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看吧文学 > 现代都市 > 阿岐王 > 第五十六章 巧舌如簧
  小÷说◎网 】,♂小÷说◎网 】,

  郁琮山宗就在苏家宗祠的腹地,而他自小被灌输关于苏家的一切,对于那一段过往,自然知之甚深,但他不能告知实话,只能答道:“略有耳闻。听说他夫妻二人是在郁琮山遇害的。”

  “不错。我母亲怀我的时候,十分惧热,就到郁琮山避暑。那个时候,郁琮山还是我家的别院所在地,没有建什么宗祠。我父亲上完朝都会不辞劳苦去山上陪我母亲。

  有一个雷雨的晚上,一群山匪杀上了山。偏偏那个晚上,母亲腹痛不止,即将分娩。父亲一面顾着母亲,一面和歹人厮杀,终究因为寡不敌众,丧生在歹人的剑下。我母亲在生下我之后,将我托付给苏甲,也一剑抹了脖子,步了我父亲的后尘。

  我常常想,如果那晚不是我的出生牵扯了父亲的注意力,或许,父亲就不会因为分心而被歹人杀死。我的母亲也不会自尽。

  我的到来,是以我父母的生命为代价。每每想到这里,我便不能原谅自己。”

  苏郁岐的声音很轻,也不似平常说话时那样冷淡,反而是一种淡而无味的感觉。

  故事也讲得很淡,那样一个血腥的雷雨夜晚,说出来却像是极寻常的一个夜晚。

  而皿晔也知道,那夜上山行凶的歹人,并非是什么山匪,而是一群武功高强的人,他们的目的,就是杀死苏郁岐的父亲,苏泽。以苏郁岐的城府,必然不可能不知道这一点。

  然苏郁岐却隐瞒了这一点。不知道是出于不信任,还是出于别的什么原因。

  皿晔不知道的是,苏郁岐这还是人生第一次跟人提起这一段过往。这是插在心头的一把剑,是拔不出也不想拔出的一把剑。

  瞧一眼苏郁岐,虽然语气一直很淡,但脸上白得没有一丝血色。不难过,那是假的。皿晔心里明白,此时对苏郁岐来说,所有安慰的话都只能是苍白的,想了想,道:“没有查过那些人都是些什么人吗?”

  “暗中也查过。但没有什么结果。苏甲说,那晚上的雨很大,冲刷掉了所有的痕迹,甚至连一丝血迹也没有留下。”

  苏郁岐的声音轻得似杨絮一般,微微颤抖。

  皿晔实在想不出什么安慰的话来,但又不能眼睁睁看着苏郁岐一个人沉浸在伤痛里不管,一时无措,下意识地便将苏郁岐扯入自己怀中,抱住了,温声道:“只要他们还活在这个世界上,就总能找到他们,替你的父母报仇。”

  苏郁岐被吓了一跳,脸刷地一下红了,慌乱地往外挪了一下身子,“不……碰到你的伤口了。”

  皿晔轻笑出声:“伤口倒没什么要紧。我记得大婚之夜你还要对我用强的,怎么现在就让我抱一下而已,反倒脸红了?”

  “谁,谁说我脸红了?我是被灯光晃的。你还睡不睡了?受伤也不能老实一点!真是让人操碎了心!”

  苏郁岐语无伦次心慌意乱,却也是将方才莫名提起来的伤心事给暂时忘却。

  “累了一天了,赶紧睡吧。”皿晔趁势劝了一句。

  苏郁岐正也无计掩饰自己的慌乱,便趁机闭上了眼睛,说了一句:“困了,睡觉。”

  皿晔弹指灭了烛火,也闭上了眼睛。

  苏郁岐却是睡不着。半晌,忽又蹦出一句:“玄临,如果你以后发现,我骗了你,你会不会怪我,不理我?”

  “你骗我什么了?”皿晔如今伤着,委实是精神不济,已经快要睡着,又被苏郁岐给搅和醒了,迷迷糊糊回了一句。

  “反正,就是骗了你嘛。”苏郁岐贴着皿晔的肩膀,两眼灼灼望着皿晔的侧脸。

  房中昏暗,除了能看见一点点轮廓之外,并不能看清皿晔的容貌。可这一点轮廓也让人觉得,他很好看。

  皿晔依旧有些迷糊:“没关系,原谅你就是了。”

  “就这么简单?”

  “嗯,就这么简单。”

  苏郁岐不敢置信地凝着皿晔,“你怕是睡糊涂了吧?”

  “晓得我睡糊涂了还问?”

  “你这个鬼样子像睡糊涂了吗?”

  “快睡。”

  皿晔迷糊中,将苏郁岐顺势一拉,又拉回到臂弯里。苏郁岐唯恐会碰到他的伤口,但又控制不住地不想离开他的臂弯,便只好一动不动,窝在那里。

  平生第一次睡得这样憋屈。

  但也平生少有地安稳。

  次日入宫,按照之前的商定,三位辅政之臣都没有再提起之前的案子。容长晋正好怕露馅,不想让这个案子再查下去,便也没有提起案子的事。

  但三人走后,容长晋却是躺不住了,下床穿衣,身边侍卫忙问:“陛下,您身体还未大好,这是要做什么?”

  如今他身边的侍卫都是心腹,也没有什么避讳的,冷着脸道:“和朕去见一个人。”

  “您的身体……”侍卫还是有些担忧。

  “朕休息了这两日,已经无妨。”

  容长晋穿好了衣裳,带了两名侍卫,一名宦侍,除了寝殿,直奔钦天监。

  去钦天监,自然是要找国师余稷。

  余稷依旧在丹房炼丹,身边的小伙子赤膊上阵,呼哧呼哧拉着风箱,一双手臂上汗珠子直往下流。

  容长晋进来,脸黑声沉:“都给朕住手!”

  他小小的年纪,气势却是一点都不小,余稷和小伙子立时慌乱地回过头来,跪下叩首,“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有你在,朕不要说万岁,百岁怕是都难。”

  宦侍搬来一张椅子,容长晋坐在了椅子上,眸子里盛满冷怒,语气亦是含着怒气。

  君威之下,余稷瑟瑟发抖,跪在小皇帝脚下,老泪纵横:“皇上此话令微臣惶恐。微臣一向为皇上为雨师鞠躬尽瘁,从不敢有任何逾越,请皇上明鉴啊。”

  “明鉴?若非是苏祁陈三位辅政王竭力相救,朕此时怕不就成了你手上的提线木偶了!余稷,你真是好大的胆子!”

  余稷膝行两步,哭得稀里哗啦,“皇上,微臣冤枉啊。微臣怎敢有任何不忠之心?皇上您听微臣解释!”

  “解释?好,朕就听你解释!朕看看你还能耍什么花样!”

  容长晋终究年轻,虽然城府够深,却终究深不过老谋深算的余稷。

  余稷抓着机会,哭诉道:“皇上,微臣只是为了不让三位王爷看出端倪来呀。三位王爷可都是朝中肱骨,火眼金睛,有一点破绽,都有可能让他们看穿整个设计呀!”

  这倒是实话。也正因为如此,小皇帝容长晋才设计出这么一出苦肉计来。容长晋被余稷说得有些松动。

  余稷眼角余光瞄到容长晋的神色有松动,趁势道:“皇上当初与微臣商议的时候,是想着如何能瞒过三位王爷的火眼金睛。这个计策的确是可行的。可是,微臣回去之后,细细想了想,倘或是用一般的药,必然会被三位王爷瞧出破绽来,有人要谋害皇上,却用十分随意的药,这说不过去。

  但若是用药性厉害的药,即便到时候给皇上服下解药,也会伤及皇上的身体,微臣左思右想之下,才想起这种既很厉害、又不会伤及皇上身体的药。

  按照最初的设计,三位王爷最终会发现有人暗中要害皇上,还要害苏祁二位王爷,这样才能免除皇上的嫌疑。届时,三位王爷只要及时给皇上服下解药皇上便可药到病除。修养几日便可恢复如常。

  可是,皇上,三位王爷既然察觉到有人要害皇上,又怎会不继续往下查呢?

  终归是要有一个人出来顶缸。若是别人,恐三位王爷不会相信的。但一向深居简出貌似很神秘的微臣,三位王爷怕就会深信不疑了。

  皇上,微臣若是有心要害皇上,又怎会让三位王爷察觉出来有人给皇上下了药呢?臣就会选一种更厉害的药,让三位王爷根本就不能察觉到端倪!

  现在倒好,三位王爷已经怀疑上微臣,只怕迟早是要将微臣凌迟了才解恨。凌迟也不要紧,是微臣自己的选择,微臣为了皇上,肝脑涂地在所不惜,可是,皇上,连您也怀疑微臣,这让微臣就算是死,也死得不能瞑目呀!”

  余稷一把鼻涕一把泪,说得句句入情入理,说到最后又句句催泪,小皇帝已经被他说得深信不疑,悔道:“如此说来,倒是朕怪错了你。你先起来说话。”

  容长晋亲自弯腰,扶起哭得一脸鼻涕一脸泪的余稷来,“快给国师搬把椅子来。”

  侍卫忙去搬了把椅子,放在一旁,容长晋将他扶了过去,“国师请坐下说话。”

  余稷推让,“微臣不敢,微臣还是跪着和皇上说话吧。”

  容长晋佯怒道:“让你坐你就坐,朕的命令,你敢不从?”

  “微臣不敢,微臣谢主隆恩。”

  余稷挨着椅子沿儿坐下,拿衣袖揩了揩鼻涕眼泪,唏嘘着,“皇上,为今之计,只有舍出微臣,才能让三位王爷消除疑心,不再继续追究此事。皇上啊,您今日就把微臣下入大狱,才是上策。”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