时候,玄临恶作剧,说要给我试一样新的东西,他新研究出来的,说是叫润唇膏,没想到就这么巧,也没想到他这玩意儿这么坑人,根本就不是膏,叫纸还差不多!”

  想起今晨,她实在应该感谢皿晔。皿晔在那里调配一种什么药膏,红红的,像是女孩子往嘴巴上涂的红胭脂,她一时好奇,就拿来往嘴巴上抹了一点,皿晔还赞她抹了好看,不必往下擦了。

  她后来就忘了擦了。

  谁知这东西竟救了她一命。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东西。

  “呸,好难闻的味道。”苏郁岐啐了一口。也不知道她是在嫌弃皿晔新研究出来的这个什么润唇膏的味道,还是在嫌弃来自田菁菁那一吻的味道。

  这个女人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两次见面,都让她大开眼界。

  田菁菁脸色惨白惨白的。

  “田菁菁,我说过吧,如果让我遇到你在我面前动刀兵,我绝不会放过你。而且,现在,你已经知道了我的秘密,那就更留不得你了。”

  这个可怕的女人,留下她将后患无穷。

  不过,虽然皿晔今晨给她的这个东西很好用,但终究让她的身体吸入了轻微的魂茔微毒,现在毒素上头,头有些发晕,宜速战速决。

  她手指运起内力,点了田菁菁身上几处大穴。点完穴,只觉得浑身上下软绵绵的,已经提不起丝毫的力气来。其实方才田菁菁对她下手的时候,她就开始觉得提不起力气,所以才不得已被她划破了衣裳。

  “皿忌。”她喊了一声,出口的声音已经很弱。

  方才皿忌跟来,她示意皿忌不要跟上来,但皿忌一直是在周围观察着她这边的动静的。

  皿忌现身,落在她身边,“王爷,您没事吧?”看见眼睛光景,不禁怔愣住,细长的小眼睛瞪得硕大。

  苏郁岐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你晓得这件事的厉害,不想太多的人死,就管好你自己的嘴巴。”

  虽然语气很严厉,但声音却是绵软的。

  皿忌怔愣了半晌,终于回过神来。

  继码头那晚之后,皿忌再次将自己的外衣脱了下来。好在今日他像话些,还穿了件里衣。

  “您先穿我的衣裳吧。”

  皿忌拿着衣裳,想要将苏郁岐扶起来,却发现自己手足无措,不知该碰她哪里。

  苏郁岐自然瞧出他的为难,虽然她对于那些男女授受不亲的世俗礼法一向不大瞧在眼里,但眼下却是一动也动不了,渐渐地连说话都更小声了。

  “你主子去了哪里?我现在走不了路,扶我起来我也是站不住,你还是想办法让他来吧。”

  皿忌将衣裳盖在苏郁岐身上,“好,您等一下。”

  他从怀里摸出个发讯号用的响笛,将响笛的尾端引信点着了,响笛带着一声锐响和长长的红色烟雾尾巴飞向空中。

  “做个讯号弹都这样骚气。你们诛心阁是怎么做到十几年做事不留名的?”

  即使不能动弹了,苏郁岐也没忘了吐槽。

  皿忌:“……”顿了一顿,“王爷,您中的是什么毒?有无大碍?要不,我还是先送您回府衙吧。”

  “不能把田菁菁扔在这里,要送,你就先送她回府衙。她可是关键人物。”

  “那也不能让您一个人留在这里。还是一起等公子来吧。”

  皿忌就从来没这样觉得自己废材,可是又不能一个肩膀扛一个回去。

  两人静默地等着皿晔来救他们。

  苏郁岐是没有力气说话,皿忌却是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连看也不敢看苏郁岐,将脸瞥向一旁,看着远处。

  但沉默这种事情,有时候会让人觉得安静舒适,有时候就会让人觉得煎熬。譬如现在,对皿忌来说,就太煎熬了。

  半晌,皿忌突兀地说了一句:“王爷,您可还撑得住?”

  苏郁岐躺在地上翻白眼:“受不住还能不受吗?”

  皿忌:“……”不能。

  又过了一会儿,“王爷,是皿忌保护不周,等回去,您要怎么罚,皿忌无话可说。”

  “你是无话可说,可我现在不想说话。”

  苏郁岐只觉连舌头都发软,说不上话来。

  魂茔无解药,这还只是微微的沾了一点点毒气,这要是量够了,真是要人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